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有哪些關於「巨人」的傳說?

巨人

文:蟲離先生

西方神話常見巨人形象,從古希臘的泰坦,北歐巨人族,再到近世魔幻作品,巨人作為神之子、種族以及物種出現。

上圖:古希臘神話的百臂巨人,幫助宙斯擊敗泰坦族

奧林匹斯眾神同泰坦(右)的戰爭中,宙斯從黑暗之淵塔爾塔洛斯釋放出獨眼巨人(左)

 

近世,去神化的巨人,常常作為古老種族或物種出現於西方文學、影視、游戲作品。體型遠不及神話時代龐大,且往往智力遜於人類。某些作品中,它們喜歡與猛獁為伴。

在中國,巨人也大抵經历了由神到人,再到怪物的嬗變。

一.神之篇

 

創世神盤古可能是有史以來地位最高的超級巨人。

盤古的來历,是中國神話研究領域一個謎題,盤古神話似乎是突然出現的。

有些觀點認為,盤古起源於南方瑤族、苗族、黎族、畲族等「盤瓠」[hù]傳說。兩者音近,但形象天差地遠。為了澄清二者的關系,首先簡單了解一下盤瓠。

按照《風俗通義》、《後漢書·南蠻傳》、《搜神記》的說法,上古五帝之一的帝嚳(即《山海經》帝俊、堯的父親)時代,盧戎(一說犬戎)進犯,中原部落不能頡頏。帝嚳募天下勇士,定下賞格:有能取敵帥首級者,賞黃金千鎰,封邑萬戶,並以小女兒許配。戰事激烈,敵帥巋然不動。忽一日,一條狗銜著顆人頭來到帝嚳面前,帝嚳一看,正是敵帥首級。這條狗來历也頗奇特,王宮裡有個老婦人(或說王後)害耳病,醫生從她耳朵裡挖出一條長長的金色蟲子,放在瓠(葫蘆)裡,用盤子蓋著,那蟲子就變成了狗,被帝嚳養在身邊。於是帝嚳的寵物狗娶了小女兒,一起去了南山隱居,繁衍的後代自相婚配,不與中原人來往,他們的後代形成獨立種群,被稱為「蠻夷」。

這是個帶有歧視意味的神話,盤瓠神(犬神)確為一些民族崇拜的圖騰,但今天我們看到的盤瓠故事,很可能是當時的漢人吸收了其神話後的改編版本。

所以盤瓠是狗神,跟巨人八竿子打不著。

創世神「盤古」的傳說,最早見於三國吳人徐整的《三五历紀》,內容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天地如雞子,盤古生其中,萬八千歲,開天辟地」。有觀點認為,徐整在吳,比較方便接觸南方神話,吸收盤瓠創造了盤古。然而吸收一個狗神,創造出巨人,況且兩者故事情節沒有丁點相似,徐整的腦回路要長成甚麼樣子才能幹出這事,此說勉強之極矣。

不過盤古神話還是極有可能起源於少數民族。有些民族的創世神確為巨人,比如傣族「英叭神」、仡佬族的「那約、由祿」。傣族創世神話比較重口,據史詩《巴塔麻嘎捧尚羅》說,地球是創世大神英叭身上搓下的一粒泥球……剛剛洗完澡的我,意識到或許不經意間竟然毀滅了無數星球,罪孽感久久不能退卻。

 

南朝梁任昉在《述異記》裡記錄了當時廣西的一些盤古遺跡:

今南海有盤古氏墓,亙三百餘裡。俗雲後人追葬盤古之魂也。桂林有盤古氏廟,今人祝祀。

所以不排除南方原始神話,同時存在狗神盤瓠和巨人盤古兩位神,或許「盤古」之名仿自盤瓠。隨著東吳向百越地區拓展,盤古神話作為百越文化的一部分傳入吳地。盤古的神話關涉「創世」,不分民族,具有普遍性,同時針對宇宙起源給出了答案,於是被包括漢族在內的各民族廣泛接受。

