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籠書生、仙蟲和鬼書童

書生

作者:蓬萊夜話

《鵝籠書生》

陽羨有個叫許彥的人,一天他在綏安趕山路的時候,遇到一個書生,年紀十七八歲左右,躺在路邊,說自己腳痛,請求進到許彥所背的鵝籠裡。

鵝籠這麼小,這麼可能裝得下一個人呢?許彥以為他在開玩笑,於是就答應了,書生竟然真的進到了鵝籠裡,奇怪的是,鵝籠並沒有變大,書生也沒有變小,書生與兩只鵝並坐,鵝也沒有受到驚嚇,許彥背著鵝籠行走,並不覺得比先前重。

當走到一棵樹下時,書生出了籠子,說很感謝許彥的幫助,想要請他吃飯,許彥同意了,書生便從口中吐出一銅盤來,上面擺放著珍饈佳餚,瓊漿玉液,兩人酒過三巡,書生說自己曾讓一個美貌女子跟隨自己,現在想要邀她來作陪,許彥說好。

書生便又從口中吐出一女子,大約十五六歲的樣子,衣著綺麗,容貌絕美,那女子坐了下來,陪兩人一起飲酒。

過了一會兒,書生醉倒了,女子對許彥說,自己雖然被迫與書生結為夫妻,但實則非常怨恨他,曾私自找了一男子,現在書生既然睡著了,想要喚他來,還請你不要洩露此事。

許彥答應了,女子隨即從口中吐出一個男子來,年齡有二十三四歲左右,看起來很聰穎可愛,彬彬有禮,與許彥寒暄交談。

沒過多久,書生想要醒來,女子見狀,從口中吐出一錦繡屏風,圍住書生,書生將女子攬入懷中,兩人又一起睡下。

外面的男子對許彥說,我雖然對這個女子有情,但也並非全心全意,也曾偷過一個女子,現在想要召她來相見,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祕密,不要洩露出去。

許彥說好,那男子便也從口中吐出來一個女子,大約二十歲左右,三人一起飲酒閑談了許久,忽然聽到書生有動靜,男子說,他們已經醒了,於是便把吐出來的女子又吞回了口中。

過了一會兒,屏風中的女子出來,說書生馬上就要起來了,然後將男子吞到口中,與許彥面對面坐下。

俄頃,書生出來後對許彥說,我這一覺睡的太久了,讓你一人獨坐,你應該很不高興吧!天色已經不早了,我也該走了。

他言罷,便將女子以及盛放酒菜的器皿等都吞入口中,唯獨留下了那個銅盤,對許彥說,沒有甚麼能贈送給你的,這個銅盤,就留給你當做回憶吧!

許彥後來做了蘭臺令史,將那個銅盤送給了侍中張散,張散見銅盤上有銘刻,寫的是制作於永平三年。

譯 ·《續齊諧記》

《仙蟲》

唐朝建中末年,書生何諷在集市上買到一卷發黃的破舊古書,讀的時候,在書中發現一綹頭髮卷,長有四寸左右,呈環狀首尾相連,將發卷剪斷,兩頭都有水滲出,足足流了一升有餘,用火燒發卷,也有毛發焦糊的味道。

何諷後來把這件事告訴了一個道人,道人嘆息說道:「你真是有仙緣,卻無仙命,遇到這種仙機卻不能成仙,真是讓人惋惜。」

道人告訴他,據《仙經》中所記載,書蟲如果三次吃掉書中的神仙兩字,則可化為此物,名叫脈望,夜裡用脈望印照天上正中間的那顆星星,便會有星使降臨,可向他求取仙丹,再用脈望中的水沖服,便可脫骨換胎,羽化成仙。

何諷回家後翻閱那本古書,找到被書蟲咬成空洞的地方,根據上下文的句意推斷,缺失的正是神仙兩字,他才相信了道人所言,後悔的放聲大哭起來。

譯 · 《酉陽雜俎》

《鬼書童》

冀州有個叫韓斌的書生,參加科考後皇榜高中,被安排到臨安做官,他赴任之後,一天外出,在集市上看有個小廝在賣瓜果,看上去有些眼熟,他不禁駐足仔細打量了小廝一番,心中一驚,忽的想起個人來。

他家中過去有個叫徐吉的僕人,就與這小廝長得一糢一樣,只是那徐吉早已在多年前病逝,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呢?

但這小廝與徐吉長得實在過於相像,甚至連臉上的疤痕都相同,若說是巧合,實在也說不過去,韓斌很是疑惑,想要弄個清楚,便上前詢問小廝的姓名。

那小廝見到韓斌,臉上露出驚喜的神情,說道:「公子,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你家的僕人徐吉啊!」

韓斌聽後雖早有預料,卻還是被嚇了一跳,驚詫說道:「你當真是徐吉?你不是死了嗎?又怎會出現在這兒呢?」

徐吉說自己確實已經死了,現在是以鬼身生活在陽間。

韓斌非常驚訝,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徐吉見此說道:「這又有甚麼好奇怪的呢?不光是我,這世上有許多『人』都不是人,他們都和我一樣是鬼。」

然後徐吉便指著街道上一個穿金戴銀的商賈,又指著一個乘轎路過的官員,說他們都和我一樣,是隱匿在人群中的鬼,只是人們分辨不出來罷了。

「就連公子你的書童,他也是一個鬼!」

韓斌聽後難以置信,說書童打小就跟隨我,怎麼可能是鬼呢?

徐吉告訴韓斌,那個書童早在六七年前就已經溺水身亡了,只是死去之事不為人所知,所以可以繼續跟隨在公子身旁,而不至於讓人們懼怕,只是人鬼殊途,陰陽互克,長此以往,怕是與人不利。

韓斌將信將疑,徐吉又說道:「我們鬼是最怕鹽的,若不小心碰觸到鹽,便會形體消散,許久才能恢複過來,公子若是不信,可以將鹽撒在他身上,一試便知。」

韓斌見徐吉說的不似有假,心裡已然信了三分,他回到家,偷偷抓了把鹽在手中,開玩笑似的對書童說道:「我聽說你並不是人,而是只鬼,這是真的嗎?」

書童聽後頓時臉色大變,說公子這是聽誰說的?不要開這種玩笑。

韓斌說這是已死的僕人徐吉告訴我的,他還說鬼最怕鹽,碰到鹽後便會現出原形來,說罷,韓斌便將鹽撒在他的身上,只聽他一聲驚叫,忽然發出如錦緞撕裂般的聲音,身子漸漸變成一團黑氣消失了。

韓斌這時才終於相信書童是個鬼了,當天夜裡,他做了個夢,夢到書童來給他道別,言辭間充滿歉意,韓斌說自己只是想要知道他是人是鬼,別無他意,並一再挽留他留下來。

書童拒絕了,說既然自己是鬼的事情已然暴露,不便再留下來,他給韓斌道別,說了些珍重的話後,便離開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