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年臺灣少女白曉燕被綁架姦殺案:無良媒體比殺人犯更惡毒

白曉燕綁架案

作者:薩沙

1997年的白曉燕案件,是臺灣历史上的裡程碑案件。本來可能被順利救出的人質,因無良媒體的攪局失敗,被綁架少女被強姦後遭虐殺。這起案件絕非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可以說,它是臺灣當時社會複雜現象的一個綜合體。聽薩沙說一說吧。

白曉燕遇害的時候年僅17歲,她是中日混血兒,從小在臺灣長大,還是中學生。

她的母親叫做白冰冰,是臺灣演藝圈的著名人物。

白冰冰原名白月娥,1956年出生在新北市林口區普通市民家庭。

18歲的時候,白冰冰中學畢業開始進入演藝圈發展,折騰了2年沒有紅。

我們後來知道,白冰冰那麼年輕就曾拍過一組穿著泳裝的照片。在70年代的臺灣,這組照片絕對算得上極其性感,算是超級香豔照了。

即便如此,她也沒有出名。

此時,有個日本松竹電影公司來臺灣招收女演員。白冰冰決定去試試運氣,被順利錄取,轉去日本發展。

在日本期間,白冰冰也沒有甚麼發展。日本社會是很保守的,很難接受外來的明星。

白冰冰事業一塌糊塗,感情卻有所收獲。

一次宴席上,白冰冰認識了日本著名漫畫家梶原一騎。

沒有多久,兩人同居在一起,隨後又結婚。

當時白冰冰和日本松竹公司簽約時,約定不允許戀愛結婚,因此和公司反目。

梶原一騎比白冰冰大20歲,是標準的老夫少妻。

自然,這個男人並不是普通的漫畫家,而有著黑道的背景。

80年代,梶原一騎因多起涉黑案件,包括販毒和暴力恐嚇同行作家。他被逮捕,判刑3年。

白冰冰嫁給這種人,結果可想而知。

兩人結婚後沒有幾年,白冰冰就發現丈夫經常打老婆,出手還很重。這還不算,丈夫還在外面半公開的玩女人。

一次白冰冰去捉姦,在一家高級酒店堵住了梶原一騎和小三。沒想到,姦夫淫婦毫不在乎,反而質問她為甚麼來鬧事。

捉姦的時候,白冰冰已經懷孕7個月,不可能打掉了。

她只能黯然返回臺灣,同時申請離婚。

幾個月後,也就是1980年,白冰冰生下了女兒白曉燕。

當時白冰冰一窮二白,丈夫經常拒不支付贍養費,家裡生活極度困難。

到了1990年,50歲的梶原一騎就病死了,白曉燕也徹底失去了父親。

當時白冰冰算是走投無路,連月子都沒坐完就開始出門打工。

她在臺灣和日本都沒有名氣,只能去高雄的咖啡廳、酒吧唱歌,賺點小錢。

白冰冰後來回憶,當時她為了打工,只能早早斷奶。

然而,她一個月累死累活,收入只有1800元。而房租就要800元,剩下的連吃飯都不夠,還要養活兩個老人和一個嬰兒。那時候,真的連奶粉錢都沒有。

有一次,白曉燕斷了奶粉,吃了兩天米湯。當晚9點有歌廳老板因歌手爽約,打電話聯繫白冰冰救場。

白冰冰迅速趕去,唱到深夜12點才收工。拿到工錢以後,白冰冰急忙跑到門口的雜貨店,敲了20分鐘才敲開門,買了一瓶奶粉回去沖給白曉燕喝。

根據曾經的閨蜜,後來的仇人郭美珠爆料。

唱歌收入太低,白冰冰曾被迫做過伴游(大家知道甚麼意思)。會一些日語的白冰冰經常接待一些來臺的日本人,包括日本議員之內,以換取較高的收入養活全家。

期間,白冰冰和日本議員關系不錯,後者回到日本以後介紹了小林旭給她。

小林旭在日本的名氣非常大,當時正好要來臺灣舉行各種宣傳。

小林旭來選擇了毫無名氣的白冰冰作為搭檔,讓後者的演藝生涯出現根本性改變。

一直有才但沒有機會的白冰冰,由此一炮打嚮,開始有了名氣,時間是1982年。

還是郭美珠的爆料,白冰冰出名之前,為了生計就同高雄著名的西餐廳老板戴崇慶混到了一起,成為他的情人(戴有原配妻子)。

名氣大了以後,白冰冰決定離開戴崇慶,後者認為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錢,不願意分手。

郭美珠說白冰冰此時也認識了一些大哥,並不怕戴崇慶的威脅,果斷離開高雄,去了臺中發展。

那時候,白冰冰在高雄當地三家咖啡廳唱歌。她有了名氣以後,咖啡廳客人多了不少。

她這一走,3家咖啡廳都非常不滿。能在高雄開一流咖啡廳的老板,當然也不是甚麼小商人。

同年,白冰冰在臺中街頭行走時,突然被人從背後用匕首刺中了屁股,血流滿地。好在路人周麗虹發現後,將白冰冰送到醫院急救。這次只是皮肉傷,沒有大礙。

一般認為,這很有可能是戴崇慶或者另外2家咖啡廳找了黑社會的流氓,教訓教訓白冰冰。

不過,這事還沒有完。

1984年,戴崇慶在高雄家門口,突然遭到持槍歹徒暗算。

這個歹徒對準戴崇慶連開5槍,試圖致他死命。

戴的運氣很好,4槍打空,還有1槍打中只是頭皮擦傷。

槍嚮的時候,對面街上正好有1名警察路過,立即趕來。刺客顧不上補槍,倉皇逃走,戴崇慶撿了一條命。

戴崇慶認為這個歹徒是有人請來的殺手,目的不是教訓他,而是要他的命,子彈是朝著頭部射過來的。

當時戴崇慶沒有懷疑白冰冰,畢竟她只是1個女歌手,不是甚麼黑社會大哥。

然而,30年後,戴崇慶卻說當年買兇殺人的就是白冰冰。

戴崇慶說有人打電話來自稱是殺手,要求給一筆開口費就說出真兇。戴崇慶付錢以後,殺手說當年僱兇的就是白冰冰,以報複刺屁股的仇。

殺手說,白冰冰收買幫派大哥,許諾事成後給60萬人民幣(當年的價格)。殺手經驗不足,連開5槍也沒有打中,沒有殺死戴崇慶。

白冰冰很生氣,只給了一半錢。殺手很不服氣,認為白冰冰言而無信。

目前案件超過30年,警方已經無法追責,殺手就坦白這件事,給白冰冰制造點麻煩。

戴崇慶並不相信殺手的話。

沒想到,殺手準確說出了案發時間點、手槍的型號、開槍的順序、雙方站的位置等等。戴崇慶認為,這些細節只有他和殺手才知道,相信了這番話。

這幾年,戴崇慶都在找白冰冰算賬,自稱願意測謊。

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誰都說不清楚。

我們知道的是,1990年,白冰冰再次遭受襲擊。

3名歹徒闖入他的家裡,將白冰冰的父母和女兒捆綁起來。

這似乎又是報複,但白家人沒有向警方提供甚麼資訊,案件也是不了了之。

這十多年,白冰冰越來越紅,成為臺灣著名的藝人。

1991年她在《家有仙妻》裡有出色表演,開始大紅大紫,名字傳遍兩岸三地。

她的名氣大到甚麼地步?

