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記的前兩輩子的老僧人

豬

內閣學士汪曉園講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一個老僧路過屠宰場時,不禁潸然流涕,十分哀傷。人們非常驚訝,就去詢問他為何哀傷。

老僧說:「說來話長啊。我能記的前兩輩子的事情。我在第一次轉生為人時是屠夫,年三十餘歲而死。死後魂魄被數人捆綁而去見閻王。閻王認為我殺業太重,判我接受惡報。當時,我只感覺恍惚迷離,如醉如夢,頭部熱的難以忍受,忽然感到了一陣清涼,原來我已經投生在豬圈中。

我斷奶後,發現人們給豬投下的飼料很臟,但因為自己非常餓,五臟皆如焦裂,不得已吃了這些飼料。後來,我漸漸通曉豬語,經常與同類聊天。它們能記住前生的也很多,只是沒法向人述說罷了。我們都知道總有一天會被宰殺,所以,平時發出哼哼唧唧的呻吟聲,那時因為說到了辛酸處,在為將來發愁呢。我們眼角和睫毛處時常掛著淚花,那是為命運而悲戚啊。我們樣子笨重,到了夏天,酷熱難耐,只有把身子浸沒在泥水中,才稍微感覺好受些;我們的皮毛稀疏而堅硬,到了冬天非常不耐寒。等到長夠了分量,就要被屠宰。在被人抓捕的時候,心裡明明知道不免一死,但仍然拼命躲閃。被抓到後,人們將我們的四蹄用繩子綁住,繩子勒的非常緊,幾乎到了骨頭上,疼的就像刀鋸一般;接著,我們被裝到車上或船上,我們被重疊相壓,肋骨幾乎要斷掉,百脈湧塞,肚子欲裂。有時,我們被用一根竹竿吊著四蹄而走,那滋味比官府中給犯人上三木夾棍刑還難受。到了屠宰場,被屠夫扔到地上,心脾震動欲碎,有些馬上被宰殺,有些則要等上好幾天。那種心理煎熬更加難以忍受。

等到自己被屠宰時,屠夫一牽拽,我即刻嚇的頭昏眼花,四體皆軟,只好閉上眼等死。那屠夫先把我的喉嚨割斷,然後搖撼擺撥,把血控到盆中。那時的痛苦不是言語所能表達的,真是求死不得,惟有長號。等到血放完了,屠夫一刀刺進我的心臟,大痛難忍,這之後才停止了嚎叫。此時靈魂再次出竅,再次醒來,已經轉生為人了。因為閻王認為我前生還做過一些善事,所以仍然準我轉生為人,是為今生。

剛才,我看見這頭豬身受屠戮之苦,不由聯想到自己前生遭遇的痛苦,又想到這個屠夫也將遭受到同樣的痛苦,所以不免涕淚橫流了。」

那個屠夫聽到此,馬上將屠刀扔到地上,改行賣菜去了。

(資料來源:清朝紀昀《閱微草堂筆記》卷十八)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