《三五历紀》明確提到了盤古的身高:

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萬八千歲,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

盤古每天長高一丈,如此長了一萬八千年,那麼盤古高6570000丈。東漢1丈≈2.38米,西晉1丈≈2.42米,我們取折衷的2.4米/丈計算,則盤古實際身高有15768千米。眾所周知,地球直徑為12756千米,以此作為參照,盤古的體型可想而知。

 

盤古自出生起就開始工作,義務勞動一萬八千年,不食不寢,至死方休,堪稱中華第一偉大神祇。盤古是自然崇拜和英雄崇拜的結合體,自然無私,英雄無畏。與盤古相比,私有制社會出現的那些斤斤計較、藐視凡俗的人形神靈簡直卑微到渣。

盤古以後,中國神話、志怪於塑造巨人的熱情似乎有所減退。中國神話具有零散性,神話之間關聯性弱。巨人傳說也繼承了這種現象,古籍偶見巨人遺蹤,也多驚鴻一現,倏忽而亡。

古老遙遠的華胥國,有一片湖沼,叫作「雷澤」。《山海經·海內東經》說,雷澤有雷神,龍身人首。雷澤怪物出沒,恐怕平日人跡少履。然而有個人類少女,不知道是因為一次別出心裁的旅行,還是迫不得已的迷路,闖入到了雷澤之域。在這片人跡罕至的荒蕪之沼,她發現了一個巨大的腳印。

上圖:徐克《狄仁傑之巨靈掌》概念海報

那腳印究竟有多大已不可考,少女好奇心起,站到了巨人腳印裡嘖嘖稱奇……然後就懷孕了。

逛個景點也被強行懷孕,意外懷孕真是防不勝防。

從少女後來生下孩子的形貌來看,腳印很有可能是人身龍首的雷神留下的——嬰孩上半身是人,自腰以下卻是蛇尾,繼承了雷神基因,這孩子就是三皇之一的伏羲。

但那少女究竟是在腳印裡站了站就懷了孕,還是其間發生了甚麼事情,卻被雷神抹除了記憶,現有文獻不足以確證。

所以,原始神靈大抵有兩種性質,一種因人類尊敬封神,一種因人類恐懼封神,比如後世的五通神(淫魔)就是典例。

說到巨人蹤跡,今天華山上確有「巨靈足」、「仙掌崖」,傳為巨人足印和手印。這兩處鬼斧神工的來历,《水經註》中可見端倪:

華岳本一山當河,河水過而曲行,河神巨靈,手蕩腳蹋,開而為兩,今掌足之跡仍存。

在這則傳說裡,華山的位置原本阻遏黃河,多發水患。巨靈神力劈華山,把劈開後的一半華山一腳踹開老遠,使黃河可以自中間通行,被他踹出去的那一半就是「少華山」。

華山這輩子真是沒少挨劈。

上圖:華山「仙掌崖」

巨靈神以力量著稱,從他留在華山上的手印看,也是一尊體型龐大的巨神無疑。《遁甲開山圖》、《西京賦》等認為巨靈是黃河主神,與元氣同生,得坤元之道,能造山川,出江河,屬於地系的神仙,借大地之力創造、移換山河,法力不可謂不高。卻在《西游記》裡被猴子一棒崩斷宣花大斧,險些遭李靖斬首。

一部《西游記》,成就多少妖魔,毀了多少神仙。

盤古之後,又出現了兩個巨人,屹立於大荒東南,巋然不動。這是一對夫婦,他們直挺挺站著,卻並不是為了開天辟地,而是在執行天罰。仿寫《山海經》的神話集《神異經》說:

東南隅大荒之中有樸父焉。夫婦並高千裡,腹圍百輔(百輔,圍千裡也)。天初立時,使夫妻導開百川,懶不用意,謫其夫妻並立東南,男露其勢,女彰其殺,氣息如人,不畏寒暑,不飲不食。須黃河清,當複更使其夫妻導百川。