1994年,她為陳水扁站臺,後者順利當選臺北市市長。

1995年,她又為蕭萬長站臺,後者又順利當選立法委員。

此時,白冰冰已經成為臺灣家喻戶曉的明星,被譽為臺灣的「山口百惠」。

大家都知道,臺灣演藝圈很多公司都把持在黑幫手中。

任何一個明星如果不和黑幫搞好關系,她是混不長的。

演藝圈元老胡瓜、張菲都曾穿避彈衣上臺主持。

即便是周傑倫這種超級巨星,也曾被人砸過場子,演唱會和公司都被槍擊過。

閨蜜郭美珠認為白冰冰找大哥罩著她,也投資做一些生意,賺了不少錢,也得罪了一些人。

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很快道上就風傳白冰冰很有錢。

90年那次家人被捆綁,就是有大哥找人嚇唬她,倒是也沒準備傷人。

黑社會這種東西,只要染上了就很麻煩,想脫身沒那麼容易。

1997年4月14日,終於還是出了大事。

當天早上,等17歲的女兒白曉燕上學出門後,41歲的白冰冰也趕赴攝影棚去拍攝MTV。

下午4點多,她的助理突然沖入拍攝境內內,將行動電話硬塞給白冰冰。

白冰冰非常奇怪:怎麼回事?攝像機還在拍著呢?

助理一語不發,臉色蒼白。

白冰冰頓時知道情況不對,急忙接過電話。

電話中,一個男人陰沉的用臺語說了2句話:你是白冰冰?你馬上去龜山墓園,那裡有你女兒白曉燕的東西。

隨後,男人掛斷電話。

白冰冰愣住了,一時間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旁邊的導演見多識廣:糟了,會不會是綁匪啊?你快打電話,看看曉燕在不在學校!

白冰冰手指顫抖著撥打電話,然而中學老師反問她:為甚麼今天白曉燕沒來上學?

一時間,白冰冰陷入混亂狀態,不知所措。

身邊的導演和朋友七嘴八舌,有的說要馬上報警,不然那白曉燕有生命危險;有的說不能報警,綁匪會撕票的;有的說不如先去找道上兄弟打聽,看看是甚麼人做的,能不能私了;有的說,還是先去墓地看看,說不定是誤會或者惡作劇呢。

這邊,白冰冰卻毅然報了警。

一種說法是,白冰冰明白自己有一些仇家。

她推測可能又是仇家,找人來報複她。

如果不報警,就算給贖金也不見得救得回白曉燕。

報警以後,刑警立即趕到現場。

他們立即帶著白冰冰,趕去龜山墓園。

到了墓園,已經是晚上了。

白曉燕和一群警察搜尋了1個小時,甚麼也沒有找到。

最後,警察在門衞亭子傍邊,發現了1個塑料袋包裹的可疑飯盒。

將飯盒打開,裡面赫然是1截手指、1份信和3張照片。

根據手指形態判斷,這是少女左手的食指。

這根手指切口光滑,是被人用匕首之內利器斬斷的。

另外的3張照片,全部是白曉燕的照片。其中2張是白曉燕被膠帶捆綁全身的照片,歹徒還剝光了她的衣服。另1張則是對左手的特寫,只剩下4根手指,斷指處沒有被包紮,只是用鐵絲草草纏住止血。

發現這些東西後,刑警們倒吸一口涼氣。

八九十年代,臺灣治安不好,綁架案件也不罕見。

即便做了30年的老刑警,也沒聽說過:綁匪將人綁架以後,直接斬下手指來要挾的。

正常來說,只有家屬第一次不願意給錢,歹徒才會傷害人質,借以恐嚇家屬。

可見,綁架白曉燕的這夥歹徒異常兇惡,絕對不是尋常的綁匪。

還有一份勒索信,白冰冰立即認出是女兒的筆跡:媽媽我被綁架了,現在很痛苦,你一定要救我。他們要五百萬美金,不可以連號,要舊鈔票,不可以報警,要不然會殺我。等候聯絡,白曉燕。

字跡寫的歪歪扭扭,推測是因為白曉燕寫信時已經被斬下了手指,過於疼痛導致手腳發抖。

刑警們判斷,歹徒很快會和白冰冰聯繫,讓她趕快回家,同時派出一組刑警進入她家。

因白冰冰是名人,綁匪手段又非常兇殘,臺北警方相當重視,立即調動了700名警力隨時待命。

警方認為,歹徒想拿贖金就一定會聯絡和露面,留下痕跡。刑警們順籐摸瓜,及時抓住歹徒,就能夠救出白曉燕。

臺北警方有較為豐富的犯綁架經驗,還是有一定把握的。

經過警方再三安慰,白冰冰才穩住了心神,不像以前那麼慌張了。

只是,不到1個小時,白冰冰再次被嚇傻了,出現了意外情況。

臺灣80年代末開始,逐步開放新聞媒體的管控。到了1993年,民間媒體徹底松了鏈子,開始飛速發展。一時間,臺灣出現幾百家大小媒體,競爭極為激烈,甚至出現惡意競爭。

對於媒體來說,收視率就是一切。

只要收視率高,就意味著會有很多廣告,財源滾滾。

同時,因媒體剛剛開始大發展,一切都是雛形,導致無序的競爭,法律也不健全。

在七八十年代,臺灣一黨獨裁,嚴格管控媒體,惡性刑事案件不允許隨便報道,違者會被定為「煽動罪」。

但90年代初徹底開放媒體的管控以後,一時間大家都沒有經驗。

媒體以新聞法為護身符,肆意報道所有新聞,毫無顧慮。

相反,政府卻對限制媒體有很大顧慮,恐懼會被扣上打壓新聞自由的帽子。

1年前1996年,國民黨領袖李登輝僥幸獲得選舉勝利,但民進黨的力量越來越強,利用各種方法攻擊國民黨。

其中,新聞自由就是民進黨經常玩的一張牌,讓政府投鼠忌器。

更關鍵的是,當時還沒有完善的法律確定警方辦案和媒體的關系,讓媒體鑽了空子。一些老板私下囑咐記者:你們不報道,別的媒體也會報道。無論白曉燕是死是活,這個事件的收視率都會極高的,千萬不能錯過。

當時臺灣各大媒體為了收視率,對於三種事情特別關註:第一臺海關系,第二重大刑事案件,第三體育娛樂新聞。

白冰冰報警以後,警方迅速調動大批人馬,驚動了媒體在警方的線人。

媒體發現有惡性綁架案,對象又是娛樂明星白冰冰的女兒,立即認為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只要稍加炒作,就可得到極高的收視率。

當晚,就有多家媒體記者打電話給白冰冰,詢問具體情況。

接到電話時,白冰冰大驚失色,六神無主。

歹徒說的很清楚,一旦報警就會殺死白曉燕。

現在媒體竟然知道了這件事。如果他們將事情公布,等於告訴歹徒白冰冰已經報警,不然媒體怎麼會知道的呢?

