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能轉世投胎嗎?中國和美國的輪回真實事件

輪回轉世

作者:薩沙

轉世?也就是人死了以後,還會投胎!有這回事嗎?到底是扯淡還是靈異?為甚麼全世界有那麼多,轉世的報道呢?聽薩沙說一說吧。

 

照例說幾個故事。

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有對夫婦,家裡出現了麻煩。

他們的愛子,3歲的男孩詹姆斯萊寧格(James Leininger),讓父母心神不寧。

萊寧格出生後一直很正常,是個健康可愛的孩子。

從2歲以後,他開始出現異常情況,經常睡得好好的突然驚醒。

孩子太小,自己說不出驚醒的原因。

無奈之下,焦急的父母帶孩子去醫院進行各種檢查。

錢花了不少,專家找了無數,結論都是完全正常。

隨著萊寧格逐步長大,他開始描述自己驚醒的原因,就是,噩夢。

他的噩夢總是同樣的:他坐在1個狹窄的空間裡,周邊是呼嘯的風聲、灼熱的火燄和嗆人的濃煙。隨後,一聲巨嚮,全身撕裂般的劇痛,將孩子從夢中驚醒。

萊寧格並不知道,夢中的他在甚麼地方。

到了他4歲多的時候,開始可以完整的描述夢境。

萊寧格的母親是個業餘畫家。根據兒子的描述,母親畫出了很多畫。

萊寧格的父親是個軍人,在海軍陸戰隊服役,是直升機的機械師。

父親毫不費力的認出,畫中是二戰時期戰鬥機的機艙。

當然,父親也沒有覺得甚麼驚奇:可能是兒子在電視裡面看到的,晚上才會做這樣的夢。

隨著孩子逐步長大,他的回憶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清晰。

於是,母親又畫出了更多的畫。

 

這些畫大體是三類:

第一,一些人的面孔。

第二,同敵機纏鬥過程。敵機是一些有著紅色太陽標志的戰機。

第三,機艙內部的裝飾。

有意思的是,萊寧格準確的回憶起了機艙中的一行字,這是個簽名:詹姆斯休斯頓(James Huston)。

開始,父母都沒當回事,認為只是萊寧格的幻想。

很快,父親有了驚天的大發現。

一次,身為軍人的父親因值班無聊,隨手搜尋了一下詹姆斯休斯頓這個名字(用軍方資料庫)。

讓父親無比震驚的事情發生了,竟然真的有這個人。

根據資料庫表示,詹姆斯休斯頓是二戰美國空軍飛行員,在美國海軍納托馬灣基地服役。

他是個普通飛行員,並不出名。他甚至沒有擊落過敵機,只是執行過一些護航轟炸機的任務。

1945年2月的硫磺島戰役中,詹姆斯休斯頓座機被日本零式戰鬥機偷襲擊落,不幸犧牲。

這樣一個人,本來不會有甚麼太多的資料,來記載他的事跡。

萬幸的是,詹姆斯休斯頓雖是無名之輩,卻有樂觀開朗的個性,熱衷於體育,朋友很多。

他犧牲後,不少戰友都曾經哀悼過他,留下了很多贊揚他的回憶錄和照片。

其中一張照屁昂,把父親驚獃了。

他驚訝的發現,詹姆斯休斯頓駕駛戰鬥機座艙的照片,同兒子的描述完全一致,包括一些特殊的裝飾物。

更誇張的是,兒子夢中的人臉,就是詹姆斯休斯頓生前的幾個好友。

發現這種怪事後,父親急忙請假,帶著妻兒去尋找這些戰友。

遺憾的是,時間已經過了50多年,這些幾個戰友都已經去世。

在其中一個戰友家,他們有了新的收獲。

戰友生前,曾經留下了回憶錄,其中記載了同僚機萊寧格,配合進行的一次空戰。

最終,他們趕走了襲擊的日本戰鬥機。

而這個激烈的戰鬥過程,同萊寧格的夢境完全相同。

萊寧格的父親曾經將此事告知媒體,希望有科學家能夠解釋這件事。

有幾天,萊寧格成為各大媒體的頭條。

只是,沒有人能夠解釋是怎麼回事。

需要說明的是,萊寧格並不是孤立的,歐美至少有數百起類似的記錄,相關的紀錄片就有無數。

 

以上是外國的事,下面說說中國的,通道縣的轉世村

這件事,隨便百度一下也搜得到。

這就是湖南通道縣的轉世村。

貴州、湖南、廣西交界處的通道縣坪陽鄉,是侗族聚集區,有幾個特別的小村子。

這裡是國家級的貧困縣,卻有著外面沒有的淳樸。

外來的人驚訝這裡的風俗,真的是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村裡的老百姓性格直爽,說話也直來直去。

