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考

孟婆

文:愚木

現在人提起孟婆,總會想到那個在奈河橋上守著爐火,一臉慈祥的給過橋的亡魂盛湯喝的老婆婆,據說亡魂們只要喝了她的湯就可以忘記生前之事,安心投胎去了。但是,這種說法究竟起於何時呢?孟婆又有著怎樣的來历呢?今天就先不談妖怪了,來簡單說說孟婆的事。

關於孟婆這個名字,其最早出現在記載中時,跟地府實際上一點關系都沒有,而是風神。按明代田藝蘅《留青日札》卷九雲:

北齊李騊駼(音逃圖)聘陳,問陸士秀:”江南有孟婆,是何神也。”士秀曰:”山海經雲:’帝之二女,游於江中,出入必以風雨自隨,以帝女故曰孟婆。’猶郊祀志以地神為泰媼。”

大意是說北齊使者李騊駼問陸士秀:「江南的孟婆是甚麼神?」士秀答說:「是堯的兩個女兒,不時游覽於江中,出入時必伴以狂風暴雨,因為是堯帝的女兒,所以稱其為孟婆。」

清·虞兆湰《天香樓偶得》也說:「楊升庵雲:孟婆,宋汴梁勾欄語,謂風也。」此外,宋·蔣捷也有詞雲:”春雨如絲,繡出花枝紅裊。怎禁他孟婆合早。”可知,孟婆在宋代,以及宋以前都是風的代稱,如後世之封十八姨一般,這時的孟婆既不在地府上班,恐怕也更不會熬甚麼孟婆湯。

孟婆

那麼,孟婆是甚麼時候跳槽去的地府呢?我能找到的最早的記載是在明末朱鼎臣《南海觀音菩薩出身修行傳》(其實這是本通俗小說)第十三回:

十王曰:「既然如此,今公主地府皆已游過,可著二十四對幢幡送公主過奈何橋,引到密松林屍所,著他還魂,往升上界。」閻君與六曹俱在孟婆亭作別而去。」結尾還有四句詩:「游遍陰司過奈何,獄囚冤債盡消磨。孟婆亭下相分手,颯颯仙風鼓太和。

這裡出現了所謂「孟婆亭」,既然是以孟婆的名字命名,那這亭子的主人多半也就是孟婆,但是需要註意的是,文中的「孟婆亭」似乎是在地府的最後一站,一行人在這亭子裡告別,之後主人公就還陽去了,可是我們現在知道的孟婆是守在奈河橋上賣湯的,可不是亭長,所以這個所謂的「孟婆亭」其實恐怕僅是地府孟婆最早的原形而已,孟婆要真正上崗,而且和能夠消除人記憶的湯聯繫在一起,要等到進入清朝以後才出現。

清雍正時期,民間流傳著一本所謂的「善書」——《玉历寶鈔》,記錄的是一名法號「淡癡」的修行者游历地府的經過,這書實際上應屬於民間信仰的範疇,跟佛道兩教關系都不大,但在民間卻擁有著廣泛的影嚮力,也就是在這本書裡,第一次出現了我們現在所熟知的孟婆形象:

按照書中描述, 孟婆生於西漢,自幼聰慧過人,熟讀儒釋經典,在世時專心壹志地勸人戒殺、吃素。直到八十一歲,猶未婚嫁。因為姓孟,故而人們稱她為孟婆阿奶。後入山修真,一直到東漢時仍在。那時因為陰間還沒有孟婆湯可喝,所以有的人在投胎之後還能記得前生、地府中的事,難免會洩露陰間的天機,所以玉皇大天尊便敕命孟婆為幽冥之神,建造醧(音玉,酒美之意)忘臺。準予選拔鬼吏供使喚。用採自俗世的藥物,合成似酒非酒的湯,分為甘苦辛酸鹼五味,所有的鬼魂在轉世前,派飲此湯,使其忘記前生之事。

這種說法流傳極廣,自此書之後,在一些文人筆記裡就開始頻繁出現孟婆的身影,比如在成書於乾隆五十六年的《諧鐸》一書中,就有一篇名為《孟婆莊》的故事,其文大略為——

葛生與妓女玉蕊互相愛慕,私訂婚約,但因葛生貧窮,無法迎娶玉蕊,最終抑鬱而亡。死後入地府,閻王判其轉生,後至一棚攤前,見男女數百人圍在爐前搶水喝,葛生口渴,便也走過去要舀水喝,卻忽然與玉蕊已經死去的姐姐蘭蕊不期而遇,蘭蕊告訴他說:「此盂婆莊也!渠為寇夫人上壽去,令妾暫司杯杓。君如稍沾餘瀝,便當迷失本來,返生無路……」

