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西戰爭解密:一場人類與外星人的殊死決鬥

外星人

文:冰橙

道西,是一個地名,位於美國新墨西哥州的一處沙漠之中。人口3000餘,90%都是美洲原住民,有醫院、警局和學校。當地的主要產業是畜牧業,其他的產業很少,是一個偏僻而荒涼的小鎮。

這個地點,自從50年代以來,一直被視作美國政府所設立的外星人基地。甚至有傳聞稱在道西的地下,有一個巨大的祕密基地,裡面居住著大量外星種族生物,它們與美國政府達成了祕密協定,為美國人提供高科技支持,作為交換,美國政府掩蓋它們的存在,並允許它們定期綁架人類進行相應的實驗。

目前中文互聯網上流傳最廣的關於道西基地的文章,源頭來自於一位用戶名為「恐懼鳥」的facebook用戶,文章中聲稱他從暗網中獲得了CIA解密的祕密文件,裡面提到了道西基地的真相,包括道西基地、邪惡的外星人、基因改造實驗等等。然而這些言之鑿鑿的記載其實是虛構的內容,暗網上確實有許多由於年限解禁的CIA文檔,然而並沒有諸如外星人、UFO之類的內容,但是這個道西基地並非完全杜撰的一個都市傳說,圍繞著這個神祕的地方,卻有著難以想象的黑暗與祕密,而更像是被徹底掩蓋的真相。

不知道出於何種目的,美國國家安全局在2014年的一次名為「獵殺女巫」的淨網行動中,將道西視作需要清理的關鍵詞,清理了許多相關的文章、圖片和視頻,導致目前的網路上很難找到有價值的資料,同時還充斥著大量內容誇張、情節爛俗的文章,配上PS痕跡明顯的圖片,很容易讓人質疑道西基地的真實性,但這反而激起了筆者的好奇心——正常來說,如果是人為捏造的都市傳說,很難找到旁證,因為大多來自於一個源頭,譬如各種關於暗網的傳說,人肉湯之類的,源頭都是單一的,即便是偽造的文章,也全都千篇一律;但關於道西基地的都市傳說,卻有許多不同的來源,這些不同資訊還能夠相互佐證。關於道西基地,還扯出了美國历史上唯一一次官方承認的UFO和祕密基地,這段历史究竟是真是假?相信每一位讀者讀完此文之後,心中都會有一個自己的答案。

1995年5月,一個名叫菲爾·施耐德(PhilSchneider)的中年男子在大學的客席演講中,講述了自己在1979年親身經历過的一場與外星人的沖突。

演講中他提到,當時自己在一家具有軍方背景的建築公司任職工程師 。1979年他被派往美國新墨西哥州道西鎮附近的荒漠,計劃在這裡興建一個軍方使用的地下基地。根據項目的最初計劃,他們需要在地下炸出四個巨大的空洞,然後通過挖孔鑽機將四個洞穴連接起來。然而當菲爾等人在地面上炸出空洞進入地下以後,卻驚訝的發現這裡原本就已經存在了一個巨大的洞穴,裡面的空氣非常新鮮,像是有人在此地長期居住一樣。當時他與一些同事和隨行的士兵通過升降機進入了洞穴,正準備對裡面進行探索,卻迎面遇上了一群人形生物,它們身材矮小、五官怪異,像極了電影裡常出現的灰色外星人。

 

灰人是目前最主流的外星人形象,他們身高120~140厘米,身材纖細,頭部巨大,瞳孔全黑,完全沒有性別特徵

出於本能反應,雙方在接觸的瞬間就立即對彼此發起了攻擊——人類主要依靠槍械射擊,而灰人則使用了一種神祕的能夠釋放高能射線的盒子進行反擊,在戰亂中菲爾被激光射線擊中,瞬間燒毀了他的三個手指,並對他的胸口造成了嚴重的燒傷。就在這危急時刻,一名士兵沖過來拉走了被烈燄灼傷的菲爾並將他送上了升降機。

網友根據菲爾的描述繪制的四格漫畫

被地面上的人們救走之後,菲爾在醫院治療了很多天,然而軍方並沒有對此次事件做出任何解釋,只是告訴他進入洞穴的69人幾乎全部死亡,那位英勇營救他的軍官也戰死了,只有他和另外兩個加拿大人得以餘生,而灰人方面戰死四人。

住院的時候菲爾被下了封口令,上級要求他不準透露這段經历。病愈之後的他繼續留在了公司效命,為了獲得更多的情報,他選擇了沉默,並偷偷開始搜集關於道西地下基地的相關資料。隨著時間的流逝,他收集到的情報也越來越多,他發現原來美國政府早在1933年開始就已經與灰人開始了接觸,隨著1947年羅斯維爾事件的發生,美國政府正式成立了一個祕密部門名為「Blue Berets」,負責與外星文明進行溝通,而位於道西鎮地下的基地,正是這群外星生物在地球上的活動據點。

