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都市傳說

都市傳說

都市的街頭,霓虹之下人流涌動,每時每刻總有無數的故事發生在都市之中的各個角落,而這其中也會有無數的傳說暗流涌動。

都市傳說並非是宏大敘事,但卻與時代的變遷息息相關,混雜於信息的洪流之中,彷彿是隱藏於交響樂聲中的一曲獨奏,訴說著繁華都市背後不為人知的另一個面相。

一,都市傳說的定義

都市傳說是現代民俗學所定義的學術概念,泛指現代都市環境當中所流傳的怪談傳聞。該詞彙最早出現於20世紀上半葉美國民俗學研究當,60年代開始作為學術名詞出現,比如法國學者就在其著作《奧爾良市的謠言 – 女性誘拐謠言及其神話作用》一書中對法國奧爾良市的「女性試衣間失蹤傳說」進行了研究,並提出了「現代神話」這樣的概念。此後對於此類都市當中的怪談傳說被民俗學研究者以現代神話、現代傳說、都市信仰故事等詞彙將其歸類,在美國民俗學教授布魯范德的《消失的搭車客》一書於1981年出版之後正式確立了其明確的學術名稱,即英語當中的urbanlegend(都市傳說),在後來的研究當中,民俗學者將這個概念逐步完善,形成了我們通常所認知的都市傳說概念。

80年代在美發行
布魯范德是該領域的研究專家,其代表著作《消失的搭車客》是美國學界關於都市傳說研究的一本經典的代表讀物,也是現代都市傳說研究的一本開山之作,在其作品之間明確的指出了現代都市傳說是民間敘述的亞類傳說,在一定程度上被一些群體信奉,既是都市語境之下的新故事,同時也是早期民俗的一種新的延續。當都市傳說這個概念成為流行概念後,世界範圍內各種都市傳說的主要樣式之間的共同點與差異點也證明了這一論點的正確,無論是美國的汽車傳說,還是日本的妖怪與中國的鬼魂,在當代的流傳版本之中,其形象既有鮮明的本土特徵,但同時也存在著許多微妙的相似之處。

早在摩天都市還未出現之前,當怪談還未化作都市傳說之時,關於傳說的收集便已經成為了一些群體的樂趣項目,比如中國的《聊齋誌異》與日本的《百鬼夜行圖繪卷》便是典型的案例,而20世紀初期一些西方的神祕學愛好者就已經進行了大量的關於傳說、案件的收錄,這種不以明確的宗教信仰為目的的神祕主義活動已然與後來的都市傳說民俗學收集活動存在著明顯的相似之處,另一方面在對都市傳說進行定義的過程中,這種前人的故事收集也為學術研究提供了較為直觀的素材。

除了原有的社會因素外,社會變遷則是造成都市傳說出現的另一個主要因素,都市傳說之所以能夠成為現代的流行概念,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現代媒介將原本只在固有社交圈層當中傳播的故事傳說提升到了公眾視野的層面,無論是廣播與筆記讀物,還是千禧年後興起的互聯網傳媒,多種媒介將一些上個世紀的都市傳說重新整理為了大眾視野當中的傳聞故事,高度信息化的社會環境本身也在不自覺的創造更為錯綜複雜的都市傳說體系。

二,對於都市傳說的具體分類

作為曾任職美國民俗研究協會主席的學術教授,布魯范德常年以美國都市傳說作為研究對象,並以此提出了一套分類體系,在布魯范德所寫的《都市傳說索引》之中將都市傳說分為了汽車相關傳說、動物相關傳說、恐怖傳說、意外事故傳說、性和醜聞傳說、犯罪傳說、商業和職業傳說、關於政府行為的傳說、名人軼事傳說、學院傳說,此後布魯范德還在其後續著作《都市傳說百科全書》中對該索引模式提供了具體的編號方式。

揚.哈羅德.布魯范德,美國猶他大學教授,都市傳說領域的學術研究者。
布魯范德基於美國都市傳說所提供的分類是目前唯一關於都市傳說的學說類型分類標準,當然這種歷史人文向的學術分類方式並沒有完全與文化流行趨勢完全契合,一些網絡文化領域的都市傳說則未被收錄其中。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較為流行的分類標準將都市傳說簡單的分為了普通現代生活類、靈異類、案例事件類、現代技術工具類、真實生活現象衍生類、虛擬世界類六種類型,此外還有一種分類方式以流行程度為標準將都市傳說劃分為了短效謠言類型、長期誤傳信息類型、成為知名文化符號的傳說類型。

在此本文在這兩種分類的基礎上提出三個不同的分類標準,首先按照事件的靈異程度與傳說中當事者的境遇對都市傳說進行大致分類,然後再根據都市傳說當中的常見內容進行細緻劃分。

按照傳聞當中的靈異程度進行劃分可以將都市傳說劃分為以下三類:

傳奇事件類型:關於特定個人的傳聞、流傳當中發生過的事件,該類型的傳說當中並沒有出現超自然靈異元素,甚至在正常現實的狀態下存在出現的可能,只是無從考證,或考證為無。
靈異事件類型:出現了具體靈異元素的都市傳說故事,具體包括幽靈、鬼影等元素。
出現了標誌性超自然符號的靈異事件傳說類型:UFO不明飛行物元素、坊間虛構猜測的某種政府超自然實驗等常見的現代傳說當中的標誌性超自然符號,往往涉及一些超自然恐怖元素,比如「前蘇聯挖通地獄之門」(電視誤導對該傳說的傳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前蘇聯睡眠實驗」(網絡製造的都市傳說)一類的超自然恐怖傳說,此類都市傳說往往會被作為現代科幻文學的取用素材。

