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植物追蹤(2)

神祕植物

接前文:神祕植物追蹤(1)

1.饑餓之草(Hungry Grass)

在愛爾蘭神話中,饑餓之草(愛爾蘭語:féar gortach)也被稱為仙女草,是一片被詛咒的草。任何一個走在上面的人都註定要遭受永久的、永不滿足的饑餓和永久的虛弱。

哈維暗示,饑餓之草會因為靠近一具未被撕裂的屍體或者一個小妖精而受到詛咒。威廉·卡爾頓的故事表明仙人的確會種植饑餓之草。根據哈維的說法,這個神話可能與19世紀40年代愛爾蘭馬鈴薯饑荒中形成的信仰有關,實際上是由真菌引起的。在瑪格麗特·麥克杜格爾的書信中,「饑餓之草」一詞——通過與神話的類比——被用來描述饑餓的痛苦。《饑餓之草》故事的另一個版本是,任何走過它的人都會受到暫時饑餓的打擊;為了安全通過,一個人必須攜帶一點食物(如三明治或幾塊餅幹)和一些啤酒。

 

2.印度食鼠植物(Indian mouse-eating plant)

印度食鼠植物是一種神祕的食肉植物,原產於熱帶印度,據說至少在1924年以前一直居住在倫敦的園藝大廳。這種植物的花中央有一個小孔,通過分泌刺

激性氣味吸引老鼠。當老鼠在洞裡時,它會被「剛毛狀觸角」殺死,然後被消化液液化。

卡爾·舒克(Karl Shuker)博士認為吃老鼠的植物是所有神祕食肉植物中真實性最高的,因為它與普通豬籠草非常相似,只是增加了讓人聯想到茅膏菜的刺。

3.蕨花(Fern Flower)

蕨花是斯拉夫是波羅的海神話中的一種神奇的花。根據神話,蕨花在夏至前夕很短時間內開花(6月23日或7月7日)。蕨花會給找到它的人帶來財富。在這個故事的不同版本中,蕨花帶來了運氣、財富或理解動物語言的能力。然而,這朵花受到邪惡靈魂的嚴密保護,任何發現這朵花的人都可以獲得塵世的財富,而塵世的財富從未惠及任何人,因此,採摘這朵花或不採花的決定取決於個人。

事實上,蕨類植物並不是開花植物。然而,一些專家認為,開花蕨類植物的神話有其現實根源。在過去,植物的分類不像現代植物分類學那樣精確。許多開花植物像蕨類植物,或有蕨類植物一樣的葉子,其中一些確實在夜間開花。此外,某些真正的蕨類植物,比如如歐紫萁(Osmunda regalis),其孢子囊緊密排列(稱為「可以生育的蕨類」),可能出現在花狀的簇中,因此,它們通常被稱為「開花蕨類」。這可能是兩種植物雜交的結果,每種植物都屬於紫花科。

 

4.吞噬者葫蘆(Devouring Gourd)

在班圖族的民間傳說中,葫蘆和南瓜有可能長成巨大的吞噬動物。這種植物據說生長在邪惡的巫師或食人魔被殺死的地方。

根據傳說,烏桑巴拉的吞噬者葫蘆被一群玩耍的小男孩發現。「看那個葫蘆,多大了!」一個男孩說。令他們驚訝的是,葫蘆有了反應。男孩們跑回家告訴了他們的母親,但母親拒絕相信他們。可他們的姐妹們堅持要去看大葫蘆,當她們被帶過去的時候,她們像她們的兄弟們一樣說:「看,這葫蘆越來越大了!這次葫蘆沒有反應,女孩們回家抱怨她們的兄弟是騙子。

因為葫蘆沒有被摘下,它繼續生長。最終,它變得有房子那麼大,連根拔起,吞噬了邨裡的每一個人。在吞噬了所有觸手可及的人之後,它滾進了湖裡。

屑圖 

只有一名婦女在葫蘆的肆虐中幸存下來,而且她懷孕了。她兒子出生後,他們一起住在邨莊的廢墟裡。當兒子問他的父親在哪裡時,他的母親告訴他「他是被葫蘆吞下去的,葫蘆現在在湖裡」。兒子決定為父親報仇,他來到湖邊,看到葫蘆的耳朵伸出水面,他開始奚落葫蘆。「葫蘆,出來!」他大聲說。「葫蘆,出來!葫蘆又惱又氣,只好爬出湖來,但男孩早已做好了準備,向葫蘆裡射了一排箭。第十箭射死了它,它在一聲震耳欲聾的吼聲中死去。

去武加的路。小男孩用刀把它切開,讓邨民們毫發無傷地離開,他成為了邨民的偉大領袖。

5.巴西食鳥樹(Brazilian bird-eating tree)

