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傳說之莫斯科地下世界的怪物 

莫斯科地鐵

你們有沒有想像在過我們的腳底下,存在住另外一個有別於地面的奇異世界?不,不是恐怖靈異的那一種,我們今天不談外星人,我指的是比較科學的那一種。

打個比方,我們都知道深海世界的環境是何其極端,高水壓、零陽光、高鹽度、低氧氣。嚴格來說,它已經自行組織了一個全新的生態系統,一套有別於地面演化規則,所以它衍生出來生物形狀也是千奇百怪,透明頭顱的魚、巨大如船的章魚、外形像蠕蟲的海蛇……

由於無論它們的外形或生態都有別於我們平日認知的生物,而且恐怖駭人,所以那些生物一般都被我們稱為怪物、妖怪、甚至地獄來的妖獸。所以為甚麼地底世界不可以呢? 為甚麼地底不能隱藏住一個住滿怪物的世界呢?

莫斯科是俄羅斯的首都,其市內建設也有首都應有的風範,富麗堂皇,盡展奢華感。當中最出名的莫過於克裡姆林宮,它矗立在市區的正中央,皇氣盡現。僅次於克裡姆林宮,莫斯科第二出名的應該是其設計考究的地鐵站。莫斯科幾乎每一座地鐵站都保留了東歐建築風格,大理石柱、拱形天花板、彩繪玻璃、历史彫像,馬賽克拼貼,簡直裝潢得像地下宮殿般華麗,讓人目不暇給。但除了富麗堂皇的設計外,莫斯科的地下鐵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就是它非常深。對於一般人來說,你很難想像一個地鐵站要在扶手電梯上獃站幾分鐘才能到達月臺的感覺。根據維基記錄,莫斯科最深的地鐵站有84米深,其扶手電梯也有124米長,地鐵站平均深度也有50米多,幾乎是一座大廈的高度。那麼深的地方,會躲藏住甚麼可怕的事物呢?

相傳在莫斯科的地底,就有一條神祕鐵路Metro2和一個龐大的地下城Ramenki-43。

傳說在冷戰時期,當時的蘇聯最高領導史太林為了防止防核彈襲擊,便下令軍方在首都莫斯科興建地下祕密鐵路和城市,它們的名字就是Metro-2和Ramenki-43。

據說這個地下城Ramenki-43面積為20000平方米,200米深,有街道有摩天大廈,仿佛有一個大城市的規糢。這個龐大的地下城位於莫斯科國家大學(Moscow State University)研究大樓的地底,由Metro-2鐵路連接全莫斯科各大重要建築物,包括克裡姆林宮、KGB總部、國家機場等。

但隨1991年蘇聯解體,國際政治的氣氛轉向緩和,人們不必再擔心爆發核子戰爭,新上任的俄羅斯政府便開始疏於打理舊政府遺留下來的避難設施,以至Metro-2和Ramenki-43漸漸地變成一個埋藏在地下深處,不見天日的無人死城……亦即是我們開始時說的一個有別於地面的生態系。

當中你們最熟悉的”俄羅斯睡眠實驗” 據說也是在這個地下城進行,另外在1975年的”莫斯科地鐵失蹤案之謎” 扯上關系。

在1975年7月某天晚上,一輛由莫斯科駛往白俄羅斯的地鐵列車,在通往紅色布萊斯站的隧道時離奇失蹤,連同車上數百名乘客一同消失得無影無蹤,自此下落不明。

有傳言說那輛地鐵列車誤駛闖入國家興建的祕密鐵路Metro-2,所以慘遭KGB滅口。當然也有人說他們走進了時光隧道,但無論如何,所有的理論都一直無法被證實。

除了集體消失事件外,關於莫斯科鐵路的恐怖傳說還有”俄羅斯果戈裡幽靈列車未解之謎” ,據說每晚淩晨,都會有輛50年代的古老列車出現在在環線(Circle Line)沿途各站停站,長長的列車坐住一排又一排的的中年男人。