按照傳說中當事者的境遇進行分類,也可大致將都市傳說分為三類:

1,受害者傳說:當事人處於「受害者」姿態,在故事之中遭到陌生的傷害,並且由於自身的行為導致自己陷入被動受害的狀態,甚至最終禍及他人,而都市傳說中的「受害者」也往往會被講述者予以道德譴責,在80年代都市傳說學術研究開山之作《消失的搭車客》中所收錄的傳說類型基本上都是這種這種「受害者故事」。
2,獲利者傳說:在少數都市傳說中也會有某人獲得意外驚喜的故事內容,此類傳說往往與現代都市當中常見的慾望存在關聯(代表著某種被人所期待的突發好事),比如「廉價保時捷故事」(為了報復出軌丈夫的妻子低價出售其名下的財產給過路人)等故事當中就出現了這樣的案例。
3,單純的目擊傳聞:單純的靈異事件故事,並沒有明確的受害者,或者故事的主要內容與個人際遇並無關聯,只是單純的靈異故事(在此故事中目擊者也許能憑藉機智躲過災禍,而不是僥倖,帶有傳奇性質),而此類故事往往與都市獵奇文化存在關係。

而按照特定的故事性質劃分則可劃分為以下類型

1,以特定環境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校園怪談、客車公路怪談等以特定場景作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或者以特定地點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類型,比如「廣州荔灣廣場鬧鬼傳說」、「故宮鬧鬼傳說」等特定鬧鬼地點的傳說都是屬於這個類型,一般的鬼屋傳說也屬這個類型。

2,以陰謀論、虛構事件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各種陰謀論故事都屬於此類,諸如坊間長期流傳的「光照會陰謀論」就是一則典型的陰謀論傳說,除此之外,諸如「1979年莫斯科地鐵失蹤傳說」(中文互聯網偽造)、「二戰飛機出現於月球」(疑似20世紀末的惡作劇式謠言)、「阿波羅登月造假傳說」(流傳甚廣的陰謀論)等都市傳說都可歸類入該類型之中,此類傳說多與一些確實未能完全證偽的超自然目擊事件(UFO目擊事件、稀有生物目擊事件)相互混雜在一起,甚至以一些有爭議的未解事件作為素材,此類傳說本身也與「超靈異元素」有所關聯。

光照會陰謀論、新世界秩序陰謀論、共濟會陰謀論等典型的陰謀論是一種流行甚廣的謠言類型
1934年的營口墜龍事件,後來也被坊間傳言不斷神化,甚至流傳過以其為原型的完全虛構故事,央視《走進科學》欄目認為該「龍骨」應該是一塊鬚鯨骨架。
3,以特定主體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例如關於名人的軼事流言、關於某個特殊政府部門(可能是虛構的)的虛構故事。

一些靈異傳說認為美國51區軍事基地在暗中進行外星人人體實驗
電影《鬼吹燈.九層妖塔》當中所虛構的749局,疑似以坊間傳聞當中的507所為原型,實際上,在80年代氣功潮時期所建立的507所確實是以人體超自然現象為研究方向的國家科研部門,該部門也因此被坊間傳聞所神化。
4,以特定習俗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

主要是一些仍然在都市當中流行的習俗說法,以及關於打破某個習俗而引發某種災禍類型事件的傳聞故事,以「打破了該禁忌引發的事件」為主題的都市傳說則是這個類型都市傳說的當中另一種常見類型。

具體案例包括民間流行的諸如「飯店外宿時要把拖鞋在床邊分正反擺放,以此驅邪」這樣的都市傳說,在亞洲國家此類的「傳統風水講究」則依然有著廣泛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在東亞的一些「鬧鬼傳說」也往往會與「風水學」等元素存在關係。

5,以特定超自然儀式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通過某種神祕學儀式產生某種特殊效果的都市傳說故事,比如長期流傳的「血腥瑪麗召喚儀式」、「筆仙傳說」、「半夜對著鏡子削蘋果會看到未來的愛人」等等以某種民間虛構的特定「儀式」作為主要內容的都市傳說。
經常在互聯網上流傳的「四角遊戲」、「血腥瑪麗」、「浴缸儀式」、「招鬼術」、「碟仙遊戲」、「筆仙遊戲」、「吃糧」、「鏡子鬼」、「進門鬼」等所謂的靈異儀式與以這些所謂儀式編造出的故事都可以歸類入該傳說類型。

《都市傳說索引》當中的恐怖類傳說歸類當中便有涉「血腥瑪麗」的傳說內容。

都鐸王朝的暴君瑪麗一世,西方傳說中的鬼魂「血腥瑪麗」的由來原型之一
6,以特定現象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通常的格式為「某個特定時期會發生某種特定的現象」,比如2020年中國互聯網上所流傳過的「美國航天局發布2月7日由於地心引力的關係,掃把可以直立」這樣的都市謠言(結果真的引發了各個許多人廣泛的「實驗參與」,在被闢謠後,依舊成為了當日的一件大眾娛樂事件),除了這類的短效娛樂化謠言外,圍繞一些日常現象,都市傳說也會熱衷於給出一些偏靈異的解釋,比如關於「一群正在聊天的人突然安靜」、「混凝土建築當中常傳出來的頂層彈珠聲」等日常小現象的各靈異類說法。

7,以特定的預言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一般泛指關於某種預言的事件,此類傳說往往專指代某種未來將會發生的事件,比如曾經很火熱的「2012年瑪雅世界末日預言」。

