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九龍城寨都市傳說:異度空間

香港九龍城寨

香港九龍城寨拆除時,出現許多都市傳說,當時的九龍城寨建築錯綜複雜,治安及衞生都有問題,因此於1987年和1989年首季分兩期進行調遷,1993年開始拆除,兩年後,當地改建為九龍寨城公園。在調遷的當時,當地仍充滿黑幫與犯罪,香港雖派警察在當地駐守,維持治安,但效用不大。

圖片不過也因此發生了三件與警方有關的事件,第一件為鬼媽媽煮飯、第二件為牌友集體死亡、第三件為異度空間。前兩件,在網上流傳已久,可說是確實的都市傳說,第三件則是幾年前曝光,目前網路還是找得到片段數據,也就是前面有網友提到想聽香港警方所封印的靈異事件,有網友應該聽過了。其實也不算是警方刻意隱瞞,只是打死都不認有這件事就是了。圖片

一直到2008年初,匿名者在星島日報連載後,整件事情才完全曝光,但卻將地名、人名全數隱瞞,以保障當事人。地名雖被隱藏,小編從一些蛛絲馬跡,再加上問香港的親戚、朋友,於是個人認為此事發生的地點,就在九龍城寨。小編將數據重新整理一下,將網路上一些版本整合,重寫一個版本(跟原版有一些出入)讓這件都市傳說更有完整性,在這邊跟各位分享。

在九龍城寨拆除初期,大部分的大樓都已清空,但仍有少數人住在裡面,等到拆除最後一刻,才要搬走。淩晨3點,警察A與警察B在巡邏時,開個小差到面攤吃面。就在兩人認為今晚應該無事才是,突然警員A和B的無線電嚮起。香港警務處指揮及控制中心說,有人報案聽到附近大樓第五座14樓1444室傳出救命聲,請附近同事去了解一下。警員A立刻回覆:「我跟肥佬(警員B)在樓下,我們現在就過去。」

警員A回覆完後,正準備起身出發,但仍有半碗面沒吃完;早就把面吃得一幹二淨的警員B拍拍他說:「我先過去看看,你吃完再過來吧。」警員A一邊吃著面,一邊比著OK手勢。

當警員B離去約有十分鐘左右,警員A也吃完了,付了錢,趕緊往出事地點。一路上用無線電打給警員B,聯絡一下情況。警員B回覆:「沒有大問題,我已經搭電梯上去了,這個單位住著一對母女,現在她們正開門讓我進去。」

警員A聽到報平安,腳步放慢下來,但當他一走到第五座大樓時,整個人傻住。這是廢棄大樓啊,不止這座大樓廢棄,整個小區都是要重建的單位,沒有半個住戶,意即這是個廢棄小區。

第一,小區沒半個人,怎麼有人會報案?第二,報案也就罷了,廢棄小區是沒電的,怎麼會有人知道是那個單位傳出爭吵聲?第三,廢棄小區沒電,警員B是怎麼坐的電梯?他想到這裡,整個人寒毛豎起,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不過由於他職責所在,因此他想辦法也要找到警員B,不能放他一個人在裡面。,於是他只好打無線電給莫長官,將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報告。

莫長官立即決定調派人手,帶著5個師兄(香港人稱警察為差佬或師兄,師兄也等於大大的意思),一起到事發現場。當一群人到達現場時,只見警員A不知所措地站在大樓大門外,而大樓大門被鐵鏈鎖起來。

「奇怪,這大門深鎖,肥佬是怎麼進去的?」莫長官感到莫明其妙,於是問警員A:「你有沒有跟肥佬聯絡。」

「有……有啊。」警員A面色慘白地說:「他一直回覆沒有問題,已經在處理中了。」

莫長官究竟薑是老的辣,指示師兄們剪斷大鎖,把槍上膛,一起沖到14樓去。由於整棟大樓沒有電,不要說電梯了,連燈都沒有半盞,所以莫長官拿著手電筒,沖第一個。警員A也跟著上去,嘴裡碎碎念:「明明電梯是不動的,肥佬到底坐了哪部電梯?」

當眾人沖到1444室時,全部獃住了。原來1444室根本就沒有人住,別說沒人住了,甚至一眼就看出大概荒廢10多年之久了。鐵柵門生鏽不說,裡面的門板也腐蝕得非常嚴重。莫長官打開無線電,呼叫警員B,只見房間裡傳出無線電的沙沙聲。眾人確定警員B在裡面,頓時士氣大振。莫長官大喊一聲:「兄弟們,我們沖進去救肥佬出來。」

圖片

眾人為了弟兄,無不卯足了勁破壞大門。在眾人沖進去後,發現裡面臭氣充天,滿地的垃圾,只見警員B昏迷不醒地躺在地上,但仍活著。莫長官認為此地不宜久待,一聲令下,眾人趕緊把他抬到樓下,開車送他去醫院。

警員B在醫院躺了一夜,恢複清醒後,莫長官帶著警員A等一幹人,問他昨晚到底發生甚麼事。警員B敘述:「當我到了1444室時,一位少女來開門,招待我進去坐;我問她是否有人報警,說這裡有爭吵;少女回我,沒有,只有她和媽媽兩個人住。當我起身要走出門時,有位老婦人從房間走了出來;我順道問她是否有人報警,誰知她突然發狂似地往我身上跳了過來,只聽見少女喊一聲,媽,不要啊。隨即我就昏了過去。」

所有警員聽了都張大了嘴,大家看到的景象與警員B看到的景象,完全不同啊;一個是燈火通明的普通住戶,一個是廢墟式的大樓,難道雙方進到平行世界嗎?

這時香港警務處指揮及控制中心的執勤人員打來,用顫抖聲音報告,原來昨晚的電話早已停用了10多年。莫長官此時只好向上級回覆目前的狀況,只聽見上級回覆結案,不用再調查了,也不準再傳出去了。不過上級說是這樣說,莫長官仍想查個水落石出,於是調查過去檔案,發現一個驚人事實。

原來這個單位住著母女兩人,但後因少女交了一位警員男友,結果被始亂終棄,傷心之餘,在房間內上吊自殺;而她母親在少女死後,精神受到打擊,就發瘋了。過了些許日子,鄰居聞到房內傳出一些屍臭味後,便即刻報警。原來這母親早已死亡多時,只是跟鄰居斷絕往來,沒人知曉而已。這次會有靈異電話,可能是這母親對警察的恨意,所以打來捉弄警察,更不排除要警察的命。

莫長官為免再發生同樣的事,於是就暗地帶著師兄們,一起回到1444室,燒紙錢,祭拜這對母女。莫長官對著單位裡面說:「冤有頭、債有主,大家都是出來做事的人,請不要為難我兄弟,他們是無辜的。」

當他一說完,裡面突然傳出一聲:「好!」頓時所有人嚇得連滾帶爬逃出大樓。不過說也奇怪,一直到九龍城寨拆了後,此小區再沒有發生過任何怪事了,這也成為九龍城寨三大都市傳說最驚悚的一則。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