村裡多是轉彎抹角的親戚,村民關系很親密。

他們和漢人不同,有著傳統的文化。

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前,這裡就出現過轉世的說法。

一些村民2歲以後,陸續回憶起一些特殊的事情,一般當做是前世的記憶。

有意思的是,他們的回憶雖大部分無法證實(可能散布在全國各地),卻仍然有一點讓人瞠目。

因為,這些記憶似乎可以證實一些東西。

他們所謂前世的記憶,就在鄰村甚至本村,都是已經去世的人。

 

壘陽寨村民石爽人,今年60多歲。

石爽人說,她在2歲的時候跌了一跤,突然出現了一些特殊的記憶。

她回憶起自己曾經叫做姚家安,1936年出生,大概是24歲時候死了。她記得死前,自己似乎處於極度痛苦中,雙眼看出去一片血紅,持續了好幾天。

在坪陽鄉,石爽人的怪事並不算甚麼稀奇,這種事並不罕見。

另外,當年正好是極左年代,隨便宣揚這種東西屬於封建迷信,甚至可能被批判。

於是,石爽人的話只是局限在本村說一說,根本沒有散布開。

直到上世紀90年代,坪陽鄉也是偏僻的地區,交通很差,幾乎沒有外來者。

村民對外面的事情不了解,外面也壓根不知道有這麼個地方。

有趣事的是,多年以後,石爽人的話卻意外的被任證實了。

若幹年後,隔壁村的村民吳春(化名)來這裡幹活,聽到這個傳說。

吳春和石爽人也算認識,卻從沒有聽過她的這番說法。

此時的吳春,大吃一驚:他的母親就叫做姚家安,確實是1936年出生的。

24歲的姚家安在自己田裡種豆子,一時口渴,誤喝了有毒的泉水,回家就發了高燒(懷疑是霍亂或者痢疾)。

當年通道縣根本沒有像樣的醫生,只是用一些土方治療了一下,毫無效果。

在高燒中痛苦的輾轉了3天,姚家安一命嗚呼,時間是1950年。

姚家安並不是甚麼名人,不過是普通的村姑,她的死根本不為人知,甚至沒有人知道她的大名(當地人都用小名互相稱呼)。除了家人以外,根本沒有人還記得起姚家安這個名字。

震驚之餘,吳春將石爽人接到家裡,和她聊了聊。

不知道是甚麼原因,吳春對石爽人有一種天生的親切感。

讓吳春驚嚇的是,石爽人身上確實有些奇怪之處。

兩人去村上小店吃飯,碰到了一位吳春母親生前的中學同學。

石爽人從沒見過他,卻能叫出她的名字。

幾個月後,吳春開始相信石爽人是母親轉世。雖然吳春比石爽人還要大2歲,仍然管她叫媽媽。

幾年前,吳春還給石爽人的房子裝了新窗戶。

有記者曾經採訪過石爽人。

記者:你前世是哪裡的?

石爽人:我前世是那邊的,縣溪那邊的。

記者:甚麼時候知道自己有了前世?

石爽人:小小的時候,能爬在樓梯上的時候了,我就有了這種感覺。我也不知道那就是前世。

記者:以前的親人都記得嗎?

石爽人:記得。

記者:認你嗎?

石爽人:後來我去認他們,他們都感覺這個人跟以前的很相同、很相似,從那個時候我們一直在走動。

 

何姿娜和何彬

根據坪陽鄉文化站調查統計,坪陽鄉在世的轉世者超過110人,其中願意接受採訪和公布真實身份的有47人。其餘的人,都不願意自己的生活被外界打擾。

他們是目前所知的世界範圍內爆出的人數最多,最為集中的轉世者群體。

類似的東西,當時的報紙還有很多記載,比如:

「轉世者」第一次講述前世的事情都是剛剛學會說話,也就是兩歲左右的時候,並且都是只有自己家族的人在場。

和石爽人的吊腳樓遙遙相望,有一戶何姓人家,家裡有個叫何姿娜的女孩,當地人說,何姿娜也是「再生人」。何姿娜的父親何彬介紹,女兒的前世正是自己29年前溺水身亡的妹妹何芹(化名)。按何彬的說法,女兒兩歲時,剛剛學會說話,曾經指著姑姑生前用過的鐮刀說了四個字:「這是我的」。有一天,何姿娜問他「我是該叫你哥哥,還是該叫你爸爸呢?」

何彬回憶,何姿娜兩歲以後,講述前世的事情越來越多,包括她去世時的情形。一九八六年仲夏的一天,何芹砍柴回來,到都壘河游泳時溺水身亡。何彬說,何姿娜能夠記得自己前世被救起的時候遺體在岸上擺放的位置。還能講起自己前世的入學通知書放在甚麼地方。