據說那幫男人身上劃一穿上灰色制服,連樣貌也完全一樣。他們雖然坐得筆直,但卻又神情獃滯,仿佛是癡獃般。

根據傳說,你千萬不要踏上那輛列車,因為你一踏上列車,那些男人便會站起來,以步兵的行姿朝你走過來,之後……之後就沒有知道發生會甚麼事了。

其實以上的都市傳說,包括Metro2,通常都是莫斯科晚間鐵路工人流傳出來,因為他們每天的工作除了管理車站外,就是當車站關門後,在那些漆黑一片,錯綜複雜的隧道內游走,檢查電路或拾走阻礙物。

對於他們來說,地底的黑暗世界就是他們的工作場所,究竟他們在那裡遭遇過甚麼可怕的生物呢?

如果你覺得被老鼠啃掉的屍體已經是傳說的話,那麼你便大錯特錯,在黑暗的隧道發現屍體對鐵路工人來說並不是甚麼新鮮事,而且幾乎是例行公事,因為的確有很多流浪漢或黑市商人會居住在隧道內。如果他們不幸死掉的話,那些數以百計的老鼠群真的很樂意把它們食得只留下白骨。

地鐵的癌細胞

三米高的老鼠呢?呃,這個稍後我們會再談,但還有一些比較恐怖的傳聞,例如地鐵的癌細胞,傳說工人不時在隧道某些地段,看到一些人體般大小的腫瘤黏附在牆角。

據說那些腫瘤外形奇特臃腫,仿佛是癌細胞般,透明的表皮展示出裡頭有粗壯的運輸管道和完整的器官,還會像生物般呼吸和不時釋出黏液。

那些見慣的工人通常都會立即把這些腫瘤戮破再清理掉。據說腫瘤裡頭載了不少老鼠的腐屍和頭骨,但從來沒有人知道究竟它們是甚麼生物。

地鐵的灰人

還有一個是地鐵的灰人,鐵路工人的工作通常都是三至五人一隊,據說他們有時隧道行走時,會突然發現前方站著一大群人面向他們,那些人全身都是灰白色,身高瘦長,仿佛有二米高,五官被挖空成漆黑的空洞。他們像軍隊般整齊排列,面向他們。

鐵路工人看見如此情況,通常都立即調頭狂奔,天知道那些是人是鬼。還有一些個案是那些灰人會化身成鐵路工人的糢樣,和他們一同行走,直到他們發現時,才變回灰人飄走。

你可能會覺得是那些鐵路工人嚇人,但又有誰知道呢?來到這裡,小編現在會和大家詳細介紹一個莫斯科鐵路的恐怖傳說。

被2米長老鼠占領的地鐵站

如果打開莫斯科的鐵路地圖,你會在地圖的右端有條深藍色,寫住1-A線的鐵路,而在這條鐵路的最遠端的位置上,會看到一個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的地鐵站。

根據俄羅斯維基記載,這個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的地鐵站位於莫斯科近郊沿河一帶,早在1990年便開始動工,但卻用了足足20年時間,亦即是2009年,才大功告成,比起同期興建的1-A線相差了10多年有多。

究竟在這20年間,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發生甚麼事呢?在背後又隱藏住甚麼可怕的祕密?

近年,在俄羅斯的網上討論版,就有大批網民說其實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早在90年代初便已經完成,而且曾經在90年代中開站了數天,但卻在一晚之間站內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是一個寒風大做的晚上,對於站在漆黑一片的地下隧道內的地鐵工人來說,更加是地獄般折磨的晚上。

冷颼颼的風不斷由地面世界灌進地鐵站內,再被扯進黑暗的路軌內,拍打在狼狽的維修工人身上,凜冽的寒風使他們的手腳像小醜般上下顫抖,遠看起來滑稽得很。

“這天殺的究竟是怎樣一回事?”那個雙手握著電線的工人說。他手上那條原本手臂般粗厚的電纜,現在卻離奇地撕成兩折,五顏六色的電線由裂口伸出,不時閃爍白芒的電光。”廢話少說,我們還有幾處未修理好。”另一個較年長的工人說。

