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緣際會 明代有緣者得神賜良方

良方

文:顏雯

現在中醫仍在使用的一劑藥方「急風一字散」出自明代王爺朱橚、滕碩、劉醇等編撰的《普濟方》,其具有解毒、驅風、止痙之功效,主治破傷風。不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該方乃是神仙所賜。

且說明太祖洪武年間的一個冬日,一個叫傅仲良的醫生從如皋縣回家。當時正值大寒,氣溫很低,人們都凍得瑟瑟發抖。走在路上,傅仲良突然看見一個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人躺臥在路邊,渾身不停地打著寒顫。

心地善良的傅仲良心生憐憫,馬上帶他回到自己家中,然後點上爐火讓他暖暖身子。奇怪的是,這個人予以拒絕,又給他熱騰騰的食物,他也同樣拒絕。他只提出借草垛一臥。傅仲良內心覺得十分怪異。

第二天天一亮,這個人就失去了蹤影,但留下一張紙,上邊寫了幾十種藥名,最後還寫道:「留此方治風疾,用以報汝。」傅仲良依方製藥,遇有風症者,均使用此方,都很快痊癒。此方正是「急風一字散」,而賜予藥方者應該是位得道成仙之人。

再說福建人許某,少時就精通《周易》,善寫文章。中年時眼睛突然出了問題,因為久治不好,十年後竟然雙目失明了。一天,他的居室中忽然瀰漫檀香香氣,從辰時一直到戌時,家人都很驚訝,不知這是何吉兆。

當年夏天,有一位身形肥胖高大、頭戴烏巾身穿布袍、手挾一布囊的男子投宿在客店,他還詢問渡船何時出海。店家頗怪其狀,就詢問他的來處。男子自說是吳地人,有很多藥方,可以治療百病,他還特意提到治療眼疾的方子,說即便失明也可以使其復明。

當年夏天,有一個男子投宿在客店,他還詢問渡船何時出海。示意圖,圖為明人畫《望海樓圖》局部。(公有領域)

當時許某的一個親戚恰好在客店中,聽說這個怪異之人可以治眼病,就飛奔到許家,告知這件事。許家就將男子請到家中,替許某診治。男子看後說:「可以痊癒。」

許某聽後有些疑惑,道:「我為廢人已經五年矣,嘗試了很多醫方,耗費了很多錢財,但效果不顯。先生難道為掌人生死的司命,能讓我雙目復明?這就好比烏頭變白、兔生角,根本不可能。在下也沒有足夠的錢財,還是謝謝先生來為我診治了。」

男子笑道:「如果有效也不要醫藥費,你要不要治?」許某馬上下拜致謝,懇請男子開方子。男子開方子不依照古籍不說,還時常用一些奇特的貴重之藥。許某的家人就拿首飾賣錢用以購藥,日夜搗治。

藥製成後,味道非常苦,許某勉強服下,而男子則繼續住在客店中,每日都過來查看許某的情況。許家人待其為貴客,為其準備精美的酒肉,但男子並不吃,只是吃一盂米飯而已。

男子雖然外表衣衫襤褸,但偶爾看其露出的內衣,都是精緻的絲綢所製,其皮膚也是潔白如雪,大熱天本該流汗,但男子卻全身無汗漬。許家人以此異之,認為他不是尋常之人。許家人為其專門製了葛袍、布鞋送給他,男子皆接受但並不穿。

許某服用了一段時間藥後,感覺上睫毛漸輕,眼眶中仿若空空無物。又過了27天,左目突然可以睜開,右眼也漸豁然開朗,看物體如在薄霧中。此時他還能看見妻子走進來,二人皆驚喜異常。而剛到門前的男子說:「我早知今日就可痊癒。」

明柳如是《人物山水冊》,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許某服用了一段時間藥後,感覺上睫毛漸輕,眼眶中仿若空空無物。示意圖,圖為明柳如是《人物山水冊》,美國弗利爾美術館藏。(公有領域)

許某夫婦叩謝男子的大恩,男子說:「如今你可要好好地犒勞我,有豚魚面就可以。」許某並無此物,遂請人來做,皆如其言。

男子當日飲食,差不多是五個人的飯量,酒也是喝數斗。然而,吃喝了這麼多,卻不見醉飽之色。席間,男子取出銅、鉛各一片,然後從袖子中取出碧色的藥,揉之如脂,几上微叩,爛然白金矣。他對許某說:「如取銅、鐵、錫器來,就可以變成金子。我可以傳給你此道術。你如果能離家,我可以偕你同遊。」

許某婉拒,男子並不以為意,笑著給了他一本書,都是治療眼睛的方子,其用藥神奇,與古方書並不相同,還有雜方十餘種。許某拜謝而受。男子說自己即將到海上一遊,之後離去,不復再見。

其後,許某用男子的方子給人治眼病,無論眼疾是輕是重,無不見效,先後治癒了千百人。許某到年老時,目力比年少時更好,在燈下能看清書中的蠅頭小字。

許某認為男子是得道的仙人,因此在家中供奉其牌位,如果出行必對之祈禱,都很靈驗。明朝萬曆末年許某仍然健在。

參考資料:《涌幢小品》

來源:大紀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