(在繼續講述菲爾的故事之前,筆者打算在這裡插入一段來自於維基百科的羅斯威爾事件簡單介紹,以便對這類話題不熟悉的讀者也能有一個直觀的印象。羅斯威爾事件之所以在那麼多UFO目擊事件中地位特殊,原因就在於它是人類历史上唯一一次政府曾公開承認的不明飛行物事件)

1947年7月4日,美國羅斯維爾電閃雷鳴傾盆大雨,居住在羅斯維爾西北120公裡處的農場主人麥克·布萊索聽見了一聲巨嚮,像是甚麼東西發生了爆炸。次日他在農場四周發現了大量金屬碎片,於是立即聯繫了當地的治安官喬治·威克斯,喬治則立即向軍方報告了這一發現,7月7日,軍方少校傑西·馬希爾來到了現場取走了這些碎片。

傑西·馬西爾現場取證時拍攝的相片

7月8日,另一位居住在附近的居民葛拉蒂也發現了一座直徑長達九米的金屬碟形物殘骸,碟形物已經裂開,裡面躺著數具屍體——這些屍體十分矮小,體長不超過1.3米,無毛發,大頭,小眼,小嘴巴,身穿灰色的緊身服。美國軍方得悉此事後立即派人封鎖了現場,並由軍方公關部軍官瓦特·韓特對外公布了「軍方在羅斯維爾發現了墜毀的不明飛行物」的消息,立即引起了媒體的轟動,因為這是人類历史上首次出現的官方承認的UFO事件,然而短短六個小時後,軍隊高層羅傑·雷米表示瓦特犯了嚴重的錯誤,「現場發現的並不是飛碟,而是帶著雷達反應器的熱氣球」。而媒體也接到了來自於華盛頓高層的指令,要求他們統一口徑,不得以「不明飛行物」為題報道此事。

當地居民發現的碟狀物殘骸

1995年美國眾議員史帝文·席夫聲稱關於羅斯維爾事件的檔案軍方早在50年代就已經銷毀,而這是不符合規定的。而當初此次事件的親历者,包括羅斯維爾軍事基地憲兵司令愛德文·伊斯雷,空軍393中隊飛行員亨德森,軍方發言人瓦特等多人,都在晚年離世之前透露了當時民眾所看到的外星人屍體和飛碟殘骸是真實的。2012年7月,美國中央情報局資深幹員蔡斯·布蘭登(Chase Brandon)也表示,羅斯威爾事件中的飛碟與外星人屍體「都是真的」

看完羅斯威爾事件的介紹,我們繼續來看看菲爾·施耐德的故事吧。1993年8月6日,菲爾的好朋友羅恩·拉梅爾(Ron Rummel)在波特蘭的一個公園裡被槍射殺。根據警方的調查,認定他死於自殺,然而調查現場存在許多疑點:比如留在現場的遺書是左利手寫下的,而死者卻是右撇子,以及槍身上居然沒有指紋。羅恩曾在美國空軍任職情報員,退伍之後與菲爾共同出版了一本名叫《異形文摘》(Alien Digest)的雜志,裡面大多都是菲爾等人試圖揭露外星生物的內容,雜志一共只出版了四冊就因為羅恩的自殺戛然而止,然而菲爾始終堅信他的朋友是死於政府部門的暗殺行動。為了避免死於非命,他決定站出來向世人揭露外星人的真相。

演講中菲爾展示斷掉的手指和身上的傷痕

菲爾演講的原視頻在油管上可以直接搜到,且已經有人制作了中文字幕(不想翻牆的可以去公眾號回覆道西即可看到下載地址)。根據演講過程中的表現來看,此人邏輯清晰,意志堅定,是一名激進的愛國主義者,在他的演講過程中多次情緒激動的提到試圖掩蓋真相的美國政府才是「美國最大的敵人」,並號召人們向這個邪惡的政府發難。而對於自己經历的這次沖突,他認為是美國政府早有預謀,因為這裡早就已經建成了一個巨大的地下基地,裡面居住著大量的不同種族的外星生物,它們為美國政府提供高精尖科技武器以換取在地球的活動權利。

演講最後,菲爾表示自己身邊的許多朋友已經被政府暗殺,且均被定性為自殺。他認為自己挺身而出的演講同樣會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但是他必須把真相告訴世人。同時他還說如果他在短期內死於非命,那就是被滅口了。

事實證明了菲爾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1996年1月,菲爾被人發現死在了自己的公寓內,他的脖子上被纏繞了三圈軟膠,且身上留有大量毆打、虐待的痕跡,然而警方在調查之後同樣宣稱他死於自殺。由於菲爾此前的巡回演講多次提及自己有可能被殺害,他的離奇死亡也引起了部分媒體的關註,政府方面則不得不闡明了官方的結論——菲爾·施耐德是一個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癥的病人,他所敘述的所有關於外星生物的言論全部都是妄想,而且他本人也從未為軍方工作過。

