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牛越獄記錄,肖申克自愧不如

越獄

文:SME情報員

現實版肖申克的救贖?不不不,在越獄這件事上,藝術還真沒法高於生活。

事情要從一起轟動全美的越獄事件說起。

2015年,紐約州克林頓監獄中的兩名重刑犯消失了,兩個人都曾犯下重大命案。

理查德·馬特,時年48歲,早年因為被解僱,他綁架76歲的前上司,瘋狂地折磨他,最終將其殺害。

隨後,馬特將屍體肢解拋棄在河裡,逃到了墨西哥。最終因為在墨西哥又犯下命案而被逮捕,在2007年被引渡回美國。

大衞·斯威特,34歲,曾經用偷來的槍械實施搶劫,開了15槍打死一名副警長,還駕車碾軋其屍體。

當時被判處終身監禁,並且不得假釋。

一開始,獄警發現兩人失蹤的時候,根本沒有往越獄這種可能性想。

因為這所克林頓監獄可以算得上是全美最森嚴的監獄之一,從建成至今150年從來沒有人越獄。

近十年來,美國各大監獄也都進行了改造翻新,新增了很多現代化的設備,比如無死角的監控。

全美所有最高級別的監獄,逃獄率最高的時候只有萬分之十,而今天的數據已經遠低於此。

所以,獄警起初只是猜測兩名囚犯躲在監獄裡的某處而已。

實際上兩名囚犯早就從牀下的牆洞逃出了監獄。

5個月前,馬特和斯威特就已經開始鑿牆洞,6月5日他們從這個洞鑽進牆內給各種管道預留的通道。

然後硬生生鑿開一根供暖蒸汽管道,還在入口處給警察們留下了一張挑釁的便箋,上面寫著:havaa nice day!

在管道的深處,兩人鑿出了另一個開口,並從這裡爬上地面,這個位置距離監獄圍牆152米。

這些就是警方能找到的所有線索,他們甚至不知道馬特和斯威特在甚麼時候逃出。

隨後警方進行了超大規糢的搜查行動,但仍舊無果,這兩人從此人間蒸發20天。

在這段時間裡,紐約州州長發出10萬美元的懸賞,徵集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出逃10天後,已經有超過1400人投入到對馬特和斯威特的搜尋當中。

最後的結果,馬特被當場擊斃。而斯威特則在26公裡外被捕。

我們先不展開講兩人是如何一步一步執行他們越獄的計劃的,我們聚焦於越獄事件本身。

馬特和斯威特的越獄套路聽起來是不是非常耳熟?就像大多數的影視劇或文學作品當中描述的一樣,挖洞雖然老套但總能成功。

不過,馬特和斯威特和所有那些作品的靈感都來源於一次真實的最牛越獄——逃離惡魔島。

惡魔島是美國最傳奇的一座監獄,說白了沒有甚麼厲害的,全因它坐落在一座岩質孤島上,四周都是峭壁,理論上不可能有人越獄成功。

但是,人嘛,總是有無限的可能。

可能沒有人會想到這場越獄的開端源自食堂將10人桌改成4人桌。

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就是這樣一個小小的改動,可以讓4個人的小團體可以每天三次謀劃他們的越獄行動。

於是弗蘭克·莫裡斯聯合安格林兄弟倆、艾倫·克萊頓,一共4人決定鑿穿水泥牆越獄。

當時他們手頭的工具只有從食堂偷出來的金屬湯勺,但恰好因為海風侵蝕的關系,惡魔島監獄的混凝土並不算堅固。

長達數月的挖掘工作不是簡單的體力勞動,為了騙過獄警,他們還有特別的技巧。

四個人分工各自搞來了衞生紙和肥皂,從理發店薅了一些頭髮,在修天花板時順來了水泥和塗料,做出了4個逼真的頭部糢型。

在越獄前的兩個月,約翰·安格林率先鑿通了牆壁,在等待其他三人的同時,他也需要鑽入牆洞摸索線路。

每到夜晚,他就將假人頭放在枕頭上,把褥子塞在被子裡,偽裝成人在熟睡的狀態,昏暗的光線下獄警也從沒有發現過任何異樣。

另一方面,他們還要為越獄計劃做一些重要的物質準備。

前面已經提到惡魔島四面環海,光靠游泳幾乎不可能逃離,必須要有工具。

於是他們從獄友那裡收集了四五十件雨衣,將它改造成充氣筏。

幾乎是同時,莫裡斯開始在牢房裡彈起了手風琴,實際上這把手風琴稍加改裝就是一個順手的充氣泵。

接下來,探路也遇到了困難,出逃線路上有一個裝著鐵柵欄的通風井,想要逃出這棟樓,必須經過此處。

針對這個困難他們從一臺壞吸塵器裡搞來了馬達,造了一臺電動切割機,然而太重太吵,最終改用手鋸鋸了幾周才擺平鐵柵欄。

1962年6月11日,是時候了。

但克萊頓還沒有挖通自己房間內的牆洞,其餘三人決定不等他。

莫裡森和安格林兩兄弟從房間的洞裡出逃,帶上藏好的充氣筏,穿過通風井爬到了牢房的樓頂,順著煙囪爬下,越過柵欄來到海岸邊便失去了蹤跡。

最後警方沒有找到任何活人和屍體,10天後才在另一個島上發現了用雨衣碎片、洩了氣的救生衣等物件。

官方傾向於認為3名逃犯在越獄過程中死亡。但安格林兄弟的親屬曾收到過二人的信件,稱他們已經逃往巴西,並附上了照片。

這就是美國历史上最著名的越獄事件,此後湧現的大量文學影視作品都與它脫不開關系。

當然,這樣一起成功的越獄也是克林頓監獄越獄事件兩位主角的靈感來源。

不過,馬特和斯威特的情況會更複雜一些。

越獄發生後,警方和監獄方面查看了他們出逃的線路,發現他們擁有非常多的工具。

經過調查,這些工具其實是當年建造監獄時工人遺留在通道裡的,恰好被兩人發現,純粹好運。

但除此之外,警方還懷疑越獄行動有內鬼參與。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馬特和斯威特兩人都與監獄裡的一名裁縫教官有曖昧關系,並慫恿她幫助運送工具。

因為馬特和斯威特二人都享有自己烹飪的權力,裁縫將諸如鋸條、鑿子等工具被藏在冷凍碎牛肉餅裡,並且買通安保人員繞過安檢,送到二人的手中。

同樣這樣一起克林頓監獄越獄事件也被改編成了影視劇,包括上文所介紹的這部紀錄片《全美最牛越獄》。

除了上述的兩次越獄,紀錄片裡還提到了非常多的案例,都特別帶感。

比如墨西哥毒梟古茲曼的豪華地道越獄,地道長達數公裡,有木質橫梁加固,還通了電照明,甚至有一輛魔改的軌道摩托車用來跑路。

地道直接挖到監獄的洗浴間下方,毒梟古茲曼只花了幾秒鐘便消失在攝像頭的視野裡了。

又比如著名的「德州七子」,越獄時搶走了一支自動步槍、一支霰彈槍和14把手槍,一路偷車搶劫,打死一名警官。

7人團隊最富的時候擁有7萬美金現金、44把槍和若幹彈藥。

還有把自己郵寄出監獄的越獄藝術家,逃獄後面對警官巡邏詢問絲毫不緊張,甚至聊了很久。

之後他偽造了十幾個假身份,喬裝打扮溜到了加拿大……

最後,還是和開頭一樣的觀點,在越獄這件事上,虛構作品可能還真沒有現實案件來得神奇。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