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奇幻小說元祖——托爾金的中土世界到底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

魔戒

文:戲言

《精靈寶鑽》是托爾金先生的兒子對其生前未出版書稿進行編纂、整理之後形成的書籍,這些文稿與《魔戒》三部曲、《霍比特人》一樣,都屬於中土世界的傳說,記敘了中土世界第一紀元的故事,在《中土世界:戰爭之影》發售之際,讓我們來了解一下,中土世界到底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

麥教授之前在「混核理論」中也講過這個故事,但是為了照顧編年史的篇幅和長度,麥教授無法兼顧一些細節,這一篇算是一個詳細的補充版本。

Episode 0: 創世錄——愛努的大樂章

始有一如(Eru),「獨一之神」,其名在阿爾達(Arda)為伊露維塔(Ilúvatar)。

正如書中第一句話所說,在一切的起源之前,只有唯一的神——伊露維塔。

她用不滅之火Flame Imperishable, 伊露維塔獨有的創世之力,又稱祕火,Secret Fire)創造了眾愛努(Ainu,Ainur),即「神聖者」。

這些愛努是她意念的產物,在萬物創造之前就與她同在,類似於基督教神話中的天使。

伊露維塔對他們說話,並教給了他們一首樂曲的主題(一支樂曲的核心部分,古典樂中通常是指在開頭出現,且在樂曲不同部分不斷重複與變奏的一段核心旋律)。

伊露維塔給出的主題中蘊含著她的啓示、智慧和意念。愛努們依照這樂章的主題對伊露維塔歌唱,伊露維塔便心生歡喜。

但是伊露維塔創造眾愛努的意念各不相同,因而每位愛努起初只能理解伊露維塔意念中孕育出他們各自的那一片段。所以眾愛努對伊露維塔所提點的主題各有領悟,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他們只能根據自己的理解獨唱歌曲。

慢慢的,愛努們在傾聽同胞手足歌唱的過程中,開始相互了解,於是在獨唱過程中,間或出現了幾位同唱。愛努們通過同唱不斷加深感悟,得以緩慢的成長,隨著不斷地傾聽,同唱也越來越和諧一致。

 

於是伊露維塔召集所有的愛努,向他們宣布了一個比以往所有樂曲都更加偉大玄妙的主題,其初始的榮光與終焉的壯麗令愛努們大為驚奇,他們對伊露維塔躬身致敬,久久無言。這個主題就是後來的中土世界。

伊露維塔令愛努們和聲共唱這一宏大樂章,並讓他們根據自己的意願,發揮各自的才能,使這樂章更加豐富美麗。

於是眾愛努們開始歌唱,美妙的歌聲超出了語言所能描繪的極限,聲音在廣袤的空間中久久不絕,到達了極遠與極深之處。樂曲與回聲甚至流進了「空虛之境」The Void, 沒有伊露維塔和不滅之火的地方),虛空遂不再空無一物。

伊露維塔靜坐著傾聽這愛努們的樂章,起初聽來一切都完美無瑕,但隨著主題的發展。一位名叫米爾寇( Melkor) 的愛努想把自己想象出來的事物織入樂曲中。這件事本來無可厚非,眾愛努都在極盡所能使樂曲更加美妙動聽。但是米爾寇不同,他希望把他想象出的、與伊露維塔主題不和諧的事物添加進去,為自己所唱的部分增加力量和光彩。

米爾寇是眾愛努中能力最強,知識最豐富的一位,其他愛努們擁有的天賦和才能,他多少都會一些。他常常進入空虛之境尋找不滅之火,因為他心中那股想要越過伊露維塔獨自創造事物的欲望越來越強,所以他進入造物主伊露維塔不在的空虛之境,想要尋找能夠創世的不滅之火,在空虛之境中制作完全由他所造的世界。