警方屍檢報告寫的死因是「strungled self with surgical turbing」(用手術膠管勒死了自己),屍體圖片過於駭人就不放了

然而官方的結論並不能平息大眾的疑問,輿論圍繞著這位菲爾究竟是不畏強權勇於揭露真相的壯士,抑或是神志不清胡言亂語的病人,形成了兩大陣營。在演講視頻中,菲爾也並沒有提出甚麼特別有價值的實物證據,只有一些糢糊的照片和幾個形狀古怪的金屬塊(他說這是外星人研制的特殊材料),但是他聲稱這種材料是目前尚未被人類證實的140號元素Corbamine。而菲爾也沒有過多介紹這個神奇的Corbamine,只是提了三個點:1)該元素沒有放射性2)該元素不存在同位素3)該元素能夠承受極高的溫度。

菲爾聲稱這是外星人飛船上使用的特殊材料

熟悉化學的讀者應該知道,元素周期表100位之後的元素全部都是人造元素,所謂人造元素,意即自然界不存在、只有通過人工合成法才能制造出來的元素,這些元素普遍具有放射性,且極不穩定,即便是在實驗室環境中也會很快衰變,無法用於材料制造。菲爾提到Corbamine的幾個特點聽起來很像是對化學元素缺乏常識的人杜撰出來的,然而化學界還存在一個叫做「幻數」的概念,根據維基百科的介紹這個數字代表的意思是當原子核中質子數和中字數為特定數目的時候,原子核會展現出較高的穩定性。目前已經確認的幻數有2、8、20、28、50、82、126,其中質子數為126的元素尚未發現,換句話說,菲爾提到的這種「能夠穩定存在於自然界且沒有放射性」的特殊元素,很可能就是一種尚未被人類發現的幻數元素,存在著理論上的可能性。

除了道西基地,菲爾還稱世界範圍內還存在著數百個類似的基地,且許多國家都已經與外星人相互勾結試圖愚弄世人。批判者認為菲爾·施耐德的這些陰謀論言論充分說明了他患有嚴重的受迫害妄想癥的事實,他身上的傷痕也很可能是自殘導致的結果。

然而許多反對者並不知道,早在菲爾公開演講的兩年以前,來自臺灣的慧律法師(佛教界著名的講經法師,在世界範圍內均享有很高的聲望)在1993年3月22日的一次講經活動中居然提到了這場罕為人知的沖突,提到美國人在專門用來與外星人談判的地下通道裡與對方發生了激烈沖突,有66名科學家被外星人用「死光槍」打死。雖然不確定兩個人說的究竟是不是同一次沖突,但人數和地點的一致未免也太過於巧合了。這兩個人,一個是中國的佛教宗師,一個是美國的地質工程師,身份地位差之千裡,卻像是私下約定好了一樣說出了非常相似的事件,這個道西戰爭的真實性,就顯得不那麼荒誕可笑了。

慧律法師提到美國人與外星人在地下洞穴由於談判破裂發生了沖突,美方陣亡66人,外星人陣亡4人

目前網路上除了菲爾·施耐德的視頻,還有一篇文字資料也講到了1979年美國與生活在道西的外星人爆發了一場戰爭。與自稱親历者並現身說法的菲爾不同,這篇文章以一個曾在道西基地中工作的保安為主視角,詳細介紹了那一場不為人知的戰爭始末。由於原文較長,筆者將這部分資料進行了概括和刪減呈現給各位讀者。

托馬斯·科斯特洛(ThomasCostello)是一位美國的軍事攝影師,他從1961年開始就為美國政府服務,1979年被祕密派往了道西基地負責安保工作,工作內容是維護地下基地的視頻監控系統。軍方高層對他們一批基層員工的說辭是,這個基地是為了研發一些尖端藥物而成立的醫療實驗室,所以裡面會關押許多病人,雖然從人道主義的角度來說這是不人道的,但科斯特洛還是接受了這份工作。

科斯特洛公布的基地內部照片之一,真實性不詳

軍方要求科斯特洛等人禁止對外提及此地,並不允許他們與病人接觸,如果違反了保密原則,那麼他們會被送上軍事法庭處以絞刑。對於常年為軍方工作的科斯特洛而言,這些要求並不奇怪,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開始在基地內部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首先這裡並沒有進行甚麼醫學研究,而是在祕密研究著一些超出人類常識的超自然科技,比如精神控制、人體克隆、能量轉移等。此外,科斯特洛還通過視頻監控在基地中發現了大量的異形人型生物,包括灰人和蜥蜴人。

