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魔術!「神仙索」的神祕傳說和故事

神仙索

魔術,維基百科這樣定義:魔術(英語:magic),是一門獨特的藝術表演形式,通過特殊的手法及道具等,使觀眾覺得不可思議。廣義的定義為泛指各種以專業技巧或知識展示出讓人覺得歡笑、不可思議的藝術的活動。魔術師則是指從事魔術活動,並且不將魔術濫用者。魔術師古代又稱為「眩者」、「幻人」等。

魔術是很多人喜愛的一種表演和娛樂方式。現代人一般了解的魔術就是魔術師利用技巧和手快來完成,很多人認為,全部的魔術都可以用現代科技手段來完成並做出破解。

但是,魔術有幾千年的發展歷史,現代人表演的魔術大部分都是通過技巧完成,其中很少的部分表演是通過特異功能,比如美國魔術師大衛科比菲爾等人,其實,臺灣魔術師劉謙的部分魔術表演,也是通過特異功能完成。

魔術在中國有悠久的歷史,在漢代已有「魚龍蔓延」、「東海黃公」等成型魔術。

在中國,南宋時就已經有類似魔術的表演,稱為「戲法」,現在的正式稱謂為古彩戲法

「神仙索」就是中國古代戲法的一種,它不是現代人理解的魔術,而是一種特異功能的展現。

「神仙索」最近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是2010年由吳宇森導演的武俠電影《劍雨》。

電影《劍雨》中的「神仙索」

《劍雨》中關於神仙索一段是這樣演繹的:夜晚,正在邊喝酒邊與耍戲法的小子互相鄙視,此時黑石組織的燄火令劃過夜空,於是彩戲師(戴立忍飾)欲用傳說中的「神仙索」離開赴命。

只見他掏出一團粗繩子,手捏繩頭,大喊一聲「起」向天空拋去,繩子便直直地立於眾人面前,彩戲師遂即又拋了一團煙霧上去,讓眾人看不到繩子的盡頭,然後起身攀繩而上。耍戲法的小子見狀不甘心,緊跟其後攀繩而上,只聽煙霧之中一番辟辟卜卜聲後,被肢解的屍體零亂地掉了下來,眾人大驚,圍上去細看,卻原來只是被肢解的稻草人而已,驚愕不解之時四下裡尋找戲法小子,他已被剝光衣服,裸身坐於酒桌前,魂魄已飛出大半。

關於這門神祕的奇術,翻看古卷,能找到兩則著名傳說。一出唐人《原化記》,一出《聊齋志異》。

唐人《原化記》

首先來到盛世大唐,玄宗開元年間。

秦漢曾有禁酒令,民間不得三人以上聚飲,否則罰金四兩。只有遇朝廷慶典,或豐年,特許臣民歡慶,大家才敢放懷狂歡。唐代風氣開放,政令開明,已不禁民間聚會,但帝王為表彰太平盛世,仍然時不時頒賜恩典,舉國吃喝慶賀。

每當此時,民間各有慶祝活動,地方政府嚮應中央號召,也往往積極舉辦燈會、表演之類。在那個娛樂活動匱乏的年代,實是難得的盛事。

地方上把節目準備工作分別下派到各部門單位,各單位之間不免存了份兒攀比的心,生恐準備的節目不夠精彩,給人比了下去。大丟面子不說,若因此攤上個「敷衍聖意,辦事不力」的罪名,危及仕途前程,那才是得不償失。

浙江嘉興,唐朝那會兒是縣級行政單位。唐朝的縣,對應中央「六部」,也設有「六曹」。兩名縣尉,一個掌「兵」、「法」、「士」三曹,一個掌「功」、「戶」、「倉」三曹。這兩個縣尉平時協作辦公,但遇到出節目這種事情,就成了直接競爭對手,誰也不甘居後。

任務發下來,職員們叫苦連天,時間倉促,到哪裡去準備上好的節目?

