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故事雜輯(卷五)

妖怪故事

文:愚木

1.取婿

有三個公子哥兒,某天一起到蔣山廟(即蔣子文的廟,在六朝時對此人的信仰十分繁盛)去玩,見到廟中擺著幾尊婦人的塑像,十分的端正莊重。正趕上此時這幾位都喝了點酒,醉意朦朧中的幾人說說鬧鬧,竟指著那些塑像像挑婢女一樣一一將其認作了自己的妻子。

當天夜裡,三個人就都夢到蔣侯派人來對他們說:「家中幾個小女原本全都醜陋不堪,但幸蒙您不嫌棄,還親自來提親,大婚之日已經訂好了,當於某月某日來接您成親。」夢醒之後,三人都感覺不妙,急忙派人到互相家中去問,結果得知三個人做的夢全都一糢一樣。三人大懼,連忙備好祭品去廟中謝罪,乞求饒恕。

但很快,三人就夢到蔣侯親自來找他們,並對其說:「君等既然都已經來提過親了,我也實在舍不得這門親事,日子也都已經訂好了,哪裡還能容幾位反悔呢?」沒過多久三人便接連而亡。(《雜鬼神志怪》)

簡評:蔣子文這位土神是出了名的不講理,這幾位居然敢惹他也是找倒霉……

2.顧邵

顧邵上任為豫章太守之後,推崇教育,禁止淫祀(即非官方認可的民間祭祀),一時全郡風氣為之一新。郡中所有亂七八糟的小廟陸續被拆毀,但等到要拆廬山廟時,全郡人卻都反對起來,可顧邵全然不聽,堅決要拆。

某天夜裡,顧邵正在房中獨坐,房門卻突然被人推開,顧邵正奇怪是誰如此莽撞,一人已氣勢洶洶地走到了他跟前來,糢樣就好像驅鬼的方相神一樣(比鐘馗還難看的神)。自稱為廬山君。顧邵一個人面對著他,絲毫也不害怕,反而請對方落座,於是二人相對而坐。

顧邵精通《左傳》,廬山君於是便和顧邵談論起春秋之事,許久也未落下風,顧邵也不禁為之嘆服。過了一會兒,顧邵問廬山君道:「《左傳》中記載晉景公曾夢到被大厲(即厲鬼)複仇,不知現在還有沒有這種鬼了?」廬山君答道:「現在的鬼說大嘛,還是有的,至於厲,則不然。」

又過了半晌,燈火已經燃盡了,顧邵卻也不喊人換燈,而隨手燒起《左傳》來續燭,廬山君一看這位實在是不好惹,就連連告辭,顧邵卻一再挽留。廬山君本來還想欺負一下顧邵,結果一看他這始終氣定神閑的樣子,知道自己是沒機會了,於是便轉而態度和順地求顧邵能將自己的廟再重新蓋起來,言辭極為真誠懇切。但顧邵只是微笑地聽著,一言不發。

廬山君這下真沒轍了,大怒著起身要走,臨走前對顧邵道:「現在我還沒法報仇,三年之內,府君氣數必衰,那時這賬我一定要和你算!」顧邵卻還客氣地表示:「有甚麼事如此匆忙,再聊一會兒嘛!」廬山君則一刻都不想多留,幹脆隱身消失了,大門也重新閉合如初。

過了幾年,顧邵果真得了重病,彌留之際,總能看見廬山君站在自己牀前,不厭其煩地勸自己能下令重修他的廟,可顧邵始終只回答說:「邪豈勝正!」,最後也沒答應他。沒過多久便去世了。(《雜鬼神志怪》)

簡評:一對死心眼碰一塊註定就是個悲劇啊……

3.大鑊

在很久以前,周朝的時候,尹氏一族極為富貴興盛,多少代都是如此,家中人口有數千之多。有一次遭饑荒,尹家開倉賑災,支起鼎鑊來熬粥,結果趕來的人呼嚕呼嚕喝粥的聲音,幾十裡之內都聽得見,一次臨開飯之前,忽然發現有三十人不見了,仔細一找,原來他們是跑到鑊(古代的大鍋)裡面去盛鑊底的粥了,結果這鑊實在太大,以至於他們一進去就找不著了。(《雜鬼神志怪》)