巴西食鳥樹是從巴西報道的一種神祕食肉植物。它通過生長出味道甜美的漿果來吸引獵物,也就是小鳥,並用據說是可移動的觸手狀樹枝捕捉它們。除非鳥能逃脫,否則它們會被推到樹幹上壓死,讓它們的血液被樹枝上的「吸盤」吸取。卡爾·舒克(Karl Shuker)博士認為,如果它是真的,那麼它可能就是墨西哥蛇樹、尼加拉瓜食狗樹和吸血鬼植物的同義詞。

6.巴西魔鬼樹(Brazilian devil tree)

巴西魔鬼樹或章魚之樹是一種神祕的食肉植物,來自巴西的馬托格羅索州。據說它有柳樹那麼大,但它卻把樹枝深深地藏在地下或者森林的灌木叢中,讓它能夠伏擊任何在樹枝上移動的獵物。1932年,米德爾塞克斯的托馬斯·W·H·薩爾船長前往亞馬遜河,打算帶回這些樹的一個活標本,但顯然失敗了。

7.外星孢子(Alien Spores)

NPR和Newser報道說,上周(2011年8月4日)降落在阿拉斯加一個邨莊的神祕橙色物質被確認為一種未知動物的卵。

一種神祕的橙色黏液出現在阿拉斯加的一個小邨莊——基瓦利納哈斯的岸邊,被確認為「數百萬個充滿脂肪滴的微小雞蛋」,但研究人員聲稱他們仍然不知道這些雞蛋會孵化出甚麼,或者它們是否有毒。基瓦利納市行政長官珍妮特·米切爾(Janet Mitchell)對這些橙色黏液有以下看法:

「這種物質是在內陸淡水烏裡克河幾英裡處發現的,橙色物質變粘並發出奇怪的氣味。但從海洋中舀出後,這種物質幾乎沒有氣味,

摸起來很輕,有嬰兒油的感覺。」

好惡 

此外,在至少一個屋頂上以及邨裡用來收集雨水的桶裡都發現了這些雞蛋。市議員弗朗西斯·道格拉斯(Frances Douglas)是該邨44歲的本地人,她說,這種粘稠的物質沿著烏利克河(Wulik River)和瀉湖(lagoon)廣泛分布,瀉湖寬半英裡,長六英裡。據報道,這些雞蛋來自遙遠的巴克蘭邨,位於基瓦利納東南150英裡處。

道格拉斯記得,她童年時氣溫較低,多年來逐漸升高。她想知道氣候變化是否與蟲卵入侵有關,她估計蟲卵入侵在邨子裡很明顯,這本書的內容是:「很容易超過一千加侖。」

盡管雞蛋似乎已經消失,米切爾和其他邨民對雞蛋對其邨莊的食物供應和脆弱的生態系統的影嚮表示擔憂:

「似乎都消失了,但如果它們是顯微鏡下的卵,誰能說它們還沒有在河裡呢?」

基瓦利納哈斯邨是一個伊努比亞愛斯基摩人社區,位於阿拉斯加西北海岸8英裡大堡礁的頂端。它的374名居民大部分生活在陸地上,許多人擔心一種以前從未見過的物質對當地野生動物和植物的影嚮。

據報道,基瓦利納周邊地區也有這種奇怪的東西。有報道稱,魚卵可能殺死了一個滿是魚的瀉湖裡的所有魚,這給人們帶來了新的疑問:這些魚卵是否有毒,或者這些魚卵的體積是否會剝奪這些魚的氧氣。在朱諾,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科學家吉普·賴斯在周一表示:

「很容易看到它們周圍的細胞結構,並將其識別為『動物』。我們已經確定這些是小型無脊椎動物卵,盡管我們無法區分是哪一種。」

科學家們也不知道為甚麼這些不明卵上周突然出現在基

瓦利納海岸。邨民們說他們以前從未見過這樣的現象。根據NOAA發言人朱莉·斯佩格爾的說法:

「我們可能會找到一些線索,但我們可能永遠不會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樣本被送往位於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的NOAA實驗室進行進一步分析。阿拉斯加環境保護署星期一也向阿拉斯加費爾貝克斯大學海洋科學研究所發了樣品。

值得註意的是,過去曾出現過反常的「生物風暴」,如2001年印度喀拉拉邦發生的臭名昭著的「紅雨」或「血雨」,或數百個尚未分類的粘性「紫球」或「星果凍」神祕地降落在地球上,並顯示出明顯的生物學特性。

2012年3月7日,一篇文章發布,宣布他們已經確認了這種神祕物體到底是甚麼。它們分別是甲殼類動物的卵和雲杉-拉布拉多茶針鏽菌(屬於金鏽菌屬,是一種寄生蟲)。(待續)

資料來源

Beast of Barrisdale | A Book of Creatures

Cryptid Wiki | Fandom

Encyclopaedia of Cryptozoology | Fandom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