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謀殺的母親,失蹤的女兒,事件背後究竟是怎樣罪惡

布蘭查德謀殺案

在寫這個案件前Kuma會給出一堆關鍵字

……
病魔、堅強、勇敢、母愛
善心、公益、捐助、溫情
謀殺、強姦、綁架、恐慌
謊言、病態、虐待、祕密
……

遇害…失蹤…

 

 

2015年6月14日下午3點,羅斯(Gypsy Rose Blanchard 的Facebook上更新了一條可怕的資訊:

那個婊X死了!

領居們正在奇怪為甚麼好幾天都沒有見到母親布蘭查德(Dee Dee Blanchard)帶著女兒羅斯出來散步,而突然看到羅斯的這條訊息,領居們心中開始不安了起來。

羅斯這個天真可愛善良的女孩兒怎麼可能說出這種話!

接著人們陸續給她留言:

發生了甚麼事?

甚麼?!!
你的FB賬號是被黑了嗎?
我從來沒聽你說過這樣的話!

過了一小會兒,羅斯的FB又更新了一條內容,而這條內容讓領居們直接選擇報了警。

我把那頭母豬給殺了!
順便還強X了她那個天真可愛的女兒……
她的尖叫聲真是太讓人興奮了!

在領居或者朋友們看來,這些文字內容絕對不可能是羅西發的,肯定是有人偷了她的賬號,或者母女倆真的遇到了危險!

而事實真的如同領居們猜想的一般,警察趕到後進入了布蘭查德的家中,發現她死在臥室裡,家裡的錢財被洗劫一空,屋內一片狼藉,女兒羅斯卻不見了。

案發現場

隨後法醫檢查後確定布蘭查德的死亡時間應該是幾天前……

羅斯去哪兒了?她還活著嗎?

這起案件發生在美國密蘇裡州斯普林菲爾德,布蘭查德的死亡、羅斯的失蹤此刻牽動著全城居民的心。羅斯一直是這個城市的樂觀和堅強的標志,人們自發的在FB上開通了禱告頁面並設立了在線捐助平臺,大家都在出錢出力幫助這個生死未卜的小女孩。

左為羅斯,右為母親布蘭查德

 

現在我們把時間倒回一點,看看這對母女稍早之前的一些生活片段。

城市的驕傲,勵志的母女

母親布蘭查德在遭受了家暴後,離婚獨自撫養著羅斯,她對外聲稱女兒患有白血病、肌營養不良和其他一些慢性疾病並且還有輕微的腦損傷,起先母女倆在社會各方幫助下一直居住在新奧爾良。

生活的苦難並沒有減少母女倆的笑容,母女倆經常會一起參加公寓慈善互動,帶給大家的都是滿滿的正能量,善良的人們也盡力的在幫助這對母女走出難關。

2005年8月,整個新奧爾良幾乎被卡特裡娜颶風無情摧毀,數以萬計的災民無家可歸。此時布蘭查德和羅斯在災民隊伍裡,母女倆的住處夜在這次颶風中倒塌。不過她們並沒有悲傷,反而鼓勵著人們不要放棄希望,羅斯推著輪椅為失落的災民歌唱,為大家打氣:

我們的愛能戰勝任何颶風!

災難過後,母女倆先被政府救援機構安排到了密蘇裡州的奧羅拉。因為災難期間堅強的表現,羅斯被當地奧利基金會譽為2007年年度孩子。

在2008年,母女又被轉移到了斯普林菲爾德,當地政府在那裡搭建了一個專門為災民準備的社區。

一個是單親母親,一個是身患重疾的孩子,這對母女很快的受到當地媒體大連關註。在媒體報道後,許多企業以及個人為她們捐款,福利組織也為羅斯準備了各種醫療幫助。

鄰居和一些好心人經常會去到母女的住處看望羅斯,當他們看到女孩插滿氣管躺在牀上依舊笑容滿面的時候都會留下淚水,此時布蘭查德一般都會反過來安慰他們:

不要傷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布蘭查德在一些慈善會上經常描述女兒盡管無法走路但是和普通女孩一樣有著各種美好的願望,人們也盡可能的在滿足這個堅強的女孩。

母女接受媒體採訪 

羅斯參加活動 

羅斯參加活動 

知名歌星也會邀請羅斯免費觀看演唱會,著名美國鄉邨音樂歌手米蘭達.蘭伯特(Miranda Lambert)還在演唱會結束後給到母女倆6000美元的支票。

蘭伯特和羅斯的合影 

母女的生活充滿了希望,她們也給美國社會帶去了正能量。

而回到案件本身,究竟是誰殘忍的殺害了布蘭查德並帶走了羅斯?

