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故事雜輯(卷二)

妖怪故事雜輯(卷二)

文:愚木

1.除瘧

武康的徐氏得了瘧疾,病了很久也不見好轉,有人就給他出主意說:「可以做些飯團裝在籃子裡,然後走到一個四通八達的路口那,向空中呼喚戰死之人的姓名說:「為我斷除瘧疾吧,這些飯團給你吃!」說完就把飯團全都扔出去,扔完就趕快走,也別回頭看。」

徐氏也沒別的辦法,便照著朋友所說的做了,而他喊的人名乃是故車騎將軍沈充。返回家後沒多久,就有幾個人乘馬而來,呵斥他說:「你是何人,竟敢直呼將軍的名諱?!」說罷將徐氏捆了起來,並強行把他帶走了。

徐氏家人整整找了他一天,才在家附近的荊棘叢下找到他,繩子還捆在身上,而瘧疾卻也痊愈了。(《述異記》)

簡評:六朝時期的鬼還遠沒有後世的鬼可怕,不僅有時會給人幫忙,居然還能給人治病,雖然手段略微蠻橫了些,但至少也算完成任務了。

2.坑鬼二則

其一:

有一個叫劉遁的人,家住在江陵,有一只鬼偷偷跑進了他家裡而他卻不知道,劉遁家極貧,窮得連灶都沒有,只能以鎗(音同鐺,三足釜)煮飯,但每次等到劉遁想吃的時候,本來做好的飯就不見了。等到劉遁在籬笆邊的草叢裡找到自己的鎗時,裡面也已經沒有飯了。這種事發生了好多次,劉遁終於忍不了,決定要報複鬼。

他祕密地去集市上買了許多冶葛(一種毒草),回家放進米裡煮了一鎗粥,之後故意放著不吃,過了一會兒再去看時,果然就又被偷走了。劉遁於是便到屋外去找,等到鎗找到時,還能聽見躲在暗處的鬼不停嘔吐的動靜。從此,鬼再也沒有來過他家。(《述異記》)

其二:

有一只身材頎長,皮膚黝黑,全身只穿著一件犢鼻褌(大致相當於現在的熱褲吧)的鬼闖進了一戶姓庾的人家,忽而高聲歌唱,忽而學人說話,又忽而朝著人家中扔磚頭瓦塊,這家主人同樣受不了,於是就朝著那鬼喊道:「你拿這些東西扔我沒用,若是用錢砸我,那我才真的害怕呢!」這只鬼於是就真地用一串嶄新的銅錢往屋裡扔,正好砸在了主人的額頭上,主人卻了不在意,又對鬼說:「你拿新錢砸我一點都不疼,我只怕烏錢!(或許就是成色更好的銅錢吧)」過了片刻,這鬼不知從哪找來堆烏錢,又開始向屋裡扔,反複了六七回,竟得到了數百錢之多。(《述異記》)

簡評:唉,老實人不管活著還是死了都一樣受欺負呀……

3.狐婦

國步山上有座廟,山下有座館驛,某天,一個叫呂思的人和他妻子一起投宿在驛中,結果天亮後,呂思發現妻子竟已不見了。

呂思急忙四處尋找,不知不覺走進一座大城之中,城中有廳堂,堂上一個頭戴紗帽的人憑幾而坐。呂思還沒來及開口,廳堂兩側的人就都湧上來要打他,呂思急忙拔刀自衞,半晌工夫,殺了不下百人,剩下的人也全都逃了,而被殺死的人剎那間全都變作了死狐貍,回頭再看廳堂時,也已經化為了一座古冢。冢上塌損處有陽光照進來,借著光亮,呂思驚愕地發現居然有一群女子躲在冢裡,其中也有自己的妻子,只是已經變得有些獃傻,如同丟了魂一樣。

呂思先將妻子抱到了冢外,之後又返回去抱其他的人,來來回回居然有幾十人之多,其中有通身都已經長毛了的女子,也有只有腳上長毛,而臉變得像狐貍似的女子。

天亮後,呂思便帶著妻子回到了館驛裡,將古冢裡的事對驛長說了,驛長便連忙去報了官。先前,山附近的邨子屢有女子失蹤,光尋人啓事就有幾十份之多,官吏聽說古冢裡的情況後,便帶著那些尋人啓事趕去古冢接那些女子回家了。

後來過了一兩年以後,山上的廟就再也不靈了。(《齊諧記》)

簡評:感覺這故事有諷刺當時豪強的意思,只是現實中的豪強可比那群狐貍精們要難對付多了。

4.知雨狐

董仲舒有次在房中看書,忽然有客人推門而來,無論是風度儀態,還是聲音氣質,都頗為不凡,董仲舒與其談論五經,也是對答如流,發微探隱,極為精到。

一看此人比自己優秀這麼多,自己卻居然從來都沒聽說過,董仲舒心中不禁懷疑起來,正疑惑間,客人忽然扭頭說:「要下雨了呀。」董仲舒便趁勢試探地對其道:「我聽人說巢居知風,穴居知雨,我看卿不是狐貍,就是鼷鼠!」

客人一聽這話,臉色當時大變,僕地化為了一只狐貍,趔趔趄趄地走了。(《幽明錄》)

簡評:幸虧這只狐貍跑得快,遇上的也是董仲舒,要是碰上張華那可就死定了。(可參看專欄以前的文章)

5.嚙亡鬼

南康人區敬之,和兒子一起乘船沿河逆流而上,走了不知多遠,兩岸幽荒險絕,已經看不到人跡了。黃昏時,父子二人上到了岸上,住在了一間破房子裡,入夜後,區敬之就因為突發暴病死掉了。

天黑路險,回是回不去的,其子只好燃起堆火來守著他的屍體。忽然,就聽遠處有哭聲隱隱傳來,邊哭邊喊阿舅。孝子嚇了一跳,正抬頭四處看,那哭者就已經到了跟前,其人長得極為高大,披散著的頭髮一直垂到了腳上,其臉部也同樣被頭髮遮擋得嚴嚴實實,面目一無所見,可這人卻能準確地喊出孝子的名字,並且用言語寬慰他。

孝子卻還是嚇得夠嗆,連忙添柴想讓火燒旺些,此人卻反問他說:「我特意來安慰你,你還有甚麼可怕的?需要燃這麼大火?」孝子也不敢回答。

過了一會兒,這人坐到了區敬之的頭邊,嗚嗚哭泣,孝子則躲在火旁邊,偷偷地看著他。之間這人俯下身來,用臉貼著他父親的臉,須臾之間,屍體的臉部便剝裂開來,以至 露出了骨頭,孝子心知眼前這貨絕對不是人,想要起身打他,身邊卻甚麼也沒有,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轉瞬之間,整具屍體就都只剩了白骨,沒過多一會兒就連骨頭都沒了,到最後也不知道這人究竟是甚麼妖怪。(《述異記》)

簡評:讀了這麼多志怪書,這種妖怪還是頭回見到,好嚇人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