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僵屍與巫毒

巫毒

文:陳滌

本文中所有照片均為真實照片,敏感神經的讀者請慎重閱讀。

巫毒教皇,至尊神僕 , National Ati(大導師),大Houngans(巫毒教神職)馬克斯.格斯納.布瓦(Max Gesner Beauvoir)在2015年9月12日在海地首都太子港去世。他生前統領著全海地六千名巫毒祭祀,是海地巫毒教信眾的最高領袖。

布瓦一生都致力於巫毒教的推廣,他曾邀請哈佛大學教授戴維斯(Wade Davis)參觀叢林深處的巫毒教聖地,講述了可怕的巫毒僵屍的奧祕,並讓一位巫毒師贈給戴維斯一瓶「僵屍粉」。後者回國後寫出了著作《蛇與彩虹》,根據此書情節拍攝了電影《穿梭陰陽路》。

 

隨著布瓦的去世,他所擁有的巫毒箱的去向成謎,誰能繼承巫毒教皇的衣缽?在巫毒教看法中,被偉大人物使用過的祭祀道具法力無窮,這個巫毒箱是無數巫毒祭祀們心中的無價之寶。也許當它再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就將是下一任巫毒教皇上任之時。

 

巫毒教,一個經常出現在恐怖電影和都市傳說中的宗教,起源於非洲大地的祖先與自然力量崇拜,黑奴買賣使這種宗教傳播到了世界其他地方。巫毒教教義認為:現存的天下萬物,都不過是一種表象,背後都有更重要的靈魂力量在掌管。這個靈魂世界的首領是個名叫力格巴的神,他是人與幽靈的媒介,其他萬事萬物也都有神的力量在控制。而祭祀是人與神的媒介。

關於巫毒教的傳說不計其數,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巫毒僵屍。被巫毒師下咒的人會很快痛苦而死,而埋葬後,他們會死而複生,並受巫毒師的控制,直至巫毒師死去。

探索頻道曾拍攝過有關巫毒僵屍的記錄片,講述了死而複生的女性艾德琳.狄薩思的故事。紀錄片地址:嗶哩嗶哩彈幕視頻網 靈異真相:巫毒僵屍(Discovery 出品,需要註冊並登錄後才能看到,不然會提示視頻消失)

實際上,在這個紀錄片拍攝的很久以前,就已經有很多學者註意到了巫毒僵屍。所謂巫毒僵屍是指一種處於生與死的臨界狀態之間的活死人,即「會走路的死人」。之前的研究者和旅行者以為這只不過是一種傳說或恐嚇。但當他們來到海地實地考察,發現不少當地人在埋葬自家的親屬之前,會先把死屍的喉管割斷或在心髒處釘進鐵釘。這種行為引起不少科學家的震驚和重視。

1982年,美國《國民詢問報》上,曾刊登了一位名叫納西斯的海地黑人被變成所謂「還魂屍」的遭遇(此人與他的經历在上面的紀錄片裡也有鏡頭,真人上鏡,鏡頭在19:00分)。據稱,1962年,納西斯因財產糾紛被哥哥串通巫師所害。他先是莫名其妙地病倒,然後又覺得自己全身冰涼,並迷迷糊糊地聽到醫生宣布自己已死亡,還感到自己被埋進墳墓,後來又被縛住雙手帶到一個農場,和100多個有著同樣命運的人一起幹活。終於有一天,工頭忘了給他服藥,他恢複神智,逃離魔窟。直到1980年,當他得知哥哥已經去世,才懷著複雜的心情返回了故鄉。後來,海地太子港精神病中心的有關專家對納西斯進行了全面的檢查,最後的醫檢報告是:「他確實是被施行過還魂術。」

巫毒祭祀路易斯.羅曼,海地,1937年

那麼,邪惡的巫師是怎樣施法致受害者於死地,並將他們變成還魂屍,從而繼續控制他們的呢?