科斯特洛公布的外星人相片,真實性不詳

比起這些外星生物,更讓科斯特洛感到惡心的是基地的第6層有一個叫做「惡夢長廊(NightmareHall)」的地方。那是一個運動場般大小的房間,擺放了無數的籠子和玻璃冷凍箱。裡頭除了經過基因改造的動物外,還有一些被活生生改造成七手八腳、支離破碎、器官錯亂的人類。他們就像珍奇異獸般被關在籠子裡。更加恐怖的是,他看見一些被註入了野獸基因的人類,變成畸形的「獸人」,例如巨型的蝙蝠人、老鼠人、狗人等等。科斯特洛這才意識到此地根本不是甚麼醫療實驗室,而是一個由美國政府和外星人聯合建立的基因實驗室。

科斯特洛公布的基因改造人照片

在一些好心的蜥蜴人指引之下,科斯特洛還得知第7層還隱藏住更可怕的真相。於是科斯特洛毅然決定違背軍方的管制禁令,只身來到這個神祕的第7層。他在這裡找到的竟然是數以萬計的人類,大部分都是婦孺 。他們全都被關在一些簡陋而狹窄的籠子裡,情形就好像屠宰場裡待宰的牲畜一般。

科斯特洛連忙詢問其這些可憐人的身份,然而這群人都被註射了高濃度鎮定劑,精神糢糊,軟癱在籠子內,沒辦法與人正常交流。科斯特洛只能不斷地嘗試,最終還是勉強從幾個尚未失去神智的人口中得到了他們的姓名和住址。他將這些資訊默默記下,然後在休假的時候聯繫了在警隊工作的朋友,委托他們核實這些內容。查詢的結果讓他大吃一驚,這些人全都是警方記錄為「下落不明」的人,根本不是甚麼自願參加醫學實驗的志願者!

另一方面,1977年6月14日,美國國務卿布裡辛斯基向剛剛任職美國總統的卡特報告國內外星人的情況。當卡特聽到那些灰人和蜥蜴人的所作所為時,他感到難以置信,並再三向國務卿核對這些資訊的真實性。卡特是一位性格溫和的老好人,甚至被很多人批評為懦弱。但面對外星人的威脅,他並沒有絲毫退讓,而是立即下達了總統密令成立兩個新的祕密機構——X部門和Z部門,專門對抗那些邪惡的外星人。

X部門負責集收集所有關於外星人在地球活動的情報,而Z部門則負責消滅任何威脅美國或人類的外星生物。當中Z部門裡又有一支特別祕密部隊,叫德爾塔部隊,是精英中的精英。

X部門在1978年開始得知了道西基地的存在,之後他們一直努力收集各種情報,直到發現基地內部的真相——卡特政府在1979年決定對道西基地發起總攻。以下是一些他們在1979年的行動前收集到關於道西基地的內部運作的情報,當中關於「神祕的第7層」的描述比托馬斯所描述的更加恐怖和醜陋:

科斯特洛繪制的基地內部構造圖

根據X部門的情報,道西基地總共住了37種外星人,當中以灰人和蜥蜴人為主。這些外星人由大老遠的外星系來到地球的主要目的是調查地球人的生活習性,因此它們會經常通過綁架、拐帶等方式從世界各處抓取人類和動物,用於殘酷的基因實驗。

 

蜥蜴人也是目前最主流的外星人形象之一,它們常常被認為與光明會、共濟會有關,有關蜥蜴人的都市傳說筆者將會在其他文章中專門說明

道西基地裡的外星人除了把綁架回來的年輕女性充當實驗體外,還會用作性奴來任意玩弄。它們會首先把女性進行絕育並註射一種特殊的荷爾蒙,使她們變成適合外星人玩弄的性玩具,之後就把她們扔往第7層裡長期關押。對於那些特別受寵愛的女性,外星人會利用基因工程技術獎她們克隆,隨後瘋狂侵犯。

除了發洩獸欲外,還有8種外星人還視人類為「美味佳餚」,譬如聲名狼藉的蜥蜴人。蜥蜴人天生為肉食性,他們喜歡吃人,但只吃活人,還特別喜歡吃飽受驚嚇的小孩。因為除了肉質鮮嫩外,腎上腺激素激增時所產生的能量,更是最好的調味料。

當德爾塔部隊的軍官看到這些報告,知道自己的國家裡每年都有數以千計的人被外星人綁走吃掉或侵犯,他們都感到怒不可遏,認為不能再容忍那些外星人了,決定來個大反擊,解救道西基地裡的人類!