這一日,法曹的幾個獄卒,在當值時談起此事,俱都愁眉不展。一個獄卒嘆氣道:「這次,咱們法曹是栽定啦,明天就要表演,到現在也沒拿出個像樣兒的節目,咱們那位上司生起氣來,哥兒幾個怕是沒好果子吃。」眾獄卒登時一片嘆息,有個獄卒道:「實在不行,張大哥再演一回爬樹吧。」那姓張的獄卒苦笑道:「爬樹算哪門子節目,何況上次演過,還惹來領導好一頓奚落。」

眾獄卒默然,忽有人「嗤」的一聲笑了出來,卻是個囚犯,一臉幸災樂禍瞧著眾人。當即有獄卒破口大罵:「操你大爺,笑甚麼笑!」囚犯仍舊笑吟吟的道:「小人倒是會變一點戲法兒,只是困在這牢裡,沒法演給諸位看。」此言一出,眾獄卒仿佛撿到了寶貝,相互望了一眼,問那囚犯:「你會變甚麼戲法兒?」囚犯道:「我會「繩技」。」

準備節目是近來各單位頭等大事,典獄長也正為此事愁破了腦袋。獄卒報告上此事,典獄長大喜,問道:「這人所犯何罪?」獄卒道:「交稅不及時而已,也沒有甚麼重罪。」典獄長登時放寬了心,不是殺人越貨的悍匪大盜就好辦。他親自去問那囚犯:「你說你會玩繩技?可是會繩技的人著實不少,似乎也算不上甚麼了不起的戲法兒。」囚犯笑道:「大人請放心,小人的玩法與旁人不同。一般的繩技,無非是將繩子兩頭系起來,然後在繩索上行走、轉圈兒。小人只用一條五十尺長的繩子,也不用系,往空中一擲,那繩子自會淩空騰舞,變化無方,如若蛟龍行天。」典獄長驚喜不已,聽這廝言之鑿鑿,想來再差也差不到哪去。

第二天,嘉興縣文藝演出正式開始。典獄長有意想讓這囚犯晚一點出場,以收驚豔之效。前面的節目一一演過,也沒甚麼出類拔萃的。到囚犯出場時,只見他手捧一捆百尺長的繩索,款步走上戲臺。將繩子扔在地上,拾起一頭,抬手向上一拋,那繩索沖天而起,其勁如筆,直刺雲霄。全場觀眾仰頭遮眼,那繩索越升越高,竟無絲毫衰勢,百尺長繩須臾飛盡,繩頭早已芒不可辨,連繩尾也離地而起。囚犯忽然縱身一躍,攀住繩索,一齊升向天空。觀眾驚呼聲中,那繩子猛的一甩,囚犯便如同蕩著一架巨大的秋千,飛入雲端,遠揚不見。

神仙索

金庸解讀的「嘉興繩技」

宋朝《太平廣記》與明朝《劍俠傳》中,均有嘉興繩技的記載。《三十三劍客圖》是清朝畫家,任渭長的有名的作品之一,據《唐宋傳奇小說》繪制,其第三幅便是繩技,金庸對此解讀如下:

《繩技》這部版畫集畫刻俱精,取材卻殊不可恭維。三十三個人物之中,有許多根本不是「劍客」,只不過是異人而已,例如本節玩繩技的男子。「繩技」的故事出唐人皇甫氏所作《源化記》中的「嘉興繩技」。

唐朝開元年間,天下升平,風流天子唐明皇常常下令賜百姓酒食,舉行嘉年華會(史書上稱為「酺」,習慣上常常是「大酺五日」)。這一年又舉行了,浙江嘉興的縣司和監司比賽節目的精採,雙方全力以赴。監司通令各屬,選拔良材。各監獄官在獄中談論:「這次我們的節目若是輸給了縣司,監司一定要大發脾氣。但只要我們能策劃一個拿得出去的節目,就會得賞。」眾人到處設法,想找些特別節目。

獄中有一個囚犯笑道:「我到有一樁本事,只可惜身在獄中,不能一獻身手。」獄吏驚問:「你有甚麼本事?」囚犯道:「我會玩繩技。」獄吏便向獄官報告。獄官查問此人犯了甚麼罪。獄吏道:「此人欠稅未納,別的也沒甚麼。」獄官親去查問,說:「玩繩技嘛,許多人都會的,又有甚麼了不起了?」囚犯道:「我所會的與旁人略有不同。」獄官問:「怎樣?」囚犯道:「眾人玩的繩技,是將繩的兩頭系了起來,然後在繩上行走回旋。我卻用一條手指粗細的長繩,並不系住,拋向空中,騰擲翻覆,有各種各樣的變化。」

