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躲避通緝,她前後整容7次,15年後終因一盤花生米暴露身份

福田和子

多數女性整容是為了追求美,而日本有一位少婦整容7次,卻是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

15年逃亡生涯,偽造了20多種身份,足跡踏遍日本的各大城市。

通緝令上,印著她各個時期的照片。

到最後,警方都不清楚她究竟長甚麼樣子。

亡命天涯時,她還幫其中的一位戀人將店面發展成了連鎖店。

眼看15年的追訴期將到,卻因點了一個花生米,逃亡生涯前功盡棄。

她的傳奇故事,被翻拍成電影《福田和子整形逃亡15年》,島國民眾觀影後大呼精彩。

1948年1月,福田和子出生於日本四國島的愛源縣。

福田和子剛滿四歲時,父親拋棄了她們母女倆,和別的女人結婚。

父親離開後,母親為了生存,只能去酒館做P酒女。

母親咬牙堅持了幾年,有點積蓄後,帶著福田和子搬到了金治市,開了一家自己的酒館。

母親用以前積累的經驗,把酒館經營得蒸蒸日上,母女倆的生活越來越好。

1960年,正在上高中的福田和子和同班男生談起了戀愛。

不幸的是,男友在意外中,被打死。

情竇初開的戀人死於非命,福田和子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高三結束,福田和子不再上學,留在家裡幫母親打理小酒館。

兩年後,17歲的福田和子又處了一個比他大兩歲的男友。

男友沒有工作,母親又嚴格管控福田和子的零用錢,兩人手中緊巴巴的。

於是,兩人劍走偏鋒,開始到處行竊。

1962年,兩人在當地稅務局長家裡行竊時,局長妻子突然回家,情急之下,他們把局長妻子綁了起來。

隨後,兩人把局長家裡洗劫一空。

剛準備離開時,警察突然沖了進來。

原來,局長家裡的女傭偷偷報了警。

福田和子鋃鐺入獄,被判6年有期徒刑。

6年的牢獄生活,徹底改變了福田和子。

當時的日本特別混亂,獄中的福田和子受辱。

父親的拋棄,男友的死亡,6年的牢獄之災,使福田和子後來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出獄後,福田和子沒臉再回母親的酒館,為了養活自己,她選擇和母親一樣,成了一名P酒女。

P酒過程中,24歲的福田和子結識了一名叫池上的男性。

池上幾乎每天下班後,都照顧福田和子的生意。

一來二去,兩人漸生好感,很快確立戀愛關系。

一段時間後,池上向福田和子求婚。

福田和子為了自己的幸福,刻意隱瞞坐牢的經历。

兩人結婚後,生下三兒一女,可幸福似乎與她無緣。

80年代日本經濟大衰退,丈夫池上的工作受到影嚮,一家人的開銷成了問題。

無奈,34歲的福田和子重操舊業,再次做起P酒女。

在酒館中,她結識了另一個P酒女安崗厚子。

安崗厚子31歲,性格開朗,善於交際,是當地小有名氣的頭牌,所以她的收入不低。

和安崗厚子比起來,生了四個孩子的福田和子顯得遜色很多。

她的收入遠不夠支撐家庭的開銷。

於是,福田和子跳槽到另一家酒館。

跳槽後,福田和子和安崗厚子還保持著塑料姐妹花的關系,休息時會聚在一起聊天。

安崗厚子時常向福田和子炫燿自己的「戰績」,衣服、名牌包包、大牌鞋子都是那些男人買的,福田和子尷尬地附和。

1982年8月19日,福田和子被人催債,她找安崗厚子想借點錢周轉一下。

可安崗厚子說自己打算開一家酒館,地址都選好了,所以沒有多餘的錢借給福田和子。

福田和子認為,安崗厚子不想借錢給她,故意找理由推脫。

借錢被拒,福田和子感覺顏面掃地。

這時,兒時的不幸,成年的遭遇,種種不順的經历湧上心頭。

福田和子瞬間失去了理智,拿起一根絲帶從背後活活勒死了安崗厚子。

做完這一切,她淡定地給丈夫打了個電話,讓他趕緊來安崗厚子家裡。

丈夫趕到後,看見安崗厚子的S體,當場癱在地上。

他要求福田和子去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但福田和子曾在獄中度過一段陰暗的時光,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再回到那裡。