8,以特定常規工具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此類傳說往往以一些謠言與偽知識有關,比如各種關於手機、微波爐等現代科技產品有關的常見謠言。
現代闢謠信息一覽

9,以特定意外或某個體有意的犯罪行為作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與上一類型存在一定程度的重疊,往往指特定的意外傷害事故,特定意外類傳說與關於犯罪的都市傳說在《都市傳說索引》當中也被歸為兩類,其中「意外類」並被分為了「可怕」與「滑稽」兩種類型。
當然圍繞某個真實犯罪案件的謠傳故事也可歸納入這個類別之中。

10,以特殊個人經歷作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往往源頭更加不可考證,甚至難以完全證偽,往往是特定一個人的傳奇經歷,當然特定公共領域的名人傳聞也可以被考證證偽(此部分與特定主體類型傳說有所重疊)。

11,以某個特殊謎題作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往往以某個現實中的具體案例作為素材,大部分是在坊間流傳的解謎類型的都市傳說,除了一些涉及確實未被偵破的刑事案件,大部分此類迷題往往只是由於信息不足而無法徹底證偽的傳說,基本上屬於特定的人造傳說事件
比如日本的「如月車站傳聞」事件(原型為突然出現的網絡帖子)、中國的三大UFO懸案事件(黃延秋飛行事件、孟照國事件、貴陽空中快車事件)等爭議性事件的坊間流傳版本,這些人為製造的靈異事件與確實存在的未解事件往往被傳聞衍生出多個版本,公眾往往將這些傳說視為未解的迷題。

12,以某個網絡符號、流行作品當中的某個符號或情節作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關於遊戲、網站、動畫或影視作品上的某個場景或符號的都市傳說,比如「紫苑鎮殺人事件」(一則關於口袋妖怪遊戲的都市傳說),此外該類型還包括一些純屬虛構的符號與情節類型,比如以「某個動畫或影視作品禁播的一集」為看點的都市傳說類型。

紫苑鎮地圖
13,以虛構出的錯誤歷史為關鍵信息的都市傳說:大多數屬於虛假的歷史知識,因傳播誤導導致公眾普遍認知錯誤,當然也包括一些流傳甚廣的對於某個特定事件的錯誤細節表述,比如「日本人目睹北洋水師在炮管上晾衣服,從而得知北洋海軍軍紀渙散」就是一則非常典型的偽歷史類型謠言,也是都市傳說的一個類型,此類謠言往往流傳甚廣。

地攤文學一覽
三,都市傳說的主要特點

都市傳說與古老怪談之間雖然存在著明顯的遞進關係,但都市傳說相對於更為古老的怪談異聞,存在著自身獨有的明顯特徵,而這些較為明顯的特徵則是當傳統民俗形態經過現代解構後的重組產物,正是因為都市傳說是一種代表社會現代變遷的經典符號,所以學術觀念才會將其視為經典的民俗樣本,與傳統的神話怪談傳奇故事進行比較來看,現代都市傳說當中存在著以下的一些主要的直觀特點:

1,很少出現說法較為明確的怪異形象:

在都市傳說的語境之中,很少出現類似於神話傳說之中那樣的明確的妖魔形象,現代都市傳說的背後往往沒有牢固的宗教文化支持,人格化的鬼怪往往並非是故事的主流,在布魯范德所收錄的主要幾則都市傳說中,只有「消失的搭車客」與「幽靈客機」這個兩個故事案例中出現了類似於幽靈的靈異現象案例,而「下水道中的鱷魚」等故事甚至與靈異元素之間並無關聯。都市傳說的這一特點也是其與宗教怪談、怪談文學之間的主要區別,同時也是社會範圍內流傳的都市傳說與都市奇幻文學之間的重要區別。

備註:

「幽靈客機」是美國70年代出現的民間都市傳說,由美國民俗學者多爾森(著有《我們的活態傳統》)收錄,故事的最初版本是「一架遭遇到空難的飛機在被修復後重新投入使用,而之後因為有人在該客機上聽到了先前遇難者的聲音,所以客機最終被暫停使用。」

而之後多爾森在70年代還收集到了另一個類似的故事,而這個故事的主要內容則是:「先前遇難的空乘人員的亡魂在飛機上顯靈,提醒他生前的一名親人,讓其得知飛機上的線路出現問題。」

有趣的是,該傳說也確實是在與空乘有關的行業領域出現的,在此之前美國就曾出現過「幽靈卡車司機」一類的類似傳說。

2,故事背景與城市環境息息相關:

作為一種被現代語境解構的故事範疇,都市傳說主要依託於現代的都市環境與現代信息媒介進行傳播,在故事內容上也有著鮮明的都市特徵,大多數的故事也以城市作為故事的主要背景,校園、下水道、公交車、列車往往是故事當中的常設場景。

3,故事的主要線索為某個身分模糊的目擊者:

倘若要在較為隱晦的都市傳說故事當中尋找所謂的故事線索的話,那麼也只能將某個不知名的目擊者作為故事的視角來看待,原因恰恰在於都市傳說是典型的群體創作產物,甚至可以將其總結為集體無意識參與的故事創作活動,無論故事的雛形是怎樣的,當這個故事作為都市傳說而流行時,其具體的模式基本上都會變成「來自朋友的朋友的一則故事」,即出現「FOAF現象」,傳聞的源頭會在傳聞的傳播過程之中被隱去,而故事的所有轉述者都會不自覺的為故事增加一個初始目擊者形象,最終每一個傳說當中都有一個目擊者角色存在,其形象也會因故事版本的不同而改變。

