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秩序——撒旦的大陰謀

世界新秩序

文:亂翻書的清風

撒旦這個名字大家都知道,是禍害人類的惡魔。可是它究竟有何目的?它具體又在幹了些甚麼?很多人並不知道。

今天我們就聊聊這個話題。我們先從1美元講起。

1美元鈔票上的金字塔和那只眼睛大家想必都很熟悉吧。

那只眼睛叫全視之眼,也叫荷魯斯之眼。還有人把它叫作上帝之眼,象徵著上帝監視人類的法眼。但是,1美元中的這個圖案似乎和共濟會有著密切的關系。我們看下圖:

如果在金字塔上加一個倒立的三角,構成一個六芒星後,再六芒星中除了全視之眼之外的另外五個點所指向的字母,構成一個單詞——MASON(石匠),這個詞指的就是共濟會。上面的「ANNITE CIEPTIS」 和 下面的「NOVUS ORDO SECLORUM」 是拉丁文 ,意思分別是「他領導我們的事業」和「時代新秩序」 。金字塔底部的MDCCLVVXI 是羅馬數字1776,是美國的建國日。

這個設計如果放在當年,似乎並沒有甚麼問題。美國的社會制度在當時絕對是一個創新,沒有先例。這個設計意思是讓這個新的社會制度來領導我們,這完全說得通。

但令人驚訝的是,現在又出現一個新的提法——世界新秩序。

2015 年 9 月 25 日至 27 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的會議上通過了一個議程(AGENDA)。議程要求在2030年之前實現一些目標,這些目標聽起來都很不錯,比如消滅貧困和饑餓啊、消滅國家之間的不平等啊、地球資源的保護啊,當然還有左派的性別平等啊那一套。

議程的細節還有很多,這裡就不細說了。

這些內容聽起來有點不太現實,不過也不能說有甚麼問題,但重點是它的實施方式。它的實施方式是:將各國政府、私營部門、民間社會、聯合國系統和其他行為者聚集在一起,並調動所有可用資源。

看懂沒?實際上就是建立一個世界政府。

目前全世界193個國家,全部參與了這個議程,「世界政府」(NWO)已經成立並開始運作了。看看對現在各國針對新冠疫情的控制措施,全世界步調多麼的一致,你就知道這個議程不是說著玩的。

世界新秩序這個新提法並不是近幾年才出現的。它最早是老布什總統在1990年9月11日提出的。有趣的是,就在同一年,一個Steve Jackson的人設計出了一個名叫《光明會:新世界秩序》 的桌上游戲,他的賬戶和辦事處也因此被搜查。1995年他終於有機會發布這套紙牌,但隨後這套紙牌在短暫發行後絕版……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光明會卡牌。

而後就如大家都知道的,卡牌上的內容如魔法般一幕一幕的在美國和全世界上演。註意,光明會卡牌上描述的不是行動計劃,而是行動的結果。也就是說,那是一部精準到不可思議的預言,仿佛在過去看到了未來所發生的事,甚至包括一些細節。如果你認真的看過這副卡牌,你一定會覺得自己的那點腦洞根本就不夠用,但這卻是事實,無論你是否願意接受。

有關這個卡牌的內容大家可以參考我以前發過的《神祕的光明會卡牌》。

Steve Jackson

顯然,這個游戲的設計者史蒂夫·傑克遜也不簡單。也許他有一個水晶球或者時光機,並從中看到了未來,不然怎麼可能設計出那套卡牌呢?至於他推出這個卡牌游戲的目的是甚麼,沒人知道。也許是在提醒民眾警惕這個新世界秩序,這個世界新秩序不簡單,其背後的操縱者也不簡單。

不管他的目的是甚麼,至少通過這副卡牌讓我們知道了這30年來發生的大事件中,哪些和這個世界新秩序的議程有關。比如:

1997年的戴安娜王妃車禍去世;

1998年克林頓總統的性醜聞事件;

2001年的911事件;

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

2004年的印度洋海嘯;

2010年的石油洩露;

2011年的日本海嘯和福島核洩漏;

2016年川普上臺和左派展開鬥爭;

2020年新冠病毒爆發;

2021年華盛頓被軍管;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人們不知道的一些這個世界上的祕密。

那麼回過頭來再看看那個1美元上的圖案。莫非那個「NOVUS ORDO SECLORUM」 的真正意思是現在最終實現這個世界新秩序?

