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婆的孩子與韋護

韋護

文:空桑寂

佛寺裡的護法神韋陀

封神演義》的韋護,原型是韋陀,現在佛教寺院裡常見的一個護法神。

他的典型形象,是頭戴盔,手拿寶杵。《封神演義》裡韋護也是這種形象:

呂岳聽罷,回頭一看,見一人非俗非道,頭戴一頂盔,身穿道服,手執降魔杵,緩緩而來。呂岳立身言曰:「來的道者是誰?」其人答曰:「吾非別人,乃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門下韋護是也。今奉師命下山,佐師叔子牙東進五關伐紂。今先往西岐,擒拿呂岳,以為進見之功。」

韋陀的記載,最早見於唐代。

唐代《律相感通傳》:

弟子是南天韋將軍下之使者。將軍事務極多。擁護三洲之佛法。有鬥諍陵危之事。無不躬往和喻令解。今附和南天欲即來。前事擁隔不久當至。且令弟子等共師言議。不久複有天來雲。姓羅氏蜀人也。言作蜀音。廣說律相。初相見時。如俗禮儀。敘述緣由。多有次第。遂有忽忘。次又一天雲。姓費氏。禮敬如前雲。弟子迦葉佛時生。在初天韋將軍下。諸天貪欲所醉。弟子以宿願力。不受天欲。清淨梵行。偏敬毗尼。韋將軍童真梵行。不受天欲。一王之下有八將軍。四王三十二將。周四天下。往還護助諸出家人。四天下中。北天一洲少有佛法。餘三天下佛法大弘。然出家人多犯禁戒。少有如法。東西天下少有黠慧。煩惱難化。南方一洲雖多犯罪。化令從善。心易調伏。佛臨涅槃。親受付囑。並令守護。不使魔撓。若不守護如是破戒。誰有行我之法教者。故佛垂誡。不敢不行。雖見毀禁。湣而護之。見行一善。萬過不咎。事等忘瑕。不存往失。且人中臭氣。上薰於空。四十萬裡。諸天清淨。無不厭之。但以受佛付囑令守護法。佛尚與人同。止諸天不敢不來。韋將軍三十二將之中。最存弘護。多有魔子魔女輕弄比丘道力微者。並為惑亂。將軍恓惶奔赴。應機除剪。故有事至。須往四王所。時王見皆起。為韋將軍修童真行護正法故。

唐代《法苑珠林》:

又有天人韋琨。亦是南天王八大將軍之一臣也。四天王合有三十二將。斯人為首。生知聰慧早離欲塵。清淨梵行修童真業。面受佛囑弘護在懷。周統三洲住持為最。

從以上資料可見:

現在所謂的寺院護法韋陀,原本叫韋琨。他是增長天王手下的八將軍之一,童真梵行,擁護三洲的佛法。每次到四大天王的住所時,天王們看到韋琨,都會站起來。

他與濕婆的兒子塞犍陀沒有關系。

而在唐代時,《金光明經》等資料逐漸建立起「諸天」神系。

唐代《金光明經·鬼神品》:「違陀天神及毗紐天」。
唐代 慧琳《一切經音義》的解釋是:「違陀天,譯勘梵音,雲私建陀提婆,私建陀此雲陰也,提婆雲天也。但建違相濫,故筆家誤耳。」

濕婆的兒子塞犍陀,被佛經稱為「違陀天」,在唐代逐漸進入「諸天」神系。

而到了宋代,韋琨將軍逐漸與塞犍陀出現混淆。

這個問題,南宋《諸天傳》講得很清楚:

靈威要略曰,天神姓韋,諱琨。南方天王八將之一臣也。四王合三十二將。而為其首。生知聰慧。早離塵欲。清淨梵行。修童真業。面受佛囑。外護在懷。用統三洲。住持為最。亡我亡瑕。殷憂於四部。達物達化。大濟於五乘。
光明鬼神品中有韋馱天神,梵語韋馱。此雲智論。今此則以韋為姓。雖類華夏一經之裔。而其天神隱顯其號。烏可惻量。
唐高宗乾封歲。京師淨業寺道宣律師。因睹韋天嘗問律相等事。律師述靈威要略。並律相感通二傳。備載其實。如要略中。天神姓費。自述雲。弟子迦葉佛時生在初天。在韋將軍下。諸天貪欲如醉。弟子以宿願力不受天欲。清淨梵行。徧敬毗尼。韋將軍童真梵行。不受天欲。若有事至四王所。王見皆起。自唐高宗已來。諸處伽藍及建立燻修。皆設像崇敬。彰護法之功。其間感應錄於文集者甚多。然童真乃十住中第八住。而賢乎聖乎。孰可知之。贊曰。
四王三十二大將,南方韋天以為先。生知聰慧離塵欲,清淨梵行威儀全。修童真業持禁戒,迦葉佛時志已堅。四部殷憂常守衞,三洲護法應機緣。名姓隨凡安可惻,示跡唐朝遇道宣。備言佛教深幽事,律相靈威二集傳。或見四王王起接,是知無染所當然。爰自乾封崇至化,逮今名位列諸天。每在伽藍或蘭若,燻修之所現威權。頭頂金兜橫寶杵,合十指掌兒童年。或警行人令進行,或隨方所護其邊。卻除外障令無惱,庶幾佛日照三千

以上可見:

現在佛教寺院的護法韋陀,他原本是增長天王手下的韋琨將軍。頭頂金兜橫寶杵,擁護三洲的佛法,所以現在被稱為「三洲感應護法韋馱尊天菩薩」。《封神演義》裡他名字是韋護,大概來源於「韋護法」之意。

大約在宋代,他與濕婆的兒子塞犍陀出現混淆。

濕婆的孩子

印度神話分為幾個時期,後期是印度教的時期。

印度教的三大主神是濕婆、毗濕奴、梵天。濕婆是一個苦行者,但三相神裡,反而是濕婆最容易出現妻兒環繞的一家之主的形象。

包括毗濕奴、梵天、雪山神女等諸神,都希望濕婆建立起一個家庭。濕婆從隱士成為家主,他的力量才能造福世界。

因此濕婆有了兩個最著名的兒子,象頭神伽內什、戰神塞犍陀。伽內什提供繁榮和利潤,塞犍陀保護人們所需要的繁榮。通過兩個兒子,濕婆為世界提供幫助。

這有很強的男性主義傾向,人們發現了這點。因此在民間傳說裡,也有人提到濕婆的女兒。

濕婆的孩子,最著名的是塞犍陀與伽內什。但有一些其他神,也被當成濕婆的孩子。

塞犍陀Skanda

戰神塞犍陀,和很多印度神一樣,他有很多別名,Kārthikeya(昴宿之子)、Murugan(持長矛的戰神)、Kumara(童子神)、Subrahmanya(通曉知識)、Shikivahaha(以孔雀為坐騎)等。

他的形象通常是個穿盔甲的戰士,手拿長矛等很多武器,同時手拿公雞。他有一個頭或六個頭,坐騎是孔雀。

在《阿闥婆吠陀》裡,塞犍陀原本是火神的後代。而通過《摩訶婆羅多》推斷,他原本也有破壞鬼神的形象。通過整合早期的一些神,比如整合南印的本地神Murugan,形成了後來的塞犍陀。