備註:FOAF現象,即「朋友的朋友現象」,具體英文表述為:「friend of a friend」,指代一個傳說通過口耳相傳逐漸推廣的現象,也特指都市傳說敘述者口中經常出現的「故事的見證者是我朋友的朋友」等常見說辭。

4,故事結構並不完整且版本錯綜複雜:

一個完整的故事敘述並不僅僅應當有較為具體的時間地點主體三大要素,按照社會語言學家威廉.拉博夫對於故事的定義,完整的故事應當由六大要素構成,包括對故事的點題概括、緣起、具體進展、關於故事的評議、故事的結局、故事所造成的影響等主要要素,倘若將關於同一個傳說的不同故事版本相互對照,就會發現這個傳說的故事結構相當模糊,非但缺失故事的基本完整要素,並且故事主體的面目極為模糊。

比如「消失的搭車客」這個都市傳說故事就被民俗學者收錄到了多個版本,各個版本當中的除了故事發生地點有不同外,往往搭車幽靈的身分也多有不同,大部分的版本裡是一名小女孩,但在少數版本裡是一名修女。

備註:「消失的搭車客」是一則具有代表性的美國都市傳說故事,雛形於20世紀初出現於美國,大蕭條時期被添加為了「汽車公路」主題,故事的主要內容為「某人在鄉村公路上遇到了一個請求搭車的女孩(通常的版本中),然而在目的地與搭車者分開後,卻意外發現這名搭車客其實已在多年之前便已離開人世。」

民俗學者在20世紀後期先後分別在美國的多倫多州、南卡羅萊納州、洛杉磯市、芝加哥市等等地搜尋到了該故事的不同版本。

另一則美國經典的都市傳說「男友之死」,在深夜裡車輛拋錨後下車查看情況的男友,第二天被發現無故被吊死在了車頂。
5,都市傳說往往與具體的社會性事件有所關聯:

在公眾的視野裡,都市傳說本身即一個隱性的社會事件,另一方面當一個社會事件進入輿論視野之後,輿論往往會對該事件當中的未被完全曝光的未知面進行異化,部分群體會根據自己的思想傾向選擇相信各種解讀,甚至部分群體會逐漸忽視對事件本身的考證,比如各種陰謀論形式的謠言會在輿論環境當中流傳許久便是這樣的具體案例,依託陰謀論形式的謠言的支持,一些謠言會逐漸演變為片段形式的故事,即以具體事件作為主題的都市傳說。

「試衣間誘拐女性案傳說」就與現實當中發生的誘拐案件存在著一定的聯繫,美國流行的「下水道鱷魚傳說」則有可能與1935年真實出現的一例「下水道鱷魚事件」有關(來源自1935年《紐約時報》的一則短訊),此外一些類似於「艾滋病針筒攻擊」之類的謠言傳說,則明顯與現實當中的艾滋病問題存在聯繫。

備註:

「試衣間誘拐案女性傳說」:一則眾多國家都曾出現的都市傳說故事,大致內容為一名女性在商場試衣間遭人迷暈並被誘拐,該聯繫說可能首先出現於歐洲,而在亞洲的一些國家的故事出現了該女性後來被人發現其被製成了人彘之類的更為恐怖的情節。

「下水道鱷魚傳說」:該傳說被認為或許與一則20世紀上半葉紐約曼哈頓下水道出現的一則小事件有些關係,但實際上該故事在20世紀60年代才在美國大量興起,甚至有人認為紐約下水道中真的存在一群變異的鱷魚,該故事甚至成為了一些科幻作品的創作素材。

「艾滋病針筒攻擊謠言」:在此之前就已經流行過類似的謠言類型,美國民間1998年開始出現了類似於「艾滋病人使用針筒攻擊進行惡意傳染」的謠言故事,在中國網吧開始剛剛興起時,也曾出現過「網吧座椅被安裝了艾滋病針頭」這樣的謠言案例,此類都市傳說很容易便會被衍生出多個版本,並在民間以謠言的形式廣泛傳播。

謠言一則

6,與固有的城市規劃之間存在聯繫(通常是建築規劃方面的固有現實規劃,特別是在東亞地區):

除了具體的事件會與其對應的傳說之間產生聯繫外,都市傳說本身也會主動契合於各種社會現實情況,一般會牽強附會於某個城市的建築規劃,比如在東亞地區鬧鬼傳聞之中,往往具體的「鬧鬼傳聞」中往往會提及現實中的城市環境規劃與鬧鬼事件之間存在的某種聯繫(一般會被解讀為某種風水狀況),雖然實際上具體的建築規劃本身與該傳聞源頭之間往往並無關聯,甚至有些傳聞中出現的工程案例,實際上往往是群體曼德拉效應所造成的產物。

比如「上海延安路高架龍柱傳說」就較為能夠體現都市傳說與城市固有現實規劃之間的聯繫,由於採用了「龍紋」,且當地人都在印象中認為該工程的施工工期過長,於是被都市傳說認為如此規劃與施工時所遇到的超自然現象有關,與此案例類似的傳說還有「北京鎖龍井傳說」,一些坊間傳聞試圖通過北京地鐵的走向佐證「鎖龍井傳說」。

備註:「上海延安路高架龍柱傳說」是流傳於上海地區的都市傳說,大致故事內容為上海延安路立交橋交合點處的承重柱地樁在施工中難以打下,後請來上海玉佛寺的高僧觀察風水,高僧探知地下有風水地龍存在阻礙地基建設,之後高僧做法事移除了地龍,該高架柱在建設完成後被刻上了龍柱花紋,而高僧也因此在當年圓寂。

