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外星人合作的實錘證據:The Wilson/Davis Documents

外星人

文:夷人

這是一份適合「外星人考據派」挖掘的線索。根據UFO 推特的一些討論,紐約時報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出一個專題。

Wilson指美軍上將,也是前國防情報局長Thomas R. Wilson。而Davis,指科技外包商Eric Davis。文件中還涉及幾位關鍵人物,比如退休軍官Will Miller,已故宇航員Edgar Mitchell,UFO研究者 Dr Steven Greer,以及另一位前國防情報局長Patrick M. Hughes (原來是Wilson的上司,退休後Wilson接任國防情報局長)。

有人把這份備忘錄當成「smoking guns」,意思是美國與外星人合作的實錘證據,它驗證了飛碟墜毀,逆向科技,外星人協議,MJ12(外星人事務12人委員組)等等,甚至還可作為軍方承認特異功能存在性的證據。

前國防情報局長Thomas R. Wilson

科技外包商Eric Davis

退休軍官Will Mille

UFO研究者Dr Steven Greer

已故宇航員Edgar Mitchell

前國防情報局長Patrick M. Hughes

文件地址:

docs.google.com/documen

這份資料於2019年6月被洩露到網上,它可能是某些研究者從已故宇航員Dr Edgar Mitchell的遺留文件裡找到的。涉及2002年10月16日,前國防情報局長Thomas R. Wilson與科技外包商Eric Davis的一次會面,Eric Davis以速記方式記錄這次會面內容。

事件起因是1997年4月在國會與五角大樓進行的UFO簡介會。UFO研究者Dr Steven Greer, 宇航員Edgar Mitchell在退休軍官Will Mille的安排下,給美國議員與軍方高層做UFO事件匯報,其中聽取匯報的高階官員,便包括Patrick M. Hughes (當時國防情報局長),Thomas R. Wilson(當時國防情報副局長)等人。2001年5月,Steven Greer他們安排了多位退休軍官在國家媒體俱樂部進行公開作證。

1997年的UFO簡介會,讓Thomas R. Wilson意識到自己在UFO問題是受到系統的蒙蔽,以他的高階職位,本來不該有資訊盲點。所以他通過調查,發現確實存在一些不為人知的黑色項目,而且它們被某個集團非法把持,Wilson動用職權找到相關部門以及項目承包方,卻被拒絕給予進一步資訊,並受威脅放棄UFO調查。2002年10月,Thomas R. Wilson與Eric Davis的會面談論的便是這些內容,也略帶美國官方特異功能研究,多次提及Will,Steven,Edgar之前的工作,可看成是後續的進展。

內容很多,我抽空翻譯一部分。關於這份文件的解讀,建議看以下鏈接,調查記者Joe不僅解釋了文件中描述的內容,而且深入研究此次會話的前因後果,並與相關人員做多角度驗證。因為文件的速記性質,資訊難免碎片化,Joe的解讀已經對個中情節進行整理,但總體看來還是會顯得零零碎碎,我的翻譯也盡量保留原樣,雖然文體有些難看。


以下是調查記者Joe對Wilson/Davis Documents文件的解讀:

根據這個速記筆記,2002年10月16日,Davis博士被告知,要在上午10點前往拉斯維加斯的EG&G特殊項目大樓與海軍上將Wilson會面。三個半個月前的7月29日,Wilson將軍剛從國防情報局長的位置上退休, Davis博士被告知要準時到達。 Wilson比預約時間遲到了十分鐘,他穿著西裝,現在已是平民,由一名中尉,一名指揮官和一名負責開車的士官陪同。 Davis博士走進威爾遜的車,車停在建築後面。