大洪水時代,這對身份不明的巨人夫婦被某神指派疏浚江河,開瀆治水。但二人惰政懶政,瀆職不為,被裸體罰站,且不得飲食。需待黃河澄清,才有機會回到工作崗位上。古人說「俟河之清」,黃河水變清對他們而言基本相當於「遙遙無期」了。這二位巨人身高達到千裡(超過40萬米),以這樣的身高疏通河道,根本不能稱作體力勞動,而是以精密工程計了。但兩人過於肥胖,如上文所言,其腰圍與身高相等。要這二位憋著大肚子趴在地上,像摳瓷磚縫一樣清理河道壅塞,的確是件苦差事。

巨人挨餓千年而不死,可見已超出普通生物範疇,具有神性,確切應叫「巨神」。下面羅列的,才是真正的巨人。

二.人之篇

上文巨神罰站處附近,《山海經·大荒東經》說有一個巨人國度,在東海之外,大荒之中,波穀山裡。目擊者途徑此地之時,剛好望見一個巨人蹲在山崖上,張開雙臂擁抱海風。《淮南子·時則訓》也說在北韓以東存在巨人國。看來東海巨人國,是很多神話的共識。

《山海經》多處提到巨人國。《海外東經》說,?[jiē]丘以北有巨人國;還有一處在《大荒北經》裡出現,此處的巨人多姓厘,以大黃米(糜子)為食。關於這幾個國度,《山海經》敘述從簡,我們不容易探聽到更多資訊。不過《列子》提供了一條線索,《湯問》篇記錄了遠古時代,疑似東海波穀山巨人族參與的「東海釣鰲」事件。

《列子·湯問》篇稱該巨人國叫「龍伯國」,其族人體型極巨。有個巨人涉水進入海洋深處,海水只能沒其腳背。這巨人背著釣竿,打算釣幾尾巨鯨怪魚打打牙祭,他來到一個叫「歸墟」的地方。

歸墟是一條無底之壑,在東海極東之地。九野之水、天漢之流,普天下的水系最終全部歸於此處,如同黑洞一般,是大海的海眼。左近多有海怪出沒,其中包括長達千裡的巨蟹。巨人此次出海,就是為尋覓這種美食而來。然而釣餌垂下,巨蟹沒有釣到,卻釣起六只巨龜。巨人覺得龜湯也不錯,不問情由,拎了烏龜就走,由此引出一場仙界浩劫。

東海上原有五座仙山:岱輿、員嶠、方壺、瀛洲、蓬萊。五山浮於海上,沒有山根,天帝擔心仙山亂漂,遂調十五只巨鰲,分作三班,六萬年一替,輪流背負仙山。山高三萬裡,但在巨人眼裡,與尋常石頭無異。他把烏龜帶回家,扒了龜甲卜筮,神龜慘死,五座仙山失了依附,再度陷入洋流,其中岱輿、員嶠二山流落北極沉沒,眾仙無家可歸,游蕩海上。此事觸怒天帝,他不反思當年沒在海裡立一塊「禁止垂釣」牌子的失算,徑將罪過全部歸於龍伯人,削其國土,縮其身高,到三皇時代,龍伯人已被縮到只有十幾丈高。

《山海經》記錄者在東海目擊的巨人,應該就是縮小後的龍伯人。

五仙山只餘方壺、瀛洲、蓬萊三座。後來,有仙人不慎洩密,仙山傳說漸為凡人所知。於是,仙山的不死藥、不死術、不死草成了人間帝王朝思暮想最惦記的東西。秦始皇好仙術已經不是祕密,天上地下,人神共知。東晉王嘉的《拾遺記》記載了一件讓人浮想聯翩的事情:

始皇好神仙之事。有宛渠之民,乘螺舟至。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淪波舟』。其國人長十丈,編鳥獸之毛以蔽形。始皇語及天地初開之時,了如親睹……曰:『……坐見天地之外事。臣國在鹹池日沒之所九萬裡,以萬歲為一日。俗多陰霧,遇其晴日,則天豁然雲裂,耿若江漢。則有玄龍黑鳳,翻翔而下。』

秦始皇接見了一批乘著潛艇來訪的巨人,這些身高達到23米(秦代1丈≈2.31米)的巨人顯然掌握著比大秦帝國先進數千年的技術,除潛艇之外,尚擁有性能出色的飛行器和天文望遠鏡,而且可能保留有生命誕生之前地球環境的影像資料,所以「語及天地初開之時,乃如親睹」。無論他們是神族遺民、史前文明還是外星來客,「宛渠之民」在中國傳說裡只有這麼匆匆一現。這些巨人或者與五帝末期,曾長期懸停在海上空中的飛船「貫月槎」有所聯繫,但缺乏證據支持。

東海巨人國的傳說,到了唐宋時期,越發詳細具體,唐人甚至大約確定了巨人國的位置,在北韓半島以東、日本以西的滄海之中。牛肅的《紀聞》記載道:

新羅國,東南與日本鄰,東與長人國接。長人身三丈,鋸牙鉤爪,不火食,逐禽獸而食之,時亦食人。裸其軀,黑毛覆之。

一個茹毛飲血的食人族,其人身高能達到9米左右,的是龐然巨物。

唐末宰相鄭畋幼年喪父,得神策軍中尉西門思恭撫養。後西門思恭遷神策六軍使,出使新羅(北韓),遇風浪迷途,船舸泊於一無名島,似有人類活動痕跡,遂登島四視。忽見一巨人,高達五丈有餘(15米),咆哮而來,聲如雷震。眾水手癱軟如泥,巨人看見西門思恭,大感興味,仿佛看見甚麼好玩的物事一般,一把拎起,大步而去。須臾,至一岩洞,婦孺鹹有,皆是巨人。整個巨人部落齊來圍觀,有身材較矮的孩童巨人試圖伸手玩弄,被大人喝止。巨人掘土成坑,將西門思恭置於其中。是夜,西門思恭奮力爬出,狂奔向海岸,剛剛上船,日間那巨人銜尾已追至,巨手攀住船舷,強行向岸上拖拽,西門思恭大喝一聲,揮刀疾劈,斷其三指,巨人哀嚎退卻。那船再也不敢輕易靠岸,在海上漂泊多日,才回到中土。三枚粗如房梁的巨人手指,均上漆存入皇庫。黃巢軍攻入長安後,失其所在。

宋人洪邁的鴻篇巨著《夷堅志》也有類似記載,只是巨人島位置來到了東南黃海和南海,同樣是海上迷霧四起,羅盤無用,迷失航道而流落荒島遇見巨人,情節相仿,不再贅述。

說到巨人部族,最為國人熟知的,非誇父一族莫屬。

誇父首見於《山海經》: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載天。有人,珥兩黃蛇,把兩黃蛇,名曰誇父。後土生信,信生誇父。誇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於禺穀。將飲河而不足也,將走大澤,未至,死於此。應龍已殺蚩尤,又殺誇父,乃去南方處之,故南方多雨。

上文中,誇父死了兩次,一次是「不自量力」去追太陽,生生渴死了;另一次則為應龍所殺。一個人是不能死兩次的,沒有證據表明誇父先死於追日,被蚩尤複活後又死於應龍,所以,追日而死的是一個誇父,戰應龍不勝而死的是另一個(群)誇父。

