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唯一的靈異警察,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

超自然犯罪

1999年9月,51歲的百萬富翁裡娜·拉德洛夫(Rina Radloff)慘死於她在南非的豪宅裡。

警方在調查中表示,她應該是聽到了敲門聲,然後在開門時被殘忍殺害的。但詭異的是,血跡卻門口一直蔓延到了二樓的書房裡。

警察在書房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筆記本,裡面畫著象徵惡魔的五芒星和一些奇怪的符號,以及一條殺戮宣言。隨後,又有人發現在一樓某個角落的牆壁上,有人用鮮血畫下了同樣內容。

這些「線索」除了給這起殺人案件徒增一種詭異氣氛外,並沒有甚麼實質性的幫助,官方的案件調查暫時陷入了僵局,種種流言將嫌疑指向了裡娜·拉德洛夫的前夫。

然而,流言指證的嫌疑人並非是前夫本人,而是他的再婚對象安托瓦妮特·拉德洛夫(Antinette Radloff),一個因為癡迷超自然能力和靈異事件,被當地人稱為「怪物」的女人。

警方隨即展開了對安托瓦妮特的調查,當地所有的媒體也都開始報道這樁案件,在媒體的渲染下安托妮瓦特的形象益發神祕恐怖,她被形容成了一個能夠使用黑魔法、擁有恐怖的變身能力、僅憑目光就能使任何物體動作的魔女。

2000年,安托瓦尼特突然自殺,這讓所有人相信她是畏罪自殺,而這起案件就是一場魔女為了取悅惡魔而進行的儀式性殺戮。然而兩年後,在裡娜家附近居住的兩個黑人男子突然向警察局自首,表示安托瓦妮特只是僱傭者,他們才是真正的殺人者。

法院隨即召開審判,並判處二人無期徒刑,這起「魔女殺人事件」仿佛又以一種司空見慣的方式結束了,媒體們也停止了對於這次案件的挖掘。但吊詭的是,媒體們居然有意無意地忽略了一個也許是比魔女更值得關註的重大事實。

調查「魔女」安托瓦妮特的並不是普通的警察,負責人是被稱為「上帝獵犬」的科布斯·瓊科博士(Dr.Kobus·Jonker),他的身份是南非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部長。

官方設立的「靈異警察」

因為種種原因,南非在「魔法」、「宗教」等問題上非常保守,在2000年以前,南非兒童被嚴禁閱讀描寫了大量魔法情節的《哈利·波特》,甚至連任天堂出品的《口袋妖怪》都因為涉及幻想生物和」會使兒童互相殘殺「的理由而被長期禁止發售。

但在政府以激烈態度對待」魔法「、」幻想生物「的同時,魔女狩獵、巫毒詛咒、惡魔崇拜之類的行為卻在南非公開、甚至合法地進行著。

雖然南非已經是非洲第二大富裕的國家,但薩滿術士對於南非人民生活的影嚮並沒有減退太多。特別是在偏遠地區,他們用藥草和動物屍塊調和的祕藥治愈著居民的病痛,也用咒語和祈禱保護著居民的靈魂。

但還有一類薩滿,他們的祕藥是用人類血肉和各種詭異的材料熬煮而成的。比起祈禱,他們更擅長用巫毒咒語去詛咒,用各種神祕儀式召喚黑暗力量,這些薩滿被稱為巴洛伊(Baloyi),是惡魔與黑魔法的侍奉者。

於是,1992年,在南非前司法部長阿德裡安·弗洛克(Adriaan Vlok)的命令下,南非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Occult-Related Crime Unit)正式成立,它是世界上首個由官方設立的超自然犯罪事件調查機構,也是世界上唯一政府公開承認的「靈異警察」。

神祕的網頁與調查部長

2006年,南非警察總部(SAPS)在官網上刪除了超自然調查部的網頁,但網頁快照已保存下了一切。

超自然調查部的網頁就像超自然調查部本身,充滿了神祕難解的內容,少數能讓人理解的板塊裡也盡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語,例如在「破壞性超自然事件相關可能」板塊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如果你的孩子重新裝扮了自己的臥室、熱衷於幻想系的游戲、否定父母的價值、甚至在性方面有混亂行為,那麼他可能已經開始了惡魔崇拜。」

當然,這或許只是一個幌子,奇怪的敘述下可能隱藏著我們無法理解的文本,第一印象未必是真實的,就像科布斯·瓊科博士本人一樣。

曾有記者這樣描述瓊科:

「他蓄著70年代風的絡腮胡子,個頭不高但是非常結實,語調平和而冷靜,就像生活中常見的那一類淳樸而可靠的大叔」。

瓊科的辦公室或許才是超自然調查部真正的總部所在,房間的入口掛著一個顯眼的牌匾,上面用布爾語寫著「在耶穌基督聖血庇護之下」。

很少有人在進門之後不會被震驚,因為屋子裡充滿了神祕可怖的物品,人類脂肪制成的蠟燭、被刻滿符咒的鎖鏈鎖起來的聖經、鮮血寫就的符咒、奇怪生物的頭蓋骨,殘缺的肢體,這些都是科布斯·瓊科博士職業生涯中寶貴的戰利品。