丈夫池上護妻心切,只好妥協,和福田和子一起處理掉S體,然後拿走安崗厚子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還偽造有人入室盜竊的假象。

兩天後,酒館的同事見安崗厚子一直沒來上班,家裡電話也沒人接,認識她的人都說已經兩天沒見過安崗厚子,於是同事報了警。

警察趕到安崗厚子家中,發現值錢的物品被洗劫一空,家裡也沒有打鬥的痕跡。

警方走訪安崗厚子的鄰居。

鄰居說,兩天前的夜晚,曾看到一輛貨車來過這裡,由於已經很晚了,鄰居特地記下了車牌號。

有了車牌號,警方很快找到這輛貨車。

貨車車主說,那天是一個親戚叫他過去幫忙搬東西,而這個親戚正是福田和子。

湊巧的是,警察剛走,福田和子就到了貨車主人這裡,所以她第一時間就知道警察已經開始調查她。

晚上六點,警察的電話打到福田和子家裡,福田和子假裝成小孩的聲音說「媽媽出門了」。

警察很快對福田和子家裡進行了搜查,找到了很多屬於安崗厚子的貴重物品。

丈夫池上被警察帶走,而福田和子已經不知去向。

池上是個老實人,在警察的追問下,很快交代所知道的一切。

警察根據池上所說的地址,在樹林中找到了安崗厚子的S體,通過S檢確定了她是被人勒死的。

於是,消失的福田和子成了頭號嫌疑人。

此時,福田和子已逃到大阪,她開始了15年的逃亡生涯。

來到大阪,福田和子先去銀行,用安崗厚子的存折和私人印章成功取出了59萬日元,加上她銷贓所得的100多萬日元,她已經有足夠的財力支撐自己逃亡。

警方根據安崗厚子的取款記錄,知道福田和子逃往大阪,於是迅速展開對她的追捕。

1982年8月29日,福田和子逃亡的第五天,她放心不下孩子,給家裡打電話,詢問丈夫孩子的情況。

丈夫池上沒有告訴她警方已經知道所有的事情,他只是勸說福田和子趕緊回來自首。

福田和子非常警惕,沒有透露自己的位置,只是讓丈夫照顧好四個孩子,然後掛斷電話。

因為通話時間足夠長,所以警方鎖定了福田和子的位置。

她是從東京新宿的一部公用電話打出的,警方除了加強當地的搜查,根本找不到福田和子。

第二天,福田和子來到一家醫院割了雙眼皮,沒等傷口恢複,她又立刻換了一家醫院調整自己的嘴巴。

帶著兩處傷口,她又換了第三家醫院,墊高自己的鼻梁,三次手術換三家醫院,再加上她臉上的紗布,她躲過了警察的搜捕。

三次整容手術恢複後,福田和子來到名古屋,在這裡她又進行一次大的整容。

等到這次整容傷口恢複後,她和之前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僅僅根據照片,已經無法斷定她就是福田和子。

福田和子連續四次整容,讓警方的調查陷入了僵局。

而福田和子換了新名字,開始了全新的生活。

繼續逃亡兩個月後,福田和子改名小野寺華代,在名古屋再次做起陪酒女,並很快又結識新的男性,一個糖果店的老板邨山次郎。

兩人打得火熱,福田和子不再做P酒女,而是幫邨山次郎共同經營糖果店。

由於糖果店在旅游勝地金澤市,這裡的外來人口很多,這就是我們常說的燈下黑,福田和子的出現並沒有引起人們的懷疑和關註。

福田和子很有商業頭腦,幫邨山次郎把糖果店經營得越來越好,連鎖門店也越開越多。

邨山次郎的家人,也因此非常喜歡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

1986年,福田和子已經逃亡4年。

因為非常思念自己的孩子,她大膽地決定,讓自己的大兒子來糖果店打工。

兒子收到母親的信後,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獨自來到糖果店,並很快安頓下來。

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打破這份寧靜,大兒子遭遇車禍,邨山次郎查看他的身份證,發現他居然是逃犯福田和子的孩子,而邀請他來打工的,正是自己朝夕相處的妻子小野寺華代。

妻子一直不肯和自己登記結婚,難道妻子真的是逃犯福田和子嗎?