Wilson說,Oke Shannon(科學家)與他交談了兩個小時,試圖說服他與Davis博士談談他(Wilson)於1997年4月10日以及兩個月後的六月,在五角大樓告訴Will Miller的事情。 4月是Miller,Mitchell博士,Greer博士,Shari Adamiak和Stephen Lovekin對國防部官員做UFO資訊簡報日子,在那時,Wilson從NRO文件的首頁得到Miller和Greer給他的文件代號,以便利用職權找到與UFO相關的祕密文件(USAP,Unackowleged Special Access Programs,一種絕密文件類別)。 六月似乎是Wilson告訴Miller調查結果的日期。 Edgar Mitchell博士曾說,四月份的UFO簡介會過後幾周,一位男士帶回消息,但我認為「幾個月」(六月)的可能性更大。 我不確定那個打電話通知Mitchell的男士是Wilson還是Miller,不過我猜測應該是Miller。 無論是誰,我都不會懷疑Mitchell博士被告知Wilson的搜尋結果。

Oke Shannon還希望Wilson與Davis博士就Leslie Kean在《波士頓環球報》上發表的文章進行交談,該文章題目是,「UFO話題—墜毀/回收的UFO飛行器/屍體,以及MJ12這樣的UFO祕密委員會(或陰謀集團)」。

Wilson確認UFO資訊介紹會曾於1997年4月10日在五角大樓會議室舉行,會議參加者包括Mike Crawford上校,Patrick Hughes將軍(時任國防情報局局長,Wilson的上司)等人。 會議結束後,Miller和Wilson私下談論了兩個小時的UFO,MJ-12,羅斯威爾UFO墜毀事件/外星人屍體,Wilson對這些話題很感興趣, 並告訴米勒,他曾看到一些記錄,知道美國軍事/情報機構在收集UFO近距離接觸的資訊,以及外國政府在此領域的工作。

Wilson證實Miller曾針對MJ-12 或UFO陰謀集團提出了一些問題,包括詢問UFO墜毀事件,並確認他於1997年6月下旬致電Miller,且告訴Miller他的觀點是正確的,換句話說,Wilson向Miller確認美國確實存在這樣一個隱祕組織處理UFO問題。

Wilson告訴Miller,他找到了線索,並告知他是怎樣摸清來龍去脈的,以及都找過甚麼人,但他沒有給出具體的名字。

Davis向Wilson展示了Miller給他的信(Miller寫給Davis的一封信,涉及資訊咨詢業務,見文後附圖),並請Wilson對其內容進行評估。 Wilson笑了,說他沒有告訴Miller一切! Wilson和Davis說,Miller只是知道他(Wilson)曾在五角大樓內部進行了紀錄檢索,僅此而已。並說Miller可能有能力猜出哪一家科技承包商擁有外星飛行器的硬件(指飛碟殘骸)。 Wilson告訴Davis,不值得花太多錢向Miller購買資訊,順便開玩笑說,Miller在佛羅裡達州擁有包含私人海灘的漂亮房子。 (Joe註:我曾拜訪過Miller的房子,它是很不錯,但不在海灘上,也沒Wilson說的那麼高檔)。

Wilson說,Miller可以針對國防承包公司提供很好的建議,但這就是他所知道的。

Oke Shannon曾告訴Wilson有關JA的所有情況(JA可能是John Alexander,一位退休軍官,公開提過UFO,特異功能等超自然現象),並說JA是個騙子,Oke不信任他。

「 AP-10」小組在BDM開會(BDM指一家技術服務公司,也是受人尊敬的國防承包商Braddock Dunn&McDonald)。 這可能是在談論John Alexander的高級理論物理學(UFO)研究小組,即該小組在著名的國防承包商BDM處開會。

Wilson說,他和Shannon曾討論過遙視等特異功能(Joe註:遙視是一種特異功能性技術,美國軍方註重研發該技術用於間諜行為,旨在發掘人類擁有的自然直覺/精神天賦。)

Shannon曾告訴Wilson,說Davis是一個團隊合作者,知道甚麼時候閉嘴,也和媒體沒甚麼關聯,並遵守所有保密限制—雖然他並不是政府人員,也沒有保密通行證。 Davis譜系純正,且在專業和私人關系上都極為出色。(譯者註:這段是Shannon之前向Wilson介紹Davis,並說Davis的好話,以促成此次會面,在會面中Wilson把對話轉述給Davis聽)

