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火災和離奇的失蹤案

失蹤案

文:葉辰淵

午夜,珍妮·索德被電話鈴聲驚醒,她走下樓梯去接電話。

電話的另一端要找的人她並不認識,於是珍妮告訴對方打錯了之後便掛掉了電話。繼續陪孩子睡覺。

約一小時後,珍妮再次醒來。這回她並沒有聽到甚麼聲音,而是聞到了一絲古怪的氣味——

燒焦的味道。

她猛然間意識到了甚麼,趕忙起身去找她的丈夫。濃煙和塵埃充斥著過道,他們叫醒睡在閣樓上的孩子們。

當夫婦二人和四個孩子從大門狂奔出房屋時,客廳中的聖誕樹的彩燈還是閃爍,背後是席卷而來的熱浪。

從家庭辦公室燃起的火燄迅速蔓延。消防電話打不通,他們只能向鄰居求助;水桶裡的水結了冰;向來一直靠在房子邊上的梯子也不見了蹤影——這一切構成的巧合在這時是如此的不幸。

但還有五個孩子在著火的房屋裡面。大兒子小喬治試圖爬上窗戶去救援,卻割傷了手臂。夫婦兩人只能望著房屋逐漸被火燄吞噬。

消防車早上八點才到達,而大火僅用了半小時就將房屋變成了一地灰燼。幸存下來的一家人哀痛萬分,為未能救出其他孩子而悲傷自責。

但後續的發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警察對廢墟進行了徹底的搜尋,沒有發現任何一具孩子遺體,或是能表明他們身份的骨頭或殘肢。

他們去哪兒了?這幾個孩子的屍體就這樣無故失蹤…或是說,他們還可能活著?

喬治·索德(George Sodder)於1895年出生於意大利撒丁島的圖拉,在他十三歲時移民美國。陪同他的哥哥在到達後便回到了意大利。他在賓夕法尼亞州的鐵路上找到了工作,幾年後搬到西弗吉尼亞州,開辦了一家貨運公司。

一天,當他走進當地的一家商店時,遇到了店主的女兒珍妮·奇普裡亞尼(Jennie Cipriani),她在三歲時從意大利搬到美國。

Fayetteville 

兩人結婚後定居在西弗吉尼亞的費耶特維爾,這裡有許多意大利移民。他們有了十個孩子,並在房子前種滿了鮮花。他們的二兒子喬加入了美軍,隨著戰爭的勝利,他也即將回來與家人團聚。

聖誕節前夕,一家人還在為節日到來做準備。在安頓好一切後,珍妮和兩歲的西爾維婭便上牀睡覺了。

珍妮·索德和大兒子約翰 

然後他們一家人在那一夜經历了一場無比真實的噩夢。在驚醒之餘,他們迫切地想知道其他的孩子究竟哪裡去了——無論是生是死。但喬治·索德似乎並不願意回顧這個夢魘,在火災發生四天後,他不顧消防負責人繼續調查的請求,用推土機推平了焚毀的房屋,並準備在上面建造一所紀念花園。

據匆忙進行的調查顯示,火災是因為布線錯誤引起的電氣問題導致。但一位電工告訴喬治,電線是被人切斷的,而非被燒斷——即使如此,如果說是電路出了問題,在火災發生初期,樓下聖誕樹上的彩燈也不該亮著。

但整件事情的神祕之處不止於此。

 

警方找到了晚上的那個神祕的來電的主人,但據調查確實只是打錯了而已,與火災無關。而「失蹤」的梯子在距離房子二十米的堤岸上被發現。

據珍妮回憶,她在接起電話半小時後,曾被屋頂傳來的撞擊聲和滾動聲,之後又沉沉睡去。醒來後便嗅到了著火的氣味。當晚路過的公交車司機稱,他看見有人在向房屋扔「火球」。

幾個月後,女兒西爾維婭在融化的雪中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綠色的橡膠球體,喬治認為這可能是某種燃燒彈。後來他們又稱這個物體在火災前就已經在屋頂上。

除此之外的種種跡象也表明,這場災難似乎並不是一場「意外」。

火災前,一個自稱是找工作的人來到他們家。他趁機走到房子後面,警告喬治說,保險絲盒「有一天會引起火災」。喬治對這一說法感到困惑,因為他剛剛給房子重新布線,僅僅安裝了一個電爐,而且當地的電力公司後來都說這是安全的。

那麼,失蹤的孩子們又哪裡去了?