恐懼的真相

案發後兩天也就是6月16日,在經過現場採集的DNA比對以及目擊者提供的線索,警方基本確定了犯罪嫌疑人為居住在幾個街區之外的28歲男性戈德約恩(Nicholas Godejohn)。

戈德約恩(Nicholas Godejohn) 

警方當天趕往戈德約恩的住處並成功將其抓捕,同時救出羅斯,該消息也被媒體第一時間報道,大眾在悲痛之餘也總算松了一口氣。當然之後的案件發展卻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審訊中警方得知戈德約恩其實是羅斯隱藏已久的男朋友,這起案件也是他倆共同策劃實施的。羅斯趁母親睡著後打開門讓戈德約恩進入到房中,而後者在羅斯面前將熟睡中的布蘭查德殘忍捅死。

隨後警方多方查證羅斯和男友的相關犯罪原因,得出了一個令人恐懼的結果,勵志母女的媒體形象一夜之間崩塌了:

死者布蘭查德年輕時算的上是個叛逆女孩,有著火爆脾氣和一些小偷小摸的前科,在24歲時和一名17歲男孩羅德(Rod Blanchard)戀愛並發生關系,在1991年7月(羅斯的出生證明無法查閱到,這部分在之後文章內會說明)生下了女兒並取名為羅斯。女兒出生沒多久,羅德便與布蘭查德分手,女兒由布蘭查德麥照顧。

母親布蘭查德 

 

布蘭查德回到了父母家,之後在照顧女兒的問題上她和家人產生巨大的分歧。布蘭查德起先懷疑女兒患有睡眠窒息癥,不過當地的醫生在進行整夜的儀器觀察後否定她這個推測。

布蘭查德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她之後多次帶著女兒前往醫院進行檢查,每次都會誇張的說上一堆病情,但檢查結果始終認定羅斯是一個健康的寶寶。

在父母家的這段時間裡,布蘭查德開始表現出和以往一樣強烈控制欲,這不光是對女兒羅斯的控制。布蘭查德年輕時曾做過一段時間的護工,生下羅斯後她便辭職專心做起了全職媽媽,順道也一起照顧了臥病在牀的母親。只是沒過多久,布蘭查德母親就在家中去世了,死因竟然是長期拒絕布蘭查德提供的食物活活餓死的。(這部分經由布蘭查德親生父親和繼母對記者描述,但真偽已經無從考證)

母親的去世加劇了布蘭查德對女兒羅斯病情的懷疑,她對羅斯的健康管理也開始越來越偏執。雖然羅斯七歲前還能像普通孩子一樣去學校讀書,在走路方面也完全沒有問題,但是七歲時發生了一起車禍後她就徹底「喪失」了行動能力,而這起車禍僅僅只是爺爺帶她騎摩托車時輕微的摔了一腳,膝蓋部分擦破了點皮罷了……

車禍發生後,羅斯被布蘭查德命令只能坐在輪椅上。布蘭查德認為女兒這次膝蓋受傷需要進行好幾次手術才能恢複過來,去醫院檢查時她要求羅斯別和醫生對話,不管醫生問她甚麼都不許回答,只需要靜靜坐著就好,誰讓她站起來都不行。

多位醫生在看過羅斯的X片後一致認為骨骼和肌肉並沒有損傷,但小女孩就是無法站起來,面對這一情況和母親布蘭查德的強硬說法,醫生們也犯了難,只能多次將羅斯留院觀察,單始終查不出羅斯無法站起來的原因。

