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世紀》預言揭美國大選舞弊內幕和密謀者

川普
作者:棄名

諾查丹瑪斯(Nostradamus)於公元1558年撰寫的《諸世紀》中第一紀的第7首詩,對此次2020年美國大選舞弊的「內幕」娓娓道出,巧合得令人震驚!

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西元1503—1566年)留下的舉世聞名的預言集《諸世紀》指出,第一個「反救世主」(Antichrist)的魔鬼就是「共產黨」,跟著它的世人會走向毀滅。這個「反救世主」的魔鬼也在當今美國的大選中大動手腳,《諸世紀》的預言詩也將它揭底了!

《諸世紀》第二部分的四言詩,都是講述從大約19世紀末到最後人類最重大的歷史事件。《諸世紀》第一紀第7首(Centuries 1–7)四言詩,預言了關於美國大選的舞弊,並揭底了違反美國憲法的竊國案背後的「密謀者」是誰。一起來看看法語原文和解析。

《諸世紀》第一紀第7首

Tard arriué l’execution faicte,

到晚了,事情已經做完了,

Le vent contraire letres au chemin prinses:

風向相反,信在半路被劫:

Les conjurez .xiııj. d’une secte,

密謀者(.xiııj.)都是一個政黨的,

Par le Rousseau senez les entreprinses.

是盧梭政府幹的,還有許多公司參與其中。

圖為出版商Macé Bonhomme於1555年印刷的最早版本的《諸世紀》第一紀第7首詩。(公有領域)

解析:

「prinses」的古法語意為「被偷、被劫」,「senez」的古法語意為「政府、參議院」。出生於1712年的「盧梭(Rousseau)」推崇激進民主思想,也是社會主義思想的先驅。

這首詩中有一串很特殊的羅馬字符——.xiııj.。它特殊的原因在於:

(1) 《諸世紀》的四言詩中只用法語數字單詞表現數字,比如詩文中要說到數字14時,諾查丹瑪斯只會用法語「Quatorze」(14)來書寫。除了這首詩外,筆者在《諸世紀》其它四言詩內容中沒有找到任何羅馬數字,故而這應該不是一個數符;

(2) 注意諾查丹瑪斯在這個字符——.xiııj.的前後都加了「.」,以提醒讀者此處不同尋常的書寫習慣,同時,注意中間兩個「i」頭上沒有「.」點。

先知諾查丹瑪斯在此處書寫的特殊字符,恰好因應了耶穌在《馬太福音(Matthew)》5:18中說過的話,大意是,連一個iota(就是字母i或j),甚至連一個點「.」都不能去掉。

當明白了這串字符的不尋常時,再仔細看「.xiııj.」時,就發現了兩個人名。「xi」似乎指的是習近平,而「j.」毫無疑問就是喬‧拜登(Joe Biden)了。

現在可以把這首詩用白話解析出來了:

喬.拜登、亨特.拜登和中共相通的證據(送修的亨特.拜登的電腦)很早就提交FBI但是被截留,遲至臨近大選才得以公布,郵寄給福克斯電視台的證據也曾在半路被偷竊。這時,大選舞弊的準備已經做好了。

左媒和社交媒體科技公司製造假輿論不支持川普,搞言論審查阻斷有關大選的客觀事實報導、阻斷川普和川普支持者的言論。

拜登和習近平是一夥的。

大選舞弊是美國政府中私通中共的激進民主黨人(和社會主義者)幹的,還有許多商業公司參與其中。

後記

後續文章會繼續揭示《諸世紀》有關美國大選的預言。筆者在閱讀《諸世紀》預言時發現,上世紀90年代前的事件和許多正統預言是完全吻合的,從那之後,預言就開始變得不準確,有的事件沒有發生,有的事件規模變小,有的發生了變化,時間間隔也明顯地拉長了。也就是說美國大選的後續發展不一定和預言對得上。

但著名的傳世預言中有一些重要事件和元素沒有發生變化。例如中共仍是預言中說的那個在人類最後時期的害人魔鬼,中共及其簇擁者會走向覆滅和受盡永遠的懲罰苦楚這一點是沒有變的。

先知們撰寫的預言絕不是給人消遣的文學作品,而是警醒世人預知劫難將會來臨和告知世人避開劫難的方法。

先知的預言中警世人們:退出共產魔鬼的所有組織,並遠離這個魔鬼不受其迷惑!只有這樣,人才可能有未來!

參注:有一點需要解釋一下,就是現在普遍流傳的法文《諸世紀》在再製版印刷過程中已有錯誤了,流傳的英文翻譯雖然有助於理解但也會帶來偏差。讀者可以去找最早的法語古本(Les Propheties de M. Michel Nostradamus, Lyon, Macé Bonhomme, 1555)同時配上古法語詞典來解讀。

來源:大紀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