但是不滅之火與伊露維塔同在,他無法在空虛之境中找到不滅之火,於是他的心中開始生出煩悶與厭惡,並醞釀出許多和同胞不一致的念頭。

如今,他將這些念頭與情緒織入了他負責吟唱的樂章之中,不和諧的音符立刻在他身邊傳開,他附近的愛努思路被打斷,樂曲也漸漸變得雜亂無章,愛努們變得沮喪和傷心。

有的愛努為了樂曲和諧,甚至放棄了原有的想法,開始配合起米爾寇的音樂,於是不和諧之聲逐漸蔓延,直到那狂亂的聲音像風暴一樣漸漸靠近了伊露維塔的寶座。

於是伊露維塔起身,她舉起左手,一個嶄新的主題在嘈雜的樂聲中浮現,與之前的主題不同,這個主題富有力量,使整個樂曲再度和諧,並有了新的美感。

但是米爾寇還不罷休,繼續用呼嘯高漲的聲音與這個新主題糾纏,於是樂聲再次變得沖突,狂暴更甚之前,許多愛努甚至驚訝地停止了歌唱。
於是伊露維塔再度起身,她神情凝重,舉起右手,第三個主題在混亂中產生。這第三個主題與前兩個又不相同,它雖然聽起來溫柔甜美,卻無法被壓制、撲滅。

 

此時伊露維塔座前好似同時演奏著兩首歌曲,一首深沉、優美、糅合了哀傷,另一首喧鬧、嘈雜、混亂不堪,企圖以音量壓制另一首樂曲。

這場沖突使得伊露維塔的殿堂都為之動搖,伊露維塔第三次站起身,面容令人望而生畏,她高舉雙手,一股高於蒼穹、深過深淵的主題驟出,大樂章戛然而止。

 

伊露維塔告訴愛努們,雖然他們已經擁有高超的天賦和才能,但他們所唱的事物,伊露維塔都會將其具現化。她告訴米爾寇,所有主題的終極之源都在於她,擅自更改樂曲者將被證明不過是伊露維塔手中的器具,用來創造更美好的事物。

米爾寇聞言惱羞成怒,伊露維塔起身,眾愛努跟隨她進入空虛之境。

伊露維塔在空虛之境中向他們展示了剛才他們所唱的樂曲——一個全新的世界。這個世界以球體的形式存在於空虛之境中央,卻又不屬於空虛之境。就在他們贊嘆的時候,這個世界開始放映自己的历史,如同一個活物不斷成長,又如同一出戲劇不斷上演。(伊露維塔現在只是把中土世界的過去與未來像放電影一樣展示給愛努們,並沒有真正創造出中土,愛努們所觀看的景象被托爾金稱為「創世戲劇」。)

伊露維塔告訴他們,這個世界中的每一個事物,都是愛努們剛才所演唱的樂曲形成的,有些愛努也從中認出了自己的樂曲所構想的部分。

然後伊露維塔向愛努們講述了許多有關這個新世界的事,包括它的未來和終結,愛努們將其牢記在心。

然而,即便這個世界是眾愛努的樂曲和伊露維塔的主題所創造,但伊露維塔並沒有將自己的全部構思告訴他們,在接下來的每個紀元裡,世界中都會誕生未曾預知的新事物。

 

所以他們在觀看新世界的成長時,發現了他們之前並沒想到的事物,那就是「伊露維塔的兒女」,而愛努們創作樂章的過程,正是在為這群兒女準備居所。這些兒女是伊露維塔獨自思考出來的,不在她最初給出的大樂章主題之中,因而愛努們沒有見過他們。

但是當愛努們看著這些與自己迥異、卻又來自伊露維塔的兒女時,他們看到了自身樂曲之外的智慧,這是伊露維塔不曾展示給他們的。

「伊露維塔的兒女」就是精靈與人類,首先誕生的將是「首生兒女」精靈,然後是「後來兒女」人類。

愛努們看著這美麗的世界和未曾見過的伊露維塔的兒女,不由心向往之,想要進入那嶄新的世界中。這其中尤以米爾寇最甚,他假裝想要去為精靈和人類布置完美的居所,實際上想讓伊露維塔的兒女都臣服於他的意志。

就在愛努們欣喜的交談時,伊露維塔將這還未結束的景象取走了,周圍頓時陷入了黑暗。原來愛努們看到的一切只是一個預演,一種構思,而且阿爾達的历史還未全部上演完畢就被伊露維塔取走,愛努們只能看到精靈們式微、人類興起的時刻,在這之後的紀元以及阿爾達的終結,他們也無法知曉。