對於打電話來的記者,白冰冰苦苦哀求:拜托,不要寫,不要寫,真的不要寫,會出人命的。

就算這樣,第二天《中華日報》和《大成報》兩家媒體為了搶新聞,還是報道了這件事。

第二天4月15日,白冰冰家門口出現了接近10輛媒體的採訪車,還有近百名記者。白冰冰家傍邊幾家小旅館,全部被住滿。

白冰冰目睹這種情況極為驚恐,被迫電話打給報社老板挨個求情,讓他們撤走採訪車。

同時,警方也去聯絡,讓媒體不要幹擾辦案。

然而,這些採訪車僅僅是撤離了白家門口而已,轉移到十幾米外的街口,等於沒有轉移。

萬幸的是,歹徒似乎沒有看當天的報紙,還不知道報紙已經刊登綁架案的事情。

當天下午,綁匪打來第2通電話,詢問贖金準備的如何?根據警方的部署,白冰冰借口一時間籌不到這麼多錢,希望能夠寬限一二天。

綁匪態度兇惡:再給你1天時間,籌不到錢就等著給你女兒送殯。

白冰冰要求和女兒通話,對方直接掛掉電話。

白冰冰嚇得渾身發抖,在刑警幫助下開始籌錢。她的朋友很多,當天就籌集了500萬美元的鈔票。

晚上,歹徒又打電話來,詢問錢準備的怎麼樣了。

白冰冰說準備的差不多了,又要求和女兒通話。

也許聽說錢的問題不大,歹徒態度緩和了一些。10分鐘後,歹徒又打來電話,放了一段錄音。這是白曉燕結結巴巴的聲音,她在讀今天報紙的錄音。

聽到女兒的聲音,白冰冰喜出望外,至少證明女兒白曉燕還活著。

與此同時,警察也在追蹤歹徒的這3通電話。

然而,警方發現歹徒絕非菜鳥,而是職業綁匪。

歹徒用的行動電話,是一種特殊的行動電話,通過盜取別人的號碼進行通訊。

警方無法鎖定歹徒的號碼,也不知道行動電話的位置。

無奈之下,警方只能優先追蹤取贖金的綁匪了。

第3天,也就是4月16日,歹徒第4次打來電話,詢問贖金情況。

根據刑警的部署,白冰冰回答錢已經準備好。

歹徒又詢問有沒有報警,白冰冰回答沒有。

歹徒命令白冰冰獨自開車,將贖金送到臺北市某處。

根據警方的部署,白冰冰說自己不會開車,希望讓1個朋友幫忙開車。

那邊電話中斷了十幾秒鐘,隨後歹徒聲音猙獰的吼道:你耍甚麼花樣?你女兒說你明明會開車!

白冰冰被嚇得半死。但她畢竟是在演藝圈混過多年的,也非常機智。她立即借口說自己幾天沒有合眼(她確實2天2夜沒有睡覺),不能開車,希望表妹幫忙開車一同去。

歹徒猶豫了一下也就同意了,再次警告她不要報警:你看到那截手指了吧?我們都是不要命的人,殺了你女兒就像殺死一只螞蟻一樣。你自己想清楚。

這次雖驚險,至少證明目前為止白曉燕還活著。

1小時後,在警方安排下,1名帶著槍的女警偽裝成白冰冰的表妹,負責開車和同警方及時聯絡。

另外有多名持槍刑警,分別乘坐2輛出租車,交替尾隨跟蹤。

警方認為,歹徒發現車上是兩個女人,一般不會提防。只要歹徒出面拿贖金,或者當場將他擒獲,或者跟蹤找到他們關押白曉燕的巢穴,將人質救出。

誰知道,警方的計劃意外的被毀掉了。

白冰冰的車子剛剛出發,就有2輛媒體的轉播車緊緊追了上去,另外還有幾輛採訪車也遠遠地跟著。

無論女警如何高速開車試圖甩掉他們,2輛轉播車就像跗骨之蛆一樣。

後來歹徒交代,他們第一次並沒有準備出面取錢,只是想看看白冰冰有沒有報警。

他們沒有看到發現警車,卻看到有多輛媒體的車輛跟著,頓感狂怒。

如果白冰冰沒有報警,媒體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歹徒立即返回臺北五股鄉西雲路出租屋的巢穴。

白冰冰他們到達指定地點,等了很久卻沒有看到歹徒出現。

不遠處的採訪車,還在不斷朝著這裡拍照。

追蹤的刑警們忍無可忍,攔住記者破口大罵:你們搞甚麼搞?這是人命關天的案子。你們趕快給我撤走,不然馬上逮捕你們。

記者毫不示弱:你們不撤,我們也不撤!要逮捕,就來啊,明天我們就去法院告你們。

有個年輕刑警出手要打人,被老刑警奮力拖走。

總之,刑警們拿媒體無可奈何,他們管不了這些。

16日當天警方計劃,被媒體徹底破壞。

當晚,歹徒打電話過來,開口就臭罵了幾分鐘,指責白冰冰報警:你他媽的,真有種啊。你知我們是甚麼人?信不信,我們馬上把你女兒兩個眼睛挖出來?把她2個奶都割掉。敢耍我們!

白冰冰嚇得渾身發抖,用這麼多年的演技拼命解釋:我真的沒有報警!我不知道怎麼回事。肯定是有狗仔隊一直守在我的門口,平時就跟著我想挖八卦新聞。我今天已經按你們要求,帶著錢去了。他們跟著我,這不關我的事情。求求你們。

歹徒似乎遲疑了一會,最終還是抵擋不住500萬美元的誘惑。

他們將信將疑的說:好,我們就再信你一次。你現在帶著錢,偷偷的搬家,我們知道你在臺北還有一個房子。你等我們通知。我告訴你,這是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再耍花樣,就等著替你女兒收屍吧。而且,我們一定讓你女兒不得好死。

放下電話,白冰冰和刑警們溝通了一下。

刑警們都覺得情況嚴重。現在歹徒卻不是最大的敵人,而就是媒體。

只要媒體還在礙手礙腳,警方就根本不可能救回白曉燕。

歹徒現在已經有了懷疑,白曉燕危在旦夕。

如果不能避開媒體,一切都完了。

當晚,警方偷偷掩護白冰冰離開家,帶著錢去了她的一處別墅。

同時,白冰冰和警方一起出面,聯繫新聞局長,要求他發布禁止令,不允許任何媒體採訪白曉燕案件。

可惜,新聞局長表示:目前新聞局和之前,已經完全不同。他們只負政府的公共關系、政策宣傳、形象推廣、政府發言等工作,根本管不了民間媒體。

局長表示,他最多私下去和媒體老板去協調,但有多少作用就很難說。

白曉燕頹然掛斷電話!

