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糕少年失蹤奇案

公堂

作者:飄若塵

京城,乾隆十四年,正月十五,元宵節,戌時。

家住海澱的李星望,眼看著13歲的兒子二格一步一步走出家門,去街上看花燈。他沒有想到,兒子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兒子二格是被常明帶走看燈的,30歲的常明是李星望的朋友,是宮中值守。

二格一夜沒有回家,第二天一大早李興望找到常明,常明說昨夜看完燈後二格就自己回家了,他不知道二格在哪裡。

二格是一個賣糕少年,平時在海澱沿街賣糕。從此以後,海澱街坊們再也沒有聽到過二格「賣糕!賣糕!」的熟悉叫賣聲。

李興望肝腸寸斷,他不甘心。他懷疑常明藏起了兒子,就把常明告到了巡城禦使處,後來案件轉到刑部,刑部以「事無佐證,擬別揖真兇」為由擱置。

公堂

一年之後。

乾隆十五年,正月十五,元宵節。

這天晚上,宮中倉庫突然發生了失竊案,丟失了許多玉器珍玩。

巡捕連夜行動,第一波排查,就從宮中的值班人員中展開,常明自然身在其中。

巡捕房中,神情坦然自若的常明坐在那裡,接受著捕快的例行詢問。

突然,一件異常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正在輕松回答詢問的常明,霎那間神情大變,聲音也變成了尚未發育變聲的少年聲音:

「玉器不是常明偷去的,可殺人的事確實是他幹的,我就是被他害死的冤魂!」

兩名捕快大驚失色,因為涉及命案,立刻停止審訊,把常明轉交刑部處理。

刑部尚書親自審理此案,提審常明。

常明的神情和聲音竟然都是少年二格:

「我名叫二格,今年十四歲,家住在海澱,我父親名叫李星望。去年元宵節,常明帶我去看燈,回來時夜深人靜,常明企圖污辱我。我奮力抗拒,並說回家之後定要把此事秉報父親。」

「常明在驚怒之下,便用腰帶把我勒死,並把我的屍體掩埋在河堤之下。我失蹤之後,我父親就懷疑是常明所為,便到巡城禦使那裡去告狀,後來案子又轉送刑部,但沒有結果。」

常明繼續用二格的聲音說道:

「從此我總是尾隨著常明。當與他相距四、五尺距離時,便覺得他像熾熱的一團火,使我不敢過於接近。後來感覺他身上的熱度逐漸削弱,我就一點一點接近。到昨天一點兒都不覺得熱了,我才附在了他的身上。」

審訊人問及常明埋屍滅跡的具體地點,常明指說在河堤某處第幾棵柳樹下,果然挖出了二格尚未完全腐爛的屍體。

李星望來到屍體處辨認,放聲慟哭道:「兒呀,你怎麼死得這麼慘!

在審訊常明時,當叫到常明名字時,他似乎突然驚醒,開始用自己的口吻回話,拒不認罪。可是叫二格的名字,常明開始發獃,然後用二格的聲音來回答。常明不斷在兩種表情和聲音之間轉換。

這樣經過多次審訊對質,常明終於認罪伏法。最終常明依故意殺人罪,按律論斬。

判決書下達那一刻,常明突然神情再次變成少年糢樣,興奮異常,高聲吆喝道:「賣糕了!賣糕了!」

二格父親李星望聽到,聲淚俱下道:「很久沒有聽到你的吆喝聲了,這聲音簡直跟你活著的時候一樣。兒子呀,你要去向哪裡呀?」

常明哭道:「我也不知道。父親,我走了,走了……」

從那以後,再問常明,就不再是二格的聲音說話了。

本文為「神祕世界」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並給出文章鏈接。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