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故事雜輯(卷三)

妖怪故事

文:愚木

本卷的五個故事全都輯自《幽明錄》,所以就不一一備註來源了。

正文:

1.挾鬼

故章縣有一老翁,居住在深山裡,膝下惟有一女相伴,餘杭有一青年上門來求親,老翁不肯。

後來,老翁病故,女兒去縣中買棺材,半路上忽然又遇上了之前來提親的青年,二人相見,不勝欷歔,女孩對青年說:「現在只剩我一人,孤苦無依,君若能前往我家中看護我父親屍體,等我回來後,我便答應做你的妻子。」青年自然很痛快地便答應了。女孩又說:「家中欄內有豬,可以先殺好等我回來。」

青年來到女孩家中,還沒進門就聽到屋內居然有人正拍掌作歌,等走到門邊,發現堂屋中竟滿都是鬼,正擺弄著老翁的屍體。青年大為憤怒,揮舞著木棒沖了進去,一時群鬼盡皆奔散。青年便一面守著老翁,一面將豬給宰了。

入夜後,一只上了年紀的鬼忽然走到屍體邊,伸出手來向青年乞肉吃,青年於是趁勢一把將其手臂抓住,鬼越掙紮,青年就越不放。僵持了一陣,只聽外面群鬼起哄道:「老奴貪吃,以至於此,真是大快人心!」(鬼混鬼混是不是就這麼來的- -)

青年對這只老鬼說:「殺死老翁的一定就是你,可速還他回陽,我便放了你,如若不然,唯死而已。」老鬼回答:「是我兒子殺的他。」於是便朝外面喊說:「快送那老翁回來!」過了一會兒,老翁竟然真地漸漸蘇醒了,青年也遵守諾言,將老鬼給放了。

女孩帶著人把棺材運回來後,見到自己父親居然又活了,又驚又喜,後來便真的嫁給了青年。

簡評:這青年也算是有勇有謀了,女孩的眼光還是值得肯定的。

2.換頭

河東的賈弼,在琅琊王府上當參軍。一天夜裡,忽然夢見有一人,滿臉的痘瘡,高鼻深目,走到他牀前來說:「我特別喜歡君的容貌,想要和君換換頭,可以嗎?」賈弼在夢中沒有多想,竟然真的答應了。

第二天起來,賈弼自己沒覺出任何異常,只是等出了門,別人一見他就都嚇跑了。琅琊王聽說後大驚,忙命人將賈弼叫來,賈弼聽說王爺叫他,急急忙忙趕了過去,結果琅琊王只是遠遠地望見了他,就被嚇得連忙起身躲走了。

賈弼這時才意識到情況不對,拿起鏡子一照,瞬間便明白了原因。等到他回到家裡時,家人也全都被嚇壞了,跑的跑,藏的藏,可憐的賈弼坐在廳前解釋了很久,又讓人去王府求證,這才讓家人勉強相信了他。

換頭之後,雖然長相大不如前,賈弼卻忽然發現自己現在可以用兩手各拿著一桿筆,同時寫字作文,作出來的文章還全都很不錯,比從前要厲害多了。只是有時自己的臉竟會莫名地半邊在哭,半邊在笑,顯得略微奇怪了些。除去這些以外和原來也沒甚麼不同。

簡評:記得《聊齋》中也有類似的故事,又是一個傳承了上千年的題材呀。

3.唬人

穎川陳慶孫家後面有一棵神樹,人們經常到樹下求福,後來幹脆為其蓋了座廟,名為天神廟。

陳慶孫家有一頭大黑牛,一日,半空中忽然傳來一個聲音道:「我是天神,看上你家牛了,你要是不給我,下月二十日就殺掉你的兒子!」陳慶孫絲毫不懼,回道:「人生有命,豈是你能操控的!」

到了下月的二十日,陳慶孫的兒子居然真的死了。那個聲音於是就又出現說:「你要是還不肯給我,到了五月裡就將殺掉你的妻子!」陳慶孫還是不給,到了聲音所說的日子,妻子也死了。聲音又一次對陳慶孫道:「你要是再不肯給我,等到了秋天就該殺你了!」沒想到陳慶孫就是不肯給。

到了秋天,陳慶孫也並沒有死。這下,那聲音沒招了,反而來求情說:「君為人心正,當受大福,希望您千萬別到處說這事,若是被天神知道,我罪過可就大了。我實不過是一個小鬼,只因在地府司命司中幫忙,偶然看到了您妻兒的死期,所以才來這裡想要敲詐您,要點吃的,還請您能夠原諒。君當享壽八十三歲,此後您家中將事事如意,鬼神都會來護佑您,我也會甘願像奴僕一樣侍奉您。」說罷,聞空中有叩頭之聲。

簡評:二卷中有人坑鬼,這卷中有鬼坑人,但可惜還是人聰明些,到最後也沒坑成功。

4.吹笛

有一座館驛,常有怪物出沒,過往的人都不敢住在裡面。有一個書生,義氣豪壯,傍晚時準備要投訴,館驛主人告訴他這地不能住,書生卻說:「我自有辦法應付。」於是便住了下來。

等到了夜裡,館驛中忽然嚮起一陣笛聲,循聲找去,發現竟是一只妖怪在那吹,那妖怪只有一只手,按起笛孔來都費勁,這書生看了一陣兒,笑著對妖怪說:「你就只有一只手,怎麼吹得好笛子,你給我,我來給你吹!」

妖怪卻慢悠悠地道:「卿是覺得我手指頭少嗎?」說著略一揮手,身後便又幾十根手指頭冒了出來,書生知道有機可乘,於是便猛然拔劍砍去,妖怪應手而倒,僕地化為了一只老公雞,身後一堆小雞雛一哄而散。

簡評:只是一只愛好文藝的大公雞呀,至於動武麼……

5.役鬼

河南人陽聖卿,年少時得了瘧疾,為了躲避瘧鬼,逃到了土地廟裡,卻意外在廟中得到了素書一卷,上面有所謂的「譴劾百鬼法」,陽聖卿學會以後,屢屢用來劾治鬼怪。

後來, 陽聖卿上任為日南太守,一日,其母親去如廁,卻發現廁所裡已經有一只頭長好幾尺的大鬼先一步在那了。其母嚇了一跳,趕忙去告訴陽聖卿,聖卿安慰她說:「此乃肅霜之神,等我將其收伏,讓他變成我的奴僕。其走行如風,可一日之內往返於日南(今越南)與京師(洛陽)之間,讓他作勞力,一個人可以頂得了上千人。」

不僅如此,有一次,某人因事得罪了陽聖卿,他便派肅霜之神在夜裡潛進了那人家裡,站在人家牀頭,握住對方的雙手,瞪著一對赤紅的大眼睛,長舌頭一直吐到了地上,其人睜眼一瞧,差點沒被嚇死。

簡評:這種法術會不會與日本的式神有所聯繫呢?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