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認識自己嗎?「錯看」自己,有多容易!

錯看自己
有一種說法想必不少人聽過:我們說話的聲音在別人聽來,其實跟我們自己聽上去是不一樣的,因為當我們說話時,聲音不僅會從空氣傳導進耳朵,還會通過頭部骨傳導被耳朵接受。如果想知道別人耳朵裡自己的聲音是甚麼樣的,就只能先把自己的聲音錄下來再播放了。而在另一個關於長相的說法裡,我們在鏡子中看到的自己,會比真實的自己顏值高30%,原因是我們的大腦過於善良,怕我們接受不了自己的真實長相而做的腦補工程……也行吧,挺好的。

2020年,我們研究了人們在心理認知方面犯過的錯誤。然而我們對自己的外表又了解多少呢?考慮到每天都會攬鏡自顧,你可能認為自己對於面容以及身體的認知相當準確。但事實證明,我們在對自己外表的評估上也會犯一些令人詫異的錯誤。

錯誤的面龐

毋庸置疑,我們大多數人都十分熟悉自己的臉,但是這並不能阻止我們犯錯誤。如果你成為了某人極其親密的朋友,你可能會發現很難將自己和他們的臉區分開來。主導這項研究的科研人員懷疑,這是因為我們將密友部分吸納到自我概念中。

發表於2020年早期的一項構思新巧的研究也發現,我們對自己個性的認知也會影嚮腦海中自己的面容。對於一個自稱外向的人來說,他們對於自己面容的心理印象誇大了外向相關的特徵。我們如何看待自己的心理和身體似乎有著緊密的關聯,而這一關聯不僅適用於面容也同樣在身體上得到了印證。

扭曲的身體

面容與個性研究團隊成員在一項測試中要求39名年輕女學生對自己的體型作自畫像。然而受試者的表現非常糟糕。事實上,他們自我感知到的臀寬與實際值有著天壤之別。在這項研究中,自尊水平與這些誤解息息相關——自尊水平越低的人,越傾向於誇大自己的臀部尺寸,也越會認為「典型」的美女應該更苗條一點兒。

圖片
© Love To Know

我們同樣也會犯身材相關的錯誤。例如,當人們感覺到自己身強力壯時,他們往往會認為自己比實際更高大。此外,根據一項2019年發表於《皮層》雜志(Cortex)的研究,一般健康的人都會對自己的體型和身高有一種扭曲的認識。參與這項研究的40名年輕受試者都會高估不同身體部位(例如手和腿)的長度,而低估這些部位的體積。研究團隊認為,與之前的猜想相左,這些發現進一步證明了健康成年人對於自己的體型實際上並沒有非常準確的認知。

奇怪的身材改變

雖然你可能不會對身體的每一個細枝末節都了然於心,但是你可能會認為你的身材一直相當穩定。然而令人驚訝的是,人們很容易感受到自己正發生巨大的變化。

由安娜·塔哈杜拉·希門尼斯(Ana Tajadura-Jimenez)主導的「魔鞋」實驗就是一個極佳的例證。受試者頭戴耳機,穿著帶有麥克風的涼鞋走路,耳機裡只會傳來步行音調較高的聲音。這使得受試者感覺到身體更加輕盈。為甚麼呢?研究團隊認為,這是由於音調較高的走路聲音一般是由小動物發出的——為了試圖解決這種不協調,受試者的大腦自動縮小了他們自我認知中的身材尺寸。

(www.ucl.ac.uk/news/headlines/2014/nov/magic-shoes-how-hear-yourself-instantly-happy)

塔哈杜拉·希門尼斯最近還在研究「匹諾曹聽覺錯覺」:如果成年人在聽到簡短的升調聲音時牽拉食指,他們會感覺到自己的手指在變長,然而年幼的孩子卻不會產生這樣的錯覺,所以這似乎是我們後天所習得的(技能)。其他研究也發現,我們會將「高」音與更高的物理位置聯繫在一起。因此塔哈杜拉·希門尼斯懷疑,當我們了解到此種關聯後,它便開始更加潛移默化地影嚮我們的感知。

有人能感受到自己的第三只手嗎?

