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成精!細數中國古代「貓妖」傳說

貓妖

文:蟲離先生

一.江南貓妖

南宋臨安城,一個溫柔的城市。

在這裡,似乎一切都是軟的:風是軟的,柳是軟的,西湖是軟的,朝廷是軟的,姑娘也是軟的。

一戶素封富室的小姐,最近便軟綿綿、慵懶懶的,家人發現她白晝總是踡在繡榻擁被高臥,喚之不應,每到晚上,則神採奕奕的梳洗盛裝,描眉點絳,房間裡徹夜燈火通明。奴婢們有時會聽到小姐低低的呢喃笑語,似與人言,但推門而入,房間裡卻只有小姐一人,口角含笑,眼波盈盈,分明一副甜膩繾綣的樣子。

家人請了郎中,診不出甚麼病癥。請了術士打醮驅禳,一般的毫不見效。

這天,有個道士路過,告訴這家主人:你們家,有妖氣。

這家人向道士細細描述了小姐的異樣,道士一聽即知,說道:你家小姐,被「貓魈」迷住了,她現在,正困在貓魈的幻術裡。

「魈」,一種極其古老的怪物,常在山林間出沒,力大迅捷,古卷中常見傷人甚至吃人的傳說,於是逐漸變成了妖怪的代稱。

那麼貓魈,無疑,就是貓妖。

這家人的確養著一只貓,那是一只白色的貓,此刻正趴在小姐房前的臺階上,深邃的瞳子死死盯著道士。

一劍斬落,房間裡嚮起驚呼。小姐從混沌的睡眠中霍然驚醒,卻滿心茫茫,惘然若失,過去一段時間的發生的事情,已全不記得了。

這是記載於南宋大型志怪集《夷堅志》的事情。事實上,江浙一帶,關於貓咪成精化妖的古老傳說,千百年間,一直流淌在每個夜晚,漆黑巷陌的深處,從未止息。

數百年後,明朝萬历年間,江蘇蘇州一位姓陸的縣令,在他的奇聞筆記《說聽》裡,提到了盛傳於浙江金華民間的詭異精靈——金華貓。

金華貓,人家畜之三年,後每於終宵,蹲踞屋上,仰口對月,吸其精,久而作怪。入深山幽穀,或佛殿文廟中為穴,朝伏匿,暮出魅人,逢女則變美男,逢男則變美女,每至人家,先溺於水中,人飲之,則莫見其形。凡遇怪者,來時如夢,日漸成疾,家人夜以青衣覆被上,遲明視之,若有毛,必潛約獵徒,牽數犬至家擒貓,剝皮炙肉,以食病者,方愈。

上面這段文字,披露了貓的修煉過程:每天子夜,月華皎皎,屋脊之上,一只孤零零的貓,仰天對月,吐納太陰精華。只是這樣一幅圖畫,看上去就足夠詭異了,更詭異的是,一定時間後,這家人豢養的貓會突然失蹤,當所有人以為只是走失了一只貓的時候,沒有人會想到,也沒有人會知道,深山幽穀、蘭若祠堂的陰影裡,一只貓在悄悄變化,變成人類的糢樣,每天傍晚,靜靜地從偏僻之處走出來,用最精致的容顏,遇到一個個自以為邂逅了愛情的男女,隨他們回家。

貓妖會在飲用水裡加入自己少許尿液,如此一來,除了被迷者外,喝下水的其他人類將無法看見貓妖的存在,貓妖從此可以來去自由,專心對一人下手。

我們不知道貓妖惑人究竟出於甚麼樣的目的,中術的人,會日漸羸弱成疾,恐怕日子久了,也會有性命之憂。

金華貓是中國志怪史上著名妖物,我們可以在許多舊文字裡找到關於它的記錄,一直到清朝,民間仍然流傳著種種禁忌,比如不可飼養白色的貓。納蘭性德寫《淥水亭雜識》時說:

金華人家忌畜純白貓,能夜蹲瓦頂,盜取月光,則成精為患也。

從宋代到清代,幾百年過去了,金華貓帶來的恐懼,卻如跗骨之蛆般,牢牢盤踞在人類心頭,故老相傳,諄諄告誡,不敢須臾或忘。這樣的恐懼是有道理的,大量關於貓妖的傳說,為那些清冷的月夜,蒙上了更撲朔迷離的黑暗。

下面,為君一一道來。

二.詭變

古人說貓,大抵有兩種常用稱呼:貓,和「貍」。

有些故事會把狐貍稱為貍,不過多數時候,貍,指的是山貓、靈貍、野貓,或者普通的家貓。

曾主持編著《世說新語》的劉義慶,向世人敘述了一件奇異的事情。

南北朝,浙江湖州,一戶條件不錯的人家,有一天,這家僱傭的僕役找到主人投訴,說主人的弟弟總是勾搭他老婆,但他一介奴僕,勢必不能對主人的胞弟動手,只好求主人主持公道。主人是個明事理的人,並不徇私袒護,帶了僕役,徑去質問弟弟。

弟弟一聽,驚怒交集,大聲說道:「我從來沒行過這種齷齪之舉!」

僕役也發起怒來,道:「我明明看見是你,怎能抵賴!」

兩人爭執半晌,弟弟道:「好啊,下次你若再捉到姦,只管殺之。」

果然,沒過多久,僕役又見到主人的弟弟入室調戲妻子,大怒,但畢竟不敢真的殺人,於是找來繩索,摸到那人身後向他身上套去。那人「吱」的叫了一聲,身體遽然變小,化作一只野貓,自套索中逃出,跳窗而去。

三.雨中的青傘

仍然是南北朝,劉宋義熙年間,今天的浙江義烏——當時叫作烏傷縣,有一個信使在往郡中送文書的途中遇到大雨,倉促間,他躲進了路邊一幢石砌的亭子。時辰已經不早了,暮色低垂,加上陰雨的緣故,水汽溟濛,天色尤其晦暗。隱隱約約,他看見亭子裡還站著個姑娘。

煙水氤氳,姑娘的糢樣糢糊不清,她似乎撐著一把青色的傘,長長的頭髮垂到腰際。

大雨和泥濘讓人沮喪,但在這樣的環境下,遇到一位姑娘,尤其是一位看上去身材曼妙,似乎很年輕的姑娘時,信使還是有些興奮的,他不斷的偷瞄著姑娘,潛意識的沖動,讓他開始萌生一些大膽的想法。

忽然,閃電劃破蒼穹,那一剎那,天地間的一切全部暴露在熾烈的強光下,變得無比清晰,在強光亮起那一瞬間,照出了姑娘的真容——一頭異常巨大的山貓!信使周身寒栗暴起,險些叫出聲來,他想也不想,拔刀砍去,慘叫聲起,山貓伏屍地上,而那柄傘,其實是一扇荷葉。