對於曾經經历過史達林恐怖統治的老一輩來說,很明白”沉默是金”這個硬道理。 他們一行五人現在身處的地方是一個叫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 的地鐵站。

理論上這個站在數天前便開通了,但不知道為甚麼,由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開通了那一刻開始,怪事便不斷發生,先是有垃圾箱和票站被無故攻擊,之後有職員神祕失蹤,現在連地鐵站的電路也被撕斷,總之怪事一浪接一浪地湧過來。

國家地鐵公司接報後,便立即派遣他們前來,並保證會付豐碩的薪金,只要他們在天光前完成便好了。

那個癡肥腫脹的主管說”這是為了保證服務質素”,但這批工人心裡卻很清楚,這是為了他自己的位子,因為外界已經謠言滿天飛,說甚麼前KGB的實驗出錯,讓甚麼可怕的生物由Metro2溜到正常地鐵站。

所以如果明天前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還不能開通,國家一定會怪罪下來,傳媒也不會放過他們。 “該死的!”他們當中最年輕的維修工人突然叫了出來,他用手電筒掃射整條隧道,燈光映照出隧道的內壁布滿大大小小的咬痕、抓痕和嘔心的排洩物。

雖然理論上他們只要修好最主要的那幾條電線就可以走人了,但眼前的境象仍然讓他們觸目驚心。

“只不過是老鼠罷了,你第一天在地鐵上班嗎?”一名蓄著濃密著胡須的工人喝道,但當他望向眼前那堆漢堡包大的老鼠屎時,眼神也變得迷茫起來。

突然,隧道的深處傳來一陣騷動聲。 「只不過是老鼠群罷了。」剩下的那名工人臉笑皮不笑地說。在地鐵工作,看到一整群老鼠大遷徙絕不是甚麼稀奇的事,但像前方海浪般的騷動聲,卻讓那名年長的工人想起兒時在西伯利亞聽到狼群趕跑時發出的嚎叫聲,密集、洶湧、饑餓。

“啊!!!!!!!!!!!!!!” 站在最前排的工人率先尖叫起來。在手電筒的燈光下,他腳邊湧過的老鼠多得像墨黑色的流水般流過。

在他們稍前的位置,數以百對邪惡的綠光在黑暗中恨瞪著他們,並以排山倒海的速度朝他們沖過來。”大家冷靜些,讓它們經過就無事的了。”那個較年長的工人朝身邊的人喝叱道,但他的手卻不禁用力握緊鐵具,擺出一副戒備防守的姿勢。

第一把慘叫聲由那名最年輕的工人發出,一團龐大的黑影突然由黑暗中竄出,撲倒在那名工人,砰一聲倒在地上。

其他工人立即用手電筒照向他,驚見他身上壓住一只小狼狗般大的黑色老鼠,那只巨種老鼠用利爪抓破他的胸膛,堅實的門牙噬落他的臂膀裡,鮮血頓時湧出,其他細小的老鼠也趁機一湧而上,瘋狂咬食,一時間那名男生陷入黑色的”鼠海”中。

“救我啊,快點來救我啊,”那名男生慘叫道。那名蓄著胡須的工人見狀不妙,已經悄悄溜走了,餘下三名好心的工人拿起鐵具,用力趕走男孩身上的老鼠。

那名最年長的工人拿起扳手,像棒球棍般用力一揮,砰一聲打在那只大老鼠的左眼上,大老鼠應棍飛出,跌在數米外,紅花四濺。「 快點走吧!」 他們連忙扶起那名倒地的工人,往地鐵月臺方向逃走。