有人認為,受害人是得知自己被人腦咒之後,因精神遭受毀滅性的摧殘而陷入一種似死非死的狀態,後又被巫師們控制而成為「行屍」的。

1982年,美國哈佛大學教授戴維斯在得到布瓦提供的僵屍粉後,聯合生理系專家對此進行了長期的研究,他發現藥粉是用死亡嬰兒的顱骨粉碎制成,加上蜥蜴,蠕蟲,蛤蟆和「癢豌豆」,一種當地產的籐蔓植物種子。僵屍粉中最有害的成分來自於河豚肝髒和其生殖器官,裡面含有大量的河豚毒素,它是強大的神經毒物,比致命的氰化物的毒性更大,這一點在紀錄片中得到了證實。在根據戴維斯著作拍攝的電影中,可以看到這些巫毒材料都需要盡量新鮮,才能保證最大效果。

在哥倫比亞長老會醫學院(New York-Presbyterian University Hospital of Columbia and Cornell)用老鼠進行了實驗,老鼠服用後進入了假死狀態,保有極度微弱的腦波和心跳,外表看上去與死老鼠一般無異。戴維斯認為,受害人食用或接觸這些「僵屍粉」會出現假死狀態,被人以為死亡而被埋人墳墓。然後巫師又把他們從墳墓中挖出,再給其服下促其蘇醒的解藥,受害人就變成了任人擺布的還魂屍。但巫毒教究竟怎樣讓他們保持半死不活狀態並繼續控制他們的,對包括醫學家和心理學家們的局外人來說,卻還是無從知曉。

巫毒教最大的特色有兩個,一是道具的使用,所有成為巫毒祭祀的人都需要有自己專用的施法道具,他們堅信,隨著使用時間的增加,自己的法力會蓄積在這件寶物裡,如果自己死去,自己的靈魂也會住進這件寶物。只要寶物存在,自己就會永生。不過因為工藝的限制,這樣的寶物很多都會逐漸毀壞,所以保有寶物的人經常都要維修它們。

巫毒師與她的道具,海地,1960

巫毒教儀式上所用的牛頭

巫毒祭祀最常見的道具是面具。巫毒信眾認為面具是人的精神力的放大,而且如果用其他的東西裝飾面具後,面具還會帶上各式各樣的自然力量。制作面具需要用產自特殊產地的硬木,經過仔細切削打磨後再長時間風幹,最後配上各種裝飾,然後由高級祭祀賜給面具最初的法力。

面具上的裝飾品都必須來自天然,加上手工制作,任何現代機器制品都會削弱面具的力量,海貝,頭髮,獸皮,鳥爪等都是常見的裝飾物。

 

政變中頭戴面具的巫毒教徒,海地,1956年

巫毒祭祀使用過的面具,年代地點不詳

巫毒教巫師,1920年

巫毒教衞兵,海地,1960

巫毒教祭祀

面具之外,高級巫師要有一件漂亮的法衣。法衣的布料也必須由手工紡織,繡工及裝飾極盡誇張,越誇張的法衣,就越能得到自然之神的高看。法衣上的圖案通常是部落的保護神或幾何花紋,在非洲,幾何花紋象徵著由人獲得的自然力量。

巫毒祭祀,海地

巫毒祭祀的法衣,貝寧

在面具和法衣之外,高級巫毒祭祀也必須要有一件或兩件手持的道具,可以使用劍或槍等武器,也可以使用非洲鼓,由動物做保護神的部落還可以使用動物骨骸做道具,這些道具要作為人和法力之間的媒介,太大的法力不是人的肉體可以直接接觸的。

巫毒儀式上的祭祀者,赤道幾內亞,1901年

在這些東西之外,巫毒師們還有一件最重要的寶物,這也是巫毒教恐怖印象的來源之一:巫毒人偶。

在傳說中,巫毒教信眾會將被他們殺死的敵人割下頭顱,帶回住處。他們相信敵人的靈魂就留在這些被割下的頭顱中。在巫毒師的住處,這些頭顱在經過儀式後,敵人的靈魂被取出,並封禁在巫毒師制作的巫毒人偶當中。這些靈魂永無自由,將一直受巫毒師的奴役,直到巫毒師死去。

巫毒人偶的制作五花八門,布制,皮制,骨制都有,有時還會直接用上敵人的頭顱。這些人偶通常被放在顯眼的地方,提醒來訪者註意這位巫毒師的力量。

巫毒人偶,美國新奧爾良

巫毒人偶,年代不明,海地

巫毒道具,貝寧,年代不詳

傳統巫毒人偶,1900年前後,貝寧

再讓我們來看看巫毒箱,這是高級巫毒師們才有的東西,當然,這裡沒有布瓦的巫毒箱,很遺憾不是嗎?

