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鬼故事,這是一個悽美的愛情傳奇

海棠花

這不是鬼故事,這是一個悽美的愛情傳奇,這是一個名叫湘雲的女孩,講述的她幾世輪回的愛情故事。

湘雲據稱能記得數世以前的經历。

曾經有一世,湘雲是一個士人的兒子,出生時有一根骨頭橫著長在胸間。一個道士就對他家人說:「這是情骨呀,我能幫他去掉,否則,恐怕將因此連累他幾生幾世!」家人卻都厭惡這種說法,竟將道士給轟走了。

長大一些後,湘雲也沒表現出有異於常人的地方,只是多愁善感,獨自悲傷。無論風花雪月,還是悽風苦雨,都會讓他傷感不已。他對世間俗事渾不在意,只喜歡流連於女孩子們之間,但卻也算得上一往情深,並沒有非分之想。他常慨嘆說:「我不幸被這形骸所累,死後如能相見於氤氳司,求生我於蛾眉班中。」

院子裡有一株海棠花,湘雲對其愛護備至,每到花開放的時節,他就親自為其搭起紫羅棚幛,替花遮風擋雨,並時常開玩笑說:「你要是枯萎了,我甘願為你殉葬!」每當花凋落時,湘雲必定要跑到樹下去哭泣,邊哭邊訴說,哭訴完,則必定會大病一場,年年如此。他的父親懷疑是海棠樹在作祟,於是竟指使人將樹給伐倒了,湘雲聽說後大慟,竟因此而死。

初死之時,湘雲只覺得惶惶無措,不知所歸,忽然眼前現出漫天的彩霞,溪穀絢映如錦繡一般。有兩個婢女正在路上等候他,湘雲於是隨著婢女到了一座大宅子中。

之後只見許多釵環曡翠的女孩簇擁著一位老夫人走了出來,只見她玉容端麗,服飾就如古代的妃子一樣。但湘雲卻只顧左顧右盼看妹子,老夫人向他問話,居然都沒有聽見,旁邊的侍者只好牽著他的衣服提醒說:「夫人問你話呢!」

湘雲此時卻又因為慌張還是說不出話來,滿堂的人為之一笑。老夫人笑著說:「看來公子是真癡呀!」

一會,侍者便引著湘雲退了出來,經過一扇月門,把他帶到了一間房子裡。房中帷榻衾枕甚雅,湘雲剛一進去,就有幾個小丫鬟擁著一個妹子進來坐到了榻上,之後丫鬟們就一哄而散了。

湘雲側著身子站在妹子旁邊,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妹子推了他一把,之後就脫掉衣服進到了被窩裡,湘雲就又特意拿著盞燈湊到枕邊來看,妹子羞紅著臉,微微有怒色,隨後轉身面向了裡面。湘雲先是仔細瞧瞧妹子的被子,恐怕哪裡沒有裹好而讓她被風露所侵,又將帷帳為妹子遮好,恐怕燈光會晃到她的眼睛,之後坐在了妹子旁邊,既不敢亂動,也不敢出聲,生怕會攪擾到她的清夢。

東方既白,妹子醒了過來,發現湘雲居然沒有睡在自己身邊,略帶嘲笑地問他:「公子貌如冠玉,為何沒有丈夫氣?」湘雲答說:「得聞薌澤,我就已經很滿足了,我之好色,不在牀笫之間。」

妹子微笑著唾了他一口,湘雲趕忙用衣襟去擋,須臾之間,懷中居然多出一朵海棠花來,不禁奇怪地問妹子是怎麼回事。妹子蹙眉道:「公子不認識妾嗎?公子從前所珍愛的那株海棠,便是我呀。感念公子同死之情,妾願意生生世世與君同作多情之物。」

說罷,老夫人忽然讓人來叫湘雲,湘雲過去後,老夫人於是命侍者展開一面繡幡,之後讓人招搖起舞,繡幡中便飄出了無數飛花,落在了湘雲衣服上,並且不再落下,緊接著一股暖風自地而起,湘雲頓時感覺身體輕得就像片葉子一樣,飄飄然隨風而往,片刻過後,驀地與一棵樹相觸,身體遂與樹相合,枝葉搖動起來,就像使喚自己手臂一樣,湘雲這才意識到,自己已轉生為了一株海棠樹。他旁邊則是一株桃樹,正是海棠妹子所依托,二人不勝歡樂。

