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故事雜輯(卷七)

妖怪故事

文:愚木

1.怕怕怕

蘇州的一個大戶人家的管事,一次從城外的一處莊園裡收完租,清晨天才蒙蒙亮,就起程往城裡趕,因為時間還太早,路上幾乎看不到行人,管事獨自走了一會兒之後,就聽身後有一個人喊說:「此地不可獨行,我來和你作伴一起走吧!」等到那人走到跟前後,管事看了一言對方,感覺很眼熟,但又想不起他的名字,也不好開口問,只能就這麼跟著他一起走。

當時晨霧還很重,根本看不清前邊的路,那人便一路提醒著管事,不時地喊說前面是溝,是岸,是橋,是泥沼等等,管事在他的指引下,好幾次化險為夷,漸漸的對那人也產生了好感,兩個人並肩而行,一會兒工夫就已經可以望見城門了。

可等到要過城門前的吊橋時,那人卻不肯過去了,管事回頭問他怎麼不走,那人回答:「我不去城裡。對了,老兄想不想我作個「怕怕怕」給你看?」說著,那人聳聳身子,轉瞬之間就長到了幾十丈高,兩只赤紅的大眼睛就像在往外冒火一樣,嘴裡吐出的舌頭也有幾十丈長,眼看都垂到地上了。管事見他變成了這幅糢樣,頓時嚇得心驚膽裂,嗷的一聲就暈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路上行人逐漸多起來,有人意外發現了躺在橋上的管事,連忙通知了他的家人,家人趕到後,發現管事已經是身體發涼,口吐白沫了,手忙腳亂地救了半天,管事才蘇醒了過來,並將自己的可怕遭遇對眾人講了。

後來蘇州城裡不管窮富人家,凡是自家小孩哭個沒完,大人就會嚇唬他說:「怕怕怕來了啊!」有時還會一邊扯著自己的下眼瞼,一邊撐開自己的嘴巴,吐出舌頭來嚇唬小孩,稱為「野貓」,也叫扮鬼臉,據說糢仿的就是那只「怕怕怕」的糢樣。

簡評:同淆們,現在大家知道了做鬼臉的來历了嗎

2. 枯骨自贊

一個姓汪的人借住在一座寺廟裡,結果一住進去就發現,大白天裡,自己房門外的臺階下邊居然有窸窸窣窣的人說話的動靜。找來其他客人一起聽,也都能聽到。眾人也是三言兩拍看多了,還以為是有鬼在喊冤呢,於是便叫來僧人一起往下挖,一直挖了五尺多深,發現下面原來埋著一口棺材,打開棺材,裡面只有一具骷髏,此外甚麼也沒有,人們趴在棺材邊問骷髏:「你是不是有冤情呀?」結果骷髏也不回答,眾人沒法子,只好將棺材又埋了回去。

結果沒多一會兒,地底下就又傳來了人說話的聲音,而且就像從那棺材裡發出來的一樣,可就算人們把耳朵貼在地上聽,也還是聽不清說的是甚麼。這時有人出主意說:「西房裡有位德音禪師,德行很高,能夠聽懂鬼說的話,幹嘛不請他來聽一聽呢?」於是人們連忙將禪師請了過來。

只見老禪師費力不已地趴在地上,閉著眼睛傾聽了老半天,之後突然罵道:「不用理他!這鬼生前作大官,喜歡聽人奉承,死後沒人能奉承他了,他就躺棺材裡自己誇自己解悶!」

簡評:一個只能給自己點贊的點贊黨是多麼的寂寞呀。

3.三國鬼

夏日的一天傍晚,一個書生正在野外散步,迎面忽然走來一人,朝著他作揖,書生連忙回禮。二人於是一起坐到了一棵老樹下,書生禮節性地問對方姓甚名誰,家住何方?不料這人回答說:「我說了郎君可別害怕呀。我就是後漢三國的蔡邕(蔡文姬之父)蔡中郎,雖然我的祠堂和墓地都在,但人們對於我的祭祀卻越來越少,又因我好歹也是士族,不想去向那些俗人要飯吃,我看郎君和我同屬文人,氣味相投,所以才來麻煩你,明天能不能求郎君在路邊祭祀我一下呢?」

書生素來膽氣豪壯,聽鬼自報起家門也沒害怕,而是問起了對方一些漢末的事情。一問一答,書生很快發現這鬼所說的那點事全是按照《三國演義》裡寫的來的,心裡便起了懷疑。等到詢問起蔡邕的生平事跡,這鬼的回答就又變成了當時很流行的一出戲裡的內容,就連細節都一糢一樣。