失蹤的五個孩子,從左至右:莫裡斯,瑪莎,路易斯,珍妮,貝蒂 

據一名婦女稱,她在火災時經過的一輛車裡看到了孩子們。

事實上確實可能有人對索德一家圖謀不軌。喬治·索德從未提起自己為何離開意大利。而他也曾因為對意大利獨裁者墨索裡尼的批評,導致與社區裡其他人的爭執。這場火災是否是一種報複?

無論如何,索德一家人對官方調查感到不滿。在廢墟上重新種上的花盛開後,他們僱傭了一位叫作廷斯利的私家偵探,協助調查真相。

廷斯利在調查後得知了一則奇怪的故事:消防隊長莫裡斯在火災現場沒有找到遺體,卻發現了一顆「心髒」。他將「心髒」放在一個盒子裡並埋在那裡。

他們找到莫裡斯確認了這一點,並前往現場展開挖掘——最終他們找到了所說的盒子裡的「心髒」。但據當地負責葬禮的人鑒定,這只「心髒」只是一個牛肝——並且沒被火燒過。之後一家人又聽到傳聞:莫裡斯根本沒有發現甚麼「心髒」,盒子是後來他埋在那裡的。希望這樣能安撫一家人好讓他們停止調查。

1948年,喬治找到病理學家奧斯卡·亨特,對火災遺址進行了全面的挖掘和搜尋。最終找到了幾片人類椎骨,但經鑒定,骨頭的主人的年齡在16歲到22歲,與失蹤的孩子中的任何一個都不相符(失蹤者中最大的莫裡斯僅14歲),也沒有與火燄接觸的痕跡。這可能是從附近的墓地中的土壤中帶來的。

盡管在警方調查無果後宣布結案過去了很久,索德一家仍然沒有放棄。他們散發傳單,並在途徑的16號公路邊立起了一塊告示牌,上面有著孩子們的照片和他們失蹤的資訊,以及5000美元的懸賞。後來他們又立了另一塊。

 

在之後的四十年間,每當有人駕車行駛經過費耶特維爾,便會看到這塊告示牌。那代表著一樁未解的疑案,和一個家庭飄搖的希望。

 

索德一家繼續四處調查,但大多情況下都會無功而返。直到1967年,他們受到了一封匿名來信,裡面附有一張照片。

照片背面寫著:

路易斯·索德
我愛哥哥弗蘭基
伊利爾男孩

路易斯·索德正是在火災中失蹤的孩子之一,如果他活到現在,應該是三十歲。與照片中男人的年齡相近。

路易斯·索德 

雖然這張封信沒能幫他們找回孩子,但無疑讓希望的火苗繼續燃燒——其他孩子,也有可能還活著——燃燒到1969年,喬治·索德去世。珍妮之後便一直身穿黑色衣服,並照料著房前的花園。她於1989年去世後,路邊的告示牌也因過度風化而被拆除。

隨著索德一家的遭遇的故事傳播,網路上也聚集起志願者,幫助他們一家尋求真相。有不少人認為他們一家遭到了意大利黑手黨的報複,也有人猜想索德早已發現了孩子的屍體,只是由於不願接受現實而埋藏了他們。

盡管希望渺茫,但在火災中幸存者中唯一在世的西爾維婭,依然感激別人對自己家庭的關註。並希望自己父母的努力能得到一個回報,即使是在他們死後。

「我不會讓這個故事死去,我會僅我的一切努力。」她曾說。

參考資料:

en.wikipedia.org/wiki/S

register-herald.com/loc

The Children Who Went Up In Smoke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