比較出名的巫毒形象來自於游戲暗黑破壞神3中的巫醫,游戲中用巫毒僵屍當作游戲者寵物的設定相當還原,蛤蟆,蝙蝠等巫毒道具也有出現。

商業插畫中的巫毒師。

 

來個真人版的。

電影《萬能鑰匙》講的就是巫毒師,影片裡的巫毒奪舍術實在是讓人後背冒汗。《美國恐怖故事》第三季也有大量有關巫毒的情節。

附錄:巫毒女王(《Voodoo in New Orleans 》Robert Tallant

先來個巫毒巫師的影視造型。

這是個不尋常的女人。她名叫瑪芮·拉芙(Marie Laveau)。生於1794年,卒於1881,享年87歲。在她那個年代是長壽的了。她的身上有黑人,印第安人,法國人和西班牙人的血統。是迄今為止,最著名的巫毒教女王。她的名聲幾乎與新奧爾良一樣色彩斑斕,新奧爾良也因她而更有魅力。她是這個城裡最受註目的傳奇人物,一個永遠的謎。她出生於新奧爾良一個富裕的家庭(但也有人說她是在1809聖多明各奴隸起義之後來新奧爾良的)。她父親名叫Charles Laveau,一個有錢的,看上去幾乎像個白人的有色人莊園主。她的母親Darcantel Marguerite是一個女奴。瑪芮是他們的私生女。現在關於她唯一可證實的檔案是她在1819年8月與Jacques Paris結婚的教堂紀錄。她與帕裡斯結婚不久,帕裡斯就神祕失蹤了。有人推測可能是帕裡斯拋棄了她。不久一個叫Louis Glapion的軍官就住進了她小屋的閣樓。她後來以帕裡斯的寡婦自稱。

  關於她的大部分原始資料都來自口頭傳聞。自從我到新奧爾良收集關於該地的历史資料的時候,發現各個版本的历史紀錄有不少出入。比如,Ursuline的修女們到達新奧爾良的時間是在88個從法國的拘留所來的妓女之前還是之後,我聽到和看到的都不相同的。我曾經為此問了當地一個權威的學者為甚麼這地方志有這麼多的不同說法。根據他的解釋,18世紀末的新奧爾良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區,在一百年裡三易其主(請參看我寫的另一篇關於新奧爾良历史的文章)。西班牙人和法國人離開的時候,同時也銷毀並帶走了很多檔案報紙,所以如今的戶籍和历史事件的檔案都可能在歐洲或已經銷毀。另一個原因就是關於有色人種的历史,因為他們的文化不高,所以沒有能力把這段历史記錄下來。

  帕裡斯失蹤後,瑪芮拉芙就開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她住在1020安妮街的一棟房子裡,這房子是她父親給的嫁妝。因為她是一個自由的混血人,所以就開始給名門的太太小姐和有錢人的情婦做頭髮,聽來了不少大戶人家的內部消息以及豪門祕史。她一邊給人做頭髮,一邊收集聽來的閑聞逸事,不久她就意識到這些情報的價值。因為那些大戶人家都有不可告人的祕密,有的貴族其實血液裡有黑人的血,但他們不願意承認,害怕被外人知道。瑪芮拉芙發現了,就暗暗地利用這些情報並擴大自己的資訊網路。她的資訊來源包括傭人,郵差和莊園裡的奴隸。她逐漸對各家各戶的情況了如指掌,為今後她進行勒索和施展法術提供了方便。

  天道酬勤,瑪芮拉芙出名的機會來了,一個大戶人家的兒子因謀殺罪被送進了監獄。她暗地裡賄賂並要挾了法官,法官放了人。那個人家送了她一套房子作為酬勞,這座房子就成了她以後的「教會」。漸漸地,她的名聲開始傳開,因為她施的魔法起了作用。