巧的是,此事發生地義烏,也隸屬於金華。那麼上面五則記錄,全部出自浙江,其中三則出自金華,從南北朝到清代,綿延一千多年。

是巧合麼。

四.顧秀才

貓咪性難捉摸,貓妖同樣正邪難測。這點其實與人類一樣,對動物而言,人類又何嘗不是正邪難測,乃至善惡不分。

同類尚且無法完全理解彼此的動機,何況異類。

讓我們再回到南宋的《夷堅志》。

有個姓顧的秀才,年輕未娶。一日方吟哦鬥室中,見一少女,容光絕麗,排闥直入,一把將目瞪口獃的顧秀才推倒牀上。

少女自是每夕必至,顧秀才食髓知味,日日翹首盼著太陽落山,好幽會佳人,是故無心讀書,精神也日益恍惚起來。

兒子成績下降,急壞了當爹的。秀才父親幾次聽到兒子房裡有女子聲音,卻見不到人影,料想妖異為祟,便帶了秀才前去拜訪以降魔符籙著稱當世的黃法師。

黃法師一見顧秀才,立知端的,說道:「這是貓妖,我有三張符籙,你帶在身上,貓妖一近,必死無疑。」

自從佩了符籙,那少女再也沒有出現。如此忽忽數月,一天向晚,房門忽啓,那少女冰冷的容顏飄忽逼近。顧秀才心虛驚懼,不向前迎,反而退避,少女冷笑道:「負心郎!你以為串通妖道,得了幾張鬼符,便能害我麼。」纖手一揚,道:「你看這是甚麼!」顧秀才大驚,探手往懷裡一摸,果然三張符籙,已不在身上。

第二天,顧秀才沒有起牀。家人到臥房一看,顧秀才兩眼無神,狀似癡獃,人喊不應。這般耽了數日,水米不進,終於虛弱而死。

五.綠眼人

袁枚的《子不語》,可能是《聊齋志異》之後最出色的志怪集。許多今人津津樂道的鬼怪概念,在這部筆記中均能找到詳細的記錄和案例,包括貓妖。

江蘇靖江,大雨。

老張家住城南,屋角的排水渠久失疏浚,為垃圾阻塞,滿院子的雨水不能排洩,積深盈尺,污水倒灌廳堂。不得已,老張找了根長竹竿,冒雨疏通。

他一竿子捅下去,那竹竿就好像凝固在了泥水裡一般,怎麼也拔不出來了,他喊來幾個人合力拉拽,一樣紋絲不動。

大雨滂沱的,誰也不願泡在水裡跟竹竿較勁,試了幾次,實在拔之不出,只好暫且作罷。

翌日天氣放晴,老張又去拔那竹竿,這次只稍加用力,便脫然而出,老張用力過大,險些一跤坐倒,卻見一道黑氣如蛇,從竹竿拔出後的泥坑中盤繞而出,直上青雲。老張仰頭望著,碧藍的天空如同染了惡疾的皮膚一般,隨著黑氣的滲入擴散,迅速黯淡,俄而陰雲四合,天地晦暝,黑霧湧生,不辨東西。老張嚇壞了,待在原地一動也不敢稍動,不知過了多久,黑霧散去,始重見天光。

老張跌跌撞撞回到家,聽到婢女嚶嚶哭聲,心裡一寒,難道家裡出了甚麼事情?一問之下,大吃一驚,原來方才黑晝忽起,形同末日,大家全部躲在房裡。那婢女房間忽然出現一個高大男子,不辨其貌,黑暗中,只能看到他兩只眼眸發出瘮人的綠光。綠眼人粗暴地推倒婢女,強與之交合,他的下體仿佛生滿了倒刺,婢女痛不可忍,厲聲哀嚎,及至雲開霧散,綠眼人如同消失在空氣中一般,杳然不見。

老張想起了泥坑裡的黑氣,難道自己那一竹竿,放出了甚麼東西?

家裡出了這種怪事,是一定要請道士作法驅禳的。那道士在當地極有名氣,據說是某位天師高足。老張破費無算,好歹延請到家,當天便築壇施法。少頃,果然有黑氣蜿蜒而至,逼向法壇。道士連連催逼法術,全無效用,眼看著黑氣緩緩游上法壇,照道士身上一舔,道士高聲慘叫,只見黑氣舔過之處,衣衫破碎,一大片皮肉剝離下來,宛若被極粘的膠水粘在了皮膚上,生生撕掉的一般,道士負痛狂奔而去。

多日後,道士知會老張,說要過江去請師尊出山,降服此妖。老張自然當仁不讓,僱舟僱人,隨道士一同前往。

船行至江心,只見天邊黑氣湧動,頃刻彌漫半幅天空,但是天心一條金線,那黑氣卻始終無法逾越,眾人舉首仰望,整個蒼穹一半湛藍如水,一半漆黑似墨,翻翻滾滾,極其壯觀。忽然霹靂大震,一道電光深深打入黑氣之中,將那半天的黑雲立即震散,旋而滿空放晴,更無異象。

