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莎樂美的「七重紗舞」為何要脫去七層服飾?

莎樂美

文:戲言

莎樂美的故事來源於聖經。她是一位猶太公主,她的繼父是加利利的分封王希律·安提帕(Herod Antipas),母親是希羅迪亞。希律·安提帕娶了他的弟媳希羅迪亞為第二任妻子。施洗者約翰反對安提帕與希羅底結婚,而安提帕因為擔心他的影嚮力會引起叛亂,下令將其殺害。據馬太福音和馬可福音記載,安提帕並不想處死約翰,但希羅底的女兒撒羅米(Salome更為人所知的譯名是莎樂美)所逼,因為安提帕答應了她只要她在他生日宴會上跳舞,他就會給她任何獎勵,而撒羅米要求了約翰的頭顱。

這個故事有許多版本演繹,其中最著名的是愛爾蘭劇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的作品。受愛欲與毀滅性格支配的莎樂美在求愛被拒後,便通過在希律王面前跳舞,獲得了希律王「可滿足一切要求」的許諾。莎樂美要求約翰的頭顱,並含笑親吻了愛人的嘴唇。這絕望、致命又快意的一吻定格在許多文學作品中,詩歌、戲劇和圖畫中。

 

就我個人而言,福樓拜筆下有著孩子般天真的殘忍的莎樂美更吸引人,而他描寫的莎樂美舞也大有異趣。

……姑娘隨後圍著安提帕的餐桌瘋狂地旋轉起來,就像女巫施展魔法轉動的紡錘形青銅法器。藩王對她說:「過來呀!過來!」他的話音含糊,夾雜著淫蕩的嗚咽。姑娘不停地旋轉著,鈴鼓聲震耳欲聾。人們狂亂吼叫著,藩王叫得最嚮:「來呀!來呀!給你迦百農!提比利亞平原!我的所有堡寨!我的半個江山!」 ……廊臺上發出一聲嚮彈指,姑娘走到廊臺上,又從那裡下來,隨即帶著滿臉的稚氣,咬字不清地說道:「我要你用一個盤子把雅奧……」她一時忘了這個名字,但又馬上微笑著說:「把雅奧——卡南的頭給我。」

那麼,問題來了:莎樂美跳了甚麼威力巨大的舞呢?

 

一般認為,莎樂美在希律王面前跳的舞蹈是「七重紗舞(Dance of the seven veils)」。這是西亞近東的一種舞蹈,據說起源於巴比倫神話中伊什塔爾(Ishtar)下到地獄的故事,也就是蘇美爾人的《伊南娜下地府》。

伊南娜是美索不達米亞所有女神中情況最重要,也是最複雜的一位。她的名字是蘇美爾語,意思大概是「女天神」。她的阿卡德語名叫伊什塔爾,也就是《吉爾伽美什》裡被野人恩奇杜扔了一臉牛腿的那位。

最初的蘇美爾版

有一則早期的蘇美爾神話講述了剛愎自用又反複無常的女神伊南娜(Inanna)冒險前往由她的姐姐艾莉什啓伽(Ereshkigal)統治的地下世界,意圖在她的神職領域中增加一塊「地獄」的版圖。令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她竟然被她的姐姐打敗並狠狠羞辱了一番。

這一故事的時間線應發生在納戈爾下到地下世界與艾莉什啓伽成婚事件之前,但兩個故事都旨在說明,沒有人能不付出代價就從陰間回來。

那天,伊南娜盛裝打扮一番,戴上她最精美的珠寶首飾準備燿下她姐姐的眼,系上她從恩啓(Enki)老爹那裡拐來的7塊宇宙法典,準備前往地下世界與姐姐艾莉什啓伽爭奪地下世界的統治權。

臨行之前,處於安全考慮,她特地囑咐她的侍女寧舒布(Ninshubur):「如果我三天之內沒有回來,你就為我的死擊喪鼓,唱悼歌,並去向恩利爾(Enlil)求情。如果恩利爾不願意幫助你,就去找南那(Nanna)。如果南那不願意幫你,就去找恩啓,他知道用甚麼草藥(也就是後來吉爾伽美什追尋的阿普蘇重生草)和水使死者複生。」

說完這些,她就出發了。很快,伊南娜就來到了地下世界的大門,威脅守門人放她通行。艾莉什啓伽的總管瘟疫之神納穆塔(Namtar)感到情況極為不妙,可又不敢得罪神王安寵愛的女兒伊南娜,便客氣地問伊南娜她來地府有何貴幹。伊南娜聲稱自己是來參加姐夫古伽安納的葬禮。

納穆塔把她的話匯報給艾莉什啓伽,艾莉什啓伽極為不安,咬著嘴唇,說:「讓她進來,但不要忘了把不歸路上的七座大門在她身後一一緊緊關上。」於是發生了如下場景:

伊南娜經過了第一重大門時,守門人上前,為她打開門: 「請進,我的女主人,庫塔會朝你歡呼, 不歸之鄉的宮殿會因你的光臨而歡欣。」 當他打開第一道門讓她進入, 他剝去了並且在她的頭上帶走了碩大的王冠。 「守門人,你為何卸下我的頭上的王冠?」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這樣。」 當他打開第二道門讓她進入, 他扯下並拿走了她的耳上的掛件。 「啊!守門人,為甚麼你拿走我的掛件?」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打開第三道門讓她進入, 他脫去了環繞她的頸項的項鏈。 「為甚麼,啊!守門人,你拿走的頸鏈?」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打開第四道門讓她進入, 他從她的乳房上帶走了胸飾。 「為甚麼,啊!守門人,你在我的乳房上拿走胸飾?」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使她進入第五扇門, 他褪下並拿走了她臀上系著的玉腰帶。 「為甚麼,啊!守門人,你在我的臀部上拿腰帶?」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讓她進入第六扇門, 他褪下並拿走了她的手鐲和腳環。 「為甚麼,啊!守門人,你拿走我的手鐲和腳環?」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當他讓她進入第七扇門, 他剝下並帶走了她貼身的內衣。 「為甚麼,啊!守門人,你拿走我的內衣?」 「請進,我的女主人,陰間的女王的規則就是如此。」

就這樣,每過一重大門,納穆塔就從伊南娜身上取走一件飾品或衣物,並告訴她,這是遵照地下世界法典的規矩,而它與伊南娜掌握的地上世界的法典截然不同。於是,過了最後一重大門後,伊南娜身上所有的物品都被剝去,她就那麼赤身果體地站到了艾莉什啓伽面前。

艾莉什啓伽剛從她的王座上走下來,伊南娜便去搶奪她的王座。但她魯莽的奪權嘗試馬上就失敗了,因為地下世界的七名判官用目光盯住她,把她變成一具屍體,艾莉什啓伽便吩咐把它掛在一只鉤子上。

 

此時,在地上世界,已經過去了三天,伊南娜的僕人寧舒布心中不安,便手持伊南娜給她的指示,去找恩利爾在尼普爾的神廟,請求他拯救她的女主人。這位暴躁的大神大發雷霆,喊道:「伊南娜的權利那麼大,她還不滿足,居然還想貪圖地下世界的權利!既然她已經接受了地下世界的法典,那就讓她留在那裡好了!」

伊南娜忠心耿耿的侍女接著來到月神南那在烏爾城的神廟,也遭到了拒絕。最後她設法來到恩啓在埃利都的神廟。恩啓抱怨說他已受夠了伊南娜愚蠢的胡鬧,但他還是出面設法擺平了這件囧事。他從自己指甲裡刮出一些泥來,制造出兩個能進入地下世界而不受懲罰歸來的無性生物。恩啓給了他們可以起死回生的草和水,又吩咐他們:

「你們要悄悄潛入地下世界,像蒼蠅一樣利用門軸處的缺口通過各扇大門,你們會發現分娩中的艾莉什啓伽,每次她喊痛時你們就嚮應她的叫聲。她會感謝你們的同情心,願意滿足你們的任何要求。但哪怕她把整一條河流的水讓你們喝,整一塊田地的穀物給你們吃,你們也不要接受。只要求得到伊南娜的屍體。

於是,兩名無性特工帶著恩啓提供的複活之水和食物潛入冥界,依照吩咐複活了伊南娜,然後三人一起往回趕。但就在三個逃亡者即將踏上安全的土地時,地下世界的七名判官追上了伊南娜,說:「有誰曾從地下世界活著上去呢?」他們堅持說,如果她要逃走,必須提供一個替身,代替她留在冥界。為了保證她不食言,他們派出一隊冥界魔鬼隨她來到人間。

他們在人間碰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伊南娜的侍女寧舒布,她穿著喪服在地上痛哭。伊南娜沒有勇氣把自己的忠僕送到地下世界去過一生,就繼續前行尋找下一個替身。他們遇到了烏瑪城的神沙拉,他也在痛哭,伊南娜不願讓他死去,因為他是她的歌者兼男僕。

他們繼續前進。在庫拉巴平原,伊南娜發現她的情人,牧人之神杜穆茲沒有為了她的死亡悲傷,而是正盛裝出席一個盛宴。大為惱火的伊南娜決定讓他來當替身。杜穆茲驚恐萬分,向伊南娜的哥哥太陽神烏圖哀求,請求太陽神把他變成蛇好從魔鬼手中掙脫,但這變形只能維持半年。後來伊南娜對杜穆茲的死似乎也有悔意,設法讓杜穆茲的妹妹吉什亭安娜留在地下世界半年,作為他的替身。

巴比倫的進階版

之後,巴比倫人吸收了蘇美爾的這個神話傳說。在他們的阿卡德語版本中,故事變得比較簡短,伊南娜被稱為伊什塔爾。如之前蘇美爾語所記敘的,伊什塔爾下地府的動機就是奪取姐姐的領地。她在門口的行為也一樣咄咄逼人,而且還加上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威脅:

「啊!守門人,打開你的門,

開門讓我進去!