外星人所使用的實驗儀器照片,真實性不詳

但是要對外星人的地下基地發起攻擊與人類之間的戰鬥還不太一樣。首先要解決的難題就是怎樣才能方便快捷進入地下——道西基地唯一可供軍隊進出的降落區是專業為輕型機而設的,只能給一些可以垂直上落的飛行器進出,最終德爾塔部隊決定使用貝爾公司在1969年生產制造了一種型號為X-22的垂直飛行器。

X-22A垂直飛行器照片

另一方面就是進入基地後的進攻順序。經過多年的情報搜集,他們得知外星人之所以一直蝸居於地表以下,是因為地面上某些空氣中對人類無害的成分,對外星人而言卻是致命的威脅。所以他們決定先破壞最底層的空氣過濾系統和主發電機,用來拖延外星人的攻勢。之後主力部隊再直攻到第7層的「惡夢長廊」,解救那裡數以千計的人類,其餘部隊則在其他樓層守候,防止外星人的增援部隊。

1979年12月,德爾塔部隊對道西基地發起了總攻擊。由於事發突然,基地的防衞力量比預期松散,軍隊很容易就攻破了頭五層。但直到德爾塔部隊真的攻進了「惡夢長廊」,事情突然變得糟糕起來。德爾塔部隊在進入噩夢長廊之前,都只是大概聽聞了此處的情況,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所以當他們看到數以萬計的冷凍桶,裡頭載滿各種惡心可怕的基因改造人類、動物、人獸混合體時,很多士兵都忍不住當場嘔吐起來。

更嚴重的問題是當他們到達第7層時,那裡被囚禁的無辜人類的數目比預期的多了十倍!一開始的情報表示道西基地只有數千個被困的人類,所以他們只準備了十臺X-22飛行器。但現在光是第7層的監牢,便關押了超過30000名人類,更加不用提還有另外1萬多個受害人已經被綁在一些地下高速列車上,準備通過地下高速列車網路運送到美國的其他區域。

美國地下基地分布示意圖,真實性不詳

原本預計在半小時內完成的計劃不得不因此變更,改為盡量拯救受害者。根據其中一位參戰上尉萊德斯的報告說:「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良心驅使我們不能留下那些可憐的女孩不理,她們不斷在籠子發出撕肝裂膽的尖叫聲。但另一方面,卻有數以千計的外星士兵正乘坐那些高速列車,由不同地方的地下基地趕過來追殺我們。我們必須在短時間內想出最有效的撤離方法。」

科斯特洛公布的地下高速列車照片,真實性不詳

戰況急轉直下,那些外星士兵已經到達地下車站,但那裡只有一隊人數不多的小隊死守,其他小隊都用來協助受害者逃生。那些外星士兵拿著先進的武器突擊,很多人類士兵在短短數秒內被蒸發成氣體。但幸好在另一邊,萊德斯上尉那一隊成功炸開兩個通風井,大大加快疏散人群的速度。

在堅持奮戰了一個小時以後,德爾塔部隊指揮官眼見情況愈來愈嚴峻,不得不下令全軍撤離,把獲救的人類由地面上的軍車和飛機運走。兩個出色的宇航員大衞·格裡格斯(David Griggs)及R.E. 麥克奈爾(R.E. McNair)在攻擊過程中成功劫持了兩架外星人飛船,直飛向51區。但縱使如此,整場行動最終只解救了3600名人類,還有數以萬計的人類仍然遺留在道西基地中。

在特種部隊攻過來時,科斯特洛等人的處境比並不安全,因為當特種部隊攻進來時,他們全都被當作敵人來狙擊。總共有68位在地下基地工作的人類被視作敵人殺害(其中有不少暗地為德爾塔部隊提供情報)。但幸好科斯特洛和另外12位同事,趁混亂時逃出了基地,並帶走很多日後成為證據的照片、文件和影片。

然而當科斯特洛想聯繫自己的親人時,才發現妻兒已經被美國政府的特工逮捕,並警告如果托馬斯不返回立即工作崗位和交還數據,他的親人安全將無法得到保證。科斯特洛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獨自踏上逃亡之旅。

隨後數年,他一直過著亡命之徒的生活,由一個走到另一個國家。他不斷在世界各地進行演講,和世人揭露道西基地的存在,但大部分人都把他當作一個妄想狂。2009年,有傳聞稱科斯特洛在中美州的哥斯達黎加 「意外身亡」,但沒有得到媒體的證實。至此之後,科斯特洛一直處於下落不明的狀態。

網路上能找到的唯一的托馬斯·科斯特洛的相片,真實性不詳

雖然科斯特洛的故事比菲爾·施耐德的經历聽起來更加活靈活現,但並不代表這是事實——實際上,兩個人的故事雖然在某種程度上相互印證了道西基地的存在,但始終還是存在一個致命的矛盾點:外星人躲在道西基地裡這件事情究竟與美國政府有沒有關系?