17日1整天,歹徒沒有電話。

白冰冰坐臥不寧,就像熱鍋上的螞蟻。

至此,她已經4天4夜幾乎沒有合眼,也毫無胃口,只吃了一包雞精。

4月18日上午,歹徒再次打電話來,要求白冰冰帶著贖金,趕赴桃園縣的1個地點。

白冰冰急忙同女警一同駕車,離開別墅。

誰知道,車輛剛剛行駛10分鐘,兩個女人就被驚獃了。

神通廣大的媒體們,利用警方的線人,毫不費力的知道了別墅的地址,早就埋伏在不遠處。

白冰冰他們的車剛剛離開別墅,後面就跟上了十幾輛採訪車。

甚至,空中還有採訪直升機盤旋。

這麼大的動靜,就算歹徒是智障也能夠發現。

白冰冰看到這個場面,焦急萬分卻毫無辦法。

歹徒主犯陳進興後來介紹,他們準備收到白冰冰的500萬美元贖金,就將小女孩放掉。

誰知道,白冰冰的車子還沒到,歹徒們就看到空中有媒體的直升機盤旋。

歹徒誤以為這是警方的直升機,立即取消交易,迅速逃走。

3個歹徒逃回臺北五股鄉的租房內,人人都惱羞成怒。

主犯陳進興回憶:路上我們就氣破了肚皮,覺得白冰冰這女人連我們都敢耍,真是不要命了。我們是道上混的,說過耍我們就讓她女兒不得好死,當然不會說說就算了。我們下定註意,回去就下毒手。

白曉燕被綁在出租屋的一張椅子上。

陳進興進門以後,對準白曉燕就是重重一腳,連人帶椅子都踢翻。陳進興聽到白曉燕的頭重重的撞在地上,發出一聲巨嚮。

3個人隨後對白曉燕一頓拳打腳踢,出手非常重。

尤其是陳進興,用穿著皮鞋的腳,幾次重踢白曉燕的肚子。

白曉燕嘴巴被封上,仍然發出極其痛苦的呻吟。

後來驗屍表明,這幾腳將白曉燕的肝髒踢裂。肝髒大出血高達500毫升,足以致命。

其他2個歹徒還操起酒瓶,連續3次重擊白曉燕頭部。

其中2擊砸破頭皮,露出了頭骨,白曉燕頓時昏死過去。

外號色魔的陳進興,竟然又將少女白曉燕強姦。後來屍檢表明,白曉燕處女膜有新鮮破裂的痕跡。

實施完暴行以後,他們將白曉燕拖入一旁的屋子,自己去睡覺。

到了第二天淩晨,重傷的白曉燕四肢開始劇烈抽搐,神志不清。

陳進興判斷女孩快不行了,這次綁架徹底失敗了。

於是,3個歹徒找來一根繩子,將垂死的白曉燕活活勒死。

2天後的4月21日淩晨,他們將白曉燕屍體的衣服剝光,綁上6個大鐵錘,丟入中港大排水溝內。

已經殺了白曉燕,陳進興對於就要到手的500萬美元還是不死心。

4月23日,陳進興再次電話給白冰冰,要求第2天支付贖金。

幾日沒有消息的白冰冰,這幾天已經急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立即同意給錢,哪怕給再多也可以。白冰冰還賭咒發誓沒有報警。

誰知道,第二天4月24日,一份雜志竟公開刊登了白曉燕被綁架的經過,指出歹徒還沒有拿到贖金。

陳進興他們一夥都是不學無術之流,很少看報紙。當天陳進興在小攤上買檳榔,無意中看到這份雜志。他大驚失色,立即放棄獲取贖金,帶著同夥跑路到鄉下。

這邊,白冰冰發現雜志後,哭著向新聞局長投訴,後者也無能為力。

白冰冰只得挨個打電話給媒體老板,哭求中止報道:你們不能這樣欺負孤兒寡母!

可大部分媒體只是胡亂答應以搪塞。

萬般無奈的警方,只得派出警員花錢四處收購這份雜志,希望不要驚動綁匪。

直到4月26日,和歹徒的聯繫中斷多日。

警方判斷白曉燕兇多吉少,只得向社會公布案情,試圖獲得線索。

此時的媒體就像打了雞血一樣,將各種內情全部曝光。

4月28日,白曉燕的屍體被發現。

屍體已經被丟入水溝7天,慘不忍睹。

少女的頭被河水泡大了二三倍,五官早已無法辨認,眼睛還被魚類啃食過。頭上三個傷痕仍然清晰可見,其中兩處深可見骨。

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這是致命傷。白曉燕的舌頭伸出,死狀相當可怕。

她的全身上下都是傷痕,尤其肚子上的幾個鞋印最為明顯。

左手的手指少了1個。更慘的是,直到此時,她的斷指仍然沒有做過任何包紮,只是勒住一根鐵絲以止血。

法醫認為,直到死時,白曉燕都在忍受斷指的巨大疼痛。對於一個年僅17歲的少女來說,這形同活在地獄。

屍體解剖表明,白曉燕的胃裡是空的。從她14日被綁架,到18日被殺死,這麼多天沒有吃過東西。

白冰冰剛剛看到屍體的腿,就立即認出了女兒,畢竟這是她從小抱大的孩子。

白冰冰一屁股坐在地上,想哭又哭不出來,只是一個勁的說話,埋怨自己沒用,沒有救下女兒。

最終,白曉燕綁架案以這種最大的悲劇收場。

這邊,媒體還在繼續炒作。

當晚就有電話打給白冰冰,詢問她恨不恨綁匪。

白冰冰憤怒的說:你們還是不是人?綁匪是禽獸,你們連禽獸都不如!

白曉燕的屍體,引起臺灣社會的軒然大波。

臺灣民眾一致怒斥媒體無良無恥以外,也攻擊警方破案不利,無能低效。

警方也很尷尬,只能抓緊破案。

當時警政署長姚高橋和臺北市警局刑警大隊長侯友宜,都受到極大壓力,發誓一定會盡快抓住綁匪。

其實,在4月25日,也就是白曉燕遇害後差不多一周,警方追蹤電話終於有了收獲。

1997年的白曉燕案件,是臺灣历史上的裡程碑案件。本來可能被順利救出的人質,因無良媒體的攪局失敗,被綁架少女被強姦後遭虐殺。這起案件絕非表面上的那麼簡單。可以說,它是臺灣當時社會複雜現象的一個綜合體。聽薩沙說一說吧。

白曉燕的慘死,引起臺灣社會的軒然大波。

臺灣民眾一致怒斥媒體無良無恥以外,也攻擊警方破案不利,無能低效。

根據街頭調查,有9成臺灣民眾認為社會治安還是有問題。

對於臺灣富人團體的調查表明,很多人開始考慮僱傭保鏢,防止自己的孩子被綁架。

大量臺灣民眾游行示威,要求打擊犯罪,提高民眾的安全感。

面對沸騰的名義,政府和警方很尷尬,只能抓緊破案。

當時警政署長姚高橋和臺北市警局刑警大隊長侯友宜,都受到極大壓力,發誓一定會盡快抓住綁匪。

第一線的負責人,就是刑警大隊長侯友宜。

侯友宜回憶當年,對媒體說真是寢食難安。做了這麼多年警察,他偵破過很多大案,再慘的也見過。這個案子卻是最讓人心痛的,多年後心情才能平複。

對於白冰冰這個母親的痛苦,侯友宜有著特殊的理解。

早在5年前1992年,侯友宜的獨生愛子侯乃維,在健康幼稚園火燒車事件中不幸遇害。

喪子後,侯友宜悲痛萬分,夜夜失眠,一度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所以,此次白冰冰痛失愛女,侯友宜也最能理解他的心情,發誓要抓住兇手,給白曉燕討回公道。

侯友宜

在4月25日,也就是白曉燕遇害後差不多一周,警方追蹤電話終於有了收獲。

歹徒雖狡詐,還是犯了錯誤。

也許是有恃無恐,歹徒用專門作案的行動電話,同1個叫做林致能的人聯絡過。

作案行動電話的是盜用他人的號碼,可以隨機選取14個陌生號碼。

原則上,警方是不可能查到通話資訊的。

此時因案件重大,臺北警方用了美制最高精尖的偵聽設備,大海撈針一樣發現了這個重要的線索。

警方迅速調查嫌疑人林致能的背景。

林致能是小角色,但他的哥哥林春生卻不一般。

林春生江湖上的外號春生仔,是個有著很多暴力前科的黑社會歹徒,曾經多次被捕服刑。

警方立即聯絡臥底林春生幫派的線人,側面了解一些他的情況。

這家夥幾年前因砍人入獄,前年剛剛釋放。

釋放後,他以養病為由在家休養,沒有回到幫派繼續混。

線人還說:春生仔這個家夥非常兇惡,在幫裡也無人敢惹,角頭老大都讓他三分。他12歲就拿刀上街砍人,甚麼案子都做得出來!

