犯罪心理:「我很有錢,但我就是想偷」

偷窃癖

文:Moriarty K

十九世紀三十年代,一個叫做埃斯基羅爾的精神病學家發現並記錄了一個案例,病人稱自己「基本不能控制自己的偷竊欲望」,埃斯基羅爾仔細詢問了這個病人很多問題,他發現這個人和那些一般的小偷確實不大一樣:

——他的家境、受到的教育都很正常,也知道偷盜是一種不好的行為,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埃斯基羅爾認為,這是一種值得研究的、全新的心理病癥,於是給了它一個名字:

——「偷竊癖」(kleptomania)

「偷竊癖」從源頭上來說屬於一種沖動(意向)控制障礙,這種沖動控制障礙的學術定義是:

在過分強烈的欲望驅使下,採取某些不當行為,這些行為系社會規範所不容或給自己造成危害,其行為目的僅僅在於獲得自我心理的滿足或解除精神上的緊張感

也就是說,它有三個基本特點:

極強的、莫名其妙的內在欲望驅動,沒有合理的動機

迷戀行為本身具有社會(或自我)危害性

3·可以反複通過實施危害性行為解除緊張感/獲得滿足感

沖動控制障礙是個大家庭,偷竊癖只是其中的一員,他的親戚還有:

放火成癮的縱火癖(Pyromania)

無法抵擋拔毛沖動的拔毛癥(Trichotillomania)

難以遏制攻擊沖動的間歇性狂暴癥(Intermittent explosive disorder)

無法拒絕賭博沖動,持續、反複通過賭博減輕強烈焦慮感的病態性賭博(pathological gambling)

我們可以將這種奇怪的精神障礙用一段偷竊癖者的自白來含括:

我叫小明,今年剛滿二十歲,前幾天我和我的母親一起去逛超市,當我看到那些琳琅滿目的商品時,那種奇怪的感覺又來了,我變得很緊張,全身上下很不舒服、不自在。

我知道,唯一的辦法就是偷偷的取走那些東西。

商店裡到處都張貼著「此處有監控,請自重」這類的標語,我也知道這樣做是為人所不齒的,是犯法的,但我依舊控制不住自己,我並不是真的很需要那些東西,我只是感覺拿走它們的過程會讓我感受到一種如釋重負的輕松感,每次做完我會很滿足,這種感覺很快會轉為一種愧疚,我甚至會偷偷把東西原糢原樣的放回去,一次又一次,雖已極力去控制,但永遠還會有下一次······

「小明」這段自白可以很好的詮釋「病理性偷竊」患者的一些心理動態,從弗洛伊德的理論來說,這屬於「本我戰勝自我」的情況,偷竊癖患者和一般的小偷在動機上有很大區別,因為偷竊癖去實施偷竊犯罪的犯罪人只占偷竊犯罪中的極小部分,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來說,他們的行為是一種「無計劃的自我(非利益)滿足」:

同樣的例子還有:

1·2018年, 北京大學的女學生跟著老師去英國參加交換學習活動,在一家商店裡偷東西被抓到,哪怕老師一再想方設法的向店家求情道歉,店家也沒有接受其道歉,她所心儀的愛丁堡大學也表示不會接受她的後續留學申請。

這個女生是不是因為缺錢才去偷呢?

先看看她所參加的這個項目所需要的相關費用:

學費為3500英鎊,也就是差不多三萬人民幣(當時),除此之外還要交一萬作為飛機往返費,七七八八算下來,五萬是得出的,根本不像砸鍋賣鐵的一般人家子女,她的帶隊老師也表示其「學習很好,家庭條件也很好」,可哪怕是受到了社會的毒打,下一次也一樣會繼續,就像該女生說的:

「我就是想偷。」

2·工人吳某,因為偷竊被捕,有十二年的偷竊史,只要是可以順走的東西,無論貴重他都會下手,甚至別人院子裡的空瓶子、火柴盒子也不放過,偷來的東西從來也不拿出去賣,自己也放著不用。