書生於是笑著對這鬼說:「我也是窮鬼呀,實在拿不出東西祭祀您,您還是趁早去求真正有能力的人吧。臨分別前還得囑咐您一句,從今往後,您再想裝蔡邕,最好從像《後漢書》、《三國志》、《中郎文集》這些書裡找找靈感,那樣或許求食起來還更方便點。」鬼聽完書生所說,羞得面紅耳赤,連忙起身現出本形逃走了。

簡評:其實是個挺悲傷的故事,不過也同時告誡著人們多讀書的重要性呀。

4.守飯童子

一次一群人在扶乩請仙時請來一個姓汪的秀才,下面這些事便都是這個汪秀才所講:

據他說,落入水中淹死的人在死後很快就會被人接走,帶到一處類似監獄的地方關起來。第二天會有人來登記籍貫,之後便會被押往閻王那裡受審,在出發前,還有有人吹起銅龍來——一種樂器,銅質,形狀像是馬上小喇叭(沒搞懂這是個啥),其柄部彎曲,大略像龍形——聲音悽涼哀切。到了閻王那裡,如果其人生前沒甚麼大姦大惡之事,閻王便會將其放掉,不許托生也沒人拘束,大概就像是孤魂野鬼那樣吧。

汪秀才又說,做鬼一點樂趣都沒有,時時刻刻都要受凍,只能湊在人身邊,烤著人身上散發的陽氣才能覺得舒服點,但萬一烤陽氣時被別的鬼推了一把,一下子離得人太近了,那鬼也就會被人的陽氣所灼傷。

此外鬼還害怕大風,一旦起風,鬼們便只能趴在地上無法行動,因為風是帶有罡氣的,風壓在鬼身上,重得就像座大山一樣,在人眼中無形無質的風,在鬼看來就像是奔湧而來的漫天裹地的黑漆一樣。風吹在它們身上,就像無數片擦板一樣,一片一片擦著鬼的後背而過,時間久了能講鬼吹得魂飛魄散。

鬼還經常餓肚子,時不時就要跑到人家裡去偷飯出鍋時蒸騰而起的所謂「飯氣」為食。富人家吃肉多,「飯氣」也就濃厚些,吃了頂餓;窮人家頓頓青菜豆腐「飯氣」薄,吃也吃不飽。

而在偷「飯氣」時,總會有一個童子在鍋邊守著,這童子屬灶王管,專門盯著這些來偷飯吃的鬼,鬼們在偷飯時,常常會被這童子追得到處跑。所以偷飯也要看運氣,飯出鍋時如果正好有風,那飯氣就會四散開來,守在一邊的鬼們便用手去抓那些飯氣——就像抓蜘蛛網一樣——之後摶成一團就可以吃了,若是沒有風,那飯氣只能往上升,童子就在鍋邊盯著,鬼們也就吃不到了。

簡評:連點飯氣都不給吃,灶王爺是夠摳的。

5.打破鬼例

一個姓李的書生家住在水邊,一天夜裡讀書時,忽然聽到外面有個鬼對同伴說:「明天某某來渡河,他就是我的替身。」到了第二天,果然有這麼一人來渡河,書生連忙上前阻止他,好說歹說將其勸回去了。

結果等到夜裡,就有一只鬼上門來找他評理說:「我找替身關你甚麼事!害得我現在我都不能投胎了!」 這書生的膽量同樣很大,一點都不害怕,心平氣和地問那鬼說:「你們水鬼要輪回,為甚麼非要替身呢?」鬼回答:「地府規矩就是這樣,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大概就像人間想要當官就必須得等到有空缺一樣吧?」

書生跟鬼講道理道:「你錯了。官員那都是國家用俸祿養著的,一分錢都不能虛費,所以才有限額。可是人生於天地之間,陰陽升息,自滅自生,自食其力,造化哪有工夫管這閑賬呀!」鬼為難道:「可是我聽說轉輪王那裡確實有這麼一本賬呀……」書生道:「你將我說的話原樣去問那轉輪王,如果他還堅持必須要有替身,那你就直接拉我做你的替身,好讓我可以見到轉輪王,當面啐他一臉。」鬼聽後大喜,蹦蹦跳跳地就離開了,此後再也沒來過。

簡評:論嘴炮的重要性……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