而兩棵樹所處的地方,正好是某個員外家的花園,園中還有許多其它的花姊妹,一時都過來和他倆打招呼,相互之間相處甚歡。月明風清之時,常一起游戲與清池碧草之間,情致十分的悽婉。

沒過多久,桃花開始綻放了,員外有個女兒叫雪燕,長得極其漂亮,趁著桃花開放就帶著幾個丫鬟到園子裡來玩,走到海棠前時,無意地問說:「為何還沒有開花呢?」

湘雲聽了,當時就要開花,海棠妹子勸止他說:「公子花期尚在半月之後,怎麼能夠匆匆開花?違背花時而綻放,恐怕將折損自己的壽命!」

湘雲卻不聽,等到了第二天,居然就真的開花了。可惜雪燕卻忘記了這事,竟一連好幾天沒來,湘雲只好看著自己為她開的花凋謝掉。可湘雲卻還不死心,又再次開花等著雪燕,一連開了三次,雪燕才終於看到,她在樹下徘徊了很久,之後折了幾簇花枝,帶回去插在了膽瓶裡,湘雲得知後不勝喜悅。

誰知第二天,那員外聽說海棠花開了,居然就四處發請柬請親朋好友過來賞花,湘雲的花朋友們知道了,就都過來慰問他。

很快,就聽到外面車馬轔轔,各色頂冠踏履之輩紛至而來,各種酒餚也都擺到了花園裡,一時人氣酒氣燻騰如毒霧一般。一大群人酒酣之後,就開始吵吵嚷嚷,高談闊論,聒噪得湘雲不勝其擾,日暮時,這群醉鬼又一人折了好幾簇花枝,才心滿意足地去了。

忽然一陣晚風乍起,落華繽紛,湘雲嘆息說:「封家姨(即風神)為何黃昏而來呀?」於是便病倒了,沒幾天竟就枯死了,海棠妹子也因為太過傷心,很快也就死了。

後來他倆再次回到了老夫人的身邊, 老人家對倆人慰勞體恤十分周到,再後來兩個人又一起同生同死了數世,其中細節可惜不能詳記。

不知轉生了多少次,湘雲終於獲得了可以投胎成人的資格,而且是投胎為女兒家,臨別時,海棠妹子哭著對他說:「我們之間因緣深矣,可是卻竟又無可奈何,然而這情根糾結,又何時才會有終極呢?請從此做出抉擇吧,以後不要再游蕩於人間了!

說罷,海棠妹子一把將湘雲推下了樓,經历了一陣汗漫後,遂投胎為了一戶金姓人家的女兒, 也就是湘雲。

長大後,父母想給她找個女婿,可湘雲卻說甚麼也不肯,而對於那些漂亮妹子們,卻還是像前世那樣熱衷與愛惜,幾乎都忘了此生自己也是妹子了。常對人提起以前身為海棠樹時,每當有人折她的花枝,都會感到一陣劇烈的疼痛,可是如果是雪燕妹子來折的話,就會因為癡醉於妹子的漂亮,而絲毫不覺得疼。

在湘雲長到了二十幾歲時,忽然有一天有一個比丘尼去到了她家裡,而湘雲見到對方時,竟恍惚間如遇見了舊相識一樣,而家人們卻誰也不認識這尼姑。

湘雲握著比丘尼的拂塵與之對話,就如在參悟一般,比丘尼對湘雲道:「葉上的露水何其清澈,可是稍一沾衣就會破碎,草上的秋霜何其潔白,可是稍一觸碰就會消失。」

湘雲問:「究竟如何?」

比丘尼道:「太陽裡的霞光,非空非色;鏡子中的花影,是幻是真?」

湘雲點了點頭,比丘尼便告辭了。

第二天,湘雲便死去了,臨死前對家人詳細地說了自己這許多世以來所經历的蘭因絮果,並懇請家人將其務必埋葬在海棠樹之下。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