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消防隊長,兼職連環殺手

消防隊長

文:李淼

惡性犯罪是我很久以來特別喜歡的一個話題,所以最近我可能會寫一批自己關註了超過10年的日本罪案故事,從強姦殺人到政府黑幕。然而有句話必須說在前面,這裡的故事絕大部分發生在戰後到現在的70多年的時間裡,在日本也是鮮有的惡性犯罪事件,並不代表「日本的治安非常亂」。正相反,日本社會的治安其實非常好,好到我一個人深夜走在鄉下的小路上心裡都不會有任何不安。

今天看了一位朋友在知乎上的答案,寫到他在中國給日本的警察打電話,要求對方去尋找自己在日本留學當晚失連的女友,警察全力配合的事情。整件事看下來讓人正能量爆棚,也讓讀者可以切實地感到日本公職人員的耐心與責任感。而我們今天要講的這個案子,主角也是一位公職人員。

勝田清孝,優秀消防士長,寵愛妻子的好丈夫,兩名兒子的父親。但同時,他也是日本戰後最可怕的連環殺人犯。

1948年,勝田清孝出生於京都府鄉下的一個農家,長子。在鄉下度過了普普通通的青春時代,16歲進入職高學習農業。1965年,他17歲時犯下了人生第一樁罪案:騎摩托車搶了行人的手包,但馬上被警察抓獲歸案。經過搜查,他自己的房間的天井裡有十幾個搶來的手包,以及從學校偷來的擴音器,學校食堂的飯票等等。但事實上勝田家的生活相當不錯,他也不缺錢花,這時的他似乎是個有盜竊癖的少年。

一個月之後,法庭判處勝田清孝進入大阪府的和泉少年院(類似於我國的少管所),同時高校宣布開除他的學籍。

進入少年院多半年的時間,1966年7月他就被家裡保釋出來,同時在父親的安排下,進入了奈良的一家汽車部件工廠工作。這期間他考下了駕照,家裡給他買了一輛馬自達323。然而他舊習未改,在工廠裡仍然以撬別人的儲物櫃為樂,工廠裡的其他人都叫他「少年犯」,在工廠裡的人際關系非常差,於是不得已辭職。之後他的父親又給他介紹了很多工作,但都由於各種問題,沒能長期幹下去。

1967年,他認識了鄰町的小他一歲的女孩子,兩個人發展到了考慮結婚的地步,但一方面由於他自己曾進過少管所,而對方的家境又很差,於是雙方父母都極力反對這樁婚事,兩個人只好先壓下結婚的想法。

1968年9月,年滿20歲的勝田清孝帶著女朋友私奔到了大阪,在生野區的一間小公寓裡開始了同居生活。因為有著對新生活的向往,他一改前非開始在金屬加工廠裡認真地工作,女孩也找了一份制衣廠的工作。差不多1年之後,勝田改行當上了卡車司機,沒日沒夜地往返在名古屋-大阪的公路上。而他這樣認真地工作,也讓家裡覺得他確實洗心革面了,在1970年3月,雙方家長終於同意了他們兩個人的婚事,給他們舉辦了婚禮,並在奈良市蓋了小兩口的新房。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軌。一年之後,兩個人的長子出生了,一家人其樂融融。

然而世事無常。1972年1月,奈良市加茂町的第一勸業銀行的一名19歲女職員在回家路上被人姦殺。警察在對周邊地區調查中發現,勝田清孝有在少年院服刑的經历,於是就在他工作的運輸公司的同事間打聽勝田清孝的行蹤,並且提審了他。在他從警察局出來回到公司的時候,社長也追問他是不是殺了人——但他當時有非常明確的不在場證明,而且警方也排除了嫌疑。感覺受到了侮辱和排擠的勝田,就把怨氣都發洩到了購物上(這是典型的購物發洩癥吧?)

因為在日本當貨車司機的收入很高,所以勝田在花錢上變得相當大手大腳,去酒吧喝酒時必喝人頭馬和軒尼詩,給小姐的小費也毫不吝嗇,家裡的車也馬上換了Trans Am和福特Mercury:

(這車也太性感了!)