看來,林春生有重大嫌疑。

警方立即對林春生和林致能兄弟最近的社會關系,進行詳細調查。

很快,刑警們發現,林家兩兄弟最近和1個叫做陳進興的家夥接觸很多。

陳進興也不是好人,從小劣跡斑斑,是個有著嚴重暴力傾向的家夥。

他18歲時,就因入室持刀強姦搶劫,被重判15年。

陳進興和林春生曾是獄友,關系親密。

這裡簡單說一些陳進興。

他是一個私生子。

陳進興後來如此喪心病狂,兇惡狠毒,除了天性不好以外,也有家庭和社會的問題。

母親曾是個作風放蕩的女人,有過很多男人。

少女時代,整日在外鬼混母親發現懷孕,不久生下了孩子。

他母親自稱不知道孩子是誰的,陳進興從小就沒有父親。

兒童時期,陳進興的母親就嫁人了,又生了幾個孩子。

母親成了新家以後,陳進興被當做累贅丟給外婆照顧。

外婆因眼疾雙目幾乎看不見,根本管不住天性兇悍的陳進興。

這家夥從小就很兇惡,敢打比他高1個腦袋的大孩子。

外婆曾經偷偷和母親說:阿進仔這孩子我管不了,你盡快來接走。人家說三歲定八十,你看他才多大就兇成這樣,長大絕對不會是甚麼善人。哎,你肯定是和哪個歹徒生下的這個孽種。造孽啊!

母親無奈之下,將陳進興帶回家一起住。

好在陳進興的繼父為人忠厚老實,也沒有嫌棄這個孩子,對他也不錯。

可惜,已經遲了,陳進興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無人管得住。

中學期間,由於成績太差、騷擾女同學和持刀打架傷人,陳進興被學校幾次警告,最終休學處理。

休學後,陳進興跟隨繼父出門打工。

嫌工作苦、賺錢少、地位低,陳進興幹脆開始混黑道,還頻繁盜竊甚至搶劫。

還不到18歲,他就因嚴重傷人案2次入獄。

因年齡較小,他被從輕處罰送入少年懲教機構,沒有真正坐牢。

即便如此兇惡,陳進興卻不可能在道上混的很好。

為啥?

他太好色。

黑道有黑道的規矩,臺灣3大幫派历史悠久,幫規很多。

其一就是,混黑道可以吃喝嫖賭、殺人放火甚至偷搶拐騙,但不能隨便姦淫良家婦女,更不能勾引二嫂(幫派兄弟的女人)。

陳進興卻有這個毛病!

混黑道期間,好色的陳進興經常調戲、非禮良家婦女,甚至連二嫂都不放過。

因此,陳進興在道上名氣很差,外號叫做色魔。

大哥們對他比較不屑,認為小小年紀就這麼好色,很難做大事。

在道上混得不好,陳進興開始逐步單幹,自己去犯罪。

1976年,18歲的陳進興持刀闖入一戶民居,搶走了很多財物,還強姦了比他大10多歲的女主人。

逃跑時,陳進興被警察抓了現行。

持械強姦入室搶劫,在70年代的臺灣可是極為嚴重的罪行,可以槍斃的。

加上,陳進興剛剛18歲就有過2次入獄的經历,這次被加重判決,判處15年有期徒刑。

到了1988年,服刑長達12年的陳進興(蔣經國去世進行大赦),才被提前釋放。

陳進興

在獄中,陳進興認識了黑社會的歹徒林春生和高天民。

高天民同他們差不多,也是黑道的小角色,外號民哥。

這家夥也是強悍的歹徒,曾經長期走私軍火。

這3個人渣中,高天民混幫派的時間最長,相對比較老成,經常說「咱們在道上混,要守道上的規矩」「臺灣幫派有臺灣人的傳統」「阿進仔,你這麼好色遲早出事。道上兄弟也會笑話的!」。

陳進興譏笑他「你那套過時了,現在誰還信這些」「管他甚麼規矩,我們手裡有槍,這就是規矩」「先去搞錢,有了錢以後自己成立幫派,自己做大哥」「咱們是光腳不怕穿鞋的。出去以後,先找有錢人綁他幾個再說」。

總之,在獄中,三個人就決定一起作案。

出獄以後,陳進興卻老實了好幾年。

陳進興被捕判刑15年後,他的母親非常傷心,感覺虧欠了兒子。如果自己從小好好教育,而不是甩手不管這個私生子大兒子,陳進興也許不會變成這樣。

陳進興剛剛出獄,母親就拿出多年來全部積蓄,給他張羅了住房、找到份工作,甚至還為他介紹叫做張素真的女友。

兩人交往一段時間就上了牀,張素真發現懷孕後就結了婚。

夫妻感情還不錯,張素真為陳進興連生了2個兒子。

兩人結婚以後,在母親的貼補下,陳進興夫妻開了個小店。

小店生意平平,維持一家生計還是沒有問題的。

知兒莫若母,母親知道兒子天性兇惡,怕是不安於這種生活。

她苦口婆心的勸兒子,還說出了一些真相:兒子,我有件事瞞了你幾十年。其實我知道你爸爸是誰。

陳進興大驚:那你怎麼不早說?我小時候問你這麼多次,你都說不知道!

母親:不告訴你,自然是有原因的。你記得我們以前我們家老房子那裡,有個陳大哥嗎?

陳進興:知道啊,就是我們這片的幫派大哥。我小時候,他挺有名氣的,也很威風,警察見到他都怕。我記得我上小學1年級的時候,他被人亂刀砍死在街上,屍體還被丟在臭水溝裡。打撈屍體的時候,我和表哥偷偷跑去看了。陳大哥雙手都被砍掉了,脖子被砍的就剩一點皮。仇家對他臉上砍了十幾刀,眼睛、鼻子、嘴巴都被砍爛了,很嚇人的。我後來做了好幾天噩夢!

母親:陳大哥就是你爸爸。當時媽媽年輕不懂事,做了不良少女,跟著陳大哥混過,就懷上了你。陳大哥一輩子好勇鬥狠,害了不少人,最終也沒好下場。他死得這麼慘,也算報應。你不知道,從小媽媽就特別怕一件事。

陳進興:你怕甚麼?