獄官又驚又喜,次日命獄吏將囚犯領到戲場。各種節目表演完畢之後,命此人演出繩技。此人捧了一團長繩,放在地上,將一頭擲向空中,其勁如筆,初拋兩三丈,後來加到四五丈,一條長繩直向天升,就像半空中有人拉住一般。觀眾大為驚異。這條繩越拋越高,竟達二十餘丈,繩端沒入雲中。此人忽然向上攀援,身足離地,漸漸爬高,突然間長繩在空中蕩出,此人便如一頭大鳥,從旁邊飛出,不知所蹤,竟在眾目睽睽之下逃走了。

這個嘉興男子以長繩逃脫,一定令全世界千千萬萬無計逃脫之人十分羨慕。

這種繩技據說在印度尚有人會,言者鑿鑿。但英國人統治印度期間,曾出重賞徵求,卻也無人應徵。

筆者曾向印度朋友Sam Sekon先生請教此事。他肯定的說:「印度有人會這技術。這是群眾催眠術,是一門十分危險的魔術。如果觀眾之中有人精神力量極強,不受催眠,施術者自己往往會有生命危險。」

既然嘉興繩技記載的最早年代在唐朝,蒲松齡老先生的《偷桃》在之後,其靈感是否也源於此呢?不得而知。

聊齋志異 偷桃

時間來到清朝順治年間。此時,咱們的「柳泉居士」鬼宗蒲松齡,尚未及弱冠。

年輕的小蒲來到濟南府考「童生試」,就是考秀才。時逢立春——舊時候,立春是重要節日,官府組織盛大的迎春會,趕春牛、撒豆、搶春,商賈們紮起彩樓,抬了去衙門前,地方官出席,官民同樂。似乎全城的官商百姓在這一天都湧到了街上,舉城歡慶,熱鬧非凡。

蒲松齡自然要湊這個趣,他們幾個趕考的年輕人夾在游人裡來到衙門前,遠遠望見堂上坐了幾個官。

忽然,有個人挑了兩口竹箱,領著個小孩擠到游人之前,向官員跪下行禮,似乎有所陳述。然而周遭蜩螗沸羹,樂器聲、人語聲一片聒噪,半點聽不見那人說些甚麼。

只見幾個官員聽著那人奏稟,紛紛笑了起來。須臾,一個小吏走上前,扯著嗓子叫他開始表演,蒲松齡才知原來這人是個戲法師。他領命站起身來,隱約聽他問道:「老爺們想看甚麼戲?」官員們交頭接耳商量一陣,那小吏又大聲問他有甚麼拿手好戲,戲法師道:「小人能顛倒時令,隨手取到反季節果實。」官員便讓他取桃子。

游客們聽見要表演把戲,紛紛住口不言,吹吹打打的也停了演奏。

時值初春,桃花甫開。這個季節要找枚桃子,在清朝初年的確不是件容易事。戲法師故意擺出一副愁眉苦臉,道:「長官們真是難為人,眼下冰雪未消,卻到哪裡取桃子?可是話已出口,倘若違命不取,長官們又要見怪。」他領來的那孩子道:「父親既已應諾,豈可推辭?」戲法師唉聲嘆氣半晌,才道:「為今之計,只有如此了。兒子,當前咱們人間嚴寒,遍地積雪,是萬萬找不到一株結實的桃樹的。只有在九天之上,據說西王母的蟠桃園中,四季如春,百草不調。咱們想個法子到天上去,或可偷得幾枚仙桃。」

王母娘娘蟠桃園的故事,在民間流傳甚廣。據說其園中仙桃,三千年一結實。早在魏晉之時,就有東方朔三次偷仙桃,被貶下界的傳說。《西游記》孫悟空大鬧蟠桃會,大約也脫胎於這類故事。

那小孩一臉不信的神色,道:「嘿,天這般高,咱們怎麼上的去?」戲法師得意洋洋道:「你爹自有妙術,看好了!」

他從竹箱裡取出一大盤繩索,拿起一端,望空中一擲,那數十丈長的繩索便筆直掛在天上。觀眾們轟然大嘩,齊刷刷仰起脖子,那繩索的一頭似已鑽入雲霄,渺不可見,俱都難以置信。

戲法師招呼小孩道:「過來兒子!爹爹年老體弱,爬不上去,你便替爹走一趟吧。」小孩一臉不情願,噘著嘴道:「爹爹好糊塗,天這麼高,我要爬到幾時?若是繩子忽然斷了,我豈不是要跌死?」戲法師陪著一副笑臉,彎了腰哄孩子道:「爹已答應了長官們,兒子聽話,就為爹辛苦一遭,待會取到仙桃,長官們自有重賞,爹替你說一房漂亮媳婦兒。」

