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御史劉偉屍解成仙 見故人說生死

文:劉曉

陝西朝邑人劉偉,中舉後曾任文水縣令,明憲宗成化年間被擢升為御史,後轉兗州知府,為官寬和,持法平允。他為人至孝,品德高尚,喜好修仙之道。

晚年劉偉生病後,叮囑他的兒子道:「我馬上要死了,但我死後,你不要將我埋葬。」不久後,劉偉去世,但奇怪的是,有好幾從遠方回來的他的同鄉都說在途中遇見了劉偉,劉偉還請他們問候自己的家人。他的兒子因此更加不敢將父親下葬了。

劉偉的外甥都御史韓邦奇,當時做山西僉事。一日正在官署辦公時,突然有守門的人拿著劉偉的名帖進來報告說此人謁見,韓邦奇驚訝之下從座椅上站了起來。一旁的憲使張璉問他為什麼那麼驚訝,韓邦奇道:「我舅舅已去世很久了,人們傳說他已得道仙去,但我並不相信。現在送名帖進來的正是他啊。」張璉忙問來人是何樣貌,守門人回稟說其人戴著古氈笠,穿著青色的絹袍,身邊跟著一個肩上搭著布囊的童子。韓邦奇讓守門人將來人請進來。

一會兒,劉偉順著院子中間的步道緩步往裡走,韓邦奇遠遠望去,正是自己的舅舅,趕忙出來迎候,他的同僚也都出門下台階向劉偉行禮,並將他請進官署。從表面上看,劉偉言談舉止都與以往無異,只不過言語簡短,問什麼就答什麼,不多說別的。

大家坐定之後上茶,劉偉接過茶水卻不喝,在座的也沒有人敢先說話。韓邦奇於是起身將舅舅請到旁邊的房間裡,只有兩人對談。劉偉說:「別離的時間很久了,這次特地從遠方來看看你。」談到家事時,劉偉悲嘆不已。

示意圖,圖為明 仇英《上林圖》局部。(公有領域)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韓邦奇再三挽留不得,劉偉起身作別準備離去。韓邦奇的一位同僚見劉偉要走,便大膽問道:「聽說先生已經去世,如今為何還健在呢?」劉偉回說:「我不會死的,只是你快要死了。」

臨行前,他對韓邦奇說,「你弟弟韓邦靖,讓他儘快回家。」說罷出門,帶著童子飄然而去,不知所往。

韓邦靖時任山西左參議,分守大同。嘉靖二年(1523年)二月初十抵家,四月二十日即卒,年僅三十六歲,葬於朝邑縣洛水南陽洪。而如同劉偉所預言的,韓邦奇的那位同僚很快也去世了。

劉家人聽說這件事情後,就打開劉偉的棺材看,發現棺材中只有一隻鞋子而已。看來劉偉果然是屍解成仙,屍身不過是障眼法罷了。

與劉偉類似屍解仙遊的還有明朝中後期大儒羅汝芳(號近溪)先生,他平生亦好修道。他去世後,他的同鄉、時任吏部侍郎的劉文卿收到了他的訃告。過了幾個月,有一天,工部侍郎曾同亨對劉文卿說,「你的同鄉羅近溪身體十分康健,昨天還去我那裡和我交談了一整天,我們談笑風生,我看他精神頭甚至勝過從前。可是我問他住哪裡,他卻不肯告訴我。你能幫我打聽一下嗎?」

劉文卿十分驚愕,但又不便直言。待回家後,他打開家書確認,又詢問從家鄉回來的僮僕,都說羅汝芳確實去世了,劉文卿又問了下羅汝芳過世前後的細節。次日,劉文卿據實告訴了曾同亨,曾又問了其他幾個人,都說羅汝芳早已離世。曾同亨深以為異,這才相信羅汝芳得道成仙了。

參考資料:《涌幢小品》

來源:大紀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