道士大喜道:「不必過江了!師尊出手,此妖已遭雷誅!施主可以返家矣!」

老張回到家,就在屋角排水渠處,發現一頭驢一般大的龐然巨貓,伏屍地上,自是闔家安然,再無怪事發生。

六.皇城鬼咒

貓附身的說法由來已久,唐人於逖的《聞奇錄》用一句話,記錄了這樣一件事:

進士歸系,暑月與一小孩子於廳中寢,忽有一貓大叫,恐驚孩子,使僕以枕擊之,貓偶中枕而斃。孩子應時作貓聲,數日而殞。

簡單一句話,勾勒出當時詭異恐怖的情形:

正在睡覺的時候,因為貓叫驚擾了孩子,便叫人拿枕頭打死貓,然而貓死的一瞬間,卻聽見從孩子嘴巴裡發出了貓叫,幾天後,孩子便死了。

貓附身,似乎不能算作「妖」,而應以「鬼」計。

與貓自動附身不同,在那些湮沒不聞的民間祕錄裡,確確實實存在過馴養「貓鬼」,並以之害人的黑暗邪術。

甚至,這樣的邪術曾經攪動過皇室風雲,血咒的觸手,曾經伸進紫垣大內,血染椒房,招致天子震怒。此事被史家鄭重地錄入官修正史,就是「獨孤陀貓蠱事件」。

事情要從隋王朝建國之初,長安城一樁詭異的傳聞說起。

隋文帝開皇年間,長安城發生了一系列詭異死亡事件,死者都是好端端的突然暴病,旋即吐血身死。

原本,暴病死亡,雖然來得突然,但並不能同謀殺之類非正常死亡等量齊觀,但偏偏有有心人,從這一系列死亡事件中,洞察到一些隱祕的規律,和蛛絲馬跡。

調查結果直指一種隱伏民間已久的神祕邪術——「貓鬼術」。

此術於何時發端,誰是始作俑者,俱不可考,南北朝時,便多有養貓鬼的傳說。

養貓鬼,就是使用祕法,驅役貓的亡靈。養貓鬼的人家門後,往往奉祀著無字木牌,那是齋醮七七四十九天,與貓的死魂通靈後,用來溝通和獻祭的法器。

貓鬼可以為施術者做很多事情,從盜取財物,到取人性命。

調查結果不脛而走,長安城人心惶惶。對於這種威力強大,而無形無質的邪術,似乎根本沒有防禦之策。貓帶來的恐懼,籠罩了大隋帝都。

很快,這件事傳入龍廷,直達天聽。彼時長安新城剛剛落成,南朝指日可平,天下一統近在眼前,千秋帝國冉冉升起,一片繁榮昌盛,這時候卻突然冒出了一份甚麼貓鬼的報告,隋文帝相當不快,直斥為妖言,拒絕幹預。

其實對於貓鬼,隋文帝一向是知道的。他甚至聽說,他的小舅子、皇後的異母弟弟獨孤陀,也擅此術。雄才大略的隋文帝自然不會把這種蜚短流長的無稽之言放在心上,有太多的軍國大事需要處置,他不會讓怪力亂神的無聊傳說占用他一刻鐘的時間。

開皇十一年,即公元591年,這一年,天狗食日。

獨孤皇後、「護國砥柱」越國公楊素的夫人鄭氏相繼病倒,並有咯血的癥狀。

禦醫會診,得出了一個讓隋文帝意想不到的結果——皇後和越國公夫人都中了「貓鬼之疾」。

究竟是甚麼人如此大膽,敢對皇後動用邪術!

隋文帝震怒,他想起了幾年前那份關於民間貓鬼事件的報告,跟著,他又想起了一個人。

獨孤陀!