伊露維塔召喚眾愛努,將不滅之火送進虛空之境,新世界就此誕生,伊露維塔將這個世界稱為一亞(Eä,精靈語中意為「存在」)。精靈們稱其為阿爾達,凡是願意降入新世界的愛努,都可進去,將自己的樂章變成真實的事物。

這樣一來,有些愛努留在了伊露維塔身邊,住在新世界的邊界之外,其他愛努都進入到了阿爾達中,但是進入阿爾達的愛努需遵守一個約定,那就是他們的力量將受到阿爾達的束縛和牽制,在整個世界終結之前,他們都無法提前退出阿爾達,所以,他們和新世界共享生命,融為一體。

於是精靈們將進入阿爾達的愛努成為「維拉(Vala)」,即「維系宇宙之力」。(宇宙指阿爾達。)

但是當愛努們,或者說維拉們,進入阿爾達後,所見只有一片濯濯童山,萬物待興,混沌不分。因為大樂章只是一種預演和構思,剩下的都要靠維拉們自己的力量來完成。

於是漫長的時間裡,他們在這片原始的土地上構建自己樂曲中所吟唱的美好事物,直到伊露維塔的兒女們即將誕生。

維拉們進入阿爾達時,依據之前所見的精靈與人類的糢樣,給自己塑造了肉身的形體,只不過光彩要比人類和精靈奪目得多。他們本不用形體,形體對於他們,就如同衣服對於人類一樣。

他們根據自己的不同性格,為自己取了不同性別的肉身。取了女性性別的維拉被稱為維麗(Valie)。米爾寇看見維拉們把大地塑造得秩序井然,還取了俊美的肉體,於是愈發嫉妒,心裡的憤怒使他給自己所取的肉體黑暗又可怖。他到處破壞維拉們所創造的事物,甚至比其他所有維拉都要強大,於是維拉們和米爾寇之間爆發了戰爭。

在描述這場大戰之前,讓我們先來了解一下,中土世界有哪些維拉和維麗。

Episode 1:維拉本紀

維拉

尊為神君的維拉有7位,尊為女神的維麗也有7位

其中7位神君按力量大小的排序分別是:曼威、烏歐牟、奧力、歐洛米、曼督斯、羅瑞恩、托卡斯;

7位女神分別是:瓦爾妲、雅凡娜、涅娜、埃絲緹、薇瑞、瓦娜、奈莎。

而米爾寇的名字在大地上已不被提起。

這些維拉和維麗就是阿爾達世界的諸神,他們有著各自不同的能力與職務,這其中——

萬王之首、風與氣之維拉——曼威:與米爾寇出自伊露維塔同一意念的兄弟,米爾寇本身是最強大的愛努,但是曼威與伊露維塔最親近,被指定為萬王之首,是阿爾達中的神王。曼威掌管阿爾達的風和氣息,甚至遠達「阿爾達之面紗」Veil of Arda,阿爾達的大氣層)的氣流都被他掌控,強壯、飛行迅速的鳥兒也聽從曼威的命令。

星辰之後、星光維麗——瓦爾妲(Valda):與曼威同居的王後,美麗遠超精靈和人類的語言所能描繪,掌管阿爾達中的光,在愛努大樂章時就反對米爾寇,是米爾寇最害怕的愛努。瓦爾妲與曼威形影不離,居住在維林諾(Valinor)的至高之山塔尼魁提爾Taniquetil)上,他們的宮殿坐落在塔尼魁提爾終年積雪的最高峰——歐幽洛雪Oiolossë)。

當曼威在王座上眺望遠方時,如果瓦爾妲在他身邊,他就能看穿迷霧,看的比任何人都遠;若曼威在瓦爾妲身邊,瓦爾妲也可以聽見一切。深受精靈愛戴的瓦爾妲被精靈們稱為「埃爾貝瑞絲」。

水之維拉——烏歐牟:烏歐牟掌管著阿爾達的所有水,力量僅次於曼威,是曼威的至交好友。維林諾建成之後,幾乎不去參加眾維拉的會議。烏歐牟不喜歡在大地上行走,也很少像其他維拉一樣給自己塑造肉體,他出沒時氣勢驚人,如同海嘯踏上海岸,他戴著泡沫裝點的暗色盔冠,身披光亮變換的鱗甲。