在此期間,布蘭查德為女兒辦理了退學手續,而羅斯之後的大部分童年時光裡都是在醫院和家中度過的,再也沒有了一起玩的小夥伴。

之後因為家庭矛盾,布蘭查德帶著羅斯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回過這個家,家人此後也再沒機會見過這對母女倆。(根據家庭成員描述,這次矛盾主要是布蘭查德下毒毒害繼母,並多次因為一些偷竊罪被逮捕)

離開家的布蘭查德帶著女兒輾轉各地,同時開始慢慢參加一些公開的公益活動試圖獲得政府的補助,最後政府為他們無償提供了一處在新奧爾良的公寓並,社會人士也送來了不少善款。

慢慢的,布蘭查德的行為越來越極端。她把羅斯的頭髮全剃了,並為她插上一些導管,在布蘭查德的強烈「要求」下,她只能去配合母親這一系列的表演,甚至參與了幾次眼睛的手術並開始接受化療。在某些檢查前,布蘭查德還會利用導管插入羅斯的耳部制造一些感染……

長期在無病狀態下服用抗癌藥並被限制飲食攝入,因此羅斯的體型和同年的孩子比起來小了很多,這樣的結果越發讓母親篤定自己孩子的不健康,羅斯沒有辦法在母親的掌控下和社會做良好的接觸,但隨著年齡的增加,她開始意識到自己並不是處在母愛之中,而是每天被恐懼所籠罩。
在和母親獨處時,她被準許站起來在家中走路,但她不能有自己的朋友,每天只能看看電視或者看一些母親為她準備的兒童書。去醫院或者參加公益活動時,她被要求只能坐在輪椅上,鼻子裡插上導管,有時候還得接上氧氣,母親不會讓她多說話,而能說的話都是母親之前在家反複訓練她說的那些,比如那些鼓舞人心、抗擊病魔的正能量宣言……
05年卡特裡娜颶風摧毀了母女倆所在的公寓,羅斯的病历以及出生證明都埋在了廢墟之下,這一切正好順了布蘭查德意。

此時的羅斯早已被折磨的如同一個身患重疾的病人,而沒有了此前醫療證明和出生正面,在新的城市還不是一切都由母親的一面之詞說了算?(根據報道,羅斯在01年左右可能能嘗試過一次逃跑,不過沒有成功)

經历颶風之災後的母女

母女倆之後被安排到了斯普林菲爾德的一處災民社區,母女居住的房子非常顯眼,房子也是在好心鄰居的幫助下裝修的。媒體大力幫助這對母女籌集善款,社會各界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當然也出過一段小插曲

參與施工的集體照,前排為母女

 

布蘭查德曾帶著羅斯去到當地一家兒童醫院做日常檢查,醫院一位神經科大夫貝納多(Bernardo Flasterstein)在分析了羅斯病癥後非常懷疑布蘭查德所說的一切有病推論,同時他也懷疑布蘭查德可能本身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綜合徵(Munchausen syndrome by proxy)。布蘭查德隨後通過一些手段獲取到了貝納多的手寫報告,之後再也沒去到這家醫院,而貝納多迫於母女的媒體影嚮也沒有再跟進此事。

 

參加公益活動的同時,布蘭查德還在網上為羅斯制作了個人主頁,時不時的更新一些羅斯的照片,照片中羅斯和布蘭查德笑的始終特別燦爛,這讓Kuma心生寒意。

 

布蘭查德到斯普林菲爾德之後一直把女兒的實際年齡說小了將近10歲,而羅斯其實已經是一個在青春期的少女了。2012年左右,她偷偷的上網結實了戈德約恩(Nicholas Godejohn),兩人雖然不曾見面但在FB上一起建立了一個私人主頁,他們在這個主頁上做著互動,看起來似乎是戀愛了。

 

他們也會偷偷的玩一些角色扮演的游戲,戈德約恩扮演父親,羅斯則扮演女兒……根據羅斯一位鄰居大姐姐的描述,羅斯曾向她傾述過一些感情問題,還告訴她自己擁有五個FB的小號,有些小號會用來和戈德約恩做一些BDSM類型的文愛,或者上傳一些自拍的COS照片……

