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訪驚魂——我的夢境和穿越的人生(1)

夢境

文:飄若塵   

人生如夢,這句人們常說的話,對於我來講,完全是另外一種含義。因為我的人生,真的就是一場夢境

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只要一進入睡眠狀態,就開始做夢,無論睡眠時間長短,都無一例外的走入夢中的世界,沒有一次例外。

夢境

就這樣,我的每一個夜晚,每一個隨時進入睡眠狀態的時刻,都在開啓著我的夢境和穿越的历程。

……

在今夜的夢中,我走在前往陳家兄弟家中的路上。 這是一條我熟悉的道路,在此前的夢中出現過多次。陳家兄弟也是多次出現在我的清朝時代夢境中的好友。

走過這個熟悉的無水小橋,就來到了陳家兄弟的庭院。

進入陳家,陳家兄弟端上酒菜接待,與我杯酒言歡,盡興攀談。酒足飯飽之後,陳家兄弟撤去桌上杯碟,展開棋盤,開始對弈手談,我就在旁邊觀戰,觀棋是我的愛好。

觀戰一局之後,我感到有些困乏,便告辭出門。天色已經朦朧,我在醉意微醺中向家走去,經過那座小橋時,腳下一滑,竟然摔了下去。

掉在小橋下,好在沒有受傷,我便爬起來,繼續往家裡走去。來到家中,竟然發現沒有帶鑰匙,於是開始敲門。

奇怪,家中竟然沒有人來開門,我清楚記得,妻子孩子應該在家的。我把耳朵貼在門上,聽到了妻子和孩子說話的聲音。於是,我繼續用力敲門,但是,仍然沒有人來開門。

無奈之下,我只有轉身離開,重新返回陳家兄弟家中。進到陳家,看到陳家兄弟仍在房內對弈,於是,我就在庭院中散步。

在朦朧的月色中,我看到陳家後院西北角長著許多巨大的芭蕉,心想:這麼好的地方不做書齋真是浪費了。

我繼續往前走,走進了芭蕉從中。

在芭蕉從中,竟然有一個小亭子。亭子裡面有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 我心中一動,就想去搭訕。

突然,心中一驚,這是好朋友的後院,這個女人一定是陳家的女眷,我應該回避!

於是我急忙退出,又來到陳家兄弟的房內觀棋,他們仍在挑燈夜戰。

陳家兄弟都專註地盯著棋盤,似乎沒有覺察到我的存在。

我看到陳家老大下了一步錯棋,忍不住對陳老大說:你走錯了,應該走在這裡!

陳老大顯示出驚慌的表情,但卻沒有聽從我的指點。

我又對著陳老大喊道:你要是不聽我的,這盤就輸了!

但是,陳老大還是不聽。

我忍不住用手指伸到棋盤上撥動棋子指點。

陳家兄弟倆,突然都站起來,顯示出害怕之極的神情。

我們三個人亂成一團。

忙亂中,我不小心把燈盞打落,房間內漆黑一團。

我只好離開陳家大院回家,路過那座小橋的時候,竟然又跌了一跤!我爬起來,快速回到家門前,開始敲門。

敲了幾下,妻子打開了門,說:「忘記帶鑰匙了?」

我有點生氣:「之前我敲門為甚麼不開?」

妻子說:「一點也沒有聽到呀!」

帶著疑惑,第二天,我又來到陳家,進到房間,看到昨天打翻的燈盞還在地上,棋盤棋子還在桌上,棋局還在跟昨天一糢一樣。

這時,陳家兄弟出來了。

陳老大說:「昨天你離開之後,鬼聲大作,鬼還吹滅了我的燈,真是奇怪。」

我大驚!把昨天指點下棋但是他們倆不聽的事情說了一遍。

陳老大說:「我們兄弟倆沒有看到你過來呀。」

我說:「我有證據,我昨天到後花園,在大芭蕉的地方看見了你們家中的女眷。」

陳老大說:「我家沒有花園,也沒有芭蕉。」

我說:「就在你們的後院!」

我拉著陳老大往後面走,我驚獃了!沒有花園,沒有芭蕉,只看到一個小土門,土門裡面有半畝菜園,菜園的西北角有一個豬圈。

走進豬圈,豬圈裡有六頭豬。其中一頭豬死了!

我明白了:原來昨天過橋的時候摔了一跤,把魂魄摔了出來。後來又摔一跤,魂魄回到身上。倘若昨天我沒有止住心中的欲念去調戲美女,恐怕就要變成畜牲了。

……

這時,我醒來了,立刻坐到電腦旁,記下了以上的文字。

本文為「神祕世界」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並給出文章鏈接。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