然後他還在院子後院搭了200萬日元(現今價值大概120萬人民幣)的無線電發射塔,每月的各種零花開銷達到了接近11萬日元(相當於現在的5萬人民幣)…總之這是一個貨車司機很難承受的生活開銷水平。1972年3月,他聽從父親的勸告,去參加了日本全國統一的消防員資格考試,並且拿到了資格證書。4月1日,他被老家的相樂中部消防隊錄取,成為了一名消防員。但考慮到他曾經進過少年院,有過案底的背景,他能當上消防員,想必家裡也動用了不少的人情。

成為了消防員的勝田清孝,雖然在社會地位上變成了受人尊敬的消防戰士,但他之前的大肆消費仍然給他帶來了不少的生活壓力。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勝田清孝青少年時留下的惡癖開始讓他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1972年9月淩晨,勝田剛剛當上消防員的第5個月,他趁值夜班後回家的途中,潛入了京都市山科區的一間公寓,想找個沒人的屋子進去偷點兒值錢的東西。但當他經過一間房間的時候,從打開了10公分左右的窗口瞥到了屋裡的地上扔著一個手包。於是他偷偷打開了門,正準備偷手包的時候,房主從廁所裡出來了。

房主是一名在夜總會陪酒的女孩子,叫中邨博子,當時24歲。下了班喝得半醉的她看到家裡進了小偷,當時嚇得不知所措。然而身強力壯的勝田一把把她拉過來,掐住脖子,要她把錢都交出來,她嚇得說:

「我沒甚麼錢。實在不行的話,我就用身體付吧。」

勝田二話沒說就強姦了她,然而在他要準備逃走的時候,中邨博子突然大喊起來,於是他又折回來,用絲襪勒死了她。從她隨身攜帶的手包裡,只搶到了1000日元。

警方在調查這起兇案的時候,因為被害者是一名陪酒女,於是最先懷疑是一起情殺,調查了所有跟她有染的男子,其中夜總會的老板(也是中邨的同居情人)和店裡熟客中的一名汽車銷售都作為重要嫌疑人,接受了幾年的調查。汽車銷售也因此丟了工作。

————————————–

1974年,勝田升任消防副隊長。但因為自己欠下的債務太多,於是他利用節假日開始幹起了長途運輸的副業。而這也給了他更多跑到全國各地的機會,在客觀上提供了他在異地作案的方便。

1975年7月淩晨,他潛入了大阪府吹田市的一間高級公寓,在停車場偶然目睹了一名女性從尼桑 Fairlady Z (350Z)下來,於是萌生了搶劫「富婆」的想法。勝田上前搶包,但遭到了女性的反抗,於是他就用路邊的繩子勒死了她,並把遺體塞進了 Fairlady Z 的車裡(有 Fairlady Z 的人一定知道這車的後備箱要塞下一個人有多難…),駕車離開了作案現場。他先把受害女性的屍體扔進了農邨的一口機井裡,之後為了掩蓋指紋,把那輛 Fairlady Z 一把火燒了。從手包裡搶到了10萬日元。

被殺的女性名叫籐代玲子,35歲,在大阪市北區經營著一家高級酒廊。警方在調查時看到座車被燒,而且現場沒有扭打的痕跡,認定這是一起充滿了恨意的熟人作案,於是調查了跟籐代交往,並且當晚跟她約會的45歲會社社長(社長對不起…)。

而勝田在這兩起搶劫案中,逐漸嘗到了搶劫「特殊行業女性」的甜頭:包裡一般都挺有錢,而且不怎麼能打,說不定還能劫財又劫色。於是他之後的作案,都瞄準了這些女性。

———————————–

1976年3月淩晨2點多,勝田來到了名古屋市中區尋找獵物。這次他發現的是一名開著 Camero 的陪酒女,伊籐照子。在伊籐照子走下車,準備進入自己住的公寓的時候,勝田清孝跑上前去搶走了包,但在搶劫的一瞬間他被伊籐看到了臉,而且伊籐開始大聲喊救命,於是他掐死了伊籐,並且用她當時戴著的圍巾死死系住了她的脖子。之後他把伊籐照子塞進了 Camero,駕車40分鐘開到了滋賀縣的農邨,把屍體拉到了莊稼地裡。為了讓搜查陷入謎團,他特意把屍體的內褲扒下來,把麥稈插到了女屍的下體裡。回到車上,他開出了15公裡後棄車,並帶走了當時伊籐手包裡的12萬現金。

 

警方在調查此事時,首先懷疑的是當天夜裡跟伊籐照子約會,並在2點左右分手的一名43歲律師。由於調查相當深入,對該律師的個人資訊挖得一清二楚,最後導致了律師被迫停業。而警察同時也加緊了對伊籐所在的夜店的搜查,連日盤問店裡的熟客,讓人們開始對這家店敬而遠之,最後這家店也被迫關張。