  瑪芮拉芙對巫毒教的最大貢獻是她天才地將天主教,巫毒教以及印第安人的草藥智慧揉和在了一起。她保留了這個源自非洲的原始教中神祕性感的成分和祭祀活動中怪異驚人的場面。但在她的神龕裡,供奉的不是張牙舞爪的黑人神仙的面具,而是瑪麗亞的聖像,以及其他天主教的聖徒和十字架,蠟燭和聖水。她也用了天主教中的禱告儀式。美國南方由於種族混雜,信仰不同,迷信大行其道。巫毒是一個很原始沒有組織和文字教義的宗教。在新奧爾良,各派自立山頭。但都不為白人認同。瑪芮拉芙讓巫毒披上天主教的外衣,法場就沒有人來幹涉了。而且不少克裡奧人和白人都來加入。她的法會和她的妓院都沒有給搜查過。她的法會極其囂張,她甚至請了警察,有頭臉的政府官員和媒體來觀訪。在聖約翰河灣和龐恰醇湖邊(Lake Pontchartrain),她的信徒升起篝火,一邊唱,一邊跳裸舞,禱告之後又有群交。這個可能吸引了不少喜歡獵奇的白人加入。天主教會對她又恨又怕,卻奈何不了她。有趣的是,她生前每天都到St.Louis Cathedral去做彌撒。甚至教堂裡的教長都允許她在St.Louis Cathedral教堂後面開法會大跳裸舞。她一生都不承認自己搞的是異教,她總是把自己和信徒都說成是忠誠的天主教徒。她施法術不過是給人消災治病。

  美國其他州比如佛羅裡達也有巫毒教,那是由海地的黑人經由古巴,再由古巴的移民帶到美國來的。但是新奧爾良的巫毒是最為傳奇和神祕的,這不能不歸功於瑪芮拉芙母女二人的想象和創造力。

  瑪芮拉芙在巫毒教的眾多巫婆之中鶴立雞群,不僅因為她有迷人的混血外貌和身材和一雙攝人心魄的眼睛;更重要的是她的出身和修養好,通好幾種語言,她的言語傳神有誘惑力和感召力。她的法術也不同於其他人,她是一個浪漫的藝術家,她的舞蹈媚人,還用了不少舞臺表演的戲劇氣氛來烘托她的裝扮和道場。除此之外,她對黑人和印第安人土著民間草藥和醫術都有研究。

  她在法律面前非常囂張。新奧爾良的每一宗兇殺案和意外死亡事件似乎都與瑪芮拉芙有著某種神祕關聯。但是法律拿她沒有辦法,她曾多次進出法庭,有數不清的官司訴訟,但從沒有輸過。她到監獄看望死囚犯如同進出家門一樣便當。新奧爾良人害怕她在自家門前放小棺材,所以就放一塊馬鐵在家門前,或者在臺階上撒一把磚灰,其實馬鐵下面就是錢。就連其他的巫婆神漢都害怕瑪芮拉芙的詛咒和法術。她的故事甚至引起了當時的州長Claiborne,法國將軍Humbert和Aaron Burr,甚至Lafayette元帥的註意,瑪芮拉芙自己說她被Lafayette元帥的接見,他還親吻了她的手背。各個階層的白人都來尋求他的幫助,她經常無償地幫助黑人,黑人把她當作自己的領袖。在她的導引下,黑人不再緘口,避諱自己的信仰,逐漸在美國有了自己獨創的文化氛圍。

  法官們為了贏得選票,賄賂她,一給就是1000美金。其他的白人為了一小瓶媚藥粉,就付給她10美金,在當時那可是很多錢。在二次大戰前幾乎每一個新奧爾良人都會告訴你一段瑪芮拉芙母女的故事。

  历史上有多少個這樣在政治,世俗生活以及宗教信仰上發揮過如此影嚮力的女人?

  其實瑪芮·拉芙是母女兩個人。瑪芮拉芙傳說有15個孩子,但活下來的只有三個。她的兩個女兒很有意思。一個也取名為瑪芮拉芙(Marie Philomene Laveau Glapion 1827-1897),後來被人稱作瑪芮拉芙二世。母女二人長相酷似,在瑪芮一世大約40多歲時,她就讓女兒在前臺,自己隱身幕後。一是為了讓人們以為巫毒女王長生不老,青春永駐;二是為了創造一系列的神話。比如,她專門讓人看見她的女兒在上城,同時讓另一個人看見她在下城,大家就以為她有分身術了。在瑪芮拉芙二世的時候,新奧爾良的巫毒信仰最為興盛。雖然她沒有母親的慈悲和人道,但她更進一步地把巫毒教推向了商業化,最後走向郵購,巫毒教的儀式和法器流傳到了全國。瑪芮拉芙二世的死因不明,因為人們把她母女二人都混在一起,母親過世10年後,她也就無聲無息了。