母親:怕你和你爸陳大哥走一樣的路,最後一樣的下場。你從小雖長得不大像,但說話、做事同你爸陳大哥真是一糢一樣,脾氣也是像的可怕。我以前怕你學他,不敢跟你說這個祕密。現在說了,就是讓你知道你爸的下場。他那時候那麼威風,最終還是橫屍街頭,你要是學他肯定也是同樣下場。現在你也是有老婆孩子的男人了,就老老實實的過日子,把兒子養大成人,不要胡來了。

陳進興。。。

可惜,陳進興也許真的是天性兇惡,母親這番話根本沒有作用。

他不可能安心於這種社會底層的生活,每個月拼死拼活賺點生活費。

大概是1994年以後,獄友林春生和高天民的先後出獄,3個家夥開始策劃犯罪。

3個歹徒中,陳進興頭腦比較靈活,能出主意,制定作案計劃;高天民混黑道時間久,關系多,可以搞到作案的槍支和其他工具;林春生雖頭腦稍微有些遲鈍,但膽子大,性格兇悍,是一員得力幹將。

這3個人聯合起來,又拉攏了林致能(林春生弟弟)、張志輝(陳進興的小舅子)、吳再培等人做小弟,負責做些跑腿工作。

這樣一來,他們就組成了精幹的犯罪團夥,計劃作案。

早在獄中,3個人就決定先要搞錢。

對於他們這種小團夥來說,搞錢最好的辦法就是綁架有錢人。

早在1996年,高天民通過以前的關系,購買了12支黑槍和大批彈藥,開始準備作案。

需要說明的是,陳進興他們開始就準備做大案。他們除了購買手槍以外,還買了2支可以掃射的烏茲沖鋒槍。普通的綁架、搶劫甚至對付街頭巡警,用噴子(手槍)就足夠了。他們購買烏茲沖鋒槍的目的,就是為了將來和警方大部隊正面交火。

97年,他們選定明星白冰冰作為第一個對象。

為甚麼選擇白冰冰?現在有很多種說法。

一般認為,陳進興他們和白冰冰並不認識,選擇她是知道白冰冰有錢。

開始他們想直接綁架白冰冰,卻發現她是家裡的主心骨。

如果將白冰冰綁走了,白家只剩2個老人和1個小孩,怕是難以迅速籌集到贖金。

所以,他們轉而選擇白冰冰的獨生愛女白曉燕。

綁架之前,陳進興他們有過一些猶豫。

高天民:我聽說白冰冰這個女人也挺難對付的。她在演藝圈混了這麼久,認識不少大哥。我看,她不見得會給錢,說不定還會報警。

陳進興兇相畢露:報警?她敢嗎?春生仔,我們綁了女兒以後,你就把她一節手指切下來,寄給她看。這女人就算有天大膽子,看到這截指頭也會嚇得屁滾尿流,不會敢報警的。

於是,1997年4月14日,3個歹徒在白曉燕上學途中,將她綁架。

因無良媒體四處攪局,歹徒們判斷白冰冰已經報警。

4月18日,也就是綁架4天後,他們將年僅17歲的白曉燕殘忍姦殺。

4月24日,陳進興他們中斷和白冰冰的聯絡,跑路逃走。

4月25日,利用技術手段,警方發現主犯可能是陳進興以後,立即行動。

臺北刑警突襲陳的5個落腳點,抓住兩個小弟林致能(林春生的弟弟)、吳再培。

在搜查陳進興老婆張素真的住所時,張開門發現是警察,立即尖叫:「快跑!快跑!」

出於安全考慮,狡詐的陳進興和林春生並沒有住在這裡,而是住在街角另一個民房內。

聽見張素真大聲尖叫,他們知道出事了,立即帶著槍械,跳上摩托車高速逃走。

發覺有動靜,幾名刑警立即追蹤過來。

林春生駕車狂沖,陳進興則在後座用烏茲沖鋒槍一通掃射。

噠噠噠噠,幾個刑警被一梭子子彈壓制,只能四散躲藏。

2個歹徒的摩托車迅速竄入小巷,逃得無影無蹤。

警方只得將張素真以同案犯的罪名逮捕,開始全臺灣通緝。

5月11日,白曉燕下葬。

這邊,警方追蹤歹徒可能的落腳點,同時調查3個歹徒作案用的2輛摩托車。

陳進興他們不是菜鳥,非常狡詐,摩托車是用撿來的身份證購買的,無法查出買主。

警方只能使用笨辦法,將半年內臺北市所有購買的摩托車的資料列出來,共有3萬個。

隨後,警方再去調查3萬個人裡面誰曾丟過身份證,查出來600多人。

根據陳進興妻子交代,2輛摩托車分別是三陽和光陽牌,車子是半年內買的。

這樣最終確認了2個人,知道了車牌號。

警方將車牌號向全臺灣軍警系統發布,希望得到線索。

有意思的是,直到被捕,陳進興也沒有想到摩托車牌已經被追蹤。

他認為,車子是用撿來的身份證購買的,作案時又沒有佩戴過車牌,是非常安全的。

就算警方知道摩托車型號,整個臺北有無數輛摩托車,警方到哪裡找去。

後來,他們就栽在摩托車上。

在追蹤期間,5月警方抓捕了陳進興的小舅子張志輝。

作案的摩托車,是張志輝出面購買的。

張志輝被捕後,交代3個歹徒曾經躲藏在新北市板橋區,由他負責送飯。

警方立即撲了過去,可惜3個歹徒已經逃走,人去屋空。

薩沙附註:張志輝這廝因無良政客兼律師謝長廷的幫助,三次起訴後被定為無罪,最終釋放。綠營的謝長廷以此為政治亮點,自吹自己平反冤獄。然而,這個被謝長廷稱為懦弱老實人的張志輝,於2004年勒死了試圖分手的女友,2007年被槍決。白曉燕案的主辦刑警說:我們早就說了張志輝是殺人從犯,卻被流氓律師攪局,最終無罪釋放。現在,張志輝又活生生的搞出1條人命。也不知道那些律師心中,有沒有一點點內疚。

陳進興3人被全面通緝後,臺灣輿論鼎沸,連掃廁所的大媽都談論此案。

他們大為震驚,自認為難逃一死,開始肆無忌憚的胡亂作案。

6月6日,他們綁架了食品業巨頭、立法委員蔡明堂,得到了500萬臺幣的贖金。知道白曉燕的下場,蔡明堂家屬沒有敢於報案。交付贖金後,蔡明堂被釋放。

8月8日,3人持槍敲詐臺北縣富商陳某。

陳某膽小怕事,支付了500萬臺幣的保命錢。

只是,3個歹徒的好日子很快到頭了。

8月11日,臺北市富陽街巡邏的警察張瑞榮,突然接到報警:一間民居有吵架打架的聲音。

警察張瑞榮認為是家庭糾紛,趕到可疑民居敲門,說自己是警察。

歪打正著,他正好堵住了陳進興。

當天,陳進興見這家人有錢,女主人長得也不錯。

他獨自持槍入室搶劫後,又試圖強姦室內3個女人。

沒想到這幾個女人硬的很,在槍口下也不屈服,雙方發生搏鬥,廝打起來。

陳進興怕槍聲驚動鄰居,並沒有敢開槍。

哪裡知道,女人拼命也不好對付,4個人扭打了10多分鐘。

期間,陳進興還被一腳踢中了生殖器,疼的怪叫。

聽到有人敲門以後,陳進興顧不上再和女人廝打,慌忙隔著房門連射數槍。

警察張瑞榮措手不及,身中2槍被打倒。

陳進興不知道門口有多少警察,顧不上對3只母老虎也射幾槍,慌忙跳窗逃走。

險些被捉,陳進興逃走後相當驚恐,不敢和另外兩個同夥回合。

這邊,8月19日,警方終於發現歹徒的蹤跡。

在臺北市五常街一棟居民樓下,警察曹立民、黃慶才發現了1輛作案的摩托車。

他們一面向上級報告,一面守住民居的大門。

果然,他們堵住了林春生和高天民這2個家夥。

只是,2個歹徒作案經驗很豐富。

他們很快發現情況不對:樓下有警察守住大門。

林春生:完了!完了!完了!我們被包圍了。

高天民:還沒完。你看,只有門口有2個警察。我看大批警察還沒趕到,還有機會。快逃!