小孩仍然不大情願,卻也不再抗辯,便援繩而上,手腳十分麻利,猶如蜘蛛攀絲。觀眾們無不手心出汗,生怕小孩一個不慎跌落下來,方才鬧哄哄的場地,此時鴉雀無聲。不一會兒功夫,小孩已爬到極高,變作個小黑點兒,慢慢瞧不見了。

四下嚮起一片窸窸窣窣的議論聲。忽然,天上墜下一物,戲法師伸手接著,是枚碗口大的桃子,便拿了獻給官員。那幾個官兒相互傳看,也不知是真是假。戲法師喜滋滋的仰著臉,等著第二枚桃子時,那繩索一晃,迅速墜落下來。全場發出「啊」的一聲,都不知天上出了甚麼變故。

再看那戲法師時,只見他神色慘變,驚呼道:「糟了!有人斬斷了繩子!」話音剛落,天上掉下一物,正是那小孩的人頭,接著,殘肢碎體紛紛掉落了一地。戲法師捧著兒子的腦袋大哭道:「定是偷桃的時候給人發現了!我可憐的兒啊!你死的好慘!」眾人驀見此慘故,又紛紛嚷起來,嘆息者有之,掩面者有之,恐懼而臉色慘白者有之。堂上的官員也站起身來,指指點點,焦躁不安。

戲法師啜泣著撿起兒子屍骸,放進竹箱裡,慢慢蓋好蓋子。向官員們跪下叩首道:「小老兒就這麼一個兒子,隨小人走南闖北,朝夕不離。可憐…可憐他小小年紀,為了給各位老爺取桃子,落得這般悽慘下場!請…請老爺們大發慈悲,賞小人些喪葬費用,安葬了小兒,小人當結草銜環報答老爺們的恩德啊…」說著連連叩首,痛哭不已,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幾個官兒好生尷尬,萬萬想不到居然鬧出人命來,慌忙各自取了金銀撫恤。戲法師將金銀揣好,忽然破涕為笑,伸手輕拍那口裝屍骸的竹箱,道:「小八,還不快出來謝過各位老爺賞,更待何時!」竹箱蓋子彈起,一個頭髮蓬亂的小孩鑽將出來,向堂上官員叩謝恩賞。眾人定睛一看,正是那戲法師的兒子。

印度魔術中的「通天繩」

與金庸所言「印度催眠術」所分列的,是關於印度魔術「通天繩」的技巧。《神跡與魔術探祕》中記錄如下:

魔術師使用的是一種特殊的繩子,繩頭有鐵勾,這種勾子是由很多向下的勾子組成的。表演前,由於繩子是卷著的,勾子藏在裡面看不見。

在表演場的地上方,魔術師預先拴好了一根很細的橫著的繩子,繩子的一頭可以系在樹上,另一頭可以固定在牆上或其他建築物上,高度大約在二十尺左右。

魔術師選擇日落前表演,讓觀眾眼睛受陽光的強烈刺激,看不見那根橫頭的細繩子。魔術師在表演時將系有勾子的繩子往上拋,掛在橫著的細繩子上,小童跟著爬了上去,然後順頭橫著的細繩滑到樹上去。

觀眾在燿眼的陽光中,覺得小孩子一下子失去蹤影。而此時魔術師將繩子向上一抖,勾子因而脫離橫著的繩子而墜落地面。

相對來說,「通天繩」比「催眠術」更讓人覺得可信一些。 

但就視頻資料看來,印度通天繩,畢竟與中國古書上記載的神仙索有很大不同。神仙索是拋向空中,繩子便懸住了不動;通天繩則是盤踞在地上,緩緩升起,而且繩子只能升起一段,無法做到整條繩子全部騰空。

印度人用來玩通天繩的繩索,往往極粗。有人推測,繩索中藏有像蛇骨狀的機關,中間串有鋼絲一類細而堅韌的線,用力拉緊,「蛇骨」便一節一節緊緊扣起來,變得硬而且直;松開牽引,則又變軟。只是掌握這門技術的印度魔術師沒有公開披露,所以真相究竟如何,仍止於猜測而已。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