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愛相殺病態般存在的沉默雙胞胎

雙胞胎

今天的故事有些特殊

一對不和外界溝通只沉浸在兩人世界中的沉默雙胞胎

一份無法知曉全部內容的神祕協議

詭異的死亡

……

隱祕世界

沒有人像我一樣因為自己的姐姐而遭受苦難,

其他人也許現在正和丈夫、妻子、孩子在一起,

但我身邊只有姐姐,她就像陰影一般奪走我生命中的陽光,她是我一生的折磨。

——六月

故事中的雙胞胎於1963年4月11日在巴巴多斯出生,姐姐詹妮弗(Jennifer Gibbons)比妹妹六月(June Gibbons為了好聽一點,直接譯成六月)早出生10分鐘,姐妹出生沒多久就隨著父母搬家去往了英國威爾士的小鎮哈佛威斯特(Haverfordwest)

詹妮弗與六月

兩人的童年生活並不幸福,由於是社區中唯一的黑人孩子,她們在學校遭受到了種族歧視,以至於最後校長都出面允許她倆能提早半小時放學——避免放學後被白人小孩們圍堵。

長期的霸淩現象讓詹妮弗和六月開始演化出一種只有她們自己才聽得懂的語言,之後兩人變得不再和外界溝通,甚至包括她們的父母。(雙胞胎會出現一種獨特的語言交流方式,國外稱之為cryptophasia,故事中的雙胞胎其實在3歲時就開始出現這種情況,語言方式不斷被兩人改進。)

詹妮弗與六月

繁忙於工作的父母不得不開始擔心女兒們的心理健康問題,在14歲時他們將兩人分別送往不同的寄宿學校。但很不幸,姐妹倆入學沒多久就相繼患上了緊張性精神病,情況變得越來越糟,最後家人不得不將女兒們接回家中居住。

輟學之後,詹妮弗和六月開始創作小說,兩人的寫作風格非常獵奇,情節總是讓人不寒而栗。六月曾在1982年成功出版小說《pepsi cola addict》,書中描寫一個高中男孩和老師的畸戀故事,其中充斥了許多同性、幻想的元素。

而詹尼佛也寫過不少短篇小說,在代表作品《The Pugilist》中描寫了一位病態醫生為了挽救自己孩子的生命展開瘋狂的科學實驗——將狗的心髒移植給孩子,手術成功之後狗的部分意志開始出現在孩子身上……不過詹妮弗並不如妹妹那般幸運,她的小說從未出版。

走火的青春期

詹妮弗和六月回到家中後就整天待在臥室裡幾乎足不出戶,除了寫作大部分的時間她們會一起玩「過家家」游戲,或者玩身份互換游戲……

隨著年齡的增長,兩人的生命裡已經完全沒有其他人的影子,她們彼此擁有、彼此重視,但實際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答案顯然不是,「自相殘殺」也成了她們生活中的一部分:

詹尼佛曾用電線想勒死六月不過最後沒成功

六月在某次出游時曾將詹妮弗推下橋差點讓後者淹死
……

16歲時姐妹倆搬出了父母家,在附近租了一間小公寓共同居住,遠離了父母的照顧,兩人的關系更加緊密,但這種親密關系在之後變得越來越危險。

首先她們第一次嘗試了禁果——與同一位當地男孩發生性關系,接著開始接觸酒精和毒品,在這些化學品影嚮下,兩人原本相互間的暴力行為開始向外界擴散出去。

左為六月,右為詹妮弗

她們會在半夜偷偷跑出去偷竊或是毀壞公物,之後還蓄意放火燒毀了附近幾座房屋。

1981年10月,詹妮弗和六月故意燒毀一家拖拉機商店,致使一名消防員受傷,整起案件造成將近20萬美元的損失。縱火事件發生幾周後,姐妹倆又被人目擊破壞附近一座技術學院,之後被警方逮捕。

最後法庭認為這對雙胞胎相當危險,最後判決將她們送往倫敦著名的最高安全級別精神病院布羅德莫爾(Broadmoor),兩人也成了這家醫院历史上最年輕的病人。

入院前,詹妮弗和六月曾接受醫院的智商測試,結果表明她們的智商遠高於正常人的平均數,但她們毫無社交能力這一點卻讓醫生們也覺得匪夷所思。

協議死亡

在布羅德莫爾治療期間,兩人被關押在不同的病房,走廊相遇時姐妹倆會經常互相攻擊,但在一些院內集體的社交場合相遇時則依舊表現得非常親密——會用彼此才能聽懂的語言高興的談論一些事。

一位叫做華萊士(Majorie Wallace)的作家這對雙胞胎的故事非常感興趣,她通過各種渠道與兩人進行接觸,而奇怪的事發生了,詹妮弗和六月對華萊士表現得相當友好,甚至願意與她做長時間的交流。

華萊士(Majorie Wallace)與姐妹們交談

她們告訴華萊士自己曾在童年時期就相互簽訂過一份祕密協議,其中一些內容涉及到「犧牲」的主題。

比如六月曾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

沒有我的影子,我會死嗎?沒有我的影子,我會重新獲得生命嗎?

詹妮弗和六月一共在布羅德莫爾待了14年,期間她們接受了高劑量的抗精神病藥物治療(布羅德莫爾因藥物治療引發過一些醜聞),由於治療效果明顯,最後法院同意將其送往安全級別較低的卡斯威爾(Caswell)醫院

在乘車去往卡斯威爾的途中,詹妮弗躺在六月的腿上告訴她:

我就快死了,你該自由了。

這並不是一句玩笑話,在到達卡斯威爾之後,醫療人員發現躺在六月邊上看似睡著的詹妮弗早已沒有了生命體徵,官方認定死因為心髒發炎,但法醫並沒有在詹妮弗身體中測出任何毒素,她真正的死亡原因至今仍是一個謎。(詹妮弗並沒有心髒病史)

在詹妮弗死後,六月一下子恢複了正常,她開始與外界溝通,她的各項精神指標也變得穩定,很快就被釋放回家。

六月近照

截止到今天六月都生活的很好,她已經被家人完全接受,偶爾也會上上節目,生活過得很幸福……

兩人的好友作家華萊士曾回憶道:

「在醫院轉移那天她們曾告訴我,兩人中的一人將不得不放棄自己的生命,讓另一個獲得自由。當初我以為只是一段玩笑話,但現在看來她們或許真的簽訂了一份生死協議……」

詹妮弗是否被六月殺害?

她是自己求死?

有關犧牲的協議內容究竟是些甚麼?

這些我們都不得而知了,這就是這對病態雙胞胎的詭異故事。

延伸

布羅德莫爾精神病醫院

Broadmoor Psychiatric Hospital.

位於倫敦,最古老、安全級別最高的精神病醫院,現今居住了200名左右的精神病犯,因一系列女性犯人遭遇性虐待事件導致醫院在2007年9月關閉對女性犯人的收容。

由於今天寫的是雙胞胎故事,突然想到一樁雙胞胎案件:

斯帕霍爾斯基兄弟

The Spahalski Brothers

史蒂芬( Stephen Spahalski)與羅伯特(Robert Spahalski)雖然都為殺人犯,但其犯罪行為在抓獲前相互都不知曉,兩人都認為自己是家庭中唯一的殺人犯。兄弟倆童年時期會相互炫燿偷竊贓物,之後開始分開居住不再來往,史蒂芬在1971年因謀殺罪入獄,羅伯特因謀殺4人於2005年10月入獄。

左為斯蒂芬,右為羅伯特

來源:獵奇癥候群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