當時獨孤陀拜大將軍,又是皇後的弟弟,隋文帝實在無法相信這件事情居然跟獨孤陀有關。但是獨孤陀的妻子,正是楊素的異母妹妹,也就是說,獨孤陀與中邪術的兩人均有極近的親戚關系。而獨孤陀豢養貓鬼,久為朝野訾議,雖然沒有確切證據,但眾口一詞,想來不會是空穴來風。

於是,隋文帝先是很克制的,讓獨孤陀的兄長找他談話,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獨孤陀抵死不認,叱責哥哥無端謗訕。隋文帝親自出馬,考慮到獨孤陀的地位家世,召他見面時,屏退左右,君臣密談,獨孤陀仍然堅稱,自己毫不知情。

皇後和越國公夫人中邪不深,這時已經醫好,但是,戕害皇後,其心當誅,隋文帝當然不會因為皇後的康複放過兇手。

盡管尚沒有拿到確鑿證據,不過毫無疑問,獨孤陀已被隋文帝列為頭號嫌疑人。不久後,一紙詔令,謫獨孤陀為遷州刺史(湖北十堰房縣)。獨孤陀以國戚、大將軍之尊,無故被貶出京城,自然不服,怨言連篇,多有不遜。隋文帝等的正是這出言不遜、忤逆犯上的口實,迅速令宰相主持、由大理寺執行,審查獨孤陀。

要知道,當時天下初定,地方長官多有起兵造反者,就在此一年前,楊素剛剛南下平了一大批規糢不小的叛亂。隋文帝嚴刑酷法,雷霆手段,對狼子貳臣一向絕不姑息。立國之初,維穩當頭,若不是嫌命長,誰敢妄議天子?獨孤陀這一番不忿之言,正好撞到槍口上,皇帝要據此扣一頂意圖不軌的大帽子,他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大理寺經辦本案,實際另奉有密詔,重點調查獨孤陀與貓鬼的邪術的關涉,很快,他們從一個下人的嘴裡,撬出了大量證據。

那是一個名叫阿尼的婢女,據她的供詞說,獨孤陀府上確實養著貓鬼,貓鬼術傳自他的外祖母,阿尼本人,便是當年獨孤陀母親的陪嫁丫頭,因此也習得驅役貓鬼之術。

蓄養貓鬼,每到子日便需祭祀,因為「子」正對應著「鼠」。貓鬼養成後,遣入目標家中,中術者的財物會流向施術者。中了貓鬼的人,內髒會慢慢被貓鬼啃食殆盡,心腹劇痛,嘔血不止而亡。被貓鬼害死後,死者錢財,則任憑貓鬼拿取。

此術圖財兼且害命,的確陰毒無比。

而他堂堂上開府、大將軍獨孤陀使用貓鬼,居然只是為了偷錢買酒。

獨孤陀的妻子操持家政,財務管得很嚴,獨孤陀嗜酒,卻往往無錢可沽,就為這一點小事,他動了狠心,令阿尼驅遣貓鬼,到越國公楊素府上。貓鬼至人家,必附身,楊素夫人,便成了攻擊目標。取了楊家財物,獨孤陀猶不知足,再令阿尼行法,驅貓鬼進入宮禁,對他的親姐姐、當朝皇後下手。

只因貪戀杯中之物,竟如此喪心病狂草菅人命,實在荒唐而令人發指。

負責審訊的大理寺丞取了口供,仍不敢絲毫怠慢,畢竟妖妄之事,以往只是道聽途說,若非親眼見到,總是感覺匪夷所思。於是命阿尼當眾施法,召喚貓鬼,瞧一瞧民間盛傳的邪神,究竟甚麼樣子。