上海延安路高架龍柱

7,出現時間較晚的都市傳說在不同程度上依託了網絡媒介:

網絡媒介是千禧年之後各種都市傳說長期傳播的主要媒介,諸多上個世紀時期所出現的都市傳說在互聯網媒介的助推下,演變為一種特定的歷史產物。

例如「瘦長鬼影」(由於其源頭可知,並沒有被列為民俗傳說範疇,但其傳播機制與都市傳說有很大的相似性)與「如月車站」(更像是一則迷題類型的傳說)兩個典型的網絡傳說就是網絡媒介製造的傳說類型,而類似於「十大未解之謎」、「十大靈異事件」等傳說匯總形式,則是網絡獵奇文化對於都市傳說的拾遺行為所創造的產物。

國內的獵奇題材書目,國內「未解之謎」等傳說類型的興起與該類書籍存在關聯。
8,傳說的具體內容基本不可被證明,大部分可以被證偽:

大多數都市傳說都處於謠言的範疇之內,只要在公眾視野之內的傳說類型,可以通過闢謠進行證偽,但仍未必會阻止其長時間流行,另一方面,即使有一些特定的都市傳說與現實中特定的事件主體存在對應關係,但經過傳播異化的傳聞本身也往往會與真實事件大相逕庭,所以傳說的具體內容基本上不可以被證明。

當然無論都市傳說本身的敘事結構當中邏輯是否恰當,只要其敘事內容與公共視野之間並無聯繫,那麼其本身則難以完全被證偽,原因在於都市傳說的敘事邏輯本身即構建於傳聞未必真實的基礎之上的,大多數的轉述者本身也承認故事當中的不確定性,於是乎敘述者本身也只在乎故事的關鍵點,即使察覺到故事的細節與事實不符,多數敘述者也會理所當然的認為故事當中的不合理細節來源自誤傳(傳說故事結構當中本就缺失明確的細節表述,太過不合理的細節會在傳說的傳播過程之中被「修正」),最起碼傳說的敘述者也會認為故事當中的關鍵事件仍具有參照價值。

美國都市傳說「頭髮裡的蜘蛛」(一隻黑寡婦蜘蛛混入特殊的髮型內,最終蛀入了頭骨),該傳說與「誤入睡夢之人口中的蜘蛛」有所類似,都是完全虛構出來的意外事件,在早期的故事版本裡混入頭髮並蛀入頭骨的的蟲子往往是「螞蟻」、「蜜蜂」,但似乎是為了使故事合理,後來才出現了「蜘蛛」這個最常見的版本
9,關鍵性的故事信息是其核心內容:

都市傳說並不能與偽知識、謠言完全歸為一類,都市傳說本身也並不試圖自圓其說,故事性仍然是其主要特點。

當然都市傳說本身也和謠言案例之間存在大量的重疊,在公眾視野內源頭可知的都市傳說當中的不實內容往往就是典型的謠言案例,但謠言未必是動態性的,偽知識屬於謠言類型,不可將其歸納於傳說之中,比如我國八十年代的氣功學說等偽科學知識可以歸納為謠言範疇,但不屬於傳說,不過與其相關聯的各種傳言則可以被歸納入都市傳說的範疇。

四,都市傳說所代表的社會象徵意義

怪談異聞往往與兩種人類心理情感的聯繫較為密切,即「好奇」與「恐懼」,都市傳說也不例外,而傳說能夠在社會範圍內廣為流行,往往與這兩種人類情感的關係最為密切,榮格在弗洛伊德思想的基礎上提出了集體無意識的概念,即一種演化歷程當中存在於人類共有心理認知機制當中的普遍共有的潛在心理經驗模式,都市傳說的起源與傳播過程往往與這種潛藏於人類集體無意思之中的機制反應存在著明顯的聯繫,當「好奇」與「恐懼」兩種看似較為簡單的心理情緒反應到大眾的集體無意識之中時,往往會使得一種潛在的氛圍在各個社會群體之中逐漸產生,從而為某種傳說提供了環境基礎,使得這些傳說當中的超常識內容能夠在一部分人的思想認知當中變得能夠融於常識之中。

「恐懼」會使得一些群體陷入到恐慌狀態之中,傾向於相信一些被傳說虛構出的某些危機事件,而好奇則會使得社會群體傾向於尋找流言當中更為故事性的片段,於是乎便會促使都市傳說從短效的流言當中脫離重構,於是乎便會形成具有一些關鍵信息的傳聞故事,在二者之中,「恐懼」是與都市傳說的產生關係最為緊密的,而之後才會因其存在,被獵奇文化進一步解構。

正因如此,「恐懼」以及與其相關的厭惡感是都市傳說通常的初始樣貌,在施愛東的《都市傳說:都市情緒的下水道》一文中就將都市傳說比作為都市文化的「下水道」,認為現代怪談本身就是一種集體意識的排污場,倘若文化結構是一座建築,那麼怪談傳聞便處於最底層的結構。而事實上,恐懼也往往是怪談傳聞最重要的主題,在《消失的搭車客》中的所收錄的都市傳說大多數都可以歸納為「受害者故事類型」(大多具備很強的故事性、一定的可信度、一定的警示意義三個重要要素),在故事之中受害者往往都處於一種非常被動無助的狀態之中,民俗學家也注意到大多數人在公開場合討論這些傳說時,往往傾向於對傳說中的當事人進行批判,而非是予以同情,抱著類似於「當事人應當明白」、「當事人是咎由自取」等心態講述故事,認為當事人應當「待在原本的安全區域」、「不做出與常態的行為」,似乎大多數現代人反而會使用較為傳統的道德標準審視聽到的傳說,正是因為可以借談論傳說的契機對一些「與主流文化不相符合的異類」進行攻擊(也許其行為違背了某種道德標準,還是其較為標新立異),當然怪談確實不再可以被宗教作為攻擊異端的一種武器,所以在都市傳說中往往沒有出現依託於某種神諭力量的對抗超自然力量者的宗教使者形象,所以說這些與「受害」有關的都市傳說故事中往往只剩下了「受害者」角色。