Wilson對Miller非常生氣,因為他認為Miller出賣了別人對他的信任,無論是在私人,還是在專業上—特別是他們倆人作為情報同事/海軍軍官之間的私人談話,不應該洩漏給Steven Greer和Edgar Mitchell。 軍官之間存在所謂的海軍友情或兄弟情誼。(譯者註:1997年UFO簡介會之後,Miller和Wilson單獨談了兩個多小時,Miller把此談話內容告訴Greer和Mitchell,暴露了Wilson對此事的看法以及軍隊內部的博弈)

Miller既然已經告訴Edgar和Greer談話內容(Miller / Wilson之間對話)。他到底給Kean透露了多少資訊?(Kean曾寫了一篇軍方與UFO的文章)

Wilson告訴Davis,「如果你破壞了我們之間的信任(指外洩此會面內容),我會否認與你曾經會過面,而且否認所有說過的事情,以後也將不會再和別人(指沒有保密許可的外人)討論這個話題—此話題極為機密,僅僅提及它,都可能違反了安全條例,所以談論它會帶來巨大風險—相關資訊保管極為嚴密—對此資訊的控制簡直到了荒謬程度—我從沒見過其他黑色項目會像這樣嚴格管制。」

1997年4月,Wilson與Miller,Mitchell和Greer會面/匯報,一周後,威爾遜開始花了45天時間調查UFO相關項目,他打各種電話,敲了很多同事的門,與不同相關人員交談。

Wilson解釋說,確實存在一個項目,它被隱藏在一組高度安全的特殊訪問權限項目裡面(Special Access Programs SAP),該項目主要處理墜毀/修複的UFO,並且由美國一個頂級的私人航空/國防承包商負責研發工作。 他使用了「其中最好的一個」來描述承包商,但由於這是「核心機密」而沒有指出該公司的名稱, 「核心機密」這個詞匯在會面中出現多次。 顯而易見,稱得上頂級承包商的,是波音,洛克希德·馬丁,格魯曼·諾斯羅普(Grumman Northrop),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 )等公司,也可能還有其他一些實體。

根據Wilson的說法,該項目是一組未被承認的特殊訪問權限項目之一(unacknowledged Special Access Programs,簡稱USAP),並被一般的特殊訪問權限項目(SAP)掩埋/覆蓋。 (Joe註:Greer博士幾十年來多次使用USAP這個詞,並用它命名一部紀錄片。我認為正是因為他的貢獻,公眾才對此保密文件級別有所了解。)

Wilson被告知,存在一個特殊項目記錄組,它不屬於通常的特殊訪問權限項目(SAP ),是一組未確認/被剝離/被放棄的特殊項目群,不歸屬國防部長William Perry於1994年組織的常規SAP部門管理,它們與其他項目分開,但通過傳統的SAP掩人耳目。 Wilson找到了這些不尋常的項目記錄組,並閱讀了項目索引摘要。

到底Wilson找到的項目歸屬甚麼SAP類別?他沒有回答,只推說是「核心機密」。

代號是甚麼?他沒有說,又是「核心機密」。

項目承包商是誰?他只說是一個航空航天技術承包商,而且是頂級的。

具體是誰?他沒有說,再次「核心機密」。

Wilson確定了相關人員的身份後,便打電話給他們,並告訴他們,他想知道墜毀UFO項目計劃,他們在其中的作用,以及他們手裡都有甚麼東西等等。Wilson問他們,是否聽說過MJ-12或類似的組織代號,與墜毀/恢複的UFO工程相關。 他們的回答是……對的!