現代共濟會組織是1717年成立的。回想一下,似乎也就是大約從那個時候開始,整個世界開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看看這近300的年历史上的那些大事件:啓蒙運動、美國獨立戰爭、法國大革命、美國內戰、西班牙大流感、一戰、二戰、聯合國成立、兩大陣營的形成、蘇聯解體、NWO的提出、911、海灣戰爭、新冠病毒、疫苗。。。如果你仔細的去觀察,你會發現這些大事件背後似乎都有共濟會的影子。難道這些全都是共濟會下的一盤大棋?細思極恐。

可能有人在想,共濟會真的那麼邪惡嗎?也許這個世界新秩序真的是為人類造福呢? 好吧,我們再細看一下。

上面這個清單我也不知道是誰列出來的。但也許這些才是他們的真正想要的。盡管這些內容他們沒有在議程中明確的列出來,但你仔細的分析,按照他們所提出的那些小目標,如果要實現的話,這些幾乎全部都是必要的手段。

目的很明確,撒旦要徹底接管這個世界

其實要控制這個世界並不難,只要控制了這個地球上所有的精英。地球上的普通人不過是一群一群的羊。牧羊人走到哪裡,羊群就會跟到哪裡。

這個手勢大家認識嗎?

有人說這個手勢代表”金屬禮“, 是重金屬、搖滾樂常用的手勢。

也有人說,只要把「金屬禮」中的拇指伸開,就成了「我愛你」的手勢。

這個手勢通過娛樂圈很快流行。很多年輕人不明就裡,盲目跟隨。這真的只是代表「我愛你」嗎? 真象未必如此。

我們先看上面這張圖。倒立的五芒星是是山羊頭的形狀,而山羊頭是惡魔撒旦的標識。中間的倒十字架代表反基督。

而這個手勢就是糢擬那個山羊頭的樣子,所以說它就是撒旦的標識。

如果你仔細觀察,你會發現西方很多政商名人在公開場合下常常特意打出這個手勢。

有些人做這個手勢可能是因為這個手勢流行,覺得挺好玩。而有些則不是。

其實,搖滾樂的出現,也並非偶然,這種音樂中充滿了狂野、嘶喊和發洩,很容易讓人進入一種著魔、發狂的狀態。這個話題這裡不想過多探討,大家自己可拿它和經典音樂對比一下,細細的品味,你就能體會到裡面的魔性因素。不止是音樂,其它的藝術也一樣,比如繪畫、彫塑、時裝、造型。。。很多的藝術都變得狂放,充滿了魔性,不再擁有以往那種傳統的美感。而這種充滿魔性的藝術,正在不知不覺的改變著人。

回過頭來我們再說,那個山羊頭怎麼就成了惡魔的標識了呢? 這還是和《聖經》有關。

在《新約聖經》中,羊是一種重要的指代。耶穌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正如父認識我,我也認識父一樣,並且我為羊舍命。」 這裡的羊是綿羊,綿羊的特點是順從和跟隨。而山羊不是這樣,它的特點是不順從,暗指與神對立。所以在新約中,綿羊用來指代義人,而山羊用來指代惡人。「萬民都要聚集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分別出來,好像牧羊的分別綿羊、山羊一般。把綿羊安置在右邊,山羊在左邊。」 