但當放眼於流行文化領域,便會發現都市傳說並僅僅只是一個都市文化的排污之所,甚至也代表著一種現代人對於未知的展望,在一個宗教神話完全失去引導性的時代當中,神祕學文化往往只在怪談領域有所影響。一般民俗領域重點研究的都是一些常年被大眾作為真實事件看待的都市傳說事件(故事的版本不同,但曾經有很多人認為故事來源於某個真實事件),而然對於都市傳說的獵奇研究本身也是在無形當中創造著都市傳說,從這個角度來看,都市傳說確實代替了宗教時代的神話傳說,讓已經退出文化信仰領域的神祕學文化在怪談領域還可以繼續煥發生機,一方面都市傳說確實是大眾情緒的下水道,另一方面也是現代都市當中的一種暗域圖騰。

五,都市傳說的社會媒介功能

都市傳說一方面代表著都市文化當中厭惡感與恐懼感,另一方面代表著都市群體的獵奇心理,兩種文化象徵彼此互相支持,於是乎具有特定文化屬性的傳說也會被作為傳遞具體文化心理的特定媒介,甚至成為一種特定的文化符號。

在此基礎上,都市傳說首先往往會是一種特定的警戒媒介,某種警戒心理者會試圖通過傳說將自身的恐慌散布給其他群體,於是乎一些都市傳說便成為了恐慌共享機制,成為了一種代表恐慌的具體機制,被作為恐懼媒介的都市傳說中出現受害者的受害程度也會被在傳播之中被誇大化,這種現象甚至會使得故事版本變得恐怖怪異,流傳甚廣的試衣間綁架傳聞就是如此,該傳說首先出現在歐美國家之中出現,後來也在其他國家出現,在後來出現的版本之中出現了諸如被綁架者被製成人彘之類的恐怖情節。

在警戒媒介的基礎上都市傳說會作為特定謠言成為一種輿論污名化的武器,即一種污名化媒介,此類的傳聞的具體來源往往並非是誤傳而形成的傳說,而是來源於某種有意的編故事行為,比如針對某個特定主體進行污名化攻擊的特定謠言,而這種與靈異無關的傳聞往往更加可怕,比如一些有著污名化某個具體行業的謠言類型便是案例,關於快餐食品業的此類謠言型傳說更為多見,較為典型的案例包括「六個翅膀的快餐原料雞」、「藏在可口可樂瓶中的老鼠」、「肯德基油炸老鼠」等常見的謠言類型,而這些謠言也以「細節不同,關鍵信息大致相同」的樣貌在許多存在快餐餐飲的國家當中有所出現。

其次,都市傳說的存在,本身是一種集體創作媒介,類似於一種群體共享的信息遊戲,編故事的人圓故事的人聽故事的人三位一體構成了一個潛在的創作機制,好奇心成為了觸發這個機制的關鍵所在,在這個潛在的集體創作過程之中,故事當中過於誇張的內容會被模糊化,但主要的關鍵故事片段則會變為多種版本。

日漫《無頭騎士異聞錄》可以算一則對都市傳說進行藝術加工的典型案例,雖然作者成田稱原型取自於18世紀的小說《睡醒谷傳奇》(小說則借鑑了愛爾蘭傳說),但日本確實也真的在此之前曾流行過無頭機車騎士這個具體的都市傳說,一些經典的傳說最終會被新興的流行文化所解構,從而構成了傳說的藝術化版本。

最終都市傳說會在傳播的過程之中成為一種認同感媒介,傳播者與接收傳播者都會在都市傳說的傳播機制之中尋找特殊的潛在認同感,作為來自於「朋友的朋友」的遙遠故事,對於知曉該都市傳說的自身往往也就意味著參與其中,絕大多數群體並不會信任都市傳說,而個體雖然會聽信傳聞,但在現代環境下也很難會去真心相信靈異事件,但都市傳說仍然會流行,因為傳聞本身雖然有可能完全沒有描述出事件的任何真實樣貌,絕大多數群體認為傳聞的出現本身便代表著事件的出現(好事者效應),傳聞的出現並不能自證其是否屬實,但往往說明是由於某種特定事件的存在,從而使得該傳聞得以出現,傳聞的出現往往說明著某個地區真的出現了與之相關的事件。製造傳聞者的目的必然與該事件存在聯繫,雖然其傳聞未必描述了具體事件,而事件無論大小,都歸屬於龐大社會體系之中,而人本身也是這個體系的一份子,作為社會性的物種,大部分人往往渴望觀測到自身所屬體系之中各種變化,但人的信息認知本身卻存在著極限,傳聞在這裡可以成為一種事件與人之間的橋梁,雖然說傳聞並不能使得大眾知曉事件的具體樣貌,卻能夠使得聽到該傳聞者作為一個觀測者觀測到了事件的存在,通過這種觀測感受到自身在龐雜社會體系當中的所屬位置,使得聽者作為事件的觀測者參與到了某個事件之中,形成了觀測行為與事件之間的互動關係。