簡評:這真不是我說胡話呢,原文就這麼寫的,古人腦洞太大沒辦法……

4.鄧無影

書生鄧乙已經到了而立之年,卻還連妻子都沒有,每到了夜裡,一個人坐在房間裡,孤燈熒熒,形影相吊,心中愁腸百結,鬱鬱不安。

一夜,鄧乙正坐在燈下發獃,忽然瞥見牆壁上自己的影子,便自言自語地沖著影子道:「我與你也相處了這麼久,難道就不能想想辦法讓我開心點嗎?」

話音剛落,只見那影子便從牆壁上跳了出來,應道:「遵命。」鄧乙被嚇得一愣,影子卻笑道:「既想讓我想法子讓你開心,現在又對我如此怠慢,這是為何呀?」許久,鄧乙平複了下自己的心情,徐徐問道:「不知你有何術可以使我解憂?」影子答道:「惟君所欲。」

鄧乙於是說道:「我這些年一直都是孤身一人,連一個知己都沒有,我想要一個少年良友可以與我促膝而談,以消長夜,做得到嗎?」 影子答道:「這有何難!」搖身一變,便已化為了一個翩翩美少年,氣質風流,談吐不凡,鄧乙不禁大喜。

二人聊了一會兒,鄧乙又提出讓影子變作貴人,影子承命,轉瞬之間便又化為了官長糢樣,衣冠威嚴,正襟危坐,連說話的聲音氣度也都派頭十足。鄧乙裝糢作樣地朝其作揖,影子也一絲不苟地還禮,二人玩得不亦樂乎。

過了一會兒,鄧乙笑眯眯地道:「能變個美人嗎?」影子點點頭,站起身來,一眨眼便化為了一個少女,容華絕代,風姿綽約。鄧乙盯著她看了片刻,之後便與其同牀而臥,一夜無話。

自此後,每到天黑,點亮燈以後,影子便會現身,隨鄧乙意願任意變化,陪他游戲。久而久之,在白日裡,影子也可以脫離開鄧乙,同他相伴了。日子久了,完全沉浸於自己影子所營造的幻象中的鄧乙漸漸變得有些癡狂起來,可由於這影子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得見,所以別人只是覺得他有些奇怪,卻都想不明白他這是怎麼了。再三詰問之下,鄧乙才將影子的事與眾人說了。

聽了鄧乙的講述,眾人再去看他的影子時,果然發現那影子居然和他的身形全然不相配,而且還能時立時坐,輪廓也是時而像男,時而像女,等到問鄧乙時,鄧乙的回答卻又與眾人所看到的並不一致,全鄉的人都認為鄧乙一定是遇上了妖怪。

後來過了好些年,影子忽然向鄧乙告辭,鄧乙問他此行何往,影子回答說要去「寓次之山」,離這裡有數萬裡之遙。鄧乙依依不舍地送他到了門外,又說了幾句話,影子便淩風而起,頃刻間便不見了。自此後鄧乙便失去了他的影子,人們就都稱呼他為「鄧無影」了。(《耳食錄》)

簡評:這要放到現代背景其實就是一個「精神病人歡樂多」的故事……

5.《笑林》三則

找不到合適的故事了,補上三則笑話吧,出自東漢末的《笑林》

其一

有人常年吃素,一天忽然吃了頓羊肉,夜裡睡著後,就夢到五髒神急急忙忙跑來對自己說:「羊把我菜園都踩爛啦!」

其二

一個人熬了一鍋湯,舀了一勺嘗了嘗滋味,覺得淡了,便向鍋中放了些鹽,之後又嘗了嘗勺裡的湯,奇怪,居然還是淡!只好又向鍋裡放鹽,再巴咂一口勺裡的湯,發現還淡,就又接著放,來來回回好幾斤鹽都進去了。等到那人把勺裡喝完低頭一看,好好的湯都尼瑪成鹽湖了。

其三

某甲要去拜謁縣令,臨行前問左右道:「縣令喜歡甚麼?」一個叫或的人答道:「喜歡讀公羊傳。」

等到某甲和縣令見面以後,縣令問某甲道:「郎君都讀些甚麼書?」某甲自然對說:「我一直在研讀公羊傳。」縣令便試著問道:「陳他是誰殺的(陳國的君主,被蔡國人所殺)?」某甲思索良久,勉為其難地答道:「我真不曾殺過這個叫陳他的呀!」聽他如此回答,縣令便知道這位肯定是在不懂裝懂,於是便開玩笑問:「郎君不曾殺陳他,那是誰殺的?!」某甲聞聽此言,毛骨悚然,頭也不回光著腳就跑了。

後來,有人問他當時為甚麼會如此慌張,某甲滿腹委屈道:「我頭一回見縣令,他就拿人命官司審我,以後我可不敢再去了,甚麼時候遇上大赦了我再出門吧!」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