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元節中讀懂古人的日常

中元節

中元節起源於原始祭祖,七月份糧食收獲,人們要用新糧食祭祀祖先,感謝祖先的保佑,並向祖先祈福。華夏文化的一個重要特徵,是祖先崇拜。祖先崇拜是和神靈崇拜合一的,祖先就是神,或者半神半人,半鬼半人,人與鬼神的界限並未判若鴻溝。祖先之靈有著先知先覺的神性,他們時刻關註著子孫後代,通過祭祀就可以獲得他們的保護,這也就在官方和民間形成了祭祀祖先的活動。

圖片

道教把七月十五日稱為「中元」(正月十五為上元,十月十五為下元),這一天是地官生日,所以在這一天,地府放出全部鬼魂。經過人們的祭祀及道士的超度,鬼魂得以減輕罪孽而安息。道教經典《修行記》曰:「中元日,地官降下,定人間善惡,道士於是夜誦經,餓鬼囚徒亦得解脫。」唐代的《藝文類聚》引《道經》也說,七月十五中元地官赦罪,道士念經作法,可以使得囚徒餓鬼免於眾苦,得還人間。道教的中元節一開始並沒有直接和「孝」發生聯繫,在其後的發展中,正好與傳統的祭祖時節重合,才漸漸加強了對「孝」的強調。

佛教融入中元節,始於魏晉。佛教徒在七月十五這一天舉行盂蘭盆法會,供養佛、僧,超度亡靈,以及報謝父母長養慈愛之恩。與道教對外超度不同,佛教是對內部團體進行的一種法會。

「盂蘭」意思是「倒懸」,「盆」意思是「救器」,「盂蘭盆」是用來救倒懸痛苦的器物,衍生義就是用盆子裝滿百味果品,供養十方佛僧,可拯救地獄苦難眾生。這個信仰的來源,據說和釋迦牟尼的弟子目犍連(簡稱目連)有關。傳說目連的母親因為做了壞事,死後下了地獄,在地獄中挨餓。目連神通廣大,想解救母親的痛苦,於是施法將食物送到母親嘴邊,結果食物一到嘴邊就化成火炭。目連向佛陀求救,佛陀指點他,要在七月十五舉行盂蘭盆法會,靠眾僧的力量,才能拯救其母,也可濟度地獄中的其他苦難者。目連依佛陀之言而行,終於使母親得到了解脫。這就是後世流傳的目連救母的故事。盂蘭盆法會,推其源,大概最早興起於梁武帝時期,因其宣揚孝道,後世不斷遵循效仿,此儀式中報答父母、祖先恩德的內涵不斷得到加強。

地藏菩薩也是佛教中盡孝的楷糢。其本願故事記載,地藏菩薩那時為婆羅門女,其母修習邪道,死後墮入地獄受苦。此婆羅門女賣掉家宅財產,修建佛塔佛寺,供養十分虔誠,最終通過信佛念經,普度眾生,為母親積累了功德,使得母親脫離苦海。這個故事經過不斷改編,在民間也廣為流傳。

圖片

北宋時期繪地藏菩薩,敦煌卷子,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地藏菩薩手托寶珠,右側是金毛獅子和道明和尚,左側站立的武士是冥界掌生死的五道將軍。

世人一般視佛教「割愛辭親,出家修行」為不孝,實際上佛教所謂的孝道與世俗所說的「孝」不一樣,佛教弟子盡管不能親臨父母,侍奉左右,但他們實竭盡一生普度天下眾生,為父母積德積功。佛教通過七月十五的盂蘭盆法會公開表明與儒家倫理並不沖突,也正因此佛教被人們廣泛接受。

《西游記》中也提到了這一節日,是在孫悟空被五行山壓了五百年,還沒有放出來時。第八回《我佛造經傳極樂 觀音奉旨上長安》寫道:

 
佛祖居於靈山大雷音寶剎之間,一日,喚聚諸佛、阿羅、揭諦、菩薩、金剛、比丘僧、尼等眾曰:「自伏乖猿安天之後,我處不知年月,料凡間有半千年矣。今值孟秋望日,我有一寶盆,盆中具設百樣奇花、千般異果等物,與汝等享此『盂蘭盆會』,如何?」概眾一個個合掌,禮佛三匝領會。如來卻將寶盆中花果品物,著阿儺捧定,著迦葉布散。大眾感激,各獻詩伸謝。

後面是三首詩,即福詩、祿詩、壽詩。

《西游記》中,盂蘭盆會是與蟠桃盛會相對的佛教的一個盛會。小說中的這一節日已經世俗化,不局限於孝道,還與福祿壽等美好願景聯繫了起來。正是在此會上,佛祖談起四大部洲的風土人情,說南贍部洲「貪淫樂禍,多殺多爭,正所謂口舌兇場,是非惡海」,為了解救眾生,其與觀音菩薩商量在南贍部洲找個取經人來此取經。也就是說,取經大計就是在七月十五盂蘭盆會上定下來的。

 圖片

清人繪《西游記》,真假美猴王二人去找地藏王菩薩的坐騎諦聽鑒定孫悟空的真偽。

《西游記》還寫道,在五百年前的盂蘭盆會上,唐僧的前世金蟬子曾與鎮元大仙結交。所以,後來唐僧師徒取經途經五莊觀,鎮元子臨行前交代徒弟,他和唐僧是故人,如果唐僧路過,打兩個人參果給唐僧吃。手下不解,他解釋道:「那和尚乃金蟬子轉生,西方聖老如來佛第二個徒弟。五百年前,我與他在蘭盆會上相識,他曾親手傳茶,佛子敬我,故此是為故人也。」可見七月十五盂蘭盆法會,在《西游記》中是一個重要的背景符號。

西方有萬聖節,確切地說應為萬聖節前夕,這是西方的傳統節日。這個節日現在變得很熱鬧,而其起源卻是充滿恐懼的。傳說在這一天,故人的亡魂會回到故居,在活人身上尋找生靈,借此複生,於是人們就在這一天熄掉一切火源,讓鬼魂看不到活人,又裝扮比鬼魂更恐怖的造型,企圖嚇走他們。這一天,對於活著的人來說,死去的人是可怕的,哪怕是最為親近的人。

中國古代的觀念不同,不僅不熄燈,還要點燈,「小兒競把青荷葉,萬點銀花散火城」。在中元節這一天,人們往往點燃荷花燈,將其放在江河湖海之中,任其漂泛。蕭紅在《呼蘭河傳》中描寫了中元節的民間習俗:「七月十五是個鬼節,死了的冤魂怨鬼不得托生,纏綿在地獄裡非常苦,想托生,又找不著路。這一天若是有個死鬼,托著一盞河燈,就得托生。」對於一些鬼魂,人們的心是善良的,慈悲的。

圖片

總之,中元節受到了原始祖先信仰、道教祭祀鬼神信仰、本土佛教信仰以及民間信奉的影嚮。到了宋代,官方意識形成了以「孝」為核心的祭祀亡靈的節日,而在民間也保留著遍祭鬼神的傳統。但這一節日大概迷信成分過多,到了近代漸漸式微。實際上,在古代宗法制社會,這個節日對祭祀共同的祖先有重要的意義。不僅如此,中元節的存在也影嚮了人們對鬼神世界的認識,激發了在文學作品中表現人鬼殊途卻能相見的想象力,以及形成了人鬼交流的儀式,即在日常生活中「驅鬼」的程式化、習俗化,等等。

「鬼」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是重要的信仰符號,以其為核心,不僅形成了以「孝道」為內涵的傳統節日中元「鬼節」,也形成了人鬼交流的「鬼符」等符號,「鬼」文化更是影嚮了古人的日常生活與文學作品的創作。了解這一文化線索,有助於我們破解迷信,也更有助於我們讀懂古人的日常。

(本文摘自趙運濤著《符號裡的中國》,中華書局2021年7月出版)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