六,推動都市傳說傳播的具體社會因素

作為一種具有特定意義的社會媒介,雖然都市傳說並不屬於真實歷史,但作為民俗學的一部分與大眾的日常生活更加接近,背後也有著多種社會因素在無形之中促進著其產生與傳播。

首先與任何一種民間傳說一樣,支撐都市傳說的基本文化傳播過程即口耳相傳,當一個故事開始在以某個群體為中心四處傳播時,便構成了一個最基本的信息輻射中心,通常的形式為某個居住地區的地方傳聞,有可能是某個村落民謠,也有可能是一個小鎮當中的酒吧故事,當這個傳聞隨著人口的流動向外傳播後,其源頭會逐漸變得更為模糊,最終一個傳聞在經過很長時間的口耳相傳後已然無法再去分辨其最初的樣貌,特別是當其已經出現了無數個衍生版本的時候,都市傳說也不例外,有所不同的是,相對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的村落環境,都市生活圈當中的未知面更為隱性,而傳播面則更為廣泛,所以傳聞本身變得更為多變,更加難以追本溯源。

如果一個傳說只是口耳相傳的話,那麼大多數的故事版本最終都會隨著時代的改變而煙消雲散,與古代時期的民間傳說有所不同,都市傳說本身也是依託現代媒體所形成的產物,對於現代民俗學研究甚至可以追溯到20世紀初期的紙質媒體,在網絡時代的初期,電視、廣播等傳統媒介對都市傳說的拾遺就已然成為了一種都市傳說的再創作來源。

在網絡開始全面普及後,獵奇逐漸成為了關注都市傳說的一個更加重要的理由,與前工業時代社會對於未知領域存在著較為強烈的敬畏心理不同,傳統宗教神學在科學時代無法再次占據上層建築的高地,在有關未知領域的公眾情緒之中,好奇情緒明顯勝過了恐懼情緒,於是乎盤踞於網絡當中的獵奇者便能夠將傳說作為一種流行文化加以加工,而一些模仿都市傳說的創作行為也很容易便能夠仿製出典型的新都市傳說案例。

三則幾乎完全由現代互聯網「原創」的日本都市傳說案例
日本在進入21世紀後所流行的都市傳說與網絡的關係就極為密切,最初只是一些傳統媒體對一些傳說故事進行了歸納,之後在以2ch論壇為代表的日本網站中一些關於都市傳說的內容引起了日本都市傳說的一輪新熱潮,在此之後出現了大量以都市傳說為主題的相關網站,而其他國家的互聯網上也曾一度出現類似的案例,例如美國的「瘦長鬼影案例」與日本的網絡化都市傳說現象有所類似。

又稱「slender man」,實際上是2009年被人在互聯網上所創作出來的形象,由於其源頭可知,且形象與現代元素關聯性小,並沒有被民俗學認定為都市傳說。
除了再創作之外,網絡對於都市傳說的匯總則使得流傳甚廣的都市傳說成為了網絡文化當中的排序元素,比如充斥在互聯網上的十大未解之謎形式的傳說排序方式就是典型的案例,而日本流行的「七大不可思議」題材也在網絡時代成為了奇幻作品對傳統傳說再創作的重要來源。

日本在江戶時期就曾流行多種版本的「某處七大不可思議題材」的傳說,之後衍生出了這個日本特有的校園都市傳說類型,現在通常所說的「學院七大不可思議」通常包括「十三級樓梯」、「理化教室的女學生」、「廁所的花子」、「會走路的人體模型」、「音樂教室的回聲」、「會笑的蒙娜」、「驚異走廊」

「廁所的花子」這一傳說據說最初的原型是日本古代廁神,類似於中國的紫姑。
獵奇並非只促進了網絡流行文化的興起,相反宗教文化仍然對現代都市傳說具有不可忽視的影響,傳統與變革之間並非是經緯分明,相反更加年輕的文化活動未必就完全傾向於流行文化領域,更年輕的群體未必完全不會試圖在傳統宗教之中尋找寄託,而舊有的傳統宗教結構被結構後,反而會促進以其為食糧的現代宗教的崛起,對於剛剛接受科技文化幾個世紀的人類社會來說,如今的宗教就像一個代償信仰,在現代價值觀仍存在的局限領域之中發揮著某種獨特的影響,比如新紀元信仰運動(由英國神祕主義者愛麗絲.貝利發起)就是這樣的一個類型,一些試圖通過各種傳統神祕學元素進行抽象的宗教創作的行為被歸納為了新紀元信仰,以新紀元運動為代表的新世代超自然崇拜思想大多出現於千禧年之後的所謂宗教活動當中,此類神祕學活動一方面試圖採用與傳統宗教高度類似的虛構世界觀架構模式,另一方面則採用了大量幻想作品當中常見的各種流行元素,構成了現代文化當中的一股潛在風潮,其中較為有名的新世紀超自然信仰包括光子帶、寶瓶座年代等各種千奇百怪的元素,雖然這些特殊宗教活動並不屬於源頭無可考證的都市傳說領域,但仍然為現代都市傳說增添了許多偏傳統化的神祕學色彩,當然其他的傳統宗教變體(一般指更靠近近現代的傳統宗教分支)對於社會文化也具有類似的影響,比如美國的摩門教(19世紀出現在美國的基督教分支)。

備註:以新紀元運動為代表的一系列現代超自然崇拜思想:寶瓶座年代信仰、心靈能量信仰、光子帶信仰
一些仍然活躍的偽科學信仰:地平說信仰(1956年創立的地平說協會仍然存在)。

