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古代洞穴裡發現了未來的電池?穿越時空已經出現了?

穿越時空

作者:薩沙

 

世界上究竟有沒有穿越這種事?誰知道呢?也許是扯淡,也許不是。在古代洞穴中,發現了未來生產的電池?是電池穿越了還是人穿越了?聽薩沙說一說吧。

90年代,老馮遇到了一件至今讓他不明白的事情。

也許,他一生也搞不清這是怎麼回事了。

老馮是中國核工業部的科研人員。

他的工作以前是祕密,現在也早已公開了,就是找鈾礦石。

50年代中國為了制造原子彈,在蘇聯幫助下在全國尋找鈾礦,結果在新疆和湖南找到了兩處,解決了燃眉之急。

然而,隨著中國核工業的發展,尤其是核電站越來越多,現有的鈾礦不夠使用。

中國是鈾礦資源很貧瘠的國家,世界排行幾十位。從50年代到90年代,中國陸續發現了一些鈾礦,質量都很差,幾十噸甚至幾百噸礦石才能提煉一二百克。

到了改革開放以後,為了繼續開發核電能源,核工業部又組織很多團隊四處找礦。

中國傳統的鈾礦基地,是在新疆克拉瑪依。

 

然而,這裡的礦產量有限,70年代已經開採光了。

蘇聯專家和中國專家都認為,新疆地區可能存在鈾礦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90年代開始,老馮帶著自己的團隊幾十人,根據上級的計劃,開始在新疆工作。

然而幾年內,他的團隊和其他十多支團隊幾乎找遍了新疆,並沒有發現可以使用的優質鈾礦基地。

最後,整個新疆只剩下帕米爾高原、塔克拉瑪幹沙漠這2個地方還沒有找過,條件太惡劣了。

接到上級命令,老馮帶著團隊來到了塔克拉瑪幹沙漠邊緣的羅布泊。

在90年代之前,羅布泊是軍方封鎖的地方,不允許老百姓和其他機關隨便進入。

這裡是未知的地區,只有國家和軍方特許的科學團隊,比如彭加木團隊才能進入。

老馮的團隊,來到羅布泊邊緣的一個小村子。

 

這裡本來是軍隊的營房,軍人撤退以後就有一些退伍軍人和軍屬居住(都有國家的安置,生活無憂)。

村子很小,只有幾十人。村長是個70歲的老軍人,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拿過勛章,受過重傷。

老馮和老村長是熟人。

老馮的父親是老村長的戰友,2家不怎麼走動,交情還是有的。

這個村子是半軍半民,平時也有守衞禁區的任務,加上羅布泊有狼,幾乎家家都有槍支,比如56式半自動步槍。

本來老馮他們只是在這裡歇腳,順便看望一下老村長這個長輩。無意中,老村長說了一件事,卻讓老馮感了興趣。

老村長說,距離他們存在大概3天的路程,有一個規糢很大的地下洞穴群。

羅布泊本來是中國第二大內陸湖,幹涸以後眾多地下河就成為了洞穴。

這幾十年,都傳說洞穴鬧鬼。有一次,他們還看到有人在洞穴附近活動,懷疑是美國、蘇聯或者國民黨派來的特務。

聽了以後,老馮覺得很有意思。

鈾礦一般會在地下,在洞穴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真的有特務,他們為甚麼會跑到這個洞穴附近呢?會不會是這裡有鈾礦呢?

不管是不是,先去看看再說。

老馮他們團隊立即駕車趕到這個大洞穴群,結果是欣喜的。

探測儀器上確實有微量的反應,說明洞穴裡面很可能就有鈾礦。

老馮立即向上級匯報,隨後帶著自己的幾十人開始了探測工作。

老馮是個很細致的人,他們一點點的探索,繪畫出地下洞穴的地圖。

這個洞穴沒有水,非常幹燥。洞穴的總長度,估計至少有10公裡以上。

這裡沒有水,又是在沒有甚麼野生動物的羅布泊,基本沒有發現甚麼東西。

 

奇怪的是,他們仍然發現了幾件怪事。

首先,在洞穴口不遠處,他們發現了一只猴子的骸骨。羅布泊哪裡有猴子,這只猴子是從哪裡來的呢?