烏歐牟深愛著人類和精靈,在其他維拉對他們發怒時也未曾離棄。他經常前往中洲海濱,用白貝殼制成的大號角烏魯慕瑞Ulumuri)吹奏樂曲,凡是聽到樂曲者,都無法再擺脫對大海的向往。

大地維拉——奧力:力量僅次於烏歐牟的維拉,掌管所有鍛造了阿爾達的物質。是鍛造、工匠之神,也是塑造阿爾達時最忙碌的維拉。因為能力與米爾寇最相近,所以最遭米爾寇嫉妒。

大地之後、生命之維麗——雅凡娜(Yavanna):「賜予果實者」,奧力的妻子,是諸維麗中地位僅次於瓦爾妲的女神,她身穿綠色長袍,掌管阿爾達大地上的植物和生命。埃爾達語別名叫做凱門塔瑞(Kementari)

命運仲裁者、亡者的維拉——曼督斯(Mandos):曼督斯本名叫作納牟(Namo),曼督斯是他居所的名稱。曼督斯執掌亡者的殿堂,除非伊露維塔親自裁決事物的命運,否則他通曉萬事的未來。他只回應曼威的命令,下達他的仲裁和判決。

歲月編織者、紡織之維麗——薇瑞(Vaire):曼督斯的妻子,紡織女神。她將時間之內的萬事萬物都織成故事的網,隨著曼督斯的宮殿不斷擴增,薇瑞的織錦也掛滿其中。

夢境之維拉——羅瑞恩(Lorien):曼督斯的弟弟,原名伊爾牟(Irmo),羅瑞恩同樣是他居所的名字。他是想象與夢境的主宰,他的領地羅瑞恩是世間最美的地方。

醫療之維麗——埃絲緹(Este):羅瑞恩的妻子,能夠醫治一切創傷,贈眾生以安眠。

悲傷之維麗——涅娜(Nienna):曼督斯與羅瑞恩的妹妹,悲傷的維麗,時常為阿爾達所哭泣,很少前往眾神的居所——維利瑪城,而是獨自居住在世界的西之邊緣。常去她哥哥曼督斯的殿堂,所有的亡靈都向她哭泣,因為她的悲傷能夠讓人學會憐憫,習得智慧。

力量之維拉——托卡斯(Tulkas):最後一位降入阿爾達的神靈,他在阿爾達之外發現米爾寇對眾維拉發動了戰爭,於是強大的他前來助維拉們一臂之力,面對他的怒火與大笑,米爾寇落荒而逃。此後他留在了阿爾達,成為了維拉之一。

舞蹈之維麗——奈莎(Nessa):狩獵維拉歐洛米的妹妹,托卡斯的妻子。她最喜歡林間雀躍的鹿,她在曠野中奔跑時,群鹿就巧地跟在她身後,她最喜歡舞蹈,常常在眾神之城維利瑪的草地上起舞。

狩獵之維拉——歐洛米(Orome):歐洛米雖然不如托卡斯強壯,發起怒來卻比一直豪爽大笑的托卡斯更可怕,他熱愛中洲大地,最後一個離開中洲移居維林諾,他是狩獵與號角的主宰。

青春女神、花之維麗——瓦娜(Vana):雅凡娜的妹妹,青春永駐的女神,也是歐洛米的妻子。她行經之處百花萌發,鳥兒歡唱迎接。

邁雅

邁雅(Maia)是與愛努同屬一類,但等級次於愛努的神靈,在進入阿爾達之後,他們是維拉的僕從和助手。他們的數量不詳,說得上名號的也不多,包括這麼幾位——

伊爾瑪瑞(Ilmare):瓦爾妲的侍女。

埃昂威(Eonwe):曼威的掌旗官與傳令官。

歐西(Osse):烏歐牟的僕人,主宰大陸附近的諸海,喜歡風暴,是巨浪與海嘯的掌管者。因為性情狂野,曾經背叛烏歐牟侍奉米爾寇,因為米爾寇可以讓他自由地掀起狂風巨浪。

烏妮(Uinen):諸海之後,歐西的妻子,主管風平浪靜的美好海水,只有她能約束狂野的歐西。在歐西背叛烏歐牟之後,她應奧力的請求,約束了歐西,將他帶回烏歐牟面前領罪。烏歐牟寬恕了歐西,從此歐西便一直忠誠於烏歐牟。