羅斯黑寡婦Cos 

羅斯小醜女Cos 

戈德約恩是一位前科犯,並有一些關於多重人格障礙的醫生癥斷。這些情況羅斯都知道,但這段戀情偷偷一直維持了3年之久。從出生就遭受虐待和控制的羅斯多次嘗試逃跑,但最後都被母親尋回,她迫切的開始尋找出口,最後和男友想出了一個罪惡的點子,她問男友是否願意為了她殺掉母親布蘭查德,戈德約恩欣然接受了這個提議。

2015年6月某天,布蘭查德帶著女兒剛參加完一場募捐活動,收獲了一筆數額不小的善款,回家累的立刻進屋睡覺,而此時戈德約恩早就等候在屋外。

羅斯偷偷打開門將戈德約恩放入房中……

之後當警方問道為何利用FB發布這些消息時,羅斯表示一是為了洩憤,二是為了母親的屍體能盡快的被人發現。

一片嘩然

看到電視上行走自如、健健康康的羅斯,此前幫助過這對母女的人們都異常憤怒,他們在網上怒斥這布蘭查德的惡行,同時同情羅斯的悲慘遭遇。

 

之後的審判並沒有經历太多的困難,法官以母親長期的家暴史為由判羅斯10年徒刑,而戈德約恩經過精神鑒定,智商僅為82,對他的審判將延期到2018年11月。

羅斯的親身父親羅德之後向媒體表示,他曾在羅斯年幼時帶著她做過一次旅行,在工作後也一直每月給布蘭查德寄去生活費,他知道自己虧欠了這對母女,但布蘭查德不止一次告訴他女兒的病情但並不允許他前去探望。

羅德還表示,盡管女兒犯了罪,但看到她健康的視頻,真的替她高興,同時已經為女兒出獄後的未來做好了打算……

媒體稍晚曝光的羅斯法庭行走視頻 

羅德與現任妻子 

羅德僅有的一些女兒照片 

羅斯入獄後,身體恢複的很快,體重甚至比入獄前增加了16斤,她接受了媒體採訪,主持人問她是否到她現在的感受,她是這麼回答的:

在監獄裡我感覺很自由,
這和母親在一起的感覺完全不同。
因為現在我才感覺到自己像一個正常的女人。

主持人隨後為她夥同戈德約恩殺掉母親後是否會感到高興,她回答道:

不,先生,我一點都沒有這樣的感受。
當時我只知道如果我不那麼做,
那我就會死去。

羅斯接受採訪 

羅斯接受採訪 

故事到這裡就算是完了,一些細節的部分其實沒有完全寫到,有興趣的也可以去看一下HBO2017年關於此案的一部紀錄片《Mommy dead and dearest》,國內有下載,油管也有在線,看完後重新整理三觀。

Mommy dead and dearest海報 

Mommy dead and dearest實際截圖 

Mommy dead and dearest實際截圖 

紀錄片中羅德探望羅斯

延伸

代理型孟喬森綜合徵

一種通過描述、幻想疾病癥狀,假裝有病乃至主動傷殘其監護對象,以取得同情的心理疾病。

萊西殺子案

萊西(Lacey Spears)於2014年1月24日殺害四歲兒子加內特(Garnett Spears),此前萊西一直通過FB或者個人部落格發文表示加內特曾患有各種疾病,但事後證明萊西本人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綜合徵。(維基這方面資料不多,如果感興趣Kuma也可以單獨寫一期,同樣令人發指)


現在再看羅斯和布蘭查德的照片感覺異常毛骨悚然,像這類病態的惡性案件國內其實也有不少,美國當局現在無法再證明布蘭查德是否真的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綜合徵,而悲劇確實實實在在的發生了。

Kuma看了半天資料甚至看完紀錄片始終帶著一堆疑問,

羅西為何不通過網路對外尋求正確的幫助?

家人曾經了解布蘭查德的危險行為為何不報警處理?

醫生為何不在看到母女倆公開作秀的時候及時向媒體提出質疑?

照片上的笑容有多少是發自內心?

……

被愚弄的大眾,

破碎的家庭,

弒母的女兒,

虐女的母親

……

地獄未客滿,惡魔在人間

來源:獵奇癥候群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