圖片
© BMED Report

感覺自己突然變輕了一點或有一根手指在變長,這是一回事。但我們很容易受到更極端的身體錯覺的影嚮,這又是另外一回事。盡管「橡膠手錯覺」(橡膠手錯覺指的是一種健康個體將非肉體的假手視為自己真實身體一部分的體驗,已成為一種研究身體擁有感的重要範式,譯者註)非常經典,「三只手錯覺」(指的是通過讓假肢與雙手同時出現在視野中並加以同時刺激的方式讓大腦認為自己有了第三只手的感覺,譯者註)同樣很酷,但我個人最喜歡「芭比娃娃錯覺」,它讓人覺得自己和小娃娃一樣大。

在這項研究中,受試者佩戴頭戴式顯示設備並觀看從玩偶視角拍攝的低頭看(玩偶)自己的視頻。接下來,研究者在同一時間反複觸摸玩偶和受試者大腿的同一位置。這種錯覺產生(與「魔鞋」研究類似)的原因是我們的大腦利用感官的輸入來構建並更新對於「自我」的心理認知——如果輸入產生了變化,我們的認知也會產生變化。

變換的身體

類似的方法也會讓人感覺別人的臉、手甚至是整個身體都變成了自己的。當我們接受別人身體的同時,也在其他方面產生了改變。心理學家讓人們感到他們擁有了愛因斯坦的身體(從而提高了認知能力),也感受到擁有了弗洛伊德的身體(從而提高了為自己提供建議的質量)。正如2021年發表的研究所闡明的那樣(再次使用相似的技術),這一技術的確存在著讓人感到自己被拷貝了的可能,而另一版本的自己正處在同一個房間中。

與朋友配對進行身體交換的實驗也得到了一些有趣的結果。回溯關於面部心理圖像和性格的研究,瑞典卡羅琳斯卡研究所(Karolinksa Institute)的帕維爾·塔奇科夫斯基(Pawel Tacikowski)和他的同事們利用芭比娃娃錯覺讓一個人「寄居」於朋友的身體裡,並發現這個人也有了與朋友相似的心理特徵。因此,如果他們認為自己的朋友非常健談、自信,那麼在交換身體後,他們對這些特徵的自我評價也會有所提升。這進一步證實,我們在身體和心理上的自我認知與我們對自己「是誰」的感知有關。

聲音

我們的身體經常讓自己感到困惑的另一個方面是:我們的聲音。許多人都有著這樣的經历:當第一次在錄音中聽到自己的聲音時,會討厭它。早在1966年,心理學家就記錄下了這種名為「聲音對抗」的現象。這是因為在我們說話時,通過骨傳導的低頻聲音比我們僅通過空氣傳導所聽到的要多。所以在錄音中,我們的音調聽起來比我們習慣的更高,這會讓我們感到不安,因為這使我們對自我認知產生了懷疑。

然而,有些時候你發出的音調可能比你實際聽到的更高。發表在《公共科學圖書館期刊》(PLOS One)上的一項研究表明,我們傾向於用更高的音調與地位更高的人(老板、成就較高者等)進行交談。高音調的聲音被認為是不太占優勢的,所以這可能是一種從屬的信號,這取決於具體情況,可能對你有用,也可能沒有——但無論如何,這一點是應該被了解的。

軀體變形障礙

人們對於身體有較其他方面更為極端的誤解。盡管健康的人的確也會產生錯覺,但如果一個人過分註重自己外表上的缺陷——這個缺陷要麼根本不存在,要麼在他們腦海中被無限放大——那麼他就會患有軀體變形障礙(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圖片
© Baptist Health

研究認為,每50個人中就會有1個人出現這種情況,而且有人擔心,旨在「修複」缺陷的自拍濾鏡會讓這種情況變得更加嚴重。對一些患者而言,他們對身體的誤解與自己的體型有關——他們認知中的自己比現實中更瘦,肌肉更少或是體重更重。這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影嚮,因為對身材的認知偏差會導致包括厭食癥在內的飲食失調。

相關研究表明,盡管我們自認為對自己的身體有著清楚的了解,但事實卻是截然不同的。我們不僅容易對自己外表的各個方面產生誤解,我們對自己身體的心理控制也是相當脆弱的。

文/Emma Young譯/藥師校對/Amanda

原文/digest.bps.org.uk/2022/03/14/how-well-do-you-know-what-you-look-like-research-on-self-perception-digested/

本文基於創作共享協議(BY-NC),由藥師在利維坦發布

文章僅為作者觀點,未必代表利維坦立場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