美麗安(Melian):瓦娜與埃絲緹的僕人,夜鶯總是圍著她歌唱。

歐羅林(Olorin):邁雅中最有智慧者,住在羅瑞恩,經常去涅娜的住所,傾聽她的哭泣和悲傷,並在她那裡學到了憐憫和耐心。歐羅林就是大家熟知的灰袍甘道夫。

米爾寇

米爾寇的名字意為「生而擁有強力者」,但自他與眾維拉為敵的時刻開始,他就喪失了這個稱謂,甚至不再被維拉們視為同胞。精靈當中的諾多族受他荼毒最深,他們不願用伊露維塔賜給還是愛努時的他的名字稱呼他,而是叫他魔苟斯,諾多族的王子費艾諾是第一個如此稱呼他的人。

魔苟斯(Morgoth):辛達語中黑暗魔君的意思,伊露維塔創造的最強大的愛努,與曼威出自同源的兄弟,眾維拉擁有的天賦,他都會一些。但是當他因為嫉恨和邪惡變為維拉們的敵人時,他的能力轉變成了對烈火和嚴寒的控制,而且陷入了對黑暗的執著之中。

維拉勞卡(Valarraukar)、炎魔(Barlog):追隨米爾寇的邁雅,被米爾寇的黑暗火燄所腐化,成為了可怕的炎魔。(即《指環王》電影中的U SHALL NOT PASS!!!

索隆(Sauron):追隨米爾寇的邁雅中最強大的一位,他起初侍奉奧力。後來開始幫助米爾寇在阿爾達處處施暴。

Episode 2:精靈的出現與米爾寇的囚禁

傳說在阿爾達大地尚未成形時,米爾寇就對維拉們發動了世界上第一場戰爭,強大的米爾寇擁有眾維拉的天賦,所以很長時間內都是他占據上風。但是後來,另一位力大無窮、勇猛無比的神靈自天外聽說阿爾達中發生了大戰,於是前來相助,他就是後來成為力量維拉的托卡斯。托卡斯一出現便驅散了米爾寇的黑暗,米爾寇落荒而逃,放棄了阿爾達。

但是米爾寇並未永遠離去,而是一直在暗地蟄伏,尋找機會重返阿爾達。

沒有了米爾寇幹擾的維拉在混沌的大地上開始了創造。為了給大地帶來光明,奧力應雅凡娜的請求造了兩盞巨燈,然後瓦爾妲將光註入燈內,曼威則賦予兩盞燈神聖的屬性。

維拉們把兩盞燈豎在比後來任何山都要高的擎天燈柱上,其中在北方的被稱為伊路因(Illuin),南方的那一盞被稱為歐爾瑁(Ormal),從此中洲大地被籠罩在維拉之燈永恆的光芒之中。

此時中洲大地四面環海,在阿爾達諸海的外圍,是更加寬廣的外環海,在無邊無際的外環海之外,是阿爾達世界的最邊緣——黑夜之牆,黑夜之牆外就是虛空之境,伊露維塔創造阿爾達的地方。

維拉們整頓了山脈、海洋和森林,雅凡娜播下了綠野的種子,一切都欣欣向榮。維拉們在大地最中央的阿爾瑪仁島上建立了他們最初的家園,這段安詳美麗的時間被稱為「阿爾達之春」。

曼威在阿爾瑪仁島上設下大宴,邀請眾維拉及邁雅。但由於奧力和托卡斯在創世過程中最為辛苦,二人十分疲憊。

於是托卡斯在宴會上睡著了,米爾寇覺得時機來臨,帶領手下的邁雅及軍隊越過黑夜之牆,來到中洲的北方。

黑暗的米爾寇所到之處都投下了濃重的陰影,但因為北方燈塔伊路因的明亮光芒,維拉們並沒有發現他。

米爾寇挖掘了一處深入地底的巨大要塞,遠離伊路因與維拉們的覺察,這座堡壘被稱為烏圖姆諾(Utumno)

米爾寇帶來的黑暗從地底向外滲透,腐蝕了大地、河流與植被。維拉們這才知道米爾寇又卷土重來了,在維拉們準備去搜尋米爾寇之前,他率先發動了攻擊,巨燈伊路因與歐爾瑁倒塌,大地也隨之撕裂,燈火傾洩而出,將整塊大陸籠罩在了火燄之中。