  她的另一個女兒名叫(Madame Legendre)。1881年,瑪芮拉芙一世故去後,她的兩個女兒顯然有了分歧。萊兼德夫人為了脫離巫毒教,清洗家族名譽,把她的妹妹瑪芮拉芙二世趕出了門,同時不遺餘力地將帕裡斯的寡婦描述成一個「聖女」,一個舍己救人的「醫者」。

  瑪芮拉芙激發了不少詩歌音樂舞蹈和文學創作。在巫毒儀式裡,音樂和舞蹈占重要部分。拉芙是一個天才的藝術家,出色的舞者,她能與魚甚至毒蛇跳舞,讓人更加覺得這個女人有超常能力。可以說後來的黑人藍調音樂和爵士樂中都有拉芙主持的巫毒儀式的魂靈。邪惡也許跟著她一起走了,留下的是那些為她而寫的歌謠和音樂。爵士樂中,第一張由金奧列弗的克裡奧爵士樂隊演出的唱片就是在一次最大的巫毒法會上錄制的。

  一首關於瑪芮拉芙的藍調民謠是這樣唱的:

    在路易絲安那呀,那些老黑樹在長,
    哪裡呀,有一個巫毒女人,她名叫瑪芮拉芙
    她有一只黑貓的長牙呦,還有魔九
    人們都不讓她歇著
    因為她有格瑞格瑞
    一個男人就趴下了

    她住在沼澤邊一個空空的木頭房子裡呀,
    有個一只眼的老蛇和一個三條腿的老狗,
    她的背又彎又駝呀,她的頭髮都長得打結
    如果你被她瞧見在這裡搗亂
    那她就會用格瑞格瑞
    又一個男人趴下了

    有一天晚上,連月亮都是黑的
    英俊的傑克走進那沼澤,
    他要找瑪芮拉芙,對呀,那個漂亮女巫
    他說,瑪芮拉芙,你這個可愛的女巫,
    用你的魔法讓我變成有錢人吧,
    給我一百萬鈔票,我就告訴你我會怎麼做,
    等那天晚上啊,我就來娶你呀,
    我們在一起會多快活
    嗯嗯………多快活
    又一個男人趴下了

    瑪芮就施了些法術,她搖了一把沙子呦,
    那沙就變成了百元大鈔,她把錢放在他手心裡呦,
    嘿,我可等著那洞房花燭,花燭夜呦,
    可黑心的傑克卻對她說拜拜,拜拜
    「你他媽的太老了不配我」
    瑪芮就開始發抖,她的獠牙就開始咬
    她的身體開始抖呀,她的眼睛開始放光,
    她開始唱:格瑞格瑞
    又一個男人趴下了

    所以你如果走到那些老黑樹瘋長的地方,
    遇見一個巫毒女郎,名叫瑪芮拉芙,
    如果她讓你把她變成你的老婆
    嘿,老兄,你最好還是跟她過一輩子吧,
    不然,就會有格瑞格瑞
    又一個男人趴下了

格瑞格瑞(grias grias)是一個小小的隨身帶的Charm bag,裡面裝了各種草藥和粉末,是巫術的道具之一,有神奇魔力。可以護身,消災,也可以咒人死,遇害。

魔九(mojo)是黑人的俚語,指有壯陽效果的各種風幹的動物骨頭和性器,也指男性器官。

雖然她的身世撲朔迷離,但大多數傳記作家都不否認瑪芮拉芙人性善良的一面。她樂善好施,救濟窮人,還到監獄探望死囚和重刑犯人;她自己一生都住在安妮街的一個小房子裡。她還收養了不少孤兒,她也曾看護過得黃熱病的病人。但同時她也開祕密妓院,豪華色情派對,介紹混血或黑女人與白人私通。來往的嫖客都是當地的白人頭面人物和有錢人。她還在對手和敵人的房門臺階上放置人偶和小棺材來恐嚇要挾。女王的地位她是不容任何人來侵犯的。她多彩的個性是一個萬花筒。