林春生:就一個樓梯,被警察堵住了,我們怎麼逃?

高天民:你怎麼這麼蠢,走戶外的水管爬下去。

林春生:我們這是6樓啊!

高天民:你想上刑場吃槍子就別爬,留下來等死。

於是,2個歹徒背著裝著贓款和槍支的包,從大樓側面冒險爬下。

林春生搶下了一輛摩托車,準備2人合乘高速逃走。

搶摩托車的時候,街上市民紛紛躲避,出現騷亂。

警察曹立民、黃慶才聽到喊聲,急忙追趕出去。

在民族東路小巷,4人迎面遭遇。

見警察追過來,悍匪林春生毫不猶豫,立即用烏茲沖鋒槍掃射。

烏茲沖鋒槍射速高達每分鐘800發,不是警察的小手槍可以對付的。

噠噠噠噠,一梭二三十子彈射過去,2名警察先後中彈。

曹立民頭部被射中,當場被打死;黃慶才的左臂中彈,也受了重傷。

然而,黃慶才警官相當勇敢。

負傷後,他用右手持槍,同兩個歹徒激烈槍戰,雙方對射10多槍。

2個歹徒為了躲避子彈,被迫丟棄摩托車找隱蔽物。

槍戰期間,頭腦少根筋的林春生,同黃慶才互射激戰。

而狡猾的高天民卻不顧同夥死活,率先逃出小巷。

他又劫持了一輛摩托車,逃得無影無蹤。

此時,大批警察趕到,將林春生堵在小巷中,雙方再次槍戰。

這次警方火力增強,裝備了自動步槍,

林春生則用烏茲沖鋒槍還擊。

噠噠噠,噠噠噠,槍聲嚮成一片。

混戰中,警方火力很快占據上風。

林春生的烏茲沖鋒槍射速太快,需要不斷更換彈匣,造成火力中斷。

更換彈匣期間,林春生被連射中3槍,胸部被擊穿。

他受傷不輕,血流不止,只能蹣跚躲入民宅繼續頑抗。

裝滿子彈以後,林春生試圖再次帶傷沖出民宅。

林春生剛剛露頭,警方立即射來一輪彈雨。

混戰中,林春生又中了2槍,腹部被射穿,被逼回民宅。

此時林春生已經中了5槍,站立不住,只能躺在地上。

眼見身負重傷、突圍無望,悍匪林春生對準頭部開槍,自殺身亡。

這是第一個死掉的綁匪。

林春生被擊斃以後,高天民和陳進興回合在一起,都感到很大的恐懼。

現在臺灣大街小巷都是他們的通緝令,真是插翅難逃了。

陳進興提議:看來只能去整容了。

高天民:你說甚麼笑話?現在哪家整形醫院,沒我們的畫像?我們去整形,豈不是去送死!

兇殘的陳進興:那就找個小醫院,用槍逼著醫生做手術。做完以後,再殺了醫生滅口就是了。

10月23日,高天民和陳進興持槍沖入,臺北羅斯福路的方保芳外科整形診所。

這是家庭小診所,只有醫生方保芳夫妻2人和1名21歲的年輕護士鄭文喻。

2個歹徒持槍威脅醫生護士,為高天民做了眼皮和面部整形。

然而,這畢竟是小診所,水平並不高明。

手術做完後,高天民非常不滿意,認為樣子沒有大變,警方還能認得出來。

於是,陳進興放棄做手術,準備將3人殺死滅口。

陳進興下手前,發現護士鄭文喻長得不錯,動了色心,將她強姦。

一說高天民看不慣陳進興姦污良家婦女,出言制止,被後者一頓臭罵。

惱怒之下,高天民帶著槍支和部分贓款出門,同陳進興分道揚鑣,各自逃竄。

發洩完獸欲以後,陳進興用毛巾包著槍口(消聲),朝著戴著手銬的護士鄭文喻頭部開槍,將她打死。

隨後,他又對被捆綁起來的方保芳醫生夫妻的眉心開槍,2人都被爆頭而死。

又死了3人,女護士還被強姦,臺灣社會輿論再次沸騰起來,要求警方盡快抓住兇手。

臺北市警局刑警大隊長侯友宜回憶:當時我去看了現場,很慘。3個人都被打爆了頭,地上都是鮮血和腦漿。我覺得非常慚愧,對不起這3個受害者。就是我們沒有及時抓住歹徒,才又死了3個人。當時我發誓,就算豁出我這條命,也一定要盡快抓住陳進興和高天民。

從此開始,臺北市所有警察停止休息,開始全市大搜捕。

這樣一搜,果然有了結果。

差不多1個月後的11月17日,警察林正弘有了重大發現。

路過臺北市石牌路1家色情按摩店時,林正弘發現了那輛涉嫌作案的摩托車。

他檢查了這輛摩托車,發現車上放著杯喝了一半的奶茶,還是熱的。

看來歹徒就在附近不遠,林正弘立即向上級匯報。

幾分鐘後,大批警察趕到,將這家3層的按摩店團團包圍,一層層的搜查。

來這裡嫖妓的人就是高天民。

諷刺的是,守江湖規矩的高天民堅持不姦淫婦女,寧可冒險尋花問柳。

逃亡後,高天民憋了大半個月,忍不住還是去了1家按摩院。

他點了個小姐,做起了胸部推拿(老司機都懂)

然而,一個鐘沒結束,就有小姐來敲門:不好了,警察來查牌了。

高天民急忙跑到走廊向下看,發現樓下至少有十多名警察。

他的經驗豐富,頓時知道這不是掃黃,就是來抓他的。

高天民拔出手槍,對驚獃了的2個小姐說:快滾出去!滾!