害怕曼威與托卡斯的米爾寇趁亂逃回了烏圖姆諾,找不到米爾寇蹤影的眾維拉只能先盡可能阻止世界進一步破碎,「阿爾達之春」就此結束。沒有了歐爾瑁與伊路因的光輝,阿爾達大陸陷入了徹底的黑暗。

面對著一片狼藉的阿爾達,無數心血付諸東流的維拉們心灰意冷,他們暫時放棄了重塑阿爾達,離開中土,遷居到世界最西面的陸地——阿門洲,但是烏歐牟深愛著阿爾達大陸,始終不願離棄,最後一個遷到阿門洲,遷居後的他還是時常通過水脈返回阿爾達,用他的力量祕密地幫助眾生;除非有要緊事,他很少現身與眾維拉一起聚會。

阿門洲往西就是寬闊的外環海,烏歐牟離群索居,住在一望無際的外環海中。其他維拉們則在阿門洲上定居,他們豎起了至高山脈佩羅瑞,作為抵擋米爾寇的屏障。曼威把自己的宮殿設在佩羅瑞的最高峰——塔尼魁提爾,亦即歐幽洛雪。

在佩羅瑞的背後,維拉們建立他們的第二個居所——蒙福之地維林諾

維林諾中存放著維拉們搶救出的最美的造物,因而比「阿爾達之春」時的阿爾瑪仁島還要美麗、聖潔。

維拉們在維林諾中央建造了一座城市——維爾瑪,意為維拉的居所。在維爾瑪的金色城門前,是維拉們聚會商議的場地——審判之環,當然了,烏歐牟很少出現在審判之環的會議上。彼時,維拉們第一次齊聚在審判之環的諸王寶座上,聆聽雅凡娜歌唱。

雅凡娜歌唱時,悲傷的涅娜用淚水澆灌了維林諾的土壤。在雅凡娜的歌聲與涅娜的淚水一同作用下,城門前的綠丘上萌生出了兩顆細芽。

隨著雅凡娜的歌唱,兩顆幼苗不斷成長,最終長成了美麗挺拔的大樹。

這就是維林諾的金銀雙聖樹,其中銀聖樹叫作泰爾佩瑞安(Telperion),金聖樹叫作勞瑞林(Laurelin)

兩棵樹交替發光,泰爾佩瑞安先於勞瑞林誕生,於是從泰爾佩瑞安開始閃燿的時候開始,維拉們第一次開始了他們的紀年。泰爾佩瑞安在開始發光之後,會历經14個小時的由弱到強、再由強到弱,直到完全熄滅,在衰減到第12個小時的時候,勞瑞林將開始發光,此時銀樹光芒衰弱、金樹光芒剛起,金銀微光交織,將維林諾籠罩在溫柔的光暈之中。

與泰爾佩瑞安一樣,勞瑞林也會經历14個小時的虧盈盛衰,在衰減到第12個小時的時候,此前已經熄滅了10個小時的泰爾佩瑞安會再度開始發光,金銀光芒再次交織,維拉們將這第二次光芒的交織作為一天的結束。

隨著時光流轉,伊露維塔兒女們降臨的時間越來越近,維拉們雖然很少再踏足阿爾達,但他們還是心系著這片大陸,那時米爾寇躲在地底的烏圖姆諾,維拉們找他不到,他就經常帶著嚴寒與烈火在天地間肆虐。

在那段維拉們離開阿爾達的漫長時光裡,傑作被毀的維拉們雖然暫時失去了再造萬物的心氣,但他們偶爾還是會離開維林諾,回到阿爾達,去關愛那片滿目瘡痍的土地。雅凡娜常常去醫治被腐蝕的植物和生靈,歐洛米也經常帶領強大的獵手追殺米爾寇麾下的怪獸。

每當歐洛米回到阿爾達時,米爾寇就躲在烏圖姆諾中瑟瑟發抖,而等他一離開,米爾寇和他的爪牙又會出來破壞。

隨著伊露維塔兒女到來的時間越來越近,眾維拉覺得不能將蘇醒的兒女們置於米爾寇的黑暗統治下,雅凡娜號召維拉們回到中洲,為即將蘇醒的兒女們戰鬥,將光芒帶去黑暗的中洲。托卡斯大聲同意雅凡娜的觀點。