————————————

而勝田因為貸款太多,在工作上格外突出賣力,結果竟然格外被人賞識。1976年10月,他被提拔為消防隊長。這離他上一樁命案僅僅隔了6個多月。

———————————–

1977年6月30日淩晨2點,他來到了名古屋市南區,偶然看到一名女性沒鎖門就牽著狗去遛狗,於是他潛入了這家公寓,從裡屋的衣櫃裡翻出了裝著4萬現金的信封。就在他要溜出門的時候,女孩帶著狗回來了,看到了他於是開始大呼抓小偷。他上前把女孩拉進屋裡,壓在地板上,從背後用皮帶勒死了她。

警察第二天來調查的時候,被列為第一嫌疑人的是女孩當時的情人,35歲的公司職員。隨後的調查發現,這名公司職員為了維持和女孩的情人關系,故意做假賬,克扣了公司的營業收入來中飽私囊。警方便以職務侵吞的名義逮捕了這名公司職員,並判處2年拘役。直到勝田清孝被捕的6年時間裡,這位公司職員一直作為殺人嫌疑犯受到警方的調查。

7月6日,就在勝田上次作案後一周,朝日電視臺制作的一檔綜藝節目還採訪了他的一家。在節目裡他作為精悍能幹的消防員登場,酷酷的長相加上風趣幽默的談吐,完全是好丈夫的形象。談到自己的妻子時,還說「我比較喜歡瘦小的女孩子呢。因為天天見面,所以臉可能早就審美疲勞了,但說到她的身材,100人裡也能達到前10名哦。」採訪的主持人問「那你覺得妻子最奇怪的表情是甚麼呢?」他的回答是:「那當然是那個了呀…嘿嘿嘿…夜裡那個的時候,她高潮的表情最奇怪了,哈哈哈。」作為大膽回答的獎勵,節目組給了他8萬元現金和10萬日元的購物券。這期節目在當年8月20日播出了。

—————————————

8月12日夜裡11點,勝田又來到了名古屋昭和區,為了防止被人撞見,於是他帶了棒球帽和墨鏡。就在他尋找入室盜竊的目標時,樓道裡的一扇門突然打開了,住在屋裡的識名吉子出來扔垃圾,恰巧撞見了在樓道裡鬼鬼祟祟的勝田。識名吉子當時問道「你是誰?幹嘛呢?」勝田當下有點兒慌亂,於是一把把識名推進屋裡,從後邊掰住識名的胳膊,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因為當時被識名看到了臉,怕她之後報警,於是勝田用褲襪勒死了識名吉子,並把屍體藏到了牀下,從屍體上擼走了價值45萬日元的鑽石戒指。

被殺害的識名吉子當時33歲,離過一次婚,當時獨身。當時她在給同公司的一名29歲的年輕部長當情人。這名部長出面租下了這間公寓,並把識名吉子安排在這裡。殺人事件發生的第二天和第三天,也就是13日和14日,部長都來過這件屋子找識名吉子,但進屋後發現沒有人,也並未覺得有甚麼異常,於是就馬上離開了。但當他16日再來的時候,因為天氣炎熱識名吉子的屍體已經開始腐爛,他聞到了異味後滿屋尋找,卻在牀下意外發現了識名吉子的屍體,於是馬上報警。

警察來勘探現場之後,發現識名手上的戒指被疑犯搶走了,而放在抽屜裡的40萬元現金卻絲毫未動,於是再次懷疑是熟人的沖動作案——不是以搶劫為目的,而是從她身上拿走對自己不利的證物。報警的年輕部長馬上被列為了最大嫌疑,開始了密集的調查。警方調查的結果對於案情一無所獲,但卻導致這位年輕部長在外面養情人的事情鬧得滿城風雨。

而事情最巧合的是,這位年輕部長的妻子就是這家公司董事長的女兒——這也是他年紀輕輕就能當上部長的原因。事情爆出之後,董事長女兒自然立刻跟年輕的部長離婚,而他也被趕出了這家公司。原本是作為未來公司接班人而培養的人生,一瞬間就化為了泡影。

而迄今為止,勝田殺害的女性,無一例外都是有著複雜的社會關系的女人們。因為每次被盜的金額都不是很大,所以警察們的最初判斷都是並非以搶劫為目的,而是私人洩憤或是情感糾紛導致的熟人作案。這不光讓調查陷入了一個又一個的謎團,也把原本無辜的人們的人生帶入了永劫不複的漩渦中。