當晚子夜時分,阿尼備下一盆香粥,用小湯匙敲著盆子,低低喚道:「貓姑娘、貓姑娘,快來吃粥。」一遍一遍呼喚著,好似她的面前果真有一只貓一般。圍觀眾人見她一個人蹲在搖曳的燈影下低聲喚貓,但是沒人看得見貓在哪裡,想起離奇的傳聞,無不頭皮發麻。忽而,阿尼臉色發青,全身不自主的做出種種怪異動作,四肢著地,舉手撓臉,舔舐手掌,儼然便是一頭貓的樣子,她艱難地扭轉臉孔,用碧綠的眼睛,蛇一般的瞳子看著眾人,吃力地道:「貓……貓來了……」

案子審結封卷,呈送禦前,隋文帝覽卷大怒,當即就要賜死獨孤陀夫婦。獨孤皇後聞訊,脫簪長跪,三日不食,求皇上寬大,饒弟弟一命。隋文帝怒道:「這畜生狼心狗肺,想要致你死命,哪裡還有甚麼姐弟情義!你還替他求情?當年你表兄大都督崔長仁犯法,朕看在你的份上打算寬赦,你曾力勸朕殺之,為何今日對這畜生,卻又心軟,倒求起情來!」

皇後道:「當日的崔長仁觸犯國法,有傷社稷人民,縱為國戚,焉能徇私廢公!倘若獨孤陀蠹政害民,陛下要殺,臣妾當不敢置喙,但獨孤陀今日坐法,罪名是『謀害皇後』,臣妾既已無恙,願不再追究獨孤陀之過,懇請皇上念在臣妾份兒上,饒他一命。」

第二日,宸中降詔,獨孤陀宗廟除名,貶為庶民,驅逐出京,判其妻為尼。民間有訟貓鬼者,著有司詳加窮核,一旦查實,殺。

貓鬼的影嚮,一直持續到唐代,甚至寫進大唐律法。《唐律疏議》規定道:

蓄造貓鬼及教導貓鬼之法者,皆絞;家人或知而不報者,皆流三千裡。

主犯一概絞殺,知情不報者視為從犯,流配三千裡服刑。

法律的嚴酷,也恰好證明了,當時貓鬼為禍之劇,風氣之盛。

七.尾聲

妖怪,代表著人類對未知的恐懼、異類的排斥、邪惡的憎惡,以及世道的憤懣。

其實,萬物皆有邪性,皆有妖性,豈獨貓者哉?如貓鬼者,更可知人心貪婪詭譎,邪惡兇殘,實在遠勝妖異。

作為貓咪控,讀再多的貓妖傳說,當然也不會稀釋對喵星人的感情。

因為世上最猙獰的,永遠不會是埋在泛黃舊書堆裡的妖怪。

最後還有一則關於貓的故事,用來作本篇的結尾好了。

這故事見載於五代的《稽神錄》,講了大約同一時代,發生在四川的一件事情。

唐朝末年,天下大亂,軍閥割疆裂土,次第稱王。四川地區,率先崛起的政權,史稱「前蜀」。這個國家有個名叫唐道襲的樞密使,家裡養著一只貓。

四川历來多雨。這年夏,大雨。

唐道襲難得有暇不必入朝議事,待在家逗貓鏟屎,讀書聽雨,盡享閑適時光。

貓咪溜到滴水簷下,蹲坐在木墀上,望向天空。

唐道襲看著貓咪的嬌俏背影,心裡一片恬靜。

忽然,他發現貓開始變大、抻長,一忽兒的功夫,已長到屋簷一般高,這時雷電大作,天地震動,一道長長的閃電劈將下來,白光大熾,貓咪化作巨龍,飛上青冥,消失在萬裡層雲中。

 

臨安貓:南宋·洪邁《夷堅志》;金華貓:明·陸粲《說聽》;湖州貓:南朝宋·劉義慶《幽明錄》;義烏貓:南朝宋·劉敬叔《異苑》;顧秀才:南宋·洪邁《夷堅志》;靖江貓:清·袁枚《子不語》;貓附身:唐·於逖《聞奇錄》;皇城貓鬼:《隋書·外戚傳》;龍貓:北宋·徐鉉《稽神錄》。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