此時曼督斯得到曼威的許可,告訴眾維拉,首生兒女們的確就快醒來,但按照伊露維塔的規定,精靈們必須在黑暗中降臨、第一眼看見的須是天上的星光,等到首生兒女衰退、次生兒女醒來之日,才會有光芒籠罩中洲。

於是瓦爾妲離開審判之環,登上歐幽洛雪,開始創造出許多明亮的星星。她取出泰爾佩瑞安的銀色露水,點亮了星光熹微的夜空。

當群星中的美尼爾瑪卡(Menelmacar,獵戶座)開始在天空閃爍,赫爾路因(Helluin,天狼星)發出藍光之時,在中洲大地的中北部,精靈們終於在奎維耶能湖畔蘇醒。

精靈們在湖畔生活了很久,面對著陌生而黑暗的世界,米爾寇的爪牙經常伏擊他們,將落單的精靈擄走。而維拉們對此尚一無所知。

奎維耶能是赫爾卡內海的一處海灣,湖後就是「東方山脈」歐洛卡尼。

終於有一天,適逢歐洛米騎馬東行,行經歐洛卡尼山脈時,他的金蹄白馬吶哈爾突然發出一聲長嘶,歐洛米在一片寧靜中聽到了歌唱聲,於是循著聲音找去,看到了伊露維塔的首生子女們。

由於米爾寇之前派出的暗影也騎著馬,於是一部分精靈們見到歐洛米騎馬降臨時,紛紛逃走躲開,下落不明。但也有一部分精靈留了下來,他們看到了歐洛米臉上的維拉之光,無不被其吸引靠近。歐洛米也對精靈們的出現倍感驚喜。

在創世大樂章時,曼威的樂曲中誕生了風與氣,雅凡娜的樂章中誕生了植物與生命,奧力的樂章中誕生了金石與高山……而米爾寇的混亂樂章中,除了寒冰與火燄,還誕生出了一種醜陋的生物——奧克(獸人)。

正如伊露維塔對奧力創造矮人而感到氣憤,米爾寇的這種行為也遭到伊露維塔的憎惡。因此精靈與奧克後來勢不兩立。

歐洛米在精靈中待了一段時日後便返回維林諾,將精靈已經降臨的消息告訴了諸維拉,曼威在歐幽洛雪上尋求了伊露維塔的建議,決定不能放任米爾寇在中洲大地上危害精靈們的生存。

於是眾維拉集結起來,從阿門洲出發,前去討伐米爾寇。

西方大軍首戰告捷,米爾寇及其爪牙紛紛逃回烏圖姆諾,而擔心精靈被大戰波及的維拉們,一開始便在奎維耶能湖畔設下了結界,所以精靈們對這場驚天動地的戰鬥知之甚少,只有極少數的傳說流傳下來。

這場大戰繼「阿爾達之春」覆滅之後,再一次深刻改變了阿爾達大陸的地貌。阿門洲與中洲之間的海洋變得更寬更深,南北撕裂加劇,形成了許多新的海灣與高山。

最後,托卡斯攻破了烏圖姆諾的大門,上去將米爾寇臉朝下摔在地上,奧力鑄造出束縛他的鐵鏈,將他綁回維林諾受審。

但是烏圖姆諾深處還有許多暗藏的地穴,潛伏著未被完全滌蕩的黑暗,索隆也不知所蹤。

米爾寇被判監禁於曼督斯的亡者大牢三個紀元(相當於3000個太陽年)。

消除了米爾寇的威脅,精靈們分成了兩派,一派跟隨歐洛米西行,前往維林諾,另一派決定留在阿爾達大陸上,兩支族群自此一別,多個紀元之後才再度重逢。

米爾寇並未就此安分下來,在之後的日子裡,他搗毀了金銀雙聖樹,精靈們只來得及搶救金銀雙聖樹的最後一顆果實和最後一朵花,變成了阿爾達的太陽與月亮,不過,這些都是後來的故事了。

後記

這之後的故事便是中土世界的第一紀元——精靈寶鑽徵戰史,精靈們經历了最初的墮落,這部分內容在麥教授的「魔戒編年史」節目中有精彩的講述,感興趣的網友可以自行搜尋觀看。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