由於兩人的長相實在相差太大,妻子又特別會打理生意,所以邨山次郎選擇了沉默。

識破小野寺華代的,是邨上次郎的表姐。

兩年後的一次家庭聚會上,邨山次郎的表姐謙讓小野寺華代第二天到自己家中做客,因為她覺得這個突然出現的弟媳婦,和逃犯福田和子越看越像。

平靜的生活並沒有消磨掉福田和子的警惕心理,她找了個借口直接拒絕了。

表姐因為遭到拒絕,基本確定小野寺華代就是福田和子。

第二天,表姐向警方舉報福田和子。

警方來到糖果店後,看到福田和子穿著工作服,便問她糖果店老板的太太小野寺華代在嗎?

警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的女人就是逃亡6年的福田和子。

將警察支走後,福田和子騎上一輛單車,雙腿輪開,頭也不回地逃離了糖果店。

當警方找到福田和子的大兒子時,明白了剛才那個穿著工作服的女人——正是福田和子。

此時的福田和子已經坐上火車,逃離這個城市。

在接下來十年的逃亡生涯中,福田和子幾乎跑遍日本的每一個城市。

她先後做過服務生、清潔工,累計偽造了超過20種身份。

在警方公布了她的最新照片後,有人看到她曾和黑勢力混在一起,甚至還面容憔悴地睡在馬路邊上。

盡管過程無比艱辛,但福田和子從未放棄過逃亡。

有了一定積蓄後,她又整容了三次。

警方無法確定整容後的福田和子究竟長甚麼樣,所以他們在通緝令上印上了福田和子整容前後的所有照片。

而福田和子神出鬼沒,在同一個城市絕不超過三個月,所以一場貓捉老鼠的游戲持續了足足15年。

那個年代,日本的訴訟有效期是15年。

1997年,是福田和子殺人案追訴期的最後一年。

警方在報紙和電視上,刊登了大量通緝資訊,把賞金提高到100萬日元。

為福田和子做第一次整形手術的醫院,知道幫助殺人犯後,主動拿出300萬追加賞金。

這400萬的高額賞金,讓福田和子栽了。

一家小吃店老板,直接出賣了她。

這天,福田和子像往日一樣來到小吃店用餐。

由於訴訟期僅剩21天,神經緊繃近15年的福田和子放松了警惕。

她覺得自己終於熬出頭了,多點了一盤花生米,又要了一瓶清酒,想放松一下。

三杯酒下肚後,她和小吃店的老板開起了玩笑:總有人說我長得像逃犯福田和子,但我根本不是她,如果不信,可以拿著我的指紋去交給警方比對。

這番話說完,小吃店的老板就把福田和子用過的杯子偷偷藏了起來,悄悄地派人送到警局。

他早就在電視看過福田和子的通緝資訊上400萬的賞金,而且他也早察覺到,常來的熟客和福田和子有幾分相似。

為了這400萬賞金,老板決定讓警方來驗證一下。

老板的異常表現,很快讓福田和子警惕起來,問老板:你是不是也懷疑我?

老板笑著回應:怎麼可能,你要是再這麼說,我可要生氣了。

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外面的警察已經包圍了這個小店。

等福田和子走出小吃店後,警方實施了抓捕。

至此,逃亡15年的福田和子終於被捕。

1997年8月18日,距離福田和子案件的訴訟期只剩不到11個小時,警方連夜整理了所有線索,並提交法院。

1999年5月15日,法院判定福田和子故意殺人罪名成立,並處以她終身監禁。

2005年2月27日,福田和子在獄中突然暈倒。

11天後,因病情過重,福田和子離開了這個世界,時年57歲。

父親的拋棄,戀人的逝去,交友的不慎,婚姻的不順,種種打擊,使福田和子的心靈,漸漸產生了扭曲,導致了特殊情況下的沖動行為,以及15年亡命天涯的悲慘人生。

她是不幸的。

原本是一個渴望親情、愛情的普通女人,可幸福拒絕與她牽手。

想做賢妻良母,可生活不給她那樣的條件,數次把她逼上了陪酒女郎的絕境。

可憐的福田和子,逃亡路上,依然對自己的兒女難以割舍。

母愛無處釋放。

犯罪,整容,逃亡,漫長的15年,這個女人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

沒有僥幸、幸運之說,人終究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