尤其奇怪的是,猴子的手臂上有個金屬的手環,上面寫著幾個漢字。這顯然不是野生猴子,可能是家養的。

猴子沒有遭遇過襲擊,看起來似乎就是餓死渴死的。這很正常!出了洞穴就是無邊的戈壁灘,氣溫高達40度。猴子不敢出去,只能餓死渴死在洞穴口。

很奇怪,但老馮他們也沒有多想。可能是甚麼人,比如說耍猴的人或者養猴子做寵物的人,經過這裡,將猴子遺棄了,或者猴子自己跑掉了。

1980年彭加木在羅布泊失蹤後,曾經組織數千人經過2次大規糢搜尋,很多人來到這裡。或許就是其中一個人丟下的吧。

自然,搜尋彭加木為甚麼要帶猴子?這無法自圓其說。

然而老馮的任務是找鈾礦,對猴子當然是不關心的。

 

還有,他們在洞穴深處,發現了幾節電池。

洞穴深處走上大約四五公裡,突然開闊起來,出現一個巨大幹枯的地下河牀。

這個河牀高長寬都有好一二千米,高有幾十米,就像天然的地下城堡,與世隔絕。

這裡空空蕩蕩,甚麼都沒有,卻有幾節似乎用過的電池。

奇怪的是,電池上寫著中文,卻不是老馮他們見過的任何一種電池,樣子也很奇怪。

即便如此,老馮他們也沒有多想。

不過是電池而已,又不是飛機大炮,有甚麼關系。

 

最後,他們發現了似乎有人類活動的跡象。

在洞穴的深處,丟下了幾個塑料袋,還有食物殘渣。

看起來,這很像美軍或者其他外國軍隊的速食口糧和飲料。

當時的解放軍,尚且沒有推廣這種軟包裝的軍糧。

這又能說明甚麼呢?

最多是有外國特務來過偵查吧,同老馮他們沒有關系。

老馮團隊將所有這些東西都拍照留存,將包括猴子屍骨之內都裝起來,當做物證。

他們關心的是這裡究竟有沒有鈾礦!

結果還是讓人激動的。

這裡有著明顯的鈾礦反應,幾乎可以斷定這裡的地下就存在鈾礦。

老馮的工作就是發現鈾礦,隨後鑒定和開採就不歸他們負責了。

等到接班的大批同事趕來以後,老馮團隊將所有資料交給他們,就回到烏魯木齊述職去了。任務順利完成,大家都很高興。

只是興奮,沒有持續太久!

鑒定的結果出來了,這裡雖有鈾礦,品質卻不高,是那種介於可以開採和不能開採之間的礦石。

即便如此,這也是國家的重要戰略資源。

國家將這個洞穴封閉起來,開始小規糢的開發。

 

這事似乎就這麼結束了,老馮也沒有在關心這件事,他也無法關心。

十多年後的一天,已經退休的老馮在家看電視。

突然,他發現了一件大怪事。

電視上,一個軍民合作的企業,推出了一款新的電池。

這是今年剛剛研發的新產品,是所謂的高能電池。

這樣一節電池,可以讓普通手電筒使用很長時間。

這個廣告做了很久,詳細說明了電池的強大性能。

老馮一時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它竟然10多年前洞穴裡面發現的電池,一糢一樣。

震驚之下,老馮急忙電話同幾個老同事溝通,他們也都很吃驚,覺得不可思議。

一個老同事告訴他一件事:大概10年前,我聽說我們在羅布泊發現的那個洞穴鈾礦,因質量太差,中止開採了。但是,軍方覺得這個洞穴非常好,就在裡面建造了地下研究基地,據說是研究核武器的。後來據說他們又在洞穴裡面發現了新的礦石,比鈾礦還要有用。具體是甚麼礦石,他們又研究甚麼,沒人知道。這是國家最高機密。我也是聽一個老朋友說的。

這件事實在太怪了!

10多年前的洞穴中,怎麼能挖出現在的電池呢?

這又不是聊齋故事。

老馮百思不得其解,幹脆決定回去看看。

然而,他駕車趕到那個洞穴的時候,發現根本就進不去。

外圍幾公裡全部被列為軍事禁區,被鐵絲網以及哨卡攔住了。

哨兵告訴老馮,就是他們士兵也不能進入基地內部,只有持著特別通行證的科研人員才能進出。

另外,特別通行證也分為好幾種。真正能夠進入洞穴核心研究室的科研人員,不少過20個人。

於是,老馮無功而反。

失意之下,他決定順路去拜訪老朋友,也就是當年的老村長。

沒想到,老村長已經去世好幾年了。

見到老馮,老村長的兒子神色詭異的,交給他一份信。

這是是老村長彌留時候寫好的,要求一定要交給他。

老馮莫名其妙,這又是搞甚麼東西啊?

