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之身

前世

這一夜,漁夫甲夢見了自己的前生。雖然在夢裡,他居然知道這就是自己的前生,令他感到沮喪的是,他的前生還是漁夫,和今生今世一糢一樣,毫無出奇之處。他嘆口氣,搖著櫓出海去,就像今生一樣,海平面上的紅光即將決堤而出,他的船頭很快被初生的晨光染成了粉色,他只得閉上眼睛,一頭紮了進去,在巨大的光明中摸索前進。

船到了一輪紅日的正下方,紅光灑滿船艙,而船在此時忽然停止前進,緊接著自行旋轉起來,越轉越快,他雙手扳櫓,櫓早已被甩了出去,他只得牢牢抓住船舷不放,任憑小船飛旋著下沉,然後是一片混沌,他連船帶人沉到了海底。

沉到深處,是一片平靜的所在,成群的金槍魚在他四周環繞,攪起的渦流帶著他平穩落地。當他翻身坐起,才發現自己躺在水底,泥沙向四周蕩開去,在他身邊隆起了環狀的山丘,足見方才墜落時的巨大沖力了。受驚的魚群在他頭頂盤旋,這時他才感到脖項間隱隱作痛,正是剛才落地時碰傷的,而令他吃驚的是,他在水底能夠呼吸,水在口鼻中吸進呼出,正如在地面時的吸氣與呼氣。正在他練習新的呼吸之時,水草晃動,進來一位麗人,她看到漁夫,高興地說:我是東海龍女,可把郎君給盼來了。漁夫大驚,繼而鼓樂四起,左右過來蝦兵蟹將為漁夫穿戴紅袍和冠冕,為他們拜堂成親。撥開海藻,眼前現出一座幾近透明的琉璃之城。夜裡,龍女告訴他,這是前世之因。又是前世,他回望前世,想搜尋一些記憶,卻發現時空已是無法逾越的屏障了。

新婚三日,漁夫開始想念父母,於是提出要回家看看。思歸的念頭剛動,龍女就知道了,她捧出一只紅色的轉螺,放在漁夫手心,龍女再三叮囑:螺殼至關重要,在路上一定好好保管,萬萬不可以打翻,否則前緣盡失,夫妻絕難相見。漁夫忙把螺殼揣進懷裡。緊接著,他便失去了知覺,醒來時,他浮在海面上,天色已近黃昏,他的船穩穩托著他,浩蕩的南風推著他朝岸邊駛去,就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他站在船頭,恨不得肋生雙翅飛到岸上。

他系上纜繩,徑直回家去,找自己的石屋,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路遇一位老人,漁夫問起自己父母的名字,老人茫然不知,他和漁夫同姓,便把漁夫帶回家,翻閱幾本族譜,才在泛黃的紙頁上找到了漁夫和他父母的名字。按輩分推算,從那時到現在,已經過去三百多年了,老人合上族譜說。

漁夫跌跌撞撞來到海邊,看著陌生的邨莊暗自神傷,他想起龍女交給的螺殼,於是拿出來觀看,誰料竟然脫手落地,再救已經來不及了,螺殼爆裂,一陣旋風從螺殼裡鑽出,把螺殼的碎屑卷起來,貼著地面盤旋而不落下,這時漁夫的身體發生了巨變,皮膚頓時萎縮,頭髮轉為花白,白胡子也在下巴上鑽出來。

「誰料想,螺殼裡凝滯了三百年的時光。」

漁夫老死在海岸上。

這時他從夢中驚醒,原來他打碎的是今生的一只茶壺,水灑了一地。到底是前世夢到了今生,還是今生夢到了前世?漁夫潸然淚下,他忽然感到今生才是一場夢幻,而此時窗紙已經微微泛紅。

來源:志怪mook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