在他十二年的「職業生涯」中,最值錢的是一臺老舊無比的錄音機,問他為甚麼偷東西,他的回答是「只要得閑(有空),就想去偷」,不然就會「苦悶、憂慮」,偷竊可以讓他感覺到滿足和快樂,雖然之前也因為偷東西被抓過三次,但還是屢錯屢犯。

換句話說:

「知道錯了,下次還敢。」

偷竊癖患者這種「死活不改」的行為內質在於一種自我緊張感的消除需求,與我們熟知的強迫癥(OCD)關聯性非常大(強迫性行竊),對於這種以偷竊為樂的精神障礙,成因比較複雜,沒有定論,但很多學者認為其與童年經历關系很大,比如嬰幼兒時期的滿足感缺失,這種缺失可以是物質層面的缺失,比如母乳,也可以是情感缺失,比如受到忽視、缺乏母愛、關心等,這些都可能會讓個體從小產生一種自我補償的傾向,方式就是將他人的東西占為自有

———

那麼,是不是所有的「雖然富但愛偷」都可以用偷竊癖來解釋呢?

當然不是。

比如下面這兩個案例:

案例一

羅某,因故意傷害罪入獄,被捕時21歲,沒有正當職業。

羅某在11歲的時候開始經常曠課,偷同學的東西(紙、橡皮擦等),也偷超市裡的東西,雖然被教育過很多次,但不知悔改,還數次和同學打架,有一次將一位女同學的鼻骨打至骨折,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學校故而將其學籍開除,後來羅某入伍,又因為偷別人的軍裝被通報,因為和他人打鬥被處分。

20歲從部隊轉業參加工作,雖然工資待遇還行,但曠工很頻繁,很喜歡沒事就去街上偷東西,甚至去搶錢,一年之後入室盜竊遭撞破故而竄逃,用刀將追上來的路人捅成重傷而被捕

羅某出部隊後被分配了一個比較高待遇環境的職業,他不窮,但他也同樣很喜歡去偷,與偷竊癖患者不同,這是一個反社會人格(ASPD)患者——高攻擊性,羞慚感缺乏、不能從經历中取得經驗教訓,社會適應不良、對規則的衊視是他們的典型特徵,哪怕是做了大多數人通常會感到可恥和罪惡的事後,他們在情感上也沒有任何反應 。

案例二

2001年,美國佛羅裡達州發生一起連環入室盜竊案,罪犯先通過熟悉受害人家庭的活動規律選擇合適的下手時機,不到三個月入室盜竊6起,部分現場還用粉筆畫個圈,裡面畫個烏龜。

該案犯罪人是個富二代(每次作案都開豪車那種),他的動機不是錢,是為了嘲諷警察的無能,是為了滿足自身犯罪成癮的變態癖好。

如果說偷竊癖患者以偷竊為樂,那麼ASPD患者就是以一切越軌行為為樂

——偷竊可以使他們快樂、搶劫可以使他們快樂、傷人也可以使他們快樂······任何違反正常社會道德觀的事情他們做起來都游刃有餘。

他們往往在十五歲之前就會屢屢破壞規則,實施各種違規行為(逃課、打架、說謊、偷竊、虐待小動物·····),隨後會進一步發展出越來越嚴重、多樣的化的犯罪行為。

小結

「窮」不一定是「偷竊」的必要條件,富人也會去偷竊,這種情況不是唯一的。

對於有著偷竊癖的人來說,他們是得病了,反複的偷竊是他們接觸痛苦的途徑,他們需要接受治療,目前的治療方式主要有行為療法戒斷法、厭惡療法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那種經常出現的強迫性需求。

對於部分ASPD患者來說,之所以有錢還去偷是因為「偷竊本身是一種被視為禁忌的行為」,他們以此為樂,偷竊之於他們並不是唯一的選擇只要是違規行為,都可以讓他們滿足,他們不知道規則為何物,視法律為無物,只要他們高興,甚麼都可以做,都可以去違反,這是一種極度危險的人格障礙。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