如果美國政府知道這件事,意味著他們和外星人達成了互不侵犯條約,怎會派菲爾等人去外星人的地盤挖洞,又怎會派部隊進攻道西基地;如果美國政府不知道這件事,又怎可能容忍他們寄居在自己國家的領土之上。

而且,外星人玩弄人類女性的情節實在太經不起推敲了,不同物種之間產生性欲本身就是一件違反常理的事情,且如果1979年那場戰爭真的解救了數千名人類,那在美國社會絕對會引起一定的震動,至少各大媒體方面一定會留下相關的記錄,絕無可能僅僅以文字的形式在網路世界裡流傳。

 

1996年美國FPS游戲《毀滅公爵》裡就有外星人綁架人類女性作為性奴的情節,不知道是不是與道西戰爭的傳說有關

根據筆者考證,與實際存在的菲爾不同,托馬斯·科斯特洛這個人更像是網路上虛構出來的一個角色,整個互聯網上關於他的故事實際上都是來源一個叫「Dulce Papers」(道西文檔)的文件集合,這個集合包含了25張黑白照片,6分鐘的道西基地內部視頻,與外星科技有關的技術論文集,關於DNA操縱的技術討論。

網路上流傳的道西文檔的部分圖片,內容主要關於外星人的基因改造技術

而這份資料的來源是一名自稱在道西基地工作的特工,在1979年發生的道西戰爭中他倉促逃離了基地,並將手中保存的內部資料分發給了五個最親近的友人,並告知他們一旦超過六個月沒有與他們聯繫,就請他們公開這些資料。

這個特工的經历與托馬斯·科斯特洛非常相似,很可能就是這篇文章的原型人物,1987年12月,一個匿名者公開了這份「道西文檔」,而托馬斯·科斯特洛的故事也隨之開始傳播,然而除了這份道西文檔之外,並沒有任何其他佐證可以證明這個來自道西基地內部的保安曾經存在過這個世界上,更無法證實他所敘述的故事是真實的。這份道西文檔的真實性也從未得到任何權威人士的證實,很像是一出徹頭徹尾的惡作劇。

那麼,道西有外星人這個說法究竟是從何時何地何人開始傳播的呢?事實上,道西這個小鎮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就出現了許多異樣的怪事,比如夜晚的時候空中會出現各種顏色的奇怪光束,還比如有許多動物被肢解後拋屍荒野。

早川弼生(Norio Hayakawa)是一位日裔美國人,他本人是一個狂熱的UFO事件研究者,但與通常的UFO愛好者不同的是,他在調研UFO事件時通常會抱著「這是人為虛構的」的前提開始,隨著80年代關於道西鎮的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的增多,早川也開始對這個地方起了興趣,但他認為這些傳聞的來源很有可能是當地居民為了增加旅游收入而集體編造的謊言,畢竟一個民間的UFO聖地每天都能吸引來自全世界的UFO愛好者前來朝聖。

早川是個興趣頗廣的人,甚至還出品過音樂CD

於是1990年,早川聯繫了日本東京的NipponTV節目制作總監,制作了一期為期兩小時的電視節目,內容是他和節目制作組的工作人員實地採訪道西鎮的記錄。

然而與想象中不同,早川在當地受到了來自警方的莫名阻力,而採訪居民的時候,他們也都驚慌的表示道西附近的夜空確實長期存在著不明來源的亮光,而且過去十年時間裡,當地有將近八千頭牛慘遭肢解,不完整的動物屍體遍布整個道西區域,而警方也對此束手無策。節目的最後早川認為這些現象雖然看起來很詭異,但實際上只不過是某些軍事活動或者自然現象罷了,完全不能證明道西存在著外星人的地下基地。

此後早川一直專註於對道西基地的辟謠工作,他始終認為這個地方僅僅只是人為制造的一個噱頭,例如菲爾·施耐德,早川就認為他只是個神經錯亂的騙子,也並不認可菲爾的死亡是一場陰謀論,他找到了警方調查的屍檢報告,上面顯示菲爾被嚴重的病痛所折磨,他的骨骼由於癌癥的侵蝕變得腐朽,他需要長期服用精神類藥物以控制身上的劇烈疼痛,對於這樣一個命不久矣的病人,政府根本沒必要用近乎虐待的方式殺死他。而菲爾所講述的故事,早川認為他可能是從80年代著名的UFO研究學者保羅·班紐維茲(Paul Bennewitz)那裡汲取了靈感,捏造了這麼一段誇張的經历。

實際上比起90年代中期才頻頻宣傳的菲爾·施耐德,保羅·班紐維茲的故事起源更早,也更加真實。他本人是一名工程師,一個發明家,同時還是一位成功的商人。他對於UFO和外星人有著無可比擬的興趣,經常會親自前往美國各地探尋各種各樣的UFO傳說。

