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故事雜輯(卷四)

妖怪故事

文:愚木

本卷故事前四個摘自《幽明錄》,後一個摘自《集異記》,感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找原文閱讀。

正文:

1.羞鬼

阮德如一次如廁時,外面忽然走進來一只鬼,其身高有一丈多,皮膚漆黑而雙眼奇大,身穿著黑色單衣,頭戴巾幘,直挺挺地站在阮德如跟前。可沒想到阮德如卻絲毫都不害怕,氣定神閑地打量著鬼,之後徐徐說道:「人們都說鬼長得難看,今兒一見還真是!」鬼聞言愣了愣,之後滿臉羞愧地退了出去。

簡評:這鬼要麼是臉皮薄,要麼就是有潔癖。

2.刺鬼

劉道錫從小便不信世上有鬼,而其表兄興伯卻從小就能見鬼,但即便如此,劉道錫對於有鬼論仍是不屑一顧。

一次,二人走在路上,興伯忽然對他說,某某處有一只殺鬼正躲在那,劉道錫聽說後很興奮,拿起大刀就要去砍鬼,結果還沒走到鬼躲藏的地方,就聽後面興伯大喊說:「鬼要打你!」還沒反應過來,劉道錫就已如同挨了一悶棍一樣倒在了地上,昏迷了一整天才醒,修養了一月,身體才漸漸恢複。

後來某天,興伯對一人道:「房舍東頭桑樹上,有只鬼體型尚小,等他長大了必定要害人。」那人不信,於是興伯便將那鬼所在的位置詳細地至給他,而劉道錫在一旁,全都記在了心裡。

十幾天以後,正值月晦,天黑後便一點光都沒有了,劉道錫於是趁機會,操著長戟走到興伯所說的那棵樹下,一通亂刺,之後就回房了,誰也沒人發覺。

第二天,等到興伯上他家來的時候,突然吃驚地問道:「那鬼昨天夜裡是誰殺的?現在已經連動都不動了,恐怕很快就會死了。」劉道錫在一旁哈哈大笑。

簡評:樹上那鬼明明跟劉道錫沒怨沒仇,老老實實在樹上蹲著結果都能中戟,也是夠倒霉的。

3.離魂

鉅鹿有一個名叫龐阿的青年,生得風度翩翩,容貌出眾,同郡石家有一個女兒,一次曾近距離見過龐阿一面,便心懷愛慕。

沒過多久,這個女孩就找到了龐阿的家中,不想龐阿的妻子十分善妒,看見有年輕妹子來找自己丈夫,氣得不行,便讓幾個婢女將女孩綁了起來,送回到石家去。結果一行人剛走到半路,女孩竟就化為了一股煙氣,澌然而滅。婢女無法交差,只好直接找去了石家,說了這事。女孩父親聽說後,卻大怒道:「我女兒根本就不曾出門,你怎麼能這樣誹謗人呢?!」便將婢女給轟走了。

而另一邊,龐阿的父親也提高了警惕,過了一天,果然又發現那女孩出現在了自己家裡,便親自押著她去找石家人。女孩父親出來一看,不禁嚇了一跳,說道:「我剛從房中出來,看見小女正和她母親一起作工,怎麼可能又出現這裡?」急忙命婢女去裡面叫女孩出來,結果婢女剛將女孩叫出來,兩邊人眼前綁著的那個女孩倏忽之間便消失了。這下,兩個父親都蒙了。

在母親的再三詰問之下,女孩吐露實情道:「那日龐阿來到家中,我曾偷偷看過他一面,之後就仿佛是在夢中找到了龐阿的家,可才一進門就被其妻給綁了起來。」女孩父親慨然道:「天下居然還有如此奇事!所謂精神情意相感,魂靈為之所攝,之前倏然而滅者,多半就是小女的魂魄吧!」

自此以後,女孩便發誓非龐阿不嫁。過了一年龐阿的妻子忽然得了邪病,怎麼治也治不好,最後龐阿便下聘禮將石家女兒給娶了過來。

簡評:一個見仁見智的故事,不做評論。

4.斫友

京兆董奇家的院子中長有一棵大樹,枝葉繁盛,可以遮出好大一片蔭翳。有一天正值霖雨紛紛,董奇一人在家中閑坐,忽然見僕人稟報說:「承雲府君來訪!」隨後便看見有一人翩翩而至,身長八尺,頭戴通天冠,自稱為方伯(古代的地方長官,不是名),對其道:「我的三兒子才華出眾,正好與君相配。」

第二天,董奇便感覺院中的那棵樹有些異樣,每當午後無人時,便總會有一少年不知從何而來,來找董奇一起聊天游戲,或者向董奇要吃要喝,如此半年之久,董奇身體日漸強壯,一家人也全都健健康康。

後來,董奇要出趟遠門,臨出發前,幾個僕人對他說:「院子中的那棵樹是有用之材,一直想要賣掉它,可郎君一直不同意,今天我們一塊把它砍了吧?」董奇可能是因為急著出門,沒多想就同意了。

然而,自從樹被砍倒後,那少年就再也沒出現了。

簡評:保護大樹,從我做起。

5.搖鈴人

廣陵的一個士人買下了一座新宅,住進去之後,一到夜裡就總能聽到外面有搖晃鈴鐺的動靜,等到天亮後就消失了。每夜如此。

後來搖鈴人現出了真容,士人一見,居然是一個早就死去已久的故人 士人問他為何要在夜裡常常搖鈴?其答道:「我曾經賒過使君不少藥物,一直未曾還清,所以現在姑且在夜中為使君報時。」士人又問:「那在白天為甚麼不報時呢?」故人答道:「白晝是死者之夜。」說罷告辭而去。(《集異記》)

簡評:很有俠客之風的一個故事。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