誇父追日這件事,是巨人智力低下的體現。《山海經》一貫述而不作,卻在寫誇父追日時,毫不客氣的給出了「不量力」的評語,代表了時人觀點。

實際上,在中國神話體系裡,誇父是站反派陣營的。《山海經》說他們死於應龍,那麼極有可能在黃帝、蚩尤之戰中,誇父與蚩尤結成聯盟迎戰應龍。當然也不排除誇父族與應龍存在私人恩怨,被應龍滅族的可能,比如誇父為了追太陽,喝得黃河、渭水斷流,而應龍恰恰是蓄水神獸,好容易攢點水給這廝喝光了,雷霆震怒,屠了誇父全族。無論如何,應龍有華夏之祖軒轅黃帝作靠山,況且黃帝欠它天大的人情(為了幫黃帝打仗,永生無法返回天界),所以滅個族甚麼的,黃帝不忍加罪,華夏子民也不忍苛責。

上圖:背著純淨水制造設備全國游走的應龍(點擊可看大圖)

巨人作為「反派」與神對抗,在北歐神話、古希臘神話裡相當常見,或許是遠古人類對抗某類巨大人形生物的寫照。

西方巨人兇殘好戰,中國卻往往視巨人為「蠢笨」者,要麼智力有問題,要麼辦事不力,除誇父和罰站的巨人夫婦外,大禹曾斬殺一個巨人。史稱此人「防風氏」,是大禹下屬部落首領。大禹在會稽山大會諸侯,防風氏遲到,被大禹殺而暴屍。春秋時,吳伐越,在會稽山挖到一具骸骨,其一節骨頭就足以裝滿整輛車。孔子認為這就是防風氏的遺骸。此事多見於正史,《史記》、《國語》、《竹書記年》均有錄。宋代的《東萊博議》指出,防風氏「身橫九畝」,合身躺下,有九畝地那麼大。

一些觀點認為,防風氏的後代族人,一直到春秋時代尚存,今多呼為「長狄」。從「狄」字上可見其與華夏族之別,應為狄人旁支。長狄是真實存在的巨人族,奈何身處四戰之地,曾進犯齊、魯、衞等國,約在公元前6世紀被聯合剿滅。長狄一族幸存者命運如何,史書不著,或許與其他族人通婚,漸漸融合,或許遠走邊荒。秦始皇二十六年,有十二個巨人出現在甘肅臨洮,身高五丈,皆衣狄服。始皇遂收天下兵器,聚於鹹陽,鑄十二金人以像之。沒有人知道這十二個巨人是甚麼來頭,從其服制推測,或許與長狄人有關,又或者與新疆的「昆崗巨人」有關。資料不足,難以考證。

與族群化相比,中國傳說裡提到的巨人,更多是獨立出現,零散分布的。

前文敘說秦始皇接見外星巨人的那部東晉的《王子年拾遺記》頗鐘愛巨人目擊事件。公元前6世紀中期,(東周)周靈王營建昆陽臺,有個叫「渠胥」的國家遣使來賀,賀禮包括一尊五尺高的玉駱駝(1米左右),一盞六尺高的琥珀鳳凰,以及一枚「火齊鏡」。玉駱駝、琥珀鳳凰雖價值連城,但那火齊鏡才堪稱異寶,邪異之極。火齊鏡完全不受黑暗影嚮,無論有光無光,都能照映成像,似乎自帶掃描成像功能。更詭異的是,你對著鏡子說話,鏡子裡的你居然會跟你聊天……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之一,莫過於夜深人靜,攬鏡自照,卻發現「鏡中你,不是你」。渠胥國送禮的使臣,名叫韓房,此人身長一丈,垂發至膝。這裡的「一丈」,若按王嘉的東晉尺度計,則有2.45米左右,按照東周大尺,也要達到2.3米左右。在那個時代,亦足稱巨人。這位韓房樣貌古怪,更有異能,於兩掌心塗抹朱砂,張手作日月盈缺狀,則掌心射出光芒,能破黑暗百步,周人視之為神。