Wilson得以安排與他們的項目主管,公司律師和安全主管進行一次會面,並於6月中旬飛到會面地點。 他們告訴他,由於之前發生過一次審計調查,他們幾年前差點就被暴露出來。 當時他們不得不給審計員看了所有的情況,為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他們(只祕密研究外星科技的承包商)與五角大樓SAPOC(SAP監督委員會)達成了一項協議。

那時,Wilson是國防情報局的副局長,認為自己有權限對這些黑色項目有監督之權,因此要求得到正式的項目通報,並命令外包公司讓觀摩研究現狀。 但是Wilson被告知他不需要知道此事,訪問要求被當面拒絕了。 Wilson原來並不在項目公開者清單上, 他很生氣,但也無濟於事。 Wilson能夠看到那份特殊人員名單,其中大多數是平民,沒有政客。

他們的項目負責人說,該項目:

不是任何武器項目

不是任何情報項目

不是任何特殊的行動或物流項目

Wilson問,既然不是上述的那些項目,那它到底甚麼性質。 他們只好承認說,這是一個反向工程項目,他們手裡有多年前墜毀並被回收的完整飛行器/ UFO,飛行器的來源未知(盡管「他們對此有一些想法」)。 而且,他們認為該飛行器「會飛」(太空,天空,水裡或不同維度間的飛行?)。 而且它「不是地球上的技術,不是’人工’創造的,非人類所為」,他們試圖理解和利用該技術。 他們的項目已經進行了「多年」,但由於缺乏可以合作開展工作的合格人員/專家(僅有400-800名從事此項工作),進度「非常緩慢,甚至幾乎沒有成功」。

Wilson問他們Miller之前提過的問題,也就是有關羅斯威爾事件(飛行器/屍體/屍檢​​),霍洛曼空軍基地著陸事件,MJ-12以及其他被洩露出去的文件內容,Zamora 著陸案例以及Bentwaters目擊事件。 但沒有得到回應。

Wilson說,將Corso的故事與他從這些人那裡得到的回答進行比較,足以使他相信,Corso說的是事實,也就是Corso看過外星人飛碟殘骸。

盡管他們願意分享一些資訊,但最終,Wilson還是被拒之門外,無法參觀該設施。 他揚言要投訴,但這些人沒有讓步。 後來,他確實向特別訪問項目監督委員會(SAPOC)投訴。 然而,Wilson被告知委員會支持承包商的立場,他應該「立即放棄調查並完全放手,最好忘記它」,因為這不在他的監督範圍之內。 盡管他生氣並大喊大叫,但被告知,如果堅持不肯就此作罷,他將提前退休,「損失1或2顆星」,也失去升任國防情報局局長的資格。

Jacques Gansler是新任國防部副部長,專門負責採購與裝備。 他曾得到一份UFO殘骸回收項目的簡報:UFO是真實存在的,但所謂外星人綁架案是假的。

Wilson不想再與任何人談論這個話題,它有暴露的風險,最好到此為止。

這個文件讀起來像速記筆記,但沒人知道那是當時的談話記錄,Davis博士在會面期間或會面結束後做了大量速記筆記。 談話快要結束時,威爾遜問:「您將如何處理這些資訊?」 聽起來Davis博士正在做筆記,而且Wilson知道。 我也有自己的理由,相信它是當時的真實記錄,並認為這次會面確實發生了。 我堅信此點,但也知道仍然會有一些人對此表示懷疑。 我們且假設這是真事,即便如此,我們也無法確定Wilson對Davis所說的每個細節都是真實的。 也許承包商向Wilson喂了真假混淆的資訊,也許文件本身就是一種資訊扭曲,以糢糊公眾的認知? 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真相如何。

Wilson / Davis文件中也附帶2002年4月25日軍官Miller寫給Davis博士的信,與此主題相關。

(譯者註:在會面結尾處,Wilson與Davis還談到軍方對遙視等特異功能研究,也提及幾位著名的功能人士,比如Pat Price。Davis的公開工作與「特異功能」領域相近,他著重研究反重力,瞬間傳送等匪夷所思的「偽科學」,而且這些項目往往是國防部資金支持的,文後附帶相關資訊。)


15頁原文件截圖如下,包括Miller發給Davis的信件:


或許有朋友會好奇,這位科技外包商Eric Davis到底是做甚麼的,為甚麼會和國防情報局長會面,又為甚麼要關註UFO與特異功能。

說來很有意思,Eric Davis是另一位傳奇科學Dr Harold E. Puthoff的同事。Harold曾經為斯坦福研究員(SRI)工作,以特異功能者Uri Geller為研究對象,還在Nature發表過相關研究結果,雖然Nature最後把稿件移除。Harold現在也是UFO熱門研究機構TTSA 的關鍵人物。

您如果搜尋一下Eric Davis以往的項目,保證讓您辣眼睛,它包括反重力研究,真空能提取,瞬間傳送等等,這不是民科騙子麼?可是,他的項目偏偏都有軍方資金加持呢。

比如以下關於瞬間傳送的研究,也是美國空軍實驗室項目:

Eric Davis的軍方研究項目

earthtech.org/pubs/davi

U.S. Government Program Contract Reports:

Davis, E. W. (2011), 「Quantum Tomography of Negative Energy States in the Vacuum,」 Defense Intelligence Reference Document, Defense Futures, DIA-08-1102-007, Technology Warning Division (DWO-4), Defense Warning Office, Directorate for Analysi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Washington, DC.

Davis, E. W. (2010), 「Laser Lightcraft Nanosatellites,」 Defense Intelligence Reference Document, Defense Futures, DIA-08-1011-001, Technology Warning Division (DWO-4), Defense Warning Office, Directorate for Analysi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Washington, DC.

Obousy, R. K. and Davis, E. W. (2010), 「Warp Drive, Dark Energy, and the Manipulation of Extra Dimensions,」 Defense Intelligence Reference Document, Acquisition Threat Support, DIA-08-1004-001, Acquisition Support Division (DWO-3), Defense Warning Office, Directorate for Analysi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Washington, DC.

Davis, E. W. (2010), 「Concepts for Extracting Energy From the Quantum Vacuum,」 Defense Intelligence Reference Document, Acquisition Threat Support, DIA-08-1004-007, Acquisition Support Division (DWO-3), Defense Warning Office, Directorate for Analysi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Washington, DC.

Davis, E. W. (2010), 「Antigravity for Aerospace Applications,」 Defense Intelligence Reference Document, Acquisition Threat Support, DIA-08-1003-018, Acquisition Support Division (DWO-3), Defense Warning Office, Directorate for Analysi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Washington, DC.

Davis, E. W. (2010), 「Traversable Wormholes, Stargates, and Negative Energy,」 Defense Intelligence Reference Document, Acquisition Threat Support, DIA-08-1004-004, Acquisition Support Division (DWO-3), Defense Warning Office, Directorate for Analysis, 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 Washington, DC.

Froning, H. D. and Davis, E. W. (2006), 「Study to Determine the Effectiveness and Cost of a Laser-Propelled 『Lightcraft』 Vehicle System,」 Final Report AFRL-PR-ED-TR-2003-0033, Air Force Research Laboratory, Air Force Materiel Command, Edwards AFB, CA.

Davis, E. W. (2006), 「Military Aerospace Vehicles: Breakthrough Capabilities & Features in 2050,」 Final Report AFRL-PR-ED-TR-2004-0081, Air Force Research Laboratory, Air Force Materiel Command, Edwards AFB, CA.

Davis, E. W. (2004), 「Advanced Propulsion Study,」 Final Report AFRL-PR-ED-TR-2004-0024, Air Force Research Laboratory, Air Force Materiel Command, Edwards AFB, CA.

Davis, E. W. (2004), 「Teleportation Physics Study,」 Final Report AFRL-PR-ED-TR-2003-0034, Air Force Research Laboratory, Air Force Materiel Command, Edwards AFB, CA.

Davis, E. W. (2003), 「Ball Lightning Study,」 Final Report AFRL-PR-ED-TR-2002-0039, Air Force Research Laboratory, Air Force Materiel Command, Edwards AFB, CA.


已故宇航員Edgar Mitchell曾在2010年的採訪中,對Davis/Wilson會面作了隱晦的確認。

H+:當您在月球上時是否看到任何外星人?