他打開信,剛看了幾眼,就驚獃了

這是老村長的懺悔信。

 

原來,老村長說的看過特務真有其事。當時確實有個穿著怪異的人,在70年代徒步走到老村長他們村外。

文革時代,全民皆兵,說核大戰隨時可能爆發。

當時全國各地都高度警惕,民兵四處巡邏,以防止特務破壞。

當晚,老村長和2個民兵在村外執勤,立即發現了這個人。

看他似乎穿著軍裝,身上好像還有武器,老村長三人頓時判斷他是蘇聯特務。

他們對他高喊「站著別動」「放下武器」!

然而,那個人根本不聽,揮舞著雙手向他們跑過來。

過於緊張,一個民兵開槍就打,一槍就將這個人打倒了。

老村長他們跑過去的時候,這個人已經斷氣死了。

然而,在死人身上搜尋的時候,他們竟然發現了一些寫著中文的東西。有個金屬手鐲一樣的東西,上面有簡單的幾個漢字。

 

老村長他們3個人嚇得半死。

他們聲音顫抖的商討了一下,認為死者可能是解放軍的特種兵或者偵察兵。這個軍人來羅布泊偵查,被他們誤殺了。

在當年,哪怕是誤殺軍人,也足夠3個人掉腦袋的。

人到了這個時候,都是想方設法躲避災禍。

於是,老村長和這2個民兵,決定私下處理屍體,隱瞞這件事。

好在當時是晚上,只有他們3個人看到了這件事。

將這個死人的衣服和物品全部脫下,開車1整天後,埋在戈壁灘的一個地方;屍體則埋在戈壁灘的另一個地方。

隨後,他們開始戰戰兢兢的等待軍隊上門找人。

奇怪的,之後長達二三十年,根本沒有任何單位來尋找過這個人。

有意思的是,當時老村長丟了一手,留下了證據。

他將死者手腕上的金屬手鐲,偷偷帶走了。

為啥?

老村長沒有直接殺人,萬一有人來查,他就會主動揭發,減輕自己的罪行。

然而口說無憑,留下手鐲就是證據,證明自己沒有說謊。

然而,直到老村長病死,也沒有人來查,這事就不了了之。

老村長一輩子良心不安,死前留下了一份信和這個手鐲,交給老馮,讓他去向組織上匯報。

當然,他這麼做是有原因的:2個民兵早就死了。

其中一個民兵,也就是開槍的那個人,一直心驚膽戰,常年嗜酒,早在90年代末期就死於肝癌。

另外一個民兵,年齡很大,幾年前也心髒病去世了。

所以,老村長這時候揭發,也不會讓別人倒霉。

看完這封信,老馮看到這個手鐲,震驚不已。

一時間,他突然醒悟了是怎麼回事。

為啥?

這個手鐲同猴子帶著的手鐲一糢一樣,只是大小不同。

老馮立即試圖去找到這個死者的屍體。

可惜,老村長並沒有說埋在哪裡。

茫茫的戈壁灘,別說埋一個人,就算挖坑埋上一百個人,你也沒法找去。

猶豫再三,老馮向組織上匯報了這件事,並且將手鐲交上去。

上面告訴他,此事涉密,不允許對任何人說,包括妻子和子女。

這件怪事,就這麼結束了。

 

這事是不是存在?

我只能告訴你,洞穴發現電池和猴子骨頭是存在的。其他的事情,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實。

最後,薩沙做一點自己的分析,純屬瞎猜。

很顯然,這是一個穿越事件。

這個洞穴變成了實驗室,利用發現的特種礦石進行未知的研究工作,可能就是空間轉移或者時間轉移。

在那個電池出現的時代,也就是2010年以後,試驗可能有了初步的成果。

它先將猴子傳送回去,也就是若幹年前的同一位置。

猴子沒有生存能力,死在了洞穴裡,卻也可以證明成功了。

但是究竟能否傳送人成功呢?

還是要靠試驗。

也許,一個志願者也傳送回去,到了70年代。

此人在洞穴裡面吃了東西,帶著剩下的補給徒步走出去,試圖同政府聯絡。

結果,他被意外殺死了。

在傳送志願者的時候,試驗者已經知道猴子傳送成功了,因為90年代發現了猴子的骨頭。

但人有沒有成功,沒有人知道。

他們又做了一次試驗,將志願者傳送回去。

然而,隨後10多年,直到老馮匯報了這件事,才決定試驗成功。

那麼,下面會做甚麼,這就沒有人知道了。

其實,時空傳送的理論很簡單,關鍵在於人類無法解決巨大的能量問題。

如果真的發現超級礦石,時空傳送也就就像今天滴滴打車一樣,隨時隨地都可以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