名不見經傳的渠胥國,看來是個魔法國度。

像韓房這樣拉風、受人崇拜的巨人並不多見。大多數巨人,如同今天「野人」一樣,出沒於山林。

陶淵明《搜神後記》說,東晉孝武帝在位時,有個安徽宣城人進山採茶,忽見一人身高丈餘,遍體皆毛,自山北如飛而來。採茶人嚇得動彈不得,自忖必死。那巨人來到面前,咧開一張大嘴直笑,抓住採茶人的手臂滿山飛奔,採茶人叫苦不迭,不知要被這怪物摔死還是拖回洞府吃掉。轉過一個山角,眼前豁然開朗,只見一大片茶樹,鬱鬱蔥蔥,嫩葉剛剛抽芽。那巨人轉身便不見了,須臾複回,採茶人心中惴惴,巨人卻抱了一堆桔子放在採茶人面前,咧著大嘴又笑了笑,攀山越澗而去。

這是個善良的巨人,或許還是個茶道中人,但不是每個巨人目擊者都能像採茶人般幸運,《聊齋志異·大人》就是一則山遇食人巨人的故事:

長山李斯義,康熙二十七年進士。有一次,他在去往山東青州的路上,碰到七個人,操著河北口音,惶惶如喪家之犬,且人人兩腮上各洞穿一孔,糢樣怪異。李斯義便同幾人聊起來。

原來,這是一隊商人,去年結伴往雲南採購貨物,誤入大山之中。至夜,四外漆黑,更不能辨路,遂不得出,乃解鞍歇馬,倚著大樹休息。夜深了,山中蚊蟲叮咬,虎嘯梟啼,次第鳴嚮,眾人栗栗不敢睡。

忽然,萬籟俱寂。月光下,但見樹葉劇晃,鑽出一個巨人,高近4米。眾人惕息伏地,巨人首先看見了馬匹,一把抓住,咬斷馬頸,生吃起馬肉來,須臾,七匹馬全部吃盡。繼而折了條長長的樹枝,將眾人一個個拎起來,穿了腮串成一串,拖著就走。那樹枝不甚粗,吃不住七個人的重量,發出咔咔聲,巨人恐樹枝崩斷,便曲其兩端,搬巨石壓著,徑自去了。眾人忙用佩刀斫斷樹枝,負痛狂逃。忽有人低呼一聲,招呼大家躲起來,剛剛鑽進灌木叢裡藏好,那巨人引著個更高大的巨人來了。兩巨人不見了七個獵物,四處逡巡找了半天,後來的巨人突然咆哮起來一巴掌摑在先前巨人臉上,先前巨人低著頭,不敢相抗。待了一會,巨人俱去。眾人倉皇而出,也不管方向,瞎跑了許久,遙遙望見一處山頭有微微燈光,原來是座石屋,一男子獨居其中。眾人如見親人,聲淚俱下講述險死還生的經历,那男子嘆道:「此物殊可恨,然我也不能制,且待舍妹歸來,諸位可訴之。」

少頃,石門洞開,闖進一個少女,雙肩各扛著一件巨物,進門往地上一扔,眾人定睛看去,無不倒吸一口涼氣,原來是兩頭虎屍。那少女撣了撣身上灰土,奇道:「咦?有客人啊?還好今天收獲不錯,晚飯夠吃的。」眾人方知這少女竟有伏虎神力,於是又訴說為巨人所傷之事,少女大怒道:「兩個怪物竟敢為惡至此!今日需容它不得!哥哥!你款待客人,我去去就來!」從臥房取出一柄大銅錘,眾人看那銅錘的個頭,恐怕不下五六百斤。昔《說唐》第一條好漢,天下無敵李元霸手裡鐵錘,也止四百斤而已,這少女是甚麼來頭?少女提錘出門,男子便剝虎皮,割虎肉煮了待客。肉尚未熟,少女已回,腋下夾著一長物,兀自滴血不止,道:「怪物狡猾,一味逃跑,被我拗斷一根手指,可惜跟丟了。」虎肉煮熟,眾人臉痛不敢吃,少女遂取金瘡藥敷之,隨即止疼止血,眾人稱謝不已。翌日,少女親自護送眾人到昨夜逢巨人處取回行李,又引導眾人出山,行經一處,見石窪裡鮮血盈盆,少女道:「此為昨夜搏鬥處。」眾人驚懼,一直到出了山,再未遇險,少女自回山而去。