工人身上的鮮血激起了老鼠群的獸性,大大小小的老鼠撲向工人們的身體,由袖口鑽進衣服內,在他們的腳踝、手臂、臀部、下陰亂咬亂噬,一時間黑暗的隧道內回嚮住工人們悽厲的慘叫聲。

他們強忍痛楚,奮力跑住出口,手電筒的燈光在黑暗的隧道內胡亂掃射,照出老鼠群魔亂舞的景象。

在奔跑的途中,他們踏死了無數的老鼠,腳下瘋狂傳出被皮鞋踩死老鼠的尖叫聲和嘔心的骨裂聲。 月臺的燈光已經在面前,”那名起初拿著電纜的工人指著光源喊道,”只要忍受多一會便好了。” 但前方傳來的尖叫聲卻破滅了他們的幻想。

你們有沒有看過中世紀的酷刑畫像?例如兩個2米高大漢分別抓住犯人的頭和腳,再用力住後拉,硬生生撕成兩塊的圖畫?

現在在那幫工人面前,這幅可怕的畫像便像怪奇秀般活生生地呈現出來。兩只兩米高的老鼠條然出現在出口,墨黑色的身軀仿佛說它們是黑豹,而不再是過街老鼠。

它們的身軀是如此龐大,龐大得陰影遮攔了出口的燈光,黑暗再次籠罩隧道。在兩只的巨鼠的中間,是他們那個剛才擅自逃走的夥伴,現在他的頭顱和左腿都在巨鼠的嘴巴裡,尖叫聲由巨鼠的嘴巴發出,仿佛是老鼠會說話般。

那兩只老鼠在爭食物般,把工人的身軀左拉右扯,不時傳出工人的斷骨和肌肉撕裂的聲音。

最後,兩只老鼠仿佛達成共識,同一時間一起用力住左右兩端拉,啪一聲,工人便被撕成兩折,鮮血和內髒立即由裂口嘩啦嘩啦傾瀉在地上,小老鼠們立即群起撲上,大口大口把它們吃個清光。

那名工人的尖叫聲在被撕成兩塊時到達最高聲後,音量便一直慢慢下降,直到變成一具沉默不言的屍體。

剩下4名工人獃若木雞地望著自己的同伴被人分屍,腦袋頓時被嚇得空白一片,甚至沒閑理會身上那些鑽來鑽去的小老鼠,想當然他們也不會留意悄悄溜到他們身後的另外數只變種老鼠啦……最後,月臺只餘下工人的鮮血、內髒和尖叫聲。

到了第二天早上,當地鐵日間員工來到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 站,搭扶手電梯寸到月臺時,發現站內一片狼藉,慘白色的牆壁塗上黑紅色的血液、吃剩的腸子、腎贓、頭顱、下陰灑遍大理石的地板,被啃得凹陷的頭顱在地上打滾,當然還有……那些兩米長的老鼠。

即使到了日間,那些那些兩米老鼠依然氣定神閑,悠游地在月臺慢步,龐大的身軀在大理石柱間穿插,腫起的肚子在說它們吃了多少名工人。

嚇壞了的職員立即屁滾尿流地跑回地面,打電話叫軍方過來,軍方幾乎不到15分鐘便趕到現場,並手持武器。雖然沒有人知道軍方到場後發生甚麼事,只知道自此之後,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便一直被關閉禁用,直到2009年。

除了上述的停站故事外,關於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兩米高老鼠的傳聞還有很多,例如還未在2007年開站前,列車經過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時,普遍市民都留意到列車會刻意加速,有人說這是因為政府避免市民看到那些大老鼠。

亦都有傳言在2000年初,曾經有列車被滯留在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數十分鐘,這是因為車長看到前方路軌停了數只兩米高的老鼠,據說也有百多名乘客也目睹那些變種老鼠。

對於老鼠來源的解釋,普遍莫斯科人都相信它們是前蘇聯情報組織KGB在地下城Ramenki-43的神祕實驗室逃走出來的生化怪物,而相傳Metro2的路線也真的和Волоколамской站的位置很近。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