在助手裡佩塔·埃弗頓(Rietta·Everton)的協助下,瓊科摧毀了大量惡魔崇拜組織,也證明了許多「靈異事件」不過是有人刻意為之,但瓊科並不認為超自然案件都是虛構的,作為一名虔誠的基督徒,他始終堅信惡魔與黑魔法的存在,因為在他的職業生涯中曾無數次地遇見它們。

親身經历的超自然事件

(下文來自科布斯·瓊科博士的採訪)

在南非的文達(Venda)有一個富裕的農家。某日,農家的主人報警聲稱自己的女兒每天晚上都會被傳說中的小惡魔托科洛希(Tokoloshe)強暴。

案件很自然地被當地的警察局轉送到了超自然犯罪調查部,因為描述過於荒唐離奇,瓊科起初並沒有打算進行調查,然而當地警察局長反複表示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惡魔確實每晚都來侵擾這個農家,並且強暴他們的女兒,瓊科決定前往一探究竟。

但當瓊科來到這戶農家時,他才發現事情比自己預料的更為恐怖和離奇。

農場的主屋被撕扯開了一個碩大的裂縫,任何衣物只要一沾農家女兒的身體就會立刻燃燒,大量尚未燃盡的衣物碎片飄舞在夜空中,警車才開進農場,突然有一塊岩石飛起砸在車燈上,農場裡裡沒有任何家畜,除了在場的幾個人以外再無生靈,仿佛一座墳場。

走進屋內,瓊科看見被惡魔侵犯的少女赤著身體盤腿坐在牀上,自顧自地啃著橘子,果汁淋灕地滴落在她的胸口,農家的主人告訴瓊科,自己請過好多薩滿來驅魔,但是完全沒有效用。

探清情況後,科布斯·瓊科博士開始了祈禱,他試圖以基督教的驅魔儀式解決這次事件。

二十多分鐘後,原本緊閉的屋門突然自行打開了,一個年老的矮個黑人男子慢慢走了進來,瓊斯質問他的來历,他用嘎嘎的沙啞嗓音表示自己是為了幫助這個姑娘而來。瓊科一邊祈禱一邊反複命令他立刻離開,最終矮個男子放棄了抵抗,叫罵著走出了房門。

農場裡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誰,從那以後也再也沒有人見過他的蹤影。

襲擊事件在第二天便停止了,夜晚也沒有惡魔再來侵犯少女,一周後瓊科接到當地警察局的回報,農家所有的家畜突然返回了農場。

這起事件便這樣突然又神祕地結束了。

惡魔崇拜者

原始信仰和惡魔崇拜一直存在於南非,它是南非深刻的社會問題來源之一。

途中路過墓地時,湊巧有一只黑貓從馬路上橫穿而過,看見黑貓的一瞬間,這名保安忽然興奮地全身顫抖了起來,在後座狂亂地大喊道:

「黑貓!!黑貓!!你嘗過它的鮮血嘛?味道像是鉛,沒錯,味道就像是鉛一樣!那是我們最喜歡的東西!」

黑貓的出現似乎給了保安莫大的力量,瓊科幾乎無法制服他,他只能和助手一邊壓制住保安的動作,一邊聽保安狂喜著描述他們與黑貓的故事。

保安所屬的惡魔崇拜組織,堅信黑色是惡魔之力的顯現,和黑貓進行儀式就能得到惡魔的力量。

而所謂的「儀式」便是將黑貓緊緊地捆綁在祭壇之上,一邊念誦惡魔贊歌一邊侵犯黑貓,直至它們被完全虐待至死,然後再飲下黑貓的鮮血。

你或許會覺得這實在太聳人聽聞,但這僅僅是存在於南非的無數惡魔崇拜團體中,某種特別的儀式而已。

現在的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

2000年,因為心髒病發作,瓊科正式退休。阿帝·蘭布瑞奇博士(Dr.Attie Lamprecht)接任了瓊科的工作,成為了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第二任部長,然而民間眾多的非主流宗教擁護者和部分政界人士以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的工作違反了憲法保證信仰自由的權利為由,要求政府解散這一機構。

2006年,在眾多抗議聲中,阿帝·蘭布瑞奇正式解散了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但這並不意味著超自然犯罪、邪教虐殺和靈異事件也隨之消弭,與惡魔崇拜相關的儀式殺人依舊經常出現在新聞報道中。

2012年,解散的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改名為「南非警察廳有害宗教習慣特別調查部」(SAPS Harmful Religious Practices Uni)低調複活,瓊科也作為培訓官再度複職。

當然,過去的反對者們並不會坐視這個部門再度複活。在議會上,在野黨曾多次要求政府公開這個部門的任務、預算、接受訓練的40名警官的具體資訊,但政府只是曖昧地表示,確實有40餘名警官接受了超自然犯罪調查的專門訓練,但是政府如今並沒有設立靈異事件專門調查機構,而過去的案件資料、現在任務等,因為種種原因暫時無法公布。

複活的超自然犯罪特別調查部,就此徹底成為了一個迷。

或許,我們身邊也有有這樣一個組織,只是我們還不知道吧。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