EM (Edgar Mitchell):沒有,一個也沒見到。

H +:登月時,您進行過任何形式的「心靈研究」或「 意識擴展」實驗嗎?(Psyhic 和 ESP,指特異功能類實驗)

EM:嗯,是的,但不僅僅在月球上。 我們在往返月球過程中都進行了這個實驗。 我與幾位醫學科學家同事都對J.B. Rhine的研究感興趣,所以一起計劃該項研究。 我們幾乎在最後一刻決定做這個小型「特異功能」實驗,本來計劃在休息期間共進行六次實驗,把去程與返程包括在內。

H +:你們到底做了甚麼實驗?

EM:我們採用了Rhine和其他超心理學家一直使用的方法。 我在數據板上設定由25橫6列的網格表,然後使用隨機數字生成器,每次隨機生成數字「 1、2、3、4和5」的其中之一,並把它填入網格中。

數字「 1、2、3、4和5」分別對應「 Zenner」符號:星形,十字形,波浪線,圓形和正方形。在任何約好的日子裡,我會根據之前生成的數字列,在適當的欄中寫下相應的符號。 然後,我對著符號集中意念,每個符號專註十五秒鐘。 與此同時,地球上的四個同事努力接收我的意念,按照同樣的順序寫下這些符號。 我們計劃一共做6次,但實際上只做了4次。

H +:那麼,您是在去程完成兩次,並在回途完成兩次?

EM:沒錯。 我回來後,將結果發給當時兩位著名的超心理學家,分別是杜克大學的J.B. Rhine博士和紐約的Karlis Osis博士。 我說:「這就是我們所做的,能分析一下這些數字嗎?」

他們都積極而獨立地做出計算,假設地面人員已完成6組數據,產生這樣結果的概率是1/3000。 但是,我實際上只做了四組,所以需要為此作下校正,結果概率變為1/13,000。 因此,即便我和地面研究者的距離,達到將近200,000英裡,與實驗者彼此在同一棟大樓中一樣,得到的數據基本是吻合的。

(註:該實驗表明,心靈感應不受距離限制。具體實驗內容翻譯起來有些困難,可能存在描述錯誤,如有疑問,請查看原文)

H +:政府是否正式給過您關於UFO的介紹?

EM:不。完全沒有。

H +:那麼,與參謀長聯席會議情報委員會上將的匯報會中,所謂的「匯報」,是指您向他們介紹您所知道的UFO內容,而不是相反,對吧?

EM:是的。 讓我從頭給你講整個故事。

當然,故事的開端是,我在羅斯威爾附近的佩科斯河穀長大。 1947年,我正讀高中,當時發生了所謂的「羅斯威爾事件」。 那天,《羅斯威爾日報》(Roswell Daily Record)上出現了有關外星飛船墜毀的報道。 但是第二天,報紙轉換口徑,說墜毀的是「氣象氣球」。 對我而言,事情到此為止。 因為我當時正忙著考大學,所以根本沒把它放在心上。

但是很多年後,我登月並回到地球。即使我們一家已經不再住於佩科斯河穀,我還是回到那裡做了一次演講。 我想,可能因為我登過月,又是本地長大的男孩,在那些父老鄉親眼裡,我比較可信。 所以他們在一些場合拉住我說話, 這些老鄉親都曾親历1947年羅斯威爾事件,並以不同方式參與其中(即使現在他們都已過世,我最好還是讓他們保持匿名)。

通常,老鄉親會在某些場合拉著我的袖子問:「我可以和你說話嗎?」 然後,他們會告訴我那些故事,比如在當時,他們如何參與屍體入殮,或者幫忙指揮交通等等類似的事情,他們確信這是一次真正的外星人事故。 鄉親們不想帶著祕密死去,並認為我是一個可靠的傾聽者,所以才會拉著我的袖子說:「我想告訴你這些祕密。」

H +:這麼多年來,一共有多少不同的人拉著手臂告訴你,他們是羅斯威爾事件的親历者?