何姿娜今年26歲,留著順直的長發,眉目清秀,一身牛仔裝看起來像都市女孩一樣。何彬說,「我妹妹也是這種性格,熱情頑皮,一點也不怯生。」

村民楊剛弟稱自己5歲多的兒子楊芋(化名)前世是自己的父親。楊剛弟說,楊芋也是在兩歲的時候開始講述自己的「前世」。有一天深夜,和奶奶同睡的楊芋從夢中醒來,突然以楊剛弟父親的身份說,「房子要漏了,讓剛弟修一下。」楊剛弟的父親就是因為修房子的時候,不慎墜落身亡的。

對於通道縣轉世者,也有一些有意思的說法。

很多人帶著質疑甚至揭穿騙局態度而來,卻並沒有找到甚麼騙術的線索。

這裡的民風淳樸,自古以來都是被外來人騙,還沒有詐騙別人的先例。

更關鍵的是,轉世者似乎沒有得到甚麼利益。唯一的收入,就是接受正式採訪時,這些轉世者收取一二百元的費用。一年能有多少記者來採訪?怕是誰也不會因為這點小錢,去騙人。

就像一個村民說的那樣:以前我們村很窮,現在也是一樣。

甚至,這些村民很忌諱拿這種事情賺錢。

一位「轉世者」的母親說,有鄰居找到她,商量「以後有人來旅游,要來看再生人,就往你家帶吧,他們給500,我分200;他們給300,我分100」,這位母親顯得受到了侮辱,提高了嗓門:你把我家兒子當猴子嗎?我們家又不是動物園。

同時,這個村似乎並不願意外人知道,關於轉世的事情。

雖然轉世的說法在該村存在了至少半個世紀以上,卻從不外傳。即便今天,還有些登記在冊的轉世者,從不接受採訪。

之所以傳出去,同新任縣長上臺有關系。縣長苦於通道縣長期無法脫貧,從這裡看到了一些招商引資的機遇,希望能夠吸引游客。

有意思的是,這些所謂的轉世者不願意拋頭露面,卻不介意接受各種科學測試。

甚至,他們還很急迫,試圖搞清楚為甚麼會有這種怪事。

於是,這裡先後來了很多學者,包括北京大學一位八十幾歲高齡的地理學退休教授,還包括中國社會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的著名心理學專家祝卓宏。

中南大學國學教授黃某某,曾經帶著助手到這裡進行研究。

這些轉世者村民順利通過了測謊儀的測試,證明他們並沒有說謊。

至於催眠測試,證明他們確實有一些奇怪的回憶。

搞笑的是,當地官員也非常希望科學能夠解釋這種事。

通道縣一位官員說,「到時候,通道將成為世界級的旅游景點。」

那麼,這到底是轉世還是騙局?

顯然薩沙回答不了。

 

關於轉世,目前有幾種說法:

第一,詐騙說

很多人認為,轉世者都是騙子。

他們之所以胡說八道,主要是為了出名或者經濟利益。

就像英國尼斯湖水怪一樣,到今天基本被認為是當地群體性的欺騙,為了吸引游客發展經濟。

至少現有資料證明,沒有一個轉世者能夠完整說出前世的記憶,頂多是只言片語。

第二,宗教說法

轉世的說法幾乎遍布全世界,幾乎任何一個國家的文明都有,包括亞洲、歐洲、非洲和美洲。

這些五花八門的宗教認為:人死了以後會有靈魂,是不滅的。靈魂會轉移到另一個生命體上,從而出現了轉世。

轉世期間,人的記憶會消失殆盡,這是為了融入新的生命體。

自然,這個生命體未必是人,可能是動物甚至植物。

有意思的是,有一些科學觀點也是如此。

來自劍橋大學、普林斯頓大學以及德國馬克思普朗克物理學研究所等著名機構,許多有名物理研究人員都宣稱,量子力學預見了一些生命死後世界的情況。他們斷言人類擁有靈魂、身體二元性,這是次原子粒子「波粒二象性」規律的延伸,這才是轉世的科學道理。

 

第三,異常能量轉移

現代有一種觀念,認為轉世並不神祕,僅僅是一種能量的轉移。

人是一種能量。

一旦死亡,它的能量形式就會出現轉移。

而少數能量的轉移出現異常,就會從一個人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

人本身還是自己,僅僅是部分能量轉移導致部分記憶出現轉移。

說白了,並沒有轉世,僅僅是特殊原因導致記憶出現異常的拷貝。

一些被拷貝記憶的人,自認為是某人轉世,其實是不存在的。

究竟有沒有轉世?

薩沙告訴你,有個最簡單有效的方法可以知道,就是:死一次。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