新紀元運動反映出了當代宗教的窘境,無論是現代宗教的新變體,甚至是一些邪教案例,都已經喪失了傳統宗教的神祕性,這些所謂的「信仰活動」往往將傳統宗教元素與現代元素混搭拼接。

科學使得人類從宗教的睡夢中醒來,不過仍然時常會有人想要去睡「回籠覺」
七,都市傳說與心理學

作為現代民俗當中重要組成部分,都市傳說也是心理學的研究素材之一,而在與民俗有關的學術研究中也有學者將心理學的相關理論代入其中,作為一面側重於恐怖題材的故事系統,都市傳說具有一定的鏡像功能,可以反應出都市群體心態中的潛在恐慌情緒,將其對應至心理學模板,甚至可以被作為社會心理學的重要參考素材,個人的夢境可以作為研究個體潛意識的輔助參照,而都市傳說則可作為研究大眾社會心理的輔助參照。

對於一些經典都市傳說案例的社會心理學分析結果
美國的另一位民俗學者阿蘭.鄧迪斯就採用弗洛伊德的理論對於「鉤子殺手」的故事(一對情侶與一個手上帶有鉤子的殺手在公路上擦肩而過)進行了解讀,認為「鉤子」在這個故事裡其實是生殖器的象徵,而這個故事的各版本當中的當事人往往均是情侶關係,在故事當中都出現了意識到不對勁的男性一方緊急發動汽車離開的情節(象徵著某種因素被打斷的慾望,而車上的廣播聲則代表著社會道德的某種態度),這則故事的深層涵義也許與社會對於婚前性行為的反對態度存在關聯。

備註:「鉤子殺手傳說」疑似出現於美國50年代,基本情節為一對情侶將車停在路邊並在車內休息,這時廣播裡傳來有一名手部為鉤子的逃犯在附近地區行凶的消息,聽到消息的男友急踩油門驅車離開,當二人離開該區域後,下車檢查時發現一面的車門把手處掛著一個帶血的鉤子。

除了對具體案例當中的各種情節的心理學解讀外,都市傳說當中常常出現的特定怪異形象也往往與社會心理狀態存在關聯,而古代的怪談故事其實就已經與時代的群體氛圍之間存在著對應聯繫,比如西方的吸血鬼傳說多來源自9世紀基督教與異端衝突頻發時期、14世紀歐洲黑死病時期,中國古代的殭屍傳說多出現於滿清入關之後的亂世時期,而在一個較為安寧的時代,一些較為可怕的傳說也會逐漸被賦予新的意義。都市傳說當中經常出現的靈異元素也與其所處的具體時代背景之間存在一定的對應關係,比如各類「UFO不明飛行物傳說」往往更多出現於20世紀冷戰時期,汽車幽靈、鬼魂之類較為老舊溫和的故事最早可追溯到20世紀初期,「毯中蛇」、「肯德基油炸老鼠」一類的更為尖銳的傳聞則多出現於20世紀後期的歐美國家,一方面這些傳說暗示著時代的改變,另一方面也暗示著社會心理學層面上集體意識中的某種恐懼心理,對於學術研究來說,都市傳說不僅僅是具體的象徵與功能媒介,還是觀察社會變化的獨特視角。

20世紀UFO(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
不明飛行物事件、不明生物目擊事件、未解的人口失蹤案件等現實中確實曾出現的案例往往會成為都市傳說的素材,此外「百慕大三角」也是被都市傳說所神化的故事素材,雖然一些該海域的事故確實存在,但實際上該海域也並非是所謂的最危險海域,「百慕大傳說」實際上也是一則經典的世界都市傳說類型。
結語:

人類是喜好故事的物種,所以只要社會機制保持存在,便會不斷有新傳聞產生,畢竟「八卦」自古有之,而「恐懼」與「好奇」就像一對認知方向上的雙螺旋,與人類的探索活動息息相關。

雖然都市傳說本身不過是一種隱藏於人群當中的故事積累,卻提醒著我們世界的龐雜,而正是因為世界的龐大,無論是浩瀚的星空,還是是遠方的陌生人,一切的「遠方」都會使人感到好奇,雖然也會恐懼未知當中可能存在的危險,但人類終究會選擇邁向未知的領域。

當然故事終究只能作為故事,隱性的傳聞可以作為現實的輔助物,但充斥著謠言與偽科學的可證偽傳聞則應當被予以揚棄,不管是以何種方式啃食情報,也不能因傳聞的扭曲而放棄應該堅持的邏輯觀念,而傳聞本身也是「現實」的堆砌產物,隨著人類認知覆蓋的現實範疇的不斷擴大,新的傳說也會不斷出現,繼續與現實認知相互混雜,成為構建社會文化系統的新生組成部分。


參考文獻:

[1]:揚·哈羅德·布魯范德(美),1981年.《消失的搭車客》

[2]:揚·哈羅德·布魯范德(美),2001年.《都市傳說百科全書》

[3]:尼古拉斯·迪方佐(美)、普拉尚·博爾迪亞(美),2007年.《流言、傳言和都市傳說》

[4]:萬語,2017年.《「割腎傳說」:網絡敘事、媒介隱喻與風險治理》

[5]:李揚、張建軍,2016年.《都市傳說分類方法述論》

[6]:黃景春,2014年.《都市傳說中的文化記憶及其意義建構——以上海龍柱傳說為例》

[7]:張敦福,2006年.《消失的搭車客:中西都市傳說的一個類型》

[8]:施愛東,2007年.《都市傳說:都市情緒的下水道》

来源:龍城海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