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人們樂衷的神話故事——從葬禮到娛樂

神話故事

文:戲言

從葬禮到娛樂

 

各地流傳的神話有著各自的特點且都十分有趣。即便會有出現或大或小的宗教元素或說教感強烈的時候,大部分神話中有著個性獨特的英雄和神明們,他們踏上危險刺激的冒險,結局有時順遂人心有時又有些遺憾。這些元素都使得我們能夠將神話視作一種娛樂產品並樂在其中。

當然神話在最開始並不是以娛樂作品為意圖創造出來的。即便現在我們在接觸一些神話故事時會由於其中的一些元素而將他們與娛樂作品畫上等號,但我們也不能斷言這些神話故事在創造出來時就是以這種形式面世的。古代的神話故事是在人類尚未能夠閱讀文字的時代出現的,隨後世人們將這些神話記錄在文書中。即便這些故事沒有在古代人們口口相傳的時候改變,在後人記錄下來時也不能排除這些故事受到來自記錄者和社會大環境的影嚮。

 

日本神話中最基本的文獻分別為飛鳥時代末期的《古事記》和奈良時代初期編纂的《日本書紀》,兩者雖然都是記錄日本神話和历史的官方文獻,但兩者文章各處都有著各種明顯或微妙的區別。這些區別的原因尚未確定,目前認為主要出於政治意圖。兩者雖然相隔不過8年,但就在這短短8年就足夠讓當時的當權者通過改變編纂手法而改變历史本身。考慮到這點也能夠料想到其它神話故事也可能會在漫長的歲月中遭到修改。

初期神明的概念被認為來自於早期人類的原始生活中。人們從各種自然現象中挖掘出神性,為了避免危害到自己而崇拜這些自然現象的「自然崇拜」,根據這一說法我們也可以想象出那時的人類將沒有實體的「現象」附上肉體和人格成為神明的經過。世界某些地區的神話將雷神當做主神的原因可能來自於人們認為雷神會招致暴雨使得潮水泛濫造成嚴重的破壞。這又和古代神話中常見的元素「洪水神話」聯繫起來,在這個時期「神話」尚處於口口相傳的階段,之後神話才在紙張上保存。

多數神話之後用太陽神或農業神代替雷神擔任主神的位置。這一變化背後的大背景應該是文明的進步和宗教的發展。同時隨著治理水災和邨落建築技術的發展洪水的危害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抑制,降低雷神的威脅。基於農耕的社會結構使得崇拜能夠提供穩定的農業收入的太陽神或豐收神的宗教得到發展。隨著宗教的發展,祭祀神明的儀式和神話變得越來越複雜。而我們現在可以接觸到的最古老的神話可能就是在這一階段開始被記錄在紙張上。

人類社會發展使得當權者的權利也需要得到增長。古代的社會中許多宗教上的領導人同時還擁有世俗的權利,當權者也會嘗試將自己粉飾為與神明相近的存在。為了達成這些意圖,一些將當權者當做英雄的神話傳說被創造出來,除此之外還有人將神明當做配偶進行神聖婚禮等,為了實現一些政治意圖人們有了肆意操縱過去存在的神話傳說的需求。上文舉到日本神話的例子也證實了這一操作手段的存在。

 

從神話出現直到第一次將神話以文字形式記錄這一整個階段中神話本身被認為並沒有太多變化。筆者自己認為可能在傳遞神話的載體變化這一節骨眼上,同時也有另外一個變化發生了。

初期的神話傳說中不同的神明有著自己獨立的故事、故事中的細節或劇情也只是單純為了當場敘事方便而創作出來,缺乏將整個神話視作整體的創作考慮。為了將這些分散的神話故事編纂起來,有將原本故事中的矛盾消除、或是將幾個故事並在一起等做法。考慮同時還要避免與當權者的政治主張相悖,這其實是一件相當困難的工作。但有了這些「改良」後神話故事的娛樂性也得到發展。這種將神話當做「想象中的历史」的作法與將神話當做單純的故事來享受又有著別樣的趣味。

古代的娛樂產品

隨著一神教逐漸成為宗教發展的主流,許多古老的宗教及其神話不幸被衊稱為「邪教」。世界級的大型宗教與小型宗教的差距越來越明顯,大部分小型的宗教無法以宗教組織的身份續。雖然有印度教和神道等例外,如「希臘神話」等世界聞名的神話要麼被視作過去的文化遺產成為研究的對象,或是變成娛樂產品。

這樣的傾向不局限於現代社會,實際上在古代社會中神話早已成為了人們娛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們可以從世界範圍最有認知度的希臘神話中發現這一傾向。希臘神話早期的文字作品荷馬的《伊利亞特》和《奧德賽》在第五回中也有涉及,實際上在這時間點我們就能從中發現娛樂性。這種娛樂性與荷馬「吟游詩人」這一身份和書中內容原本來自於即興吟唱亮點有關。即便吟唱詩歌本身是一種宗教性的儀式,在吟唱的荷馬一定有關註過聽眾的反映如何。因此也可以猜測出荷馬為了讓聽眾更容易接受而即興加入了喜聞樂見的內容,而這些即興變更也在兩冊史詩中會有相應的反映。

公元前8世紀後,許多荷馬之後的作家擴大了希臘神話的世界觀和故事。公元前6世紀古希臘世界重要城邦雅典裡就有大量古希臘悲劇作品被創作出來並有大量觀眾觀看。(註意古希臘戲劇分悲劇、喜劇和薩堤爾劇)。如今我們熟悉的「希臘神話」中的故事來自於公元前2世紀亞历山大圖書館的書記官們總結集合的,「古希臘悲劇」中的許多作品當然被包括在其中。

 

戲劇在娛樂性上更高,但本質上與基礎的神話在許多創作元素上有差異,某種意義上這些作品屬於後世作家對神話的「二次創作」。將這些二次創作的故事納入並以此得到發展的希臘神話可以稱得上是現在游戲或小說等媒介中出現的「共有世界觀設定」的先驅。

另一個能夠解釋為甚麼神話可能在某種意義上算是娛樂作品的原因在於許多如亞历山大圖書館的古代圖書館收集了各種各樣的神話故事。當然這些圖書館與現在我們熟悉並供民眾使用的圖書館無論藏書及使用者都完全不一樣,這些圖書館更接近「皇宮的記錄庫」,其中保存著大量與神話有關的文獻。

 

蘇美爾和阿卡德帝國等的與「巴比倫神話」的文獻多數是在類似圖書館的遺跡裡發掘出來的。靠近巴格達的尼普爾遺跡中研究人員發現了之後被稱作「蘇美爾文學目錄」的包含了62部作品題目的粘土板。這個粘土板一般認為是在宗教儀式上使用的,但也可以猜測皇家貴族們平時也會單純地享受這些神話故事的娛樂性。也可能是因為這種情況各個分散的與吉爾伽美什有關的故事隨後被集合成一本長篇史詩。

在《一千零一夜》等故事中經常會有國王向旅人詢問「異域的趣事」這樣的場景,現實中可能這種情景在古時候的圖書館中經常會發生。早在國家這一概念還沒出現的時候,有遺跡證明在這個時期遺跡有人們長途跋涉進行交易。

考慮到世界各地都出現過類似的神話特徵,可以判斷人們在交易的同時也傳播了神話故事,可能神話在某些時候比一般的物資等還要貴重(也屬於猜測)。無論甚麼時代甚麼地區一定都會有樂衷這些神話故事的人,而且相比單純的物資交易互相分享交流自己聽說過的神話故事能夠使得文化間交流更加自然。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