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市的定海神針:深圳弘法寺的都市傳說

今天我們來講一講深圳的定海神針——弘法寺

說起深圳,稱他為國內靈異事件最兇的城市之一都不為過,不論是中銀大廈、仙湖植物園、深圳大學與大劇院對面鄧爺爺畫像後的詭樓這網傳四大兇地,還是盛傳的白衣女鬼,都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也是這座城市的格林童話

 

而弘法寺就坐落在四大兇地之一的仙湖植物園內,有人說弘法寺是為了鎮壓深圳而建造的,但是否是真的呢?

  • 多個「一」,給弘法寺蒙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

弘法寺是49年建國後,首批被批準的內地第一座由深圳主導新建的寺廟,不同於其他寺在舊址重建或翻修,而是完完全全新建。

且在兩廣境內,這個名字是唯一的,也是當地一個非常突出的寺廟,在廣東的寺廟之間對比,也算最顯眼的一個

另外據資料顯示,弘法寺是兩廣地區唯一一座主要供奉普賢菩薩的廟宇,而廣粵地區的佛教信眾則主要朝拜的是觀音觀自在菩薩和沿海地區的海神——林默娘(媽祖,天後)。

 

按照佛經裡面表述,普賢菩薩象徵著實踐、行願,而觀自在菩薩象徵著慈悲和智慧,顯然二者都與弘法寺鎮邪之說無關,無法與網上流傳的說法相匹配。

  • 弘法寺的修建過程與開放時間相距甚遠。

弘法寺於1985年7月1日開始興建,在大雄寶殿、藏經樓、天王殿竣工後,停止了工程。直到1990年8月31日才對公眾開放,92年主體建築才全部完成,正式對外開放。

這中間發生的事情除了相關部門的開會決議寺廟是否開放以及是否繼續動工,其餘事情無人知曉,也為弘法寺蒙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

  • 深圳怨氣重,都市傳說多或許也是原因之一。

深圳怨氣重,其實不難理解,大城市的工作壓力確實壓得讓人喘不過氣,所以怨氣重,戾氣重,從而滋生了很多都市傳說,而最廣為流傳的就是深圳仙湖植物園內的白衣女鬼

關於白衣女鬼,網上流傳最廣的版本是根據經历者親述講述的,大致為:

某日淩晨兩點,幾名夜釣愛好者在仙湖的道路上前後相隨行駛,走在最後的女子因為速度慢,在一個岔路口跟錯了車,直到行駛到弘法寺才發現不對,連忙掉頭。

由於夜間道路漆黑,又逢濃霧天氣,她逐漸迷失了方向,在仙湖植物園內一直行駛。突然,在車燈可及的前方,她見到了一個穿白衣白裙的女子。這名女子慢慢地向前步行,即使是車燈照射,也沒有回頭。

這個故事沒有結尾,但也讓很多人背脊發涼。

講一個我朋友在深圳的親身經历,深圳有個地方叫西麗湖,朋友大學時期宿舍在那邊,每次半夜醒來都能見到窗外上山的林蔭路,而林蔭路的終點是一座傳說用來鎮邪的寶塔,在夜色的襯托下是那麼的滲人,朋友至今每次想起都能打個冷顫。

深圳西麗湖 

此外,關於深圳「四大兇地」的傳說也不絕於耳,就連有關弘法寺的故事都有流傳。

網傳是一位香客的親身經历:

大概2003年,這位香客的婆婆來深圳住了一段時間,周末她們全家去仙湖游玩,在途中路過一片鐵樹林,在等候老公與兒子上廁所時,看見周遭的鐵樹都生出了果子,那些果子猛一看非常象嬰兒的臉,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香客沒敢多看。婆婆從北方來,平時很喜歡花花草草,就順手摘了幾個。

等到他們中午要吃飯的時候,香客的兒子說要去洗手間,她感覺有些奇怪,點菜前兒子剛從洗手間回來,詢問才得知兒子剛沒有尿出來,只好又讓他去了。但兒子回來還是告訴他沒有尿出來,而且下體還很疼,當下匆忙的帶孩子去醫院檢查。

到了醫院一照片子才知道恥骨處有一道陰影,形狀大小如同鵪鶉蛋,一通折騰也沒取出來,只能先回家。當晚回到家看到婆婆摘得果子後,竟發現片子上的陰影與果子幾乎一糢一樣,這才帶著果子又去了仙湖,將其放回原位,又到弘法寺上了香,磕頭祈福。

回到家,她的兒子慢慢就好了,但自始至終醫生都無法解釋這件事,而且陰影在複查的時候已經徹底消失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