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災和最強惡魔——天狗傳說

天狗傳說

文:蟲離先生

一.暗夜大唐

公元646年,大唐貞觀十七年,正月十七。

朱雀大街殘雪历历,曲江池堅冰淩淩。

元夕的花燈尚未撤去,巷子裡似乎還回蕩著春節的笑語,一片看不見的陰霾,卻已悄然籠罩了長安城。

一代名相、封鄭國公、被太宗稱為「天子之鏡」的魏徵在這天與世長辭,帝王廢朝,滿城哀慟。

沒有人知道,魏徵的謝世,只是暗夜伊始。

三月,太宗第五子齊王謀反,被下屬生擒執送長安,賜死於太極宮。

四月,太子不堪奪嫡壓力而謀反,欲稱病騙取太宗探視,乘機逼宮,事洩,貶為庶人,隔年客死他鄉。大將侯君集、太宗七弟漢王李元昌牽連其中,同被賜死。

當月,大唐正式對高麗宣戰,兩年後,戰神李世民禦駕親徵的王師卻悒悒而返,徒然將萬千華夏戰魂葬送在了遼東的風雪中。

巨變迭起,朝野震動。

縱然生活在史上最著名的治世,但在貞觀十七年,百姓,尤其是長安百姓,卻毫無安全感,他們察覺到了帝國中心的暗流湧動。

就在這年七月,一個神祕預言,在高度緊張的長安城引爆了海嘯般的大規糢恐慌,讓大唐帝都的神經險些徹底繃斷而失控。

預言只有短短一句話:

上遣棖棖取人心肝,以祠天狗。

天狗傳說

二.邪魔降世

理解這句話,只需弄懂三個詞:

上,指皇上。

棖棖,是傳說中擅長挖人心髒肝髒的鐵爪惡魔。

祠,就是祭祀。

所以,在一千三百多年前的那個夏日,長安人聽到的傳聞是:朝廷將出動喪屍部隊,到民間挖取活人器官,以祭祀天狗。

在資訊閉塞、鬼神信仰發達而多樣的時代,在神經高度緊張、朝廷頻頻生變的歲月,這樣的流言,足以摧毀絕大多數理智,點燃一個城市的暴動火燄。

長安城陷入一片驚惶,街衢無人,市肆蕭然,離城走避者不計其數,家家戶戶加固房門窗牖,夜不敢眠,唯恐持有皇命的惡魔突然破門而入,在他們面前抓碎親人的胸骨,拽出血淋淋的心髒。

李世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調用全城武裝和宣傳力量,才平息下這次惡劣的謠言事件。但是天狗的恐怖,還將纏繞人間千百年。

那麼,在中國,天狗究竟是甚麼?

關於天狗,有載可查的最早記錄,出自《山海經·西山經》:

陰山……濁穀之水出焉……有獸,曰天狗,其狀如貍而白首,其音如榴榴,可以禦兇。

長得像貓,頭白色,叫聲奇怪的野獸,而且有抵禦兇邪的魔法盾,是祥瑞之獸。

瑞獸當然不可怕,但是,《山海經》的一樁詭異之處在於,許多傳說與其他典籍的記載相比,恰好是相反的。

到了《史記》,天狗不再是走獸,它是未知宇宙中來自異空間的強大邪物,當它如同火流星般降臨地球時,會釋放出沖天大火,千裡之內,必遭戰亂荼毒:

狀如大奔星,有聲。其下止地,類狗。所墮及,望之,如火光,炎炎沖天,千裡破軍殺將。

中國古代對慧星、流星一向好感不多,像「蚩尤旗」、「枉矢」皆是這類邪物、兇兆例子。天狗也是一樣,某種不同尋常的天外來物,墜落地上,如同熊熊燃燒的巨大魔犬,本身已經足夠猙獰恐怖,而且占星師相信,此物出世,會食盡一方血肉,左近必遭奇禍。

《史記》以降,史書、天文、卜筮類書籍對於天狗的記錄不可計數,除了流星形態,天狗還能以恆星狀、雲狀、黑白赤色氣狀、電光狀出現,明滅潛昂,變幻萬端,人之不測。但無論以何種狀態現身,所有記載的結尾,總是指向同一種結局:

天狗所墜,下有伏屍流血——《宋書》
其下殺萬人——《錦裡耆舊傳》
血食人間五千日——《七修類稿》

天文數術宗師張衡也警告世人當心天狗懸天,天狗出,則「人相食,大兇」。

明朝萬历十六年九月,帝國西南方有異象,紅白之氣如龍如犬,橫跨天際,光芒掃落地面,從人眼前略過,人皆驚倒,良久方滅。有識者指出,這就是《史記》說的天狗。次年千裡大旱,無以為食,又爆發大疫,死者無算,邨鎮為之一空。

天狗不是妖怪,它不會走門串巷逐戶逐家吃人,它更像「魔」一般的存在,施展通天邪術,更改人間氣數,挑動戰爭;顛倒陰陽,影嚮氣候,引發大災荒。待到饑饉薦臻,赤地千裡,便可以吸食無數生魂血肉。荼毒範圍既廣,時間又長,殺人無數,這就是所謂的「血食人間」。

天狗的力量,不是「死亡」,而是「滅亡」。它的兇厲強大,幾乎完勝其他任何妖物。與此相比,吞噬月亮再吐出來這種行徑,實在不算甚麼邪惡了。

就在距唐代不遠,大隋開皇十九年,隋王朝與突厥鬥,突厥軍營夜見赤虹經天,光照數百裡,有天狗墜營中,其聲如雷,血雨三天,軍心大驚。這是見載於《隋書》《北史》之事,目擊者極多,天狗傳說,越發甚囂塵上。種種超自然異象和恐怖的結果屢屢對應,加上官方的承認,無需江湖術士多做渲染,大唐百姓已經對「天狗為禍」深信不疑。

每有災異,百姓們往往聯想到王朝失政、天子失德,認為是上天降罰。但是百姓無力應對天罰,改變失德失政的現狀,只好求諸於巫術。隋滅陳之前,陳國就流行著取人心肝祭祀天狗,企望魔神息怒的黑暗儀式,殘忍血腥,必定給人們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前後不到一個世紀時間,這樣的黑巫術大約也流傳了下來,持續著駭人聽聞的沖擊。所以,當朝廷出現動蕩,貞觀年間那首席卷長安的謠言,突然顯得格外真實。飽經戰亂摧殘的百姓們,似乎看到了站在丹墀之上的帝王為了平息天怒,不惜用遍取無數活人心肝,祭祀邪魔的地獄畫卷。

三.東瀛妖影

在中國,天狗還有幾種奇怪的所指,應屬「同名異物」情況。

比如《酉陽雜俎》說:

龍王身光曰憂流迦,此言天狗。

龍王帶著光芒越過天空時,會被認為是天狗(憂流迦,印度的流星),這裡是把行經高空的發光物體都當成天狗了。

《爾雅》說:

鴗,天狗。

鴗[lì],就是翠鳥,也被當成天狗。

無論哪種天狗,既然有個「天」字,一定是會飛的。日本的天狗同樣會飛。

日本人最早說得天狗,也是流星一類的東西。

隋煬帝大業年間,一個叫僧旻[mín]的學問僧(日本遣唐僧人)隨同外交官小野妹子(是個男人)來華求法,駐留中國二十四年,親身經历了朝代更替,見證了王朝衰敗,帝國崛起。他耳濡目染,孜孜汲汲,吸收到不少中華文化,所學除佛經外,尚涉及儒家經典、讖緯玄學,對於遍載於正史的天狗傳說,僧旻同樣了然於胸。

回國之後,公元637年,也就是舒明天皇九年,有大流星帶著雷霆之聲,自東向西墜落。日本最早的正史《日本書紀》記錄了這次事件,同時記錄了僧旻的一句解釋,這位學問深湛,被奉若神明的得道高僧徐徐睜開雙目,說道:

非流星也,是天狗也。

那是「天狗」第一次出現在日本文字裡。

當人們接下來問起僧旻,何謂天狗時,這位熟知中華掌故的僧人,大概會引用中國的星象占語,「有戰流血,其君失地,王者徙都邑」,一場大變無可避免。

數年後,日本宮廷發生「乙巳之變」,淩制天皇的權臣「蘇我氏」遭到誅夷,老天皇讓位,新天皇遷都大阪,發起政治改革,成為日本历史重大轉折,這就是「大化改新」。

流血,失位,遷都,三句讖語,句句應驗。

日本人第一次見識到了天狗改朝易代,乃至永恆改變國運的巨大威力。但是天狗在日本,並沒有一直維持中國天狗那樣虛無莫測、不見其實體的狀態,隨著佛教興起,日本的天狗漸漸具象化了。

天狗變成了出沒於深山的一種會飛的妖怪,似乎是流星天狗墜落後變化的形態。由於僧人也常常在山中修行,天狗和僧侶屢有沖突。

平安時代末期(約中國北宋)成書的《今昔物語》收錄了大量僧人鬥法天狗的傳說。

一些修為不足的僧人,敵不過天狗的幻術,驚怖瘋狂而死。有時天狗化身妖魅女郎,引誘僧人墮落魔道。有時甚至變化成佛的樣子,趺坐樹巔,引信徒膜拜。但只要佛法高深,就不難破解其術。幻術被破的天狗顯出原型,是一種類似於「鳶」的怪物。


《今昔物語》還指出了天狗的兩種來路,除了中國天狗外,印度也有天狗進入日本。佛教中如鷹一般的巨大魔神,讓人想起以毒蟒為食的「迦樓羅」。

迦樓羅

另一種說法,說日本上古大神,曾斬殺「八岐大蛇」,持有「草薙劍」的「須佐之男」胸臆中剛猛之氣過盛,以至於呼吸也具有實體,就是邪神「

天逆每」。這位邪神鼻子很長,被後世認為是天狗原型。


天逆每

當然日本天狗最強的形象代表,還當首推超級怨靈,號稱「日本第一大魔王」的崇德天皇。崇德天皇在皇位爭奪之戰敗走,被流放後,耗盡心力抄寫五部大乘佛經,希望由京都寺院收藏,以完成他某種來世往生極樂的願望,卻被打敗他的死敵拒絕,認為他居心可疑,在佛經中加入了詛咒。崇德天皇心如死灰,接著憤怨填滿胸臆,他用血書寫下毒誓:

既然不被寬恕,就讓那些業力投入三惡道,助我成為日本的大魔王,擾亂天下,為君戮民,為民弒君!

他死後化身金色大鳶,率領天狗部隊為禍人間數百年。

後來,日本天狗衍生出一系列分支亞種,諸如鼻高天狗、鳥天狗、木葉天狗等等,甚至出現了正面角色天狗。

日本傳奇英雄源義經小時候被送到山中寺廟學習,在這裡遇到了一只天狗。天狗很喜歡源義經,願將一身奇術傾囊相授,於是源義經每天夜裡偷偷出寺跟隨天狗學習兵法、劍術,終於成就不世奇功。

這一時期的天狗已經有了固定的裝束,日本人認為他們是僧人或入山修行者(山伏)墮落後,因無法進入六道輪回,而進入了特殊的「天狗道」變成的妖怪,所以衣著與僧侶相仿,長發、頭戴小帽、手持錫杖、穿袈裟、踏木屐、佩懸珠。但是皮膚赤紅如火,鼻子極長,生有雙翅。


《陰陽師》大天狗

此時的天狗已經完全沒有了中國流星天狗的影子。

日本天狗自成一家,綿延不息,與历史諸多糾纏關聯,已成為文化的一部分。

而中國,曾經引起舉世恐慌的超級惡魔,終於漸漸埋葬在历史塵埃裡,只留下一個亦正亦邪「天狗食月」的傳說。

今夜舉首遙望蒼穹,夜幕中一閃而逝的光華,再也不會惹動一絲恐懼。

這就是時代的幸運吧。

一起去看流星雨。

一千年後,血食人間的恐怖傳說變成了浪漫情話。

它們閃爍著神奇的光芒,湮滅在茫茫夜色中。只有祝福、許願和童話般的想象,陪伴著無數香甜的夢。

萬家燈火,一片安寧。

這或許,是人類降服惡魔的最美結局。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