  瑪芮拉芙最擅長用媚藥,大多數人來見她是為愛的煩惱而來的。新奧爾良是一個浪漫多情的城市。克裡奧人(Creole)本就是拉丁民族和印第安人和黑人的混血後裔。有一個有趣的傳說是這樣的:一個閨女到了出嫁的年齡,她爹把她許給了一個60多歲的有錢老頭兒。可這姑娘愛的卻是個給派去印度的阿兵哥。她誓死不嫁給老頭子。她爹氣得無計可施,就到瑪芮那裡求取媚藥,瑪芮拉芙說:沒問題,都包在我身上了。我擔保你這星期就舉行結婚大禮。把那閨女叫來,我給她用點媚藥,保管她明天就會答應你。

  姑娘來了,瑪芮拉芙如此這般地交待了她,果然,姑娘馬上回家點頭,同意了這門親事,老爹樂得都找不著北了,那闊老頭子就更不用說了。婚禮由瑪芮拉芙訂了個良辰吉日,儀式隆重氣派,新娘把老新郎官逗得笑不攏嘴,在眾親友的攛唆下,老頭子一下兒好像年青了三十歲,非要跟新娘跳華爾茲不可。下了舞池,音樂節奏越來越歡快,老頭子還不服老,一首一首連著跳。突然,新郎官一陣暈眩,身體支撐不住,摔倒在地,這一摔不要緊,倒下就再也沒爬起來。婚禮就這樣變成了葬禮,新娘子倒是關了門偷著樂,新娘的父親卻非常尷尬,跑來問瑪芮拉芙怎麼把女婿給弄死了,瑪芮說:你來找我,說的好好的,你要的只是婚禮,其他的我可沒給你擔保。

  這個皆大歡喜故事的結局是姑娘只服了一年喪,不久情人從印度回來,「兩人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好日子」;老爹呢,當然也高興了;那闊老頭子呢,也有善終啊,有甚麼樣的死比死在愛人懷裡和狂歡極樂之中更好的呢?當然名利雙收的只有瑪芮拉芙!

所謂的「媚藥」,實際上就是染成不同顏色的滑石粉,加上幾滴廉價但香味濃烈的香水。仿佛是好聞的嬰兒的爽身粉。用的時候把它撲在情人的面頰上,也有人撒在衣服上和身上。也有的媚藥是放在食物和飲料裡的。據說都是能催情的藥。

  精油和聖水也是加了顏色和香水的。顏色是有講究的。比如紅色是為了獲得愛情的,黃色是求錢財的,藍色是護身以及用來結交朋友的。飛翔魔鬼油(Flying devil oil)就是橄欖油和辣椒粉再加上紅的色素;黑貓油是機油,愛油是橄欖油和梔子花香精。其他的蠱藥,如用來誘人的,裡面有白糖,控制人的蠱藥裡有鹽巴。

蠟燭,白色是求和平以及解除符咒的,紅色代表戰勝敵人,粉紅色是為了愛情,吸引人註目。綠色是為了求財,或是安撫房東,藍色是代表成功和避邪,黃色會讓敵人走開,褐色會幫你賭博贏錢,紫色會幫人免災,黑色當然是用來詛咒。 

瑪芮拉芙用過的格瑞格瑞有象徵魔鬼靈魂的金屬片,刻有「好運」的鐵片,錢幣,各種不同顏色的繩結,魚鱗片串成的條兒,裝滿各種怪石和牙齒的小袋子,用骨頭做成的指環,還有包了幹死的昆蟲的袋子。還有更惡心的,她讓來求愛情的女子,把月經血偷偷地拌在他們情人丈夫的飯裡,這樣男人就會鐵了心地跟定她們。當然男性的精液也是非常有用的,不孕的可以懷孕,陽萎早洩的可以用來壯陽。天方夜譚一般的想象力非常豐富。

  新奧爾良的巫毒博物館(Voodoo Museum),巫毒靈性和文化中心(Voodoo spiritual and cultural center),都是非常狹小簡陋的地方,沒有甚麼資料,都是江湖人在那裡看相算命。巫毒與其他成熟的宗教信仰相比,是一個粗糙簡陋的原始宗教,只是到了瑪芮拉芙的手裡,腐朽變為神奇,原創活力飽滿張揚。現在巫毒教在新奧爾良已經不再流行了,但是所有的人都沒有忘記這個神祕的巫毒女王。到了新奧爾良,幾乎所有的游人都會去她的墓地求靈問卜。不過她似乎也並不希望別人來煩她,給她樹碑立傳,曾經有不少的人寫劇本,想把她的故事弄到好萊塢去,不知是為甚麼,陰差陽錯都沒有成功。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