EM:我估計大約有4或5個人是事件的親历者,或者親历者的後代。這裡的親历者,是指真正參與事件的人。

H +:是甚麼時候告訴你的?

EM:那是我從月球回來不久後,當我回到城鎮參加演講活動時。但聽也就聽了,直到1997年,Disclosure Project的Steven Greer博士與我聯繫時,我都沒有因為聽到這些資訊,去做甚麼事情。

H +:關於這些人的角色,您能否給我們一個更詳細的解釋?

EM:例如,有人是喪事承辦人,被要求為小屍體提供棺材。 另一個人是現場附近的交通管制者,因為他們需要把出事地點圍起來。 據這些人說,他們都在事件發生後立即被要求保守祕密, 空軍人員命令他們不要談論它。 在許多情況下…他們被告知,如果擅自談論相關話題,會帶來嚴重的威脅。

與我交談的人中,有一位是少校,他與羅斯威爾墜毀現場的第一目擊者傑西·馬塞爾少校在同一個基地。 他向我證實……是的,那是一個真實的事件。 近年來,我還遇到了傑西的兒子Jesse Marcel Jr.。他解釋說,父親將墜毀飛碟的一些殘片帶回家給他和母親看,然後才送回基地。

H +:那麼,Steven Greer博士何時與您聯繫? 接下來發生了甚麼?

EM:那是1997年,我對UFO事件越來越感興趣,Disclosure Project的Stephen Greer博士與我取得了聯繫。

他拉上我和另外一位海軍指揮官威爾·米勒(Will Miller)去華盛頓開會,恰巧Miller也住在佛羅裡達州。 在華盛頓,我們敘述並解釋了各自的故事,並相信它們是真實的。 我們三個,另有兩位海軍官員,得以進入五角大樓,並與參謀長聯席會議情報委員會主席會面。

我們分別講述了UFO的有關知識和掩蓋事件: 「這就是我們所知道的。 您能幫我們確認一下嗎?」

海軍上將說:「我對此一無所知,但我有權利知道,我會找到答案並與你們聯繫。」

好吧,他沒有在過後回覆我。 但他確實聯繫了Greer博士,大致這麼說:「是的。 你們說的都是真的。 我知道確實存在黑色預算資金,並且是從五角大樓內部分配出去的。」

Greer博士轉告給指揮官Miller,後者再打電話給告訴我:「是的,Greer得到了海軍上將的回覆,他確認五角大樓裡有一個辦公室,為所有這一切提供資金。」

我有另一位聯絡人,他涉及機密計劃所以必須保持匿名,這位先生在拉斯維加斯與海軍上將Wilson會面。Wilson一直在尋找資料,並試圖獲知與UFO事件有關的「strategic access program」,但他被拒絕了。

(註:「strategic access program」可能是Edgar Mitchell的語誤,實際上應該是「Special access program」 ,即「特殊訪問權限項目」,簡稱SAP。Edgar口中的神祕聯絡人應該就是Davis。)

H +:您認為,究竟是誰「拒絕」Wilson尋訪此資訊?

EM:暫時,我們只能說是某個陰謀集團。 我只是通過傳聞間接了解到些情況,因為我從未直接接觸該集團。 但是,它似乎可以追溯到艾森豪威爾政府。 如果您還記得艾森豪威爾的告別演說,那是有官方記錄的,他在那兒說:「要提防軍工複合體。」 UFO研究領域的每個人似乎都認為,有一群軍事人員控制著相關知識,並且他們是祕密的保管者。

事实上,Wilson/Davis文件很可能就是从Edgar Mitchell处泄漏出来的,Edgar过世后,把身前收集的资料交给一些UFO研究者,Wilson/Davis文件或许也在其中。Edgar与Davis在当时都是UFO研究机构National Institute for Discovery Science (NIDS)的成员,Davis与Wilson会面后,可能把会面纪录在NIDS内部小范围分享。

下面链接是NIDS曾经的一个PPT介绍,描述了该机构的研究范围,包括UFO以及与之相关的其他超自然现象。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