————————————

然而此時的勝田清孝,已經不滿足於每次殺人後搶到的那些小錢了。因為負債的原因,他的膽子變得更大,手段也更加直接了。

1977年12月13日下午5點,勝田來到了神戶市中央區的兵庫縣勞動金庫神戶東分行,用散彈槍對銀行職員井上裕正的胸口開了一槍,搶走了裝有410萬日元現金的皮包。井上裕正體內被射入了37發子彈,2天後因為傷勢過重離開了人世。散彈槍是勝田在1個月前從奈良縣的槍具店前的車裡偷來的。而駕車逃跑用的卡車,是他在4天前從名古屋市內的蔬菜公司停車場偷來的。

1977年12月30日,勝田的第二個兒子降生。

————————————

1980年7月31日淩晨12點,勝田蹲守在名古屋市名東區的松坂屋停車場內。當松坂屋店長本間一郎下班準備回家的時候,他拿著散彈槍頂在了本間一郎的胸口上:

「乖乖聽我的就不會傷你。」

於是他逼著本間一郎回到了辦公室,從保險櫃裡取出了當天的營業收入576萬元現金,以及一部分購物卡。之後,他脅迫本間開著他偷來的卡羅拉,開到了名古屋中區的一處停車場裡。就在本間準備搶奪他的散彈槍的時候,他用槍打死了本間一郎。這把槍是79年12月29日勝田從一名槍械收藏家的家裡偷出來的,而子彈則是12月8日從一輛卡車裡偷到的。

11月8日,就在勝田對街上一輛車裡的財物進行盜竊的時候,他被巡警偶然發現,於是現場逮捕。但因為並未發現他有其他可疑的地方,於是僅僅判決了拘役10個月緩刑3年。因為這件事,他被消防隊開除。而在此之前,勝田清孝因為在消防員的崗位上工作出色,獲得了20多次的嘉獎,並且連續兩年在全國消防員練兵大賽中獲獎。

被開除出消防隊後,勝田和妻子兒子搬到了京都府的城陽市,再次幹起了卡車司機的工作。

————————————–

1981年2月,勝田來到了名古屋北部的小牧市,用槍脅迫電器店店員,搶到了107萬現金。

1982年2月,勝田認識了在京都市山科區經營小酒吧的女性。為了幽會,勝田給她租了每個月5萬多元租金的公寓,並且買了大約200萬日元的家具。此時勝田與妻子的關系已經進入了分居的狀態。

1982年10月27日晚9點,勝田在名古屋千種區報警,聲稱「在附近發現了似乎是被偷的黑色車,請快點來查一下。」之後9點25分,他再次報警說「車裡還有可疑男子,請快點來。」於是田代北派出所的長橋裕明警官就步行前往該地,在現場並未發現報警電話裡所說的可疑車輛。就在他把現場附近的車牌一一抄好準備回去查閱的時候,勝田開著皇冠轎車猛沖向長橋警官,把他撞飛後又下車問「怎麼樣?」發現警官沒斷氣,於是他又用準備好的鐵棍對警官頭部進行了數次猛擊,搶走警官腰間的M60左輪手槍。

 

長橋警官命大,並未因此喪命,但也在醫院裡住了4個月。

手槍到手4天後的10月31日,勝田開始了他人生中最冒險的一次旅行。

10月31日淩晨2點50分,勝田帶著頭盔、墨鏡,蒙著臉,舉著手槍來到了靜岡縣浜松市的一家音像制品店,對店裡準備關店的三名員工說:

「你們都聽說了名古屋的警官手槍被搶事件了吧?這就是那把手槍。把錢都交出來。」

然而三名員工再按下警鈴後分頭從店裡逃跑了,勝田清孝沒辦法,也只得慌慌張張從店裡逃走。

當天晚上8點,在滋賀縣大津,一名叫做神山光春的電焊工幹完了出差的工作,正準備開車返回幾百公裡之外的千葉縣千葉市。勝田趁他把車停在高速公路休息區的時候,強行坐在了助手席上,求他載自己回名古屋。然而車開出不久,勝田的手槍就從褲袋裡掉在了車裡。他連忙拿起手槍,對神山說「如果你敢跑我就打死你!」於是神山只得開車上路。

晚上9點30分,在滋賀縣草津的路上(1個半小時才從大津開到草津…換成是赤坂都到名古屋了吧),神山突然一腳急剎車,讓勝田的手撞在了擋風玻璃上,於是神山就勢奪槍。勝田毫不示弱,用安全帶困住了神山的脖子,並且為了防止神山再次急剎車,準備爬到後座上。此時神山掙脫開了安全帶,抓住了勝田持槍的右手,於是勝田氣急敗壞之下,對著神山的胸口開了一槍,並把中槍後失去知覺的神山抬到了後座。

