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加州旅館》,竟然是講魔鬼崇拜的歌曲!

作者:Shawn Chen
天來談談存在這地表上的一些被視為魔鬼崇拜的歌曲。這些歌曲一般耳熟能詳,且只要上個Youtube,馬上可搜尋到無數的轉貼或原曲的影片。不過在都市傳說中,這些歌曲在表面是耳熟能詳,但經過一些歐美人士的研究後,發現其實隱藏著惡魔的身影,這里就跟大家分享一下,老鷹合唱團的加州旅館,及齊柏林飛船的天堂的階梯。
老鷹合唱團於1977年發表縱橫搖滾樂界近40年的加州旅館,這首歌風靡於大街小巷,略有故事性的歌詞,以及蒼桑的曲目,只要學吉他的人或玩搖滾樂團,幾乎都會唱或演奏這首歌的演奏。不過加州旅館並不是在說旅館,而是在贊揚1966至1969年間,加州撒旦教堂的故事。這座教堂原本是基督教教堂,在荒廢後,被加州撒旦教教主安頓拉維(Anton la Vey)占據,成為加州撒旦教徒的聚集地,此人在當時,寫了一本撒旦聖經(Satanic Bible),撼動保守的美國社會。
圖片

據說老鷹合唱團成員是在一個叢林小木屋一起寫出這歌,當時屋外大風大雨,突然有一個惡魔的身影經過小木屋的窗外。作詞曲的三位團員費爾德、亨利、弗瑞,突然像著魔似地,瘋狂地彈唱及寫歌,連續數天沒有休息。直到詞曲完成後,三位團員像惡魔離開一樣,全數癱在地上。當經紀人找到他們時,發現所有人都意識不清,結果就是直接送去醫院治療。

整張專輯,除了在這首詞曲本身有惡魔的暗示外,在專輯的封面,也有諸多魔鬼的印記。在曲目書的內頁中,有一張是樂團在加州旅館裡(撒旦教堂)演奏的照片;仔細看就可以見到有一個人站在二樓正上方,冷眼看著眾人在狂歡,經過一些網站將原版圖片放大,可以見到這個人就是安頓拉維。這些專家不解的是,為甚麼老鷹合唱團這麼知名的樂團,會邀請安頓拉維一起入鏡,拍專輯圖片呢?

圖片

再仔細看這張圖片右後方,一個人形有著雙角,另一個人形簡直是惡魔的臉,如果不是戴面具,很難想象怎麼會出現有角的人及惡魔面孔的人;話說回來,沒有理由拍專輯封面時,會僅有兩個人帶著魔鬼的面具,要不就全戴,要不就只有僅有一到兩個人在拍攝場地,就他們戴面具而已;不會像這樣一群人中,只有兩個人帶。所以這些專家認為,是老鷹合唱團邀請安頓拉維一起入鏡,結果連魔鬼都來了。

圖片

無獨有偶,被視為搖滾樂神級團體之一的齊柏林飛船,在編寫天堂的階梯時,也放進了惡魔的印記。由吉米佩吉、羅伯普蘭特共同寫成的知名曲子,天堂的階梯,描述的是有位富有的女子,想透過金錢來買天堂的階梯的整個心路历程;當然有些人會認為這首歌寓意深遠,但有些人則認為是齊柏林飛船亂寫的歌,沒有甚麼意思。另外,歌詞內容的討論,過去有很多文章可以參考,所以不再贊述,這邊介紹比較不為人知的部分。

這首歌在1960年代發表,但在22年後,也就是1982年,有位美國的福音傳道者,保羅克羅曲,投訴媒體,當他倒過來播放這首歌時,聽到隱藏在崇拜撒旦的歌詞,他要求美國政府將這首歌列為禁歌。

他在媒體上公開播放這段歌詞,目前在Youtube上也可以搜尋得到這段:

「Here’s to my sweet Satan/The one whose little path would make me sad, whose power is Satan/He will give those with him 666/There was a little toolshed where he made us suffer, sad Satan.”(翻譯:我甜蜜的撒旦啊,你讓我在人生道路上,感到有些悲傷。撒旦將力量賜予我們,祂的666印記讓我痛苦萬分,可悲的撒旦。)」

當然美國政府調查以後,認為是無稽之談,連保羅本身都跳出來說,他沒那個閑功夫去做這種事。最可怕的是,據一些都市網站的留言顯示,當年齊柏林鼓手約翰邦翰暴斃時,第一個到現場的是他們的經紀人。當他抵達現場時,聽見約翰的呻吟聲,同時收音機正播放著倒過來的天堂的階梯,重複地播放著其中一段:「痛苦萬分……痛苦萬分。」他趕緊打電話給999。

警察與醫護人員到達後,發現約翰已死,但英國對於已死的人還是會進行急救。混亂一陣子後,警察跟醫護人員將約翰送走,在臨走前,經紀人說明剛才的經過。

「老兄,我看撒旦真的嚇壞你了。」警察聽了後,笑說:「收音機沒插電,怎可能播放音樂。」

經紀人愣了一會兒,警察拍拍他的肩膀說:「而且他已經死了一天,你有見過死人會呻吟的嗎?」

圖片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