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方異象示警:天赤如血 河水變赤

天赤如血
文:宋寶藍

不久前,繼浙江舟山驚現天赤如血異象後,福建福州也出現了罕見的赤色天空。幾乎同一時期,廣西百色田林縣的樂里河水突然變成了血紅色。看著血紅的天空,如血的河水,不少人表示感到很驚悚,令人聯想到「血光之災」「怨氣衝天」。本文將盤點東西方曾出現的河水變赤、天赤如血異象,會帶來哪些預兆,哪些啟迪?

聖經故事 神降血災警國君

在西方信仰文化中,聖經故事《出埃及記》可謂家喻戶曉。埃及法老肆意奴役以色列人,長達四百三十多年,禁止以色列人敬奉造就猶太人的神。以色列人的身心都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耶和華看到了這一切。

為了解救以色列人,使其回歸正信,回歸到美好的應許之地,摩西奉耶和華之命,帶領以色列人走出埃及。法老王心腸剛硬,聽不進神諭,也不放人。為了懲戒法老,於是神讓摩西大行神跡,命他用手杖擊打河水,河水瞬間就變成了血。埃及全境不僅所有的水都變成了血水,就連木器石器大地上也都布滿了血。

神降血災,只是為了警醒法老,令他回心轉意。然而法老王一意孤行,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天意,背棄神諭。神降下十大災難,包括血災、蛙災、瘟疫、雹災、黑暗之災等等。面對慘烈的天譴,法老終於認識到了自己的所言所行得罪了神,才為埃及招來了這麼多的災難。於是同意讓以色列人離開埃及,讓他們自由地敬奉猶太人的神。

在這則聖經故事中,河水變赤是神對人的警示。當人懺悔,順天意而行,天譴才會停止,人才能從災難中真正地解脫出來。

古籍示警:赤如火血 天下亂

在東方,中國歷來有「天人合一」的說法,人事與天象遙遙相對應。古代不少先賢善觀天象,能夠根據不同的異象變化,推演人事,為此總結出不少經驗。

對於赤色異象,中國古人認為,「赤色者主兵荒」。當出現類似血月、血色天空等天象時,會被視為不祥之徵兆。

大唐高人李淳風著作《乙巳占》,其中記載了多則赤色異象,比如:
「赤氣漫漫血色者,流血之象。」
「赤氣覆日如血光,大旱,人民飢,赤地千里。」
「赤氣屈旋停住者,其下有兵血流。」
「城營上有雲如眾人頭,赤色,下多流血死喪。」
「赤氣出參旗,不出一年,西胡來欲盜中國,若侵地,不出三年,天下煩擾,百姓多憂。」

從這幾條看,赤色異象對應到人間,多會發生兵禍和旱災,尤以血光之災居多。

清朝《古今圖書集成》引述《管窺輯要·天變色占》中說:「天以輕清為體。色變昏黑者,君不明;慘白者,喪憂。赤如火血,兵起,天下亂。」

天赤如血 皇權變更

在中國史上,當王朝走向沒落時,血色天空預兆著政權危亡,國君的命運。據《續資治通鑑》卷八十七記載,宋徽宗改元建中靖國(1101年)後,夜空出現了「赤氣亘天」,「有赤氣起東北,亘西南,中函白氣;將散,復有黑祲在旁。」一團赤氣出現在東北方,橫亘至西南,中間還有白氣。氣將散時,其旁又出現了黑色的不祥之氣。當時右正言任伯雨解讀此天象,認為上天降下異象,會出現宮禁陰謀,以下犯上,以及北方夷狄出兵的徵兆。勸諫天子任用忠良,罷黜奸邪佞臣,痛擊奸惡,以挽回天心。

據《宋史》卷二十三記載,靖康元年閏十一月丁酉日,再次出現「赤氣亙天」。時值金兵攻打汴梁,上天連日降下暴風雪,足有三尺多深,以及「日赤如火,無光」之異象。後來金兵攻入京師,擄走了宋徽宗、宋欽宗二帝以及大批皇室宗親,去了北方。北宋滅亡。

元順帝末期也曾多次出現下雨血、起紅霧,以及赤氣蔽空如血的異象。《元史·五行志·火不炎上》卷五十一記載,「(至正)二十一年七月己巳,冀寧路忻州西北,有赤氣蔽空如血,逾時方散。」「乙酉,大同路北方,夜有赤氣蔽天,直過天庭,自東而西,移時方散,如是者三。」

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七月癸酉,京師赤氣滿天,如火照人,自寅至辰,氣焰方息。」 就在這一年,元廷離開大都,退回到蒙古草原,因順帝繼續使用「大元」國號,史稱北元。

天空紅赤如血預兆著皇權更迭,或國君難以善終的命運。明朝末代國君崇禎亦然。

天赤如血 預兆崇禎難得善終

據《漢南續郡志》記載:明朝崇禎元年(1628年),「全陝天赤如血。五年大飢,六年大水,七年秋蝗、大飢,八年九月西鄉旱,略陽水澇,民舍全沒。九年旱蝗,十年秋禾全無,十一年夏飛蝗蔽天……十三年大旱……十四年旱」。從記載來看,天赤如血異象後,災難叢生,一直伴隨到崇禎末年。

《四庫全書》中也詳細記載了這一異象:「崇禎元年(1628年)三月二十五日。五鼓。全陝天赤如血。巳時漸黃。日始出。占曰此赤眚也。主大旱,有急兵。是年白水賊王二反。」

明朝(1368年-1644年)享國祚二百七十六年,最後一位皇帝是崇禎。自崇禎登基伊始,陝西全境出現了「天赤如血」異象,隨後各種災難迭出不窮。除了饑荒,水旱災害,還包括大瘟疫,比如1633年山西爆發的鼠疫,史稱「明末大鼠疫」,以及1643年北京爆發的「京師大瘟疫」,這場大瘟疫導致二十多萬人死亡。

崇禎十六歲(周歲)即位,就得擔負起抵禦外患、削平內亂的重擔。他有心勵精圖治,但任人不得法。加之各級官員貪腐成風,橫徵暴斂中飽私囊,蛀空了明朝大廈。即使崇禎勤於政務,有意革新,但因其生性輕信多疑,聽信讒言,殺大將袁崇煥,自毀長城,毀掉了東北的防務,使皇太極有了可趁之機。崇禎登基伊始,全陝出現「天赤如血」異象預兆了他的最終結局。他在位十七年,終是無力挽回亡國之天意,大明江山亦斷送在他的手上。

從東西方記述來看,河水變赤,赤色蔽空均是對王廷和國君的警示,很有針對性,同時也帶有預言性,預兆著一國國運,政權更迭,亦或國君的最終結局。以史為鑑,當天譴蒞臨,幾人能醒?

參考資料:
《聖經》
《乙巳占》卷九
《宋史》卷二十三
《三國志·魏書》卷八
《元史·五行志》卷五十一
《續資治通監》卷八十七@*

來源:大紀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