小姐們慌忙逃到走廊,那個為高天民服務的小姐連胸罩都顧不上穿,裸著上身。

這邊,警方已經上到了2樓。

高天民自知難逃,推開門口擋路的小姐,向警察們開槍。

高天民用手槍連射數彈,呯呯呯。最前面的警察林正弘肩部中彈,好在只是皮肉輕傷。

其他警察紛紛開槍還擊,子彈在走廊裡橫飛。

說起來,走廊上的2個小姐也不是泛泛之輩。她們發現有槍戰,毫不猶豫的翻窗跳到樓下。

這裡是2樓,跳下去摔得不會很重。

只是那個小姐還裸著上身,在眾目睽睽下跳樓,等於做了一場現場裸體秀。

保命要緊,就算沒穿內褲也得跳了。

對射中,高天民不敵。

他看到小姐跳了下去,沒有聽到槍聲,誤以為警察都撲上來了。

他倉皇逃到窗口,也想跳下去。

誰知道,高天民剛作勢要跳,樓下的警察立即開槍對窗戶射擊。

高天民險些中彈,慌忙逃回走廊,繼續和走廊上的警察槍戰。

激烈對射中,高天民腳部中彈。子彈擊碎了腳骨,高天民已經無法行走。

他用雙手爬到狹小按摩房內,自知道拆翅難逃,也對準太陽穴開了一槍,自殺身亡。

這是第二個死掉的綁匪。

受傷的警察

得知高天民也死了,陳進興感到極大的恐懼。

他知道死期不遠,開始瘋狂了。

11月18日,陳進興闖入臺北1間民居躲避警方追捕,期間試圖強姦一對姐妹。

進屋後沒多久,警察就聞訊趕來。

陳進興只得放棄強姦,倉皇跳窗逃走。

800多名警察,以民居為中心建立封鎖線,挨家挨戶搜捕。

因陳進興案件,整個臺北市已經搞得烏煙瘴氣。

當時的臺北市民回憶:我跟往常一樣上山去上學。下課之後,留在計算機中心上網,看看 BBS,聊天瞎扯。到了六點左右,管理員出現在門口大喊:你們怎麼都還不回家啊!陳進興已經逃上山來啦!結果現場女生一片尖叫。很快的,大家鳥獸散,學校也很快得宣布封閉,不準進出。這天晚上坐公交車下山,整條仰德大道上布滿了警車、持著步槍的警察及憲兵,這附近的山區都正在展開大規糢的搜山,氣氛在整條馬路中不斷閃鑠的警燈中顯得非常的緊張;回到家後,每一臺新聞都在現場直播搜尋的過程,如同身历其境一樣。

卓懋祺的女兒梅蘭妮

當晚,慌不擇路的陳進興竄入一棟民居中,意外的發現這家主人竟然是一個南非的外交官,卓懋祺(McGill Alexander)。

陳進興也沒有別的辦法,劫持外交官1家5口。

他認為搞出這麼大的事,或許能迫使政府屈服,免除一死。

警方迅速趕到,和陳進興進行談判。

對於陳進興要求釋放妻子和減刑的要求,警方根本不予理會。

陳進興見目的不能達到,威脅要殺人質。

誰知道,臺北警方比陳進興還狠。

臺北市刑警大隊隊長親自爬上樓梯,做出強攻樣子。

陳進興發現有人要爬窗進來,立即高度緊張,掏錢準備射擊。

他身上有3支槍,掏槍期間另1支失手落地打嚮,子彈將南非武官卓懋祺和他22歲的女兒梅蘭妮打傷。

見警方根本不在乎外交官的死活,陳進興開始害怕服軟了。

他先是釋放了傷員,又釋放了1個嬰兒,最後幹脆繳械投降。

坊間謠傳,圍攻的警方曾有人偷偷用臺語喊話:你再不投降,我們就丟手榴彈進來。你要投降,還能再活個一年半載,留個全屍。

陳進興被捕時,距離白曉燕案件7個月。

期間,臺灣媒體還不忘記攪局。當時報道寫到:《聯合報》的記者張宗智最機靈。得到陳進興劫持卓懋祺一家消息後,張宗智動用關系第一時間查到卓懋祺的電話,撥打進去。屋內的陳進興接起電話,《聯合報》的電話採訪開始。這通電話長達兩個多小時,一直持續到半夜12點。直到張宗智把所有的問題都問完,對方所有該說的都說盡,張仍不願掛斷電話。因為電話一旦掛斷,就有可能被其他媒體打進,那麼《聯合報》的新聞便無法拿到獨家。後來又經過商討,《聯合報》決定把新聞送給與自己沒有競爭的臺視。 19日零點二十二分,電話被臺視打進,主播戴忠仁開始電話採訪陳進興,透過電視,陳進興的聲音第一次出現在所有觀眾耳中。一個個問題被做成小紙條送上主播臺,直到兩個小時後實在無話可問,戴忠仁才不得不掛斷電話。而後,陸續有中視、東森、超視等媒體進行採訪,陳進興在電話中侃侃而談,大聊自己作案以來的心路历程,並試圖將自己英雄化。

而媒體為了更大限度的占用線路,以防被其他媒體搶到線路。無所不用,有的主播無話可問,只能隨口閑聊,比如問陳進興:「你甚麼時候自殺?」,甚至直接在電話中讓陳進興唱「兩只老虎」給孩子聽。

搞笑的是,在陳進興接受採訪的近8個小時內,警方根本無法與陳進興溝通上。 直到早上5點多,大隊長候友宜無法和陳進興聯絡,只得在門口向裡喊話談判: 「阿進仔,你是在幹甚麼?你是要跟我講,還是要跟記者講?你跟記者講沒用啦,要跟我講才有。你跟那些記者談,甚麼事也辦不成,要和我談。你要甚麼,我幫你把事情辦一辦。你害我在外面站好幾個小時。」

為甚麼這麼久才抓住這3人?當然是有原因的。

陳進興交代,他們作案後,立即選擇臺北外圍的鄉下偏僻地方躲避。

他們踩點以後,直接闖入只有留守婦女的民居。

陳進興先將女主人強姦,然後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再離開,短則幾天,多則半個月。

陳進興交代,江湖規矩是不許姦淫良家婦女。林春生和高天民都不願做強姦的勾當,高天民寧可冒險出去嫖妓最終被捉。

陳進興前後犯下了10起強姦案,除了白曉燕和21歲女護士以外,7個月內還有8名鄉下婦女被他強姦。

即便陳進興是繳械投降的,還釋放了人質,但他罪行太多,必死無疑。

1998年1月23日,法院宣布陳進興五個死刑以及兩個無期徒刑。

1999年10月6日,陳進興被槍決。

槍決前,陳進興決定捐出所有器官。

然而,受捐者知道竟然是殺淫魔陳進興的器官,個個目瞪口獃,拒絕接受。

此案中,媒體的無良行為飽受抨擊,隨後也出臺了新的法律。

案件在偵破期間,警方有權利保守祕密,媒體可以監督但不得幹擾破案。

稍後的案件中,媒體再也不敢這麼肆無忌憚,不顧人質死活了。

這個案件處理不力,導致白曉燕被殺,很多高官也被問責:「內政部長」林豐正、「警政署長」姚高橋相繼被迫辭職。

陳進興死後,他的妻子難以在社會立足,被迫下海做了妓女。

他的兩個兒子無人照顧,在學校受到各種奚落,先後輟學,被一個神父收養。

誰知道,這個神父也不是好人,2011年因為姦淫3名教會未成年少女被逮捕。

陳進興的兒子轉而被1個美國牧師收養,目前也都20多歲了。

這個案件,對於臺灣社會有著各種各樣的沖擊。

在白曉燕案件之前,大部分臺灣人是支持廢除死刑的。

案件發生以後,很多人轉而支持執行死刑。

只要是中華文化圈的人,基本都信奉一個原則: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對於這些悍匪,當然要血債血償!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