另外,西方宗教中有個有名的惡魔——巴風特(英語:Baphomet,或譯巴弗滅),就是現今為人所熟知的羊頭惡魔,也是撒旦的代名詞。

巴風特最早於1195年出現在游吟詩人Gavaudan的詩篇《Senhors, per los nostres peccatz》中。1307年10月13日,法國國王腓力四世鎮壓了聖殿騎士團,逮捕了大批法國聖殿騎士並使用酷刑對他們逼供,在嚴刑逼供下,很多聖殿騎士供出了巴風特這一名字,說這是聖殿騎士們崇拜的偶像。

1861年,法國神祕學家艾利馮斯·李維在他的著作《高等魔法的信條與儀式》中,繪制了巴風特最廣為人知的描繪:擁有一對乳房、額頭有五角星、兩角之間有火把、長著翅膀的人形山羊,並在腹部豎立著赫耳墨斯手杖。此後這就變成巴風特的官方形象。

巴風特也是共濟會崇拜的對象。李維的創作問世後不久,法國作家尼歐・塔克希爾出版了許多譴責共濟會使用魔鬼崇拜的書本,主要是共濟會員的崇拜對象巴風特。共濟會33度成員艾伯特・派克認為,在共濟會看來巴風特並不是甚麼崇拜對象,而是一個符號,其真正的含義只給高層的倡導者知曉。

巴風特印記

撒旦教會的創始人安東·拉維於1966年成立了這個頗有影嚮力的神祕學團體。這個組織以「巴風特印記」作為它的官方標志:一個置於倒五角星內的巴風特山羊頭顱。根據安東・拉維的說法,聖殿騎士崇拜的巴風特就是撒旦的符號。

拉維在《撒旦聖經》中解釋了巴風特這個符號:

巴風特這個符號曾經被聖殿騎士用來作為撒旦的象徵。從古至今這個符號有很多不同的稱呼。它們包括:門德斯的山羊、千年不老之羊、黑暗之羊、猶大之羊,其中最恰當的也許就是替罪羊。巴風特代表著黑暗權力與山羊生產、生育力的結合。它純粹的五角星代表人被五顆星點環繞的形象 — 三顆朝上,兩顆朝下 — 象徵著人類的精神本質。撒旦教同樣採用五角星,但因為撒旦教代表與精神本質相反的人類肉體本能,於是五角星被倒轉過來,完美的和這只羊的頭結合。它的羊角代表二重性,向上挑戰的推力;其它三個翻轉的點則是否定三位一體。圍繞這個符號外圍的希伯來字母來自於卡巴拉的魔法教導,因此可以拼出利維坦,深淵之水中的蛇妖,也就是撒旦。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那些打著這個山羊頭手勢的政商名人,你就知道這個世界已經被撒旦接管到甚麼程度了。

教宗也不例外

是不是很可怕?

不過也不用太過擔心。這裡還是要再次引用一下老子的思想:正和邪的力量也總是一起出現的。老布什剛提出這個新秩序,馬上就有人用光明會卡牌揭露了這個陰謀;2015年,這個議程剛剛在聯合國通過,2016年老川又上臺了,是不是這樣?現在兩個力量也仍在暗中纏鬥,只是我們不太了解罷了。所以不要害怕這個陰謀。

2021年3月份,德國反封鎖抗議

2021年6月份,奧地利爆發反封鎖抗議

今天6月份,英國爆發反封鎖抗議

2021年8月份,澳大利亞反封鎖抗議

有壓迫就有反抗,撒旦的陰謀沒那麼容易得逞。就象你往一個平靜的湖面上投塊石頭,湖面必然會上下波動。這一上一下的過程恰似正邪兩股力量在互相撕扯。雖然會起伏一段時間,但終究還是會歸於平靜。盡管在這一過程中將無可避免的對我們產生影嚮,但只要我們能認清楚撒旦的這個大陰謀,不要上它的當,相信這一段這一段黑暗的歲月我們一定可以平安渡過。只是當我們渡過這段黑暗之後,不要忘了那些為這場戰爭付出過沉重代價的英雄們。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