為了尋找下一個超市搶劫的目標,勝田沿著41國道一直開著車,突然在後座的神山開始說「給我點兒水喝」「我好冷」之類的話。勝田開始很慌亂,但之後神山就沒了聲音,於是勝田把神山身上的4萬元現金拿走,從國道開上了名神高速公路。

淩晨2時許,勝田來到了名古屋西邊的養老郡休息區,把車停好,將沾上了神山血跡的手套扔到了休息區的垃圾箱裡。這時,他看到了不遠處的加油站裡的加油工小田俊弘,認為他可能看到了發生的一切,於是他拿著手槍走近了小田,用槍頂著他說「把加油站的錢都交出來。」小田轉身就跑,被勝田從背後一槍放倒。

因為怕槍聲引來別的人,勝田只好放棄了搶劫,上車離開。在路上他把外套脫下來扔掉,把車停在路過的休息站後,再次搭便車回到了大津休息區。在這裡他開著自己的皇冠 Supersalon 回到了家,結束了這一天毫無所獲的冒險。

——————————–

1983年1月31日下午1點45分,在名古屋昭和區經營著一家搬家公司的塚本祝榮,從銀行提出了員工的工資102萬日元,開著自己的皇冠 Custom 準備回公司。就在這時,勝田從左側坐進了副駕駛座,用槍頂住了塚本的左腰,說「你看新聞了吧,這就是那把從警察手裡搶來的槍。乖乖聽我的,不會傷你。」塚本聽從勝田清孝的指示,把裝有102萬現金的信封拿給了勝田,然後遵從命令啓動了車子。在車子發動之後,塚本覺得如果任由勝田擺布把車子開走的話,那自己一定會被勝田滅口。所以他有意地慢慢倒車,給自己爭取時間。

就在這時,有個行人恰好經過車子前方。塚本趁勝田分神的一瞬間,兩只手抓住了勝田持槍的右手,勝田見勢準備逃跑,開門的時候卻被塚本把他從副駕駛座上頂出了車外。在車外兩個人扭打在一起,塚本把勝田壓在身下,大聲呼救。聞聲趕來的過路人馬上到銀行裡通知了工作人員,行長在按下警鈴之後帶著5個人來到了停車場,把勝田徹底制服。

下午1點50分,名古屋警察趕到現場,把勝田逮捕。

殺人魔王、曾經的優秀消防員、曾經的好丈夫,勝田清孝。他的運氣終於用完了。

————————-

被羈押的勝田清孝,在拘留所裡夜不能寐,每晚都發出怨靈一般的嚎叫。誰也不知道他在鐵窗裡,在那一夜夜的黑暗裡,看到了甚麼。

8天後,2月8日,警察提審勝田清孝,他很爽快地供認了除了本案搶槍搶劫之外,自己在1972年到1980年間殺害的3男5女,以及犯下的超過400件的盜竊搶劫案件。

然而畢竟那幾起女性被殺案件,警察已經進行了多年的調查,卻讓調查陷入了迷宮。於是負責審問的警察不得不一次次確認「這真的是你幹的?」

———————–

1986年3月24日,勝田清孝被羈押3年多後,名古屋地方法院以7件搶劫殺人案件,對勝田清孝判處死刑。

而根據其本人供述和警察提出的調查結果,勝田清孝殺害的人數達到22人之多,但由於大部分的殺人證據已難以獲得,因此只有7起殺人事件被提起公訴。在日本戰後的「三大連環殺人魔」:小平義雄,大久保清,勝田清孝 中,他殺人的數量也是其他兩人遙不可及的。

1988年2月19日,名古屋地方高級法院駁回勝田清孝上訴請求,維持原判。

勝田清孝在獄中學習了盲文,成為了盲人義工,為盲人翻譯報紙書籍。但由於之前媒體對他的解讀和私生活的挖掘,他變得極其不信任媒體,拒絕了所有媒體的採訪。

他在獄中寫下了手記《在冥海中沉浮的日子》,想用版稅來彌補被害者家屬的損失。但因為過度疏遠媒體,這本書僅賣出了8000本。

一位信仰基督教的女性,來棲宥子,在讀到了這本書後,與勝田清孝保持了長達8年的筆友關系,給他寫了600多封信。勝田的回信也有400餘封,探監200多次。之後在1996年,來棲出版了《真實的勝田清孝》。

1994年,勝田清孝成為了來棲娘家的養子,改名籐原清孝。

2000年11月30日,勝田清孝在名古屋監獄被執行絞刑,時年52歲。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