三.怪之篇

少年時讀《蜀山劍俠傳》,印象最深的不是清一色開著主角光環怎麼作都不會死的峨眉劍俠,而是反派中吃人內髒的綠袍老祖,以及一尊巨大的人形怪物。

李英瓊初得紫郢劍,在深山裡遭遇兩個龐然巨怪,書中寫道:

正想之間,那人已走向這邊山上,果然高大異常,那高約數丈的大樹,只齊它胸前。英瓊不禁叫了一聲「噯呀」,嚇得幾乎失手墜了下去。再看那巨人時,竟朝石洞這面走來,那沿路大可數抱的參天古樹,礙著一些腳步的,便被它隨手一拔,就連根拔起,拉倒道旁。英瓊才明白昨日路旁連根拔倒的那些大樹,便是這個怪物所為。

《蜀山》解釋說,這個巨怪是「山魈」。還珠樓主應該參考了《聊齋志異·山魈》中怪物的形象,描畫成巨人糢樣。但山魈這種怪物究竟是甚麼,历來多有聚訟,對其形象狀述也差別較大。有些觀點認為,《山海經》提到的「贛巨人」就是山魈,《山海經·海內經》:

南方有贛巨人,人面長臂,黑身有毛,反踵。見人笑亦笑,脣蔽其面,因即逃也。

《山海經》的權威註釋者郭璞考證說,贛巨人實際上是狒狒,也叫「山都」,不過此說在近世遭到質疑,指贛巨人的習性作風與狒狒不同。

由於相信動植物成精後都能幻化人形,故志怪中人形怪物極多。

唐人裴鉶的《傳奇》寫槐樹以巨人形態游走,並指點一老翁拜得地仙鮑靚為師,詳見之前的文章「玉笛仙洞庭飛龍」。《宣室志》也有類似事件:

交城縣南十數裡,常夜有怪見於人,多悸而病且死焉。裡人患之久矣。其後裡中人有執弧矢夜行者,縣南見一魁然若巨人狀,衣朱衣,以皂中蒙其首,緩步而來,欹偃若其醉者。 裡人懼,即引滿而發,果中焉,其怪遂退。裡人懼少解,即北走至旅舍,且語其事。明日, 抵縣城。見郭之西丹桂,有一矢貫其上,果裡人之矢。取之以歸,鏃有血甚多。白於縣令, 令命焚之。由是縣南無患。

有人負弓矢夜行,遇巨怪,張弓射之。次日,在城郭之西一株丹桂上找到了自己的箭,箭鏃並有血跡。

清代,也有夜行人目擊不明來历的巨型怪物:

易郡人吳可久,嘗宵行驛路中,循表道之樹,徒步而疾行。時正月明,見前有白光矗立,搖搖動蕩,仿佛雲影徘徊。遠觀之,亦不甚悉。有頃至前,則非雲氣,實一巨人,白衣褲,長與樹杪等,往來蹀躞。路闊可並馳三軍,其人跬步越之,似無餘地。乃大駭,懼不敢前。初猶俟其去而後行,久之,其踱如故,且兩袂綦寬,累累然有物蠕動,漸作鬼聲。遂不敢複立,反身就故道,另覓曲徑而歸,竟亦無恙。

 

怪物幻化成巨人,實際上已不屬於本文敘述的範疇,故只少取幾例,略表巨人形象嬗變過程。精怪本體的詳情,將各歸其專題,來日有專篇探究。當然,本文也只是管窺,於巨人世界揭示一角,更多關於巨人的傳說故事,未來還將不斷奉上。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