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廣西福建為何連現大兇兆

異象

作者:楊寧

5月7日晚上8時許,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海域出現罕見的血紅色天空。就在人們為這詭異天象驚魂未定時,5月10日,又傳出廣西百色田林縣的樂裡河突然變成血紅色。5月11日,福州市馬尾區天空再度出現罕見的血紅色天空。

筆者在幾日前的《中共實兵演習 浙江舟山現》一文中已分析了浙江舟山出現的血紅色天空,乃是大兇兆。廣西現血河與福州再現血紅色天空,也同樣是大兇兆。而且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三地呈現如此兇兆,上天無疑是在發出「急,急,急」的信號,應該是在迫不及待地警示什麼。

在警示什麼呢?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專家對於血色天空的解釋是「漁船燈火」和血河解釋為是污染或者制香染料造成的,都是欺騙民眾的謊話,是完全說不通的。因為漁船燈光再散射,也不可能將天空染成血紅色;因為如果是污染或制香染料進入河水,河水各項指標就不會全部正常,就會有異常的味道,但這些樂裡河都沒有。更為詭異的是,一天之後,河水逐漸正常。

其次,古籍中對於血色天空和血河的出現都有說法。唐朝道士李淳風在撰寫的星占書《乙巳占》中認為:「赤氣出天船中,不出一年有自立者。」「赤氣漫漫血色者,流血之象。」「赤氣覆日如血光,大旱,人民饑,赤地千裡。」「赤雲臨圍上東西陳,國且負兵。」「赤氣屈旋停住者,其下有兵血流。」

漢代易學家京房曾在《對災異》中解釋:「河水赤者,獄有冤恨,誅殺不當,則致河水赤也。」《易候》中闡述:「水自赤,光如血,其國有流血。」《易傳》則雲:「君湎於酒,淫於色,賢入潛,國家危,厥異流於水赤。」

簡言之,血色天空和血河的出現預示著戰爭、饑荒、冤獄,預示著政變,甚至會出現流血,政權和國君民運岌岌可危。

那麼,這預兆究竟警告的是誰呢?筆者在前文中分析指出,舟山異象發生在中共進行實兵演練之時,是又一明顯針對臺灣的舉動,而近幾年主張武力解決臺灣,並且要求備戰、進行多方面準備的正是中南海最高層。因此異象出現在習近平發跡之地的浙江,出現在其非常重視的舟山,而且時間點是在中共軍演期間,絕不是偶然的。可以看作是上天的示警,而且是非常嚴厲的警告。

再看同樣出現血色天空的福建福州,這裏是習近平真正在官場「打拼」的階段。資料顯示,1985年6月,32歲的習當上廈門市副市長。其後,因沒什麼政績,習未通過廈門人大的等額選舉所需的50%選票,於1988年被調到寧德,擔任寧德地區地委書記、寧德軍分區黨委第一書記,期間懲治官員腐敗四百餘人,並重點查辦福鼎縣林增團、寧德地區僑聯副主席鄭錫煊等腐敗要案。

1990年6月,習升任中共福州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並兼任閩江職業大學(今閩江學院)校長。在其任內興建長樂國際機場、建造福州至廈門公路、開發馬尾新港區、引進外資企業六百多家,其中臺資企業占五成,政績不錯。

之後在1993年,任中共福建省委常委兼福州市委書記。三年後,習近平晉升福建省委副書記。又過了三年,先後出任福建省副省長、代理省長、省長,期間協助中央處理朱鎔基總理督辦的廈門「遠華案」。直到2002年,調任浙江省任省長,開始了發跡。

也就是說,習在福建官場待了整整17年,在福州待了12年。在這個其主政很長時間的地方,出現血色天空,上天要警示誰,與舟山並無不同。

那麼廣西出現血河要警示誰?依舊是同一人。就在4月22日,習近平以「全票當選」廣西的二十大代表,廣西黨委書記劉寧甚至還率先喊出「捍衛領袖」、「追隨領袖」等文革用語。此外,百色是鄧小平當年發動暴動並建立中共右江蘇維埃政府的所在,在此地呈現兇兆,意味更加明顯。

中國自古以來就講天人合一,天象對應著人間的變化,上天從來都洞察人間的一切。在如此短的時間,與最高層有關聯的三個地方出現了罕見的兇兆,說明北京當局極有可能仿效俄羅斯進攻烏克蘭,突然發動攻臺行動。一旦發生,美日為保衛臺灣打擊大陸,將會出現怎樣的場景?而血色天空和血河或預示著隨之而來的兩岸的生靈塗炭。

慈悲的上天不忍這一切發生,因此以罕見天象對北京的當權者發出警告。如果一意孤行,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

來源:大紀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