便沒讓他喝那爐中的湯,而是將其帶到了一排石甕前,對其道:「此名益智湯,飲者有才。此名長命湯,飲者多壽。此名和氣湯,飲者令人歡喜。」生問:「若輩所飲者何物?」女笑曰:「此皆焦心火滴淚泉煎成之混沌湯也!」

此後,蘭蕊強迫葛生喝下所謂「元寶湯」,之後指引其還陽,葛生蘇醒後,吐出了一大堆銀子,葛生用這錢替玉蕊贖了身,將其娶回了家。

此文中,孟婆不僅有所謂的混沌湯,而且還有益智湯、長命湯、和氣湯,乃至於元寶湯,這些湯的原形同樣都出自《玉历寶鈔》,但此處的孟婆已經從醧忘臺搬到了孟婆莊,從一個掌管著無數鬼卒的幽冥之神,變成了一個開茶攤的老婆婆,和現在人們熟悉的孟婆又近了一步。

在這之後,成書於嘉慶二十五的《吳下諺聯》中,也記載說:

人死去第一處是孟婆莊,諸役卒押從牆外經過赴內案完結。生前功過,註入輪回冊內,轉世投胎,仍從此莊行過。有老嫗留進,升階入室,皆朱欄石砌,畫棟彫梁,珠簾半卷,玉案中陳。嫗呼女孩,屏內步出三姝:孟薑、孟庸、孟戈,皆紅裙翠袖,妙常筓,金縷衣,低喚郎君,拂席令之坐。小鬟端茶,三姝纖指捧甌送至,手鐶丁丁然,香氣襲人,勢難袖手。纔接杯便目眩神移,消渴殊甚,不覺一飲而盡。到底有渾泥一匙許,抬眼看時,嫗及三姝皆僵立骷髏,華屋彫牆,多變成荒郊,生前事一切不能記憶。一驚墮地,即是懵懂小孩矣。此茶即孟婆湯,一名泥渾湯,又名迷魂湯。

這說法基本上沿襲的是《諧鐸》中的記載,但卻又發揮了一番,多出了三個年輕妹子:孟薑、孟庸、孟戈,而且首次出現了孟婆湯之名,據《佛學大辭典》,關於孟婆的詞條解釋中也有所謂「孟婆湯」之名,但其援引自何文就不確定了,關於孟婆湯的說法,《吳下諺聯》是目前找到的資料裡最早的。

不過我認為,雖然《吳下諺聯》中首次出現了「孟婆湯」,但「孟婆湯」這詞恐怕早就在民間流傳已久了,《吳下諺聯》只不過是根據已有的傳說將其記錄在了書中而已,比如同樣成書於嘉慶年間的《何典》第一回中就曾寫道:

那孟婆莊當初不過一個小小邨落,甚是荒涼。自從孟婆開了茶館,那些閑神野鬼,都來吃清茶玩耍,登時熱鬧起來。這些左鄰右舍,見了眼熱不過,也不顧開店容易守店難,大家想吃起生意飯來:也有開鬼酒店的,也有開鬼豆腐店的,也有開鬼南貨店的,漸漸的只管多起來。這家起屋,那家造房,日積月累,不覺成了個大鬼市。真個是鬼煙湊集,鬧熱不過的。

這裡活鬼同著形容鬼一路行來,到了孟婆茶館門首,看他門面上掛個回報招牌,寫著”來搧館”三個白字。那些吃茶的清趣朋友,蛇頭接尾巴的前門進,後門出,幾乎連階沿磚都踏烊易謂因摩擦多而消損了。形容鬼道:”出名的孟婆湯,從不曾吃著滋味。我們難得到此,不可錯過,進去吃他一碗嘗新。

可見在這書作者所處的年代,孟婆湯恐怕早就已如王老吉加多寶一般馳名了,只是這作者行文太過戲謔,竟將原本能消人記憶的孟婆湯給寫成了普通茶水一般,不過要真論起此書的奇特來,這點小改動也就算不得甚麼了。

在《何典》之後,我就沒再查到關於孟婆的資料了,至於她究竟是何時去的奈河橋上賣湯,我也給不出答案,不得不說是個遺憾,但我猜測這種說法多半還應是出自通俗小說演繹,時間恐怕得是民國甚至民國以後了。

最後,下個結論吧,孟婆這位老太太,最早本是南方的風神,後來成為風的代稱,在明代時開始逐漸和地府產生聯繫,並在清中期由《玉历寶鈔》將其形象定型,之後文人又進一步演繹,最終形成了我們今天所熟知的孟婆的形象。

另,據欒保群先生所言,孟與冥諧音,所謂孟婆即是冥婆,但沒有具體證據,恐怕僅是猜測而已。

此外,據《佛學大辭典》引《預修十王生七經》及《地藏十王經》,言在奈河橋河畔有所謂「奪衣婆」,專門奪鬼魂衣物用以量定其生前罪行,我不知這是不是與孟婆的形象有所關聯,姑且存錄。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