保羅·班紐維茲(1927~2003),是道西基地研究領域最有影嚮力的學者之一

1980年,當班紐維茲在新墨西哥州調查UFO事件時,他從一個朋友那裡得到了一個當地的中年女子的病历報告,報告上說這名女子患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癥,時常聲稱自己被外星人綁架了。班紐維茲就與這名女子進行了面談,面談過程中她聲稱自己在新墨西哥州的Cimarron駕駛時,發現天空出現了不明的亮光,隨後她與年僅六歲的兒子就失去了知覺,當她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於灰人的巢穴之中,身邊滿是動物與人類混合的殘肢和器官,灰人沒有對她的苦苦哀求有任何憐憫之意,它們在她和她兒子體內註入了大量的不明物質,此後她就一直處於昏昏沉沉的意識糢糊的狀態,過了很久她們倆才被釋放,扔在了綁架她們的地方。

雖然這個故事聽起來很離奇,但班紐維茲還是很快就相信了女子的說法。根據他的長期調查,新墨西哥州發生的不明飛行物目擊事件確實遠比美國其他地方來的更多,這是否意味著附近存在著一個外星人的活動據點?80年代的時候關於道西的傳聞已經開始擴散,當地居民對小鎮附近時常出現的不明亮光和動物殘肢感到非常困擾,然而警方仍然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道西警方在調查殘缺的奶牛屍體

班紐維茲堅信這個女人的故事與道西基地有關,他立即將這件事情與自己在新墨西哥州進行的不明飛行物調查聯繫了起來,認為道西鎮確實存在著一個外星人的基地,它們會定期以實驗為目的外出綁架人類和牲畜以實現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1982年班紐維茲花費重金在道西附近建立了觀測站點,其中不但包括可以長期記錄圖像視頻的儀器,還有著各種頻率的收信電臺,可以接收當地的一切電波信號。

班紐維茲還自主研發了一款翻譯程序,用來解析收到的電波信號,並將其翻譯成人類可讀的語言——82年到85年之間他在道西鎮附近接收了大量的未知信號,源頭全都指向道西鎮附近的某一處區域,根據程序的解析,這其中包含了許多外星人的故事,包括邪惡的灰人如何綁架人類、肢解動物以進行殘酷的實驗,並且包括了它們與美國政府達成的祕密協定,允許它們在道西地下建立一個巨大的基地。

班紐維茲將他接收到的資訊全部公開到了媒體之中,引來了許多人的關註和採訪。其中包括美國空軍特別調查辦公室AFOSI(Air ForceOffice of Special Investigations),它們派了兩位顧問對班紐維茲記錄的不明飛行物照片和電波信號進行了檢查,肯定了這些證據並非人為偽造的,但是同時也認定這些資料實際上指向了當地一個名叫Manzano的空軍基地,由於涉及軍事機密,AFOSI拒絕對這些資料進行進一步的公開調查。

班紐維茲2003年去世,離世前他始終堅信關於道西的外星人傳說是真實的,然而2013年一位名叫格雷格·瓦迪爾茲(GregValdez)的作家出版了一本名叫《道西基地》(Dulce Base:The Truth andEvidence From the Case Files of Gabe Valdez)的書籍,裡面詳細介紹了80年代班紐維茲在道西區域調查的所謂真相究竟是怎麼來的。

書本封面上的警官正是作者的父親,他在道西鎮工作了30餘年

格雷格·瓦迪爾茲是道西本地人,他的父親加貝·瓦迪爾茲(Gabe Valdez)是當地的一名警官,曾處理過大量的動物肢解和不明飛行物目擊的事件。書中提到了當時的AFOSI為了應付關於道西沸沸揚揚的都市傳說,特地安排了專門的特工來「處理」類似於班紐維茲這樣的UFO調查者,這些特工會利用專用的電臺不斷給班紐維茲這樣的UFO愛好者傳送訊息,包括地下基地、外星人、基因實驗等內容,其中大部分都是虛構出來的故事,目的就是為了擾亂班紐維茲的判斷,同時讓他搜集到的證據變得缺少可信度。除了傳遞虛假資訊之外,特工還會趁班紐維茲外出之際沖入其家中破壞家具,讓他確信自己受到了外星人和政府的雙重迫害。在這種長期的多重折磨之下,班紐維茲近乎精神錯亂,患上了嚴重的妄想癥和失眠癥,以至於晚年都無法重新與人正常交流。

然而,對於不明的動物肢解事件,親自參與現場調查的加貝並未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僅僅只是在報告中說明了:這些動物的屍體附近沒有血跡,且它們身上的傷口顯示,它們是在活著的時候被註射了麻醉藥物和抗血凝藥劑,然後被某種飛行物吊著運送到某處進行肢解,再將殘留的屍體用同樣的方式運送回來。當警方要求FBI介入調查之後,他們將調查的結果放在了在線的檔案庫The Vault中(可直接訪問),然而最終的結論卻是這些殘肢都是當地肉食動物的傑作。然而格雷格在書中寫到,這很可能是當地陸軍研究所為了繞開動物保護法律所進行的戰地手術實驗,目的是為了改進戰爭中常見的截肢手術,而非甚麼外星人所為。