伽內什Ganesha

象頭神伽內什,是清除障礙之神、學問與藝術之神。

但在早期,他同樣也是創造障礙的神靈vighnakartā。後來他在印度教的地位提升以後,才轉變為清除障礙的神靈。

他的形象隨著表達的不同,有多種形式。他通常有著象頭和大肚子,手拿自己斷了的象牙,用樹幹取食物。或拿著斧頭與繩索。他的皮膚通常是紅色的,有四只手臂。

他在佛教裡被稱為「歡喜天」。

安陀迦Andhaka

安陀迦是一個天生的盲目者。濕婆冥想時,雪山神女用手蒙住他的眼睛,世界陷入黑暗,雪山神女手上的汗水變成了兒子安陀迦。

安陀迦被送給阿修羅Hiranyakshawas撫養。養父死後,安陀迦被放逐。於是安陀迦進行苦修,求得梵天為他賜福。賜福內容是,除了濕婆,無人能打敗安陀迦。

安陀迦去奪回了王位,野心膨脹,想霸占雪山神女為妻。最終他被濕婆打敗,認出親生父母,但在《羅摩衍那》裡,他最後被濕婆的第三只眼燒死。

水持Jalandhara

濕婆第三只眼裡的怒火投向海水,生出兒子水持。因為女神吉祥天也是海中所生,所以有時吉祥天認為水持是自己的弟弟。

後續故事基本上與安陀迦類似。水持變成濕婆的樣子接近雪山神女。憤怒的雪山神女找到毗濕奴,要求他去接近水持的妻子毗羚達。

毗濕奴假扮水持,破壞了毗羚達的貞操。當毗羚達發現這一切以後,她詛咒毗濕奴會變成石頭,與妻子分離。之後毗羚達自殺,毗濕奴賜福讓她變為杜勒西草,亦或出現其他結局。

這個故事有多種後續版本,毗羚達故事總之與毗濕奴的神聖植物杜勒西有關。

Mangala

Mangala的故事也與安陀迦類似,似乎這些文本都是安陀迦故事的衍變,Mangala也是汗水變成的。濕婆的汗水或血液滴在地上,變成了兒子Mangala,因此地母缽哩提毗被認為是他的母親。

Mangala的皮膚是紅色或火燄色的,手持三叉戟、長矛、蓮花等。他的坐騎是一只公羊。

他後來飛到了火星上居住。他是火星之神、戰爭與吉祥之神,與星期二有關,也經常與塞犍陀聯繫。

在很多版本裡,Mangala其實是毗濕奴與缽哩提毗的兒子。

Ayyappa

Ayyappa是成長之神。濕婆與摩醯尼的產物。具有濕婆和毗濕奴的力量,擊敗惡魔摩西濕。

他通常是進行瑜伽的苦行形象,戴著鈴鐺,拿著弓劍,騎著老虎。也有說他騎著馬或白象。

Ayyappa很可能是後來被吸收到濕婆與摩醯尼的傳說裡的。從詞源看,他或許與泰米爾神Aiyanar有關,或是達羅毗荼土著部落的英雄神。

他是一個戰士神,保護商人、南印度的貿易路線。

無憂女Ashokasundari

或譯為「無憂麗」。《蓮花往世書》記載:雪山神女曾要求濕婆帶她去世界上最美的花園。在花園裡,雪山神女發現一棵許願樹。後來塞犍陀和伽內什長大離開了父母,雪山神女感到悲痛,她向許願樹許願要一個女兒。

因此女兒誕生了,因為她解決了母親的痛苦,所以她的名字意思是無憂美麗。

雪山神女承諾無憂女將嫁給友鄰王。後來無憂女被阿修羅劫走,最後友鄰王打敗阿修羅,與她成婚,友鄰王曾代替因陀羅成為眾神之王。

在伽內什被斬首時,無憂女由於害怕,躲進了鹽袋子裡,激怒了雪山神女。無憂女因此也被當成鹽女神。

Jyoti

Jyoti是光芒與長矛的女神。一說她是從濕婆的光環中出生的,代表了濕婆的恩賜。一說她是從雪山神女前額的火花裡出生的。

神靈為她打造了一把武器。而塞犍陀用這把武器打敗了惡魔Surapadman。Jyoti與她的兄弟塞犍陀關系密切。

摩那娑Mansa

摩那娑是蛇女神。摩那娑女神救治被毒蛇咬傷的人,因此她也被稱為Vishahara,意為「消除蛇毒者」,摩納娑還掌管生育及繁榮。她戴著蛇冠,坐騎是天鵝。

濕婆的精液落在蛇母Kadru的彫像上,誕生了女兒摩那娑。她是攪乳海的蛇神婆蘇吉的妹妹,丈夫為迦拉特卡茹仙人。

摩那娑原本是土著部落的地母神蛇女神,後來被吸收到濕婆神譜,因此產生多種說法,或說她是濕婆的女兒,或說她是情人。

當她被父親帶回家後,當時化身為Chandi的雪山神女對她充滿敵意。因為在攪乳海時,濕婆喝下毒藥,是摩那娑救了他。之後雪山神女弄瞎了摩那娑的一只眼睛。

厭倦了家庭爭吵,濕婆放棄了摩那娑。後來摩那娑結婚時,雪山神女讓她戴著蛇作為首飾,她的丈夫被嚇壞逃跑。

被父親和丈夫拋棄,摩那娑成了一個不幸憤怒的女神。如果有人被蛇咬傷,向她祈禱,要先安慰她才行。這些神話,也反映了印度土著信仰和印度教之間的矛盾沖突。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