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阻止殉情,每年520玉龍雪山的索道都要停運

殉情

所有用諧音生造的節日,就屬520最愚蠢,因為別的節日可以糊弄,520你就必須用真金白銀的展示你愛的有多深。

幾乎所有商家都套路算盡,想借著這個日子,從你羞澀的囊中努力再掏幾個鋼鏰,唯獨玉龍雪山的索道在此刻顯得絕世獨立。

圖片

在商家痛宰情侶的520,玉龍雪山景區則選擇主動歇業一天。這個舉措和仁慈沒有關系,主要是害怕有人殉情

表現對愛情忠貞不二的形式有很多種,在陝西表現形式是「私奔」,而在雲南表現形式則是「殉情」。如果你留意新聞就會發現,真正發生的殉情事件大概率在雲南。

圖片

圖片

這裡要特別提醒,「殉情」和「轉賬」一樣都不是衡量愛情的好標準,任何以身家性命為代價的示愛方式,都不值得提倡鼓勵。

圖片

「殉情」在雲南是如此深入人心,以至於「玉龍雪山」度假區,甚至開發出以「殉情」為賣點的旅游項目。

穿著紅色戲服的演員,一聽見聒噪的喇叭傳出解說詞,就從表演臺一躍而下。配合著麗江獨有的文青民謠。順著鋼纜飛過游客頭頂,表演相愛的青年男女殉情的橋段。

圖片

應該沒有比他們愛的更洶湧的人了,在旅游旺季每天要死30多次,要知道莎士比亞也只安排羅密歐朱麗葉死了一次。

大多數歌舞演藝,也基本上是以「殉情」作為故事劇本,一般都是解說員操著帶著雲南口音的普通話,進行配樂詩朗誦,經過專業「殉情」表演的演員,把精心彩排的殉情節目,表演給游客。

圖片

不僅如此,很多旅游景點的開發,也是主打「殉情」牌,風景秀麗的玉龍縣雲杉坪,立上了殉情穀的石碑,文化宣傳上也大書特書,刻意凸顯這裡的殉情屬性。

圖片

獻祭生命本應該是表現愛情最悲壯方式,而商業化卻讓「殉情」的規格和檔次雙雙降低。這也導致很多文化程度不高的文藝青年,誤以為在玉龍雪山可以找到真愛。

 圖片

結果是大多數慕名而來尋找真愛的人,除了找到酒托和購買沒用的樂器甚麼也得不到。

以「殉情」文化為噱頭的營銷方法,就像是生長在傳統風俗之上令人難堪的尖銳濕疣。但這並不代表「殉情」這一納西族特有的文化傳統,會喪失原本的莊重和意義。

在雲南納西族「殉情「的历史自古就有,他們民族崇尚自由戀愛,男女互相認識的門路很多,隔三差五就有大小廟會。

 圖片

納西族三多節

青年人出門除了惹是生非就是惦記異性,情投意合的年輕人在廟會偶遇,擦出火花再正常不過,經常私定終身。

但轉折點發生在1723年,清朝實行「改土歸流」,自由戀愛轉變為父母包辦婚姻。納西族年輕人就產生了「生不同眠,死亦同穴」的想法。

圖片

納西族盛行東巴教,也給「殉情」提供了強有力的信仰支持。東巴教經典裡有大量關於「玉龍第三國」的描述,那裡被描繪為人間天堂。

當婚姻無法自主選擇時,大量青年男女,決定收拾細軟跑路,去往「玉龍第三國「過好日子。

圖片

東巴教祭祀

事實上宗教對於「殉情「行為的態度,縱容到近似於蠱惑。東巴教會專門為」殉情「而死的年輕人們,舉行盛大的祭風儀式。讓他們的靈魂能去玉龍第三世界。

圖片

祭風

與之配套的音樂和文學,對於「殉情」也起了推波助瀾的促進作用,膾炙人口的敘事長詩《魯般魯饒》講述了以殉情為結尾的悽美愛情故事。

圖片

殉情長詩魯般魯饒

從1723年開始,「殉情大調」順應時代,開始大範圍傳播。清代餘慶遠在《 維西見聞紀 》記載:「閑則歌男女相悅之詞,曰『阿舍子』,詞悉比體,音商以哀,彼此唱和,往往奔舍於山間深林中。」

「殉情」是一個莊重的喪事喜辦的儀式。一般情況下兩人盛裝出席,把自己想要的吃穿用度,全部置辦齊全,就像過年一樣,找一處風景優美的地方,狂歡幾天幾夜。然後吞金,跳崖或者上吊,慷慨赴死。

圖片

納西族已故的著名女歌手阿孜咪奶奶曾說

她小時候當地殉情之風很盛,僅她所見所聞的殉情情侶就有一百多人,有一次在邨子後山一次有六對情侶一起自縊殉情。有一次有四男四女一起在邨頭山上「游舞丹」(殉情之地)自縊而死。

值得一提的是,在納西族的「殉情」历史中,女子殉情的決心往往比男子更大,對於臨陣脫逃的負心漢,女方家人將對其進行觸及靈魂的「必吐」(打冤家)「。

納西族的「殉情」風俗,成為研究東巴社會文化的突破口。從社會學角度,納西族對於「殉情」行為的鼓勵和縱容,是對文化入侵的一種最劇烈的反抗和宣戰。

應對以百年為單位的文化沖突,詩歌、音樂才是最強大的武器。1949年后取消了父母宗族的包辦婚姻,納西族重新獲得自由戀愛的權利,「殉情」之風銳減。

此時民間歌謠對婚姻壓迫的控訴越來越少,「劉三姐」的出現,開始轉向地主階級進行控訴和鬥爭。

圖片

當我們以愛情為線索,了解波瀾壯闊的「殉情」史時,文化的沖突和融合成為「殉情」背後強有力的註解。

有趣的是,同樣以「愛情」線索,嘗試解構當代新的文化現象「520」時,我們只能找到爛俗的「諧音梗」和一些網貸截圖。

圖片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