FBI對道西動物肢解事件的調查報告原始影印本,裡面雖然記錄了動物屍體的疑點,卻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 

而關於道西存在的地下基地,格雷格則給出了一個非常具有說服力的解釋,實際上道西區域確實存在著一定數量和體積的地下洞穴,然而這全都是一個1967年實施的名為Gasbuggy的機密項目導致的結果。這個項目由美國原子能委員會主導,主要目的是在新墨西哥州北部區域的地下進行核爆測試,其目的是為了驗證地下核爆的威力和輻射污染程度,時至今日,道西附近的洞穴仍然是以放射性污染過強為理由拒絕民眾進入的。

然而對於陰謀論者而言,地下核爆的目標並非單純為了測試武器的威力,而是針對地底的外星人發起的攻擊,然而這陰謀論究竟是真是假,也只有時間能給出答案了。

關於道西基地的真實與否,筆者認為其實並無太多的分析必要,因為目前互聯網上能夠搜尋到的內容,大多都是一些經過劣質修改、刪減的文字,而菲爾本人的演講視頻又缺乏說服力,其他零零散散的資料,大多都來源不明,或者弄虛作假。然而這也有可能是各國政府在面對這類事件的統一處理方式,那就是盡可能散播虛假、荒唐的訊息,而不需要去掩蓋真相——當一個真實的故事裹藏在十個可笑的都市傳說之中,它的可信度也就不言而喻了。

筆者本人是比較傾向於相信外星生物的存在的,因為除了道西基地之外,世界各地都有許多佐證豐富、可信度極高的第三類接觸案例。但是,對於那些信誓旦旦稱外星人已經控制了地球人,乃至光明會是蜥蜴人建立之類的都市傳說,筆者的態度是不置可否,這些故事雖然邏輯自洽,但缺乏可靠的證據,更像是成日沉迷於此類話題的狂熱愛好者一拍腦袋幻想出來的情節,無法視為事實。

不過1947年發生的羅斯維爾事件很明顯被隱瞞了真相,試想美國政府確認了外星生命的存在,出於私心它一定會全力隱瞞,並爭取與外星人談判以獲取地球上的絕對優勢——從這個角度來看,美國60年代發起的太空競賽就顯得非常可疑了,因為從科技進步的角度來看當時美國登月的科技發展速度實在快到嚇人,給人一種開了外掛的感覺,當年的登月實況直播即使是今天的民用科技依然遠遠達不到,實際上時至今日關於登月的陰謀論也是層出不窮,完全可以再開一篇文章來詳細描述了。從筆者的角度來看,美國大概率擁有專門研究外星科技的地下基地(比如著名的Area 51),且藏著與外星文明相關的祕密,比如外星人的屍體、飛碟的殘骸甚至可操縱的飛船等等,但是存在外星人族群的可能性委實不大。

然而,在下結論之前,筆者打算討論一下一本神奇的書籍,這本書分為上下兩冊,名叫《藍色星球計劃:對外星生命的探討》(Blue Planet:An InquiryInto Alien Life Forms),在亞馬遜上可以直接查閱。此書為Jefferson Souza和Gil Carlson所編撰,內容來源為一名特工的私人手記,這名特工曾在美國政府工作多年,期間接觸過大量的機密文件和檔案,他偷偷記錄了裡面關於外星文明的內容並將其提供給兩位作者,之後就選擇了匿名逃往南美。

書籍中記載的道西等地下基地所使用的標識符號

外星人文字記載的基因改造原理圖
外星語言記錄的太陽系

之所以要提到這本書,是因為其中的內容與菲爾·施耐德、托馬斯·科斯特洛、保羅·版紐維茲等人的故事實在太過於吻合。書中詳細介紹了遍布世界各地的外星人地下基地,以及數十種外星人的外貌、文字和生活習性,甚至還有羅斯維爾事件的細節內容。關於這本書的真實性,兩位編輯作者並未表態,而讀者同樣也是自覺分為了兩派,一派認為這本書記錄的全部都是真實內容,更是從另一個角度驗證了道西基地和外星生物的存在;而另一派則認為裡面不過是一個精神異常的妄想癥在進行藝術創作。

無論真相如何,這本書其實就是整個道西基地的一個投影,如果你選擇相信,那麼它就是存在的;反之亦然。所以筆者並無打算給出一個直接的定論,人的世界觀就如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試圖用自己的主觀認知去否定他人只會讓自己看起來更加膚淺。因為世界真的很大,我們腦海裡所構築的世界觀不過只是威權、媒介和主觀意識共同作用下的產物罷了,如果世界對於我們而言失去了這些神祕性,豈不是太無聊了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