如果你不開門讓我進入,

我將打碎門,粉碎門栓,

我將砸爛門柱,我將搬走門,  

我將提升死者,讓他們吃活著的人,

讓死者將在數量上超過活人。

這個版本還描述了艾莉什啓伽對妹妹的恐懼:「她的臉變得一點血色也沒有,就像砍倒的檉柳。她的嘴唇變得漆黑,就像如檫傷的庫尼努蘆葦。」如同蘇美爾語的版本一樣,伊什塔爾逐一經過七重門,並被逐一剝去身上的飾物,守門人也是一直對她說這是地下世界的慣例。然後艾莉什啓伽派了60種疾病去襲擊妹妹的果體,把她掛在鉤子上,不是作為屍體,而是作為一只裝水的皮囊投入使用。

 

與此同時,在地上世界,眾神正在安排一場對伊什塔爾的救援行動。而眾神之所以不得不投入救援,是因為身負愛神職責的伊什塔爾死後,一個咒語降臨到世上,所有的動物和植物,包括人類,都失去了生育的功能,繁殖活動陷入停滯。

於是智慧水神埃阿設計了這場救援。他創造一個年輕英俊的帥哥,派他去地下世界取悅艾莉什啓伽。他果然成功。到他請賞的時候,他就指名要求那個盛水的皮囊。艾莉什啓伽很生氣,回答道:「你要求了你不該要求的東西!」然而話既出口她便不能食言,便對那個年輕人施加詛咒,使他終身貧窮、卑賤,同時她不得不釋放了伊什塔爾,讓她經過七重門的同時,收回了所有原屬於她的服飾。

這個故事裡沒有提到七名地府判官,也沒有提到塔穆茲(阿卡德語塔穆茲,即蘇美爾語杜穆茲)變成蛇的故事。但在塔穆茲成了替身這點上則是一致的,故事還指明了塔穆茲的葬禮應該如何進行。這可能就是在亞述尼尼微每年7~8月都要以塔穆茲命名的月份裡進行的葬禮。塔穆茲的妹妹貝莉莉(Belili,相當於蘇美爾語吉什亭安娜)為他的死唱了哀歌,宣稱過了半年,塔穆茲從地下世界回來之後,將舉行葬禮。

希臘人的溫柔版

伊南娜最主要的神廟在烏魯克城,不過看起來其他城邦的地方女神也被漸漸納入了對她的崇拜中。她與巴比倫的大女神靡麗塔,腓尼基的大女神阿司塔特,迦南地區的女神亞娜特與亞斯塔祿也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對她的崇拜也傳播到敘利亞和塞浦路斯,希臘人去掉她個性中好戰的成分,把她視作他們的阿芙洛蒂忒。

在神話流傳的過程中,故事的調性也逐漸被改編得更溫情脈脈。有一個版本提到,塔穆茲死於地府魔鬼之劫,它們像土匪一樣沖進他的帳篷,砸壞了家具,踢翻了牛奶桶,殺死了塔穆茲。

為了追回死去的愛人,伊什塔爾前往地府進行救援。傳說女神從上天下到地獄時,每降下一重天、進一重門,便脫去一層紗巾,依次漸漸失去她的神性。接著,在冥後嚴厲的盯視下,伊什塔爾也走向死亡之路。

自從失去愛神後,萬物衰謝,瀕臨滅絕。迫於主神的壓力,冥後才使伊什塔爾蘇醒,並贈與她生命之水。伊什塔爾將生命之水灑遍戀人身上。這個故事是這樣結束的:「願寂靜都將蘇醒,共賞這新生的香氣」。這個故事後來還演變成阿芙洛狄忒與阿多尼斯的愛情故事。

莎樂美的舞蹈就是要糢仿伊什塔爾從天降到地獄時那樣,一次次地脫去紗巾,在這過程中,她不斷扭動腰肢,所以這是一種有濃厚異國情調的東方舞。

後人所作的莎樂美舞曲數不勝數,在各種版本中我個人比較喜歡以下兩種版本:1是理查德·施特勞斯的歌曲《莎樂美》(1905)中的莎樂美舞曲;2是佛朗明哥風肚皮舞版的《Los 7 velos》。大家可與福樓拜的描寫搭配收看。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