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故事:古墓詭事

古墓

鬼念子孫

古時有個佃戶叫何大金,夜裡看守麥田,來了一老翁坐在他旁邊,何大金見他面相陌生,不像是村裡人,料想他是趕夜路的人在此歇息。

過了一會,老翁向他討水喝,何大金便將盛滿水的罐子遞給他,老翁喝完後詢問何大金的姓氏,並問他的祖父是誰,何大金如實相告。

老翁略有些悲傷的說道:「我說了你不要害怕,我是你的曾祖父,雖然非陽世之人,但不會傷害你的。」

何大金聽了非常驚詫,老翁又詢問了他家中近況,臉上的神色時而欣喜,時而悲傷。臨走時對何大金說,陰間的鬼除了等待舉行佛事,放燄口時求食外,別無他事,唯有對子孫後嗣念念不能忘,時間越久,心中越是牽掛,但苦於陰陽相隔,難以聽到子孫們的音訊。

如果偶然得知後世子孫們興隆繁盛,便會喜不自禁,興高採烈好幾天,群鬼們都來賀喜,如果得知後嗣凋零,門庭衰敗,必會黯然神傷,心中悲痛牽念,群鬼們便會來慰唁。

陰間的鬼較之世上之人牽掛兒孫要殷切十倍,現在得知你能衣食無憂,過的尚可,我又可以且歌且舞高興好幾天了。

老翁臨走時再三回頭叮囑、勉勵他,然後才離開了。

佃主得知了這件事情,說何大金生性耿直,這些話絕不會是他編造的,聽了這些話,讓人不禁油然生出追念先人之心。

惡報

我的長女嫁到德州盧家,住在紀家莊,曾見到一個人躺在小溪邊,身上穿著一件破棉絮,有氣無力的呻吟著,近前一看,見他身上每個毛孔裡都藏著一只蝨子,蝨子的嘴緊緊咬在皮肉裡,後腳則都勾在破棉絮上,一拉扯棉絮那人便會痛不欲生,無法將棉絮從他身上拿下來,無可奈何,竟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人死去,這大概是他前世造下了罪孽,才會遭此惡報吧!

亡母戀子

海陽的鞠庭和老人說,有一個官宦人家的妻子,臨死前左手挽著小兒子,右手挽著小女兒,臉上露出不舍的神情,嗚咽著死去。家裡人用了好大的勁才將她的手掰開,死去好久她的眼睛都不肯閉上。

後來家人常在燈前月下見到她,但喊她不回應,問她也不說話,招她不來,靠近後她便不見了。或是好幾個晚上不出現,或是一個晚上出現好幾次,或是在某人身旁出現,而某人卻看不到她,或是在此處剛被人看到,又在別處出現了,大概如夢幻泡影,電光石火,彈指間而生,一轉瞬又消逝,雖然對人沒有危害,但家裡人都覺得有個死去的夫人存在,所以後妻對她的子女不敢欺淩,僕從也不敢對她的子女怠慢。

直到她的子女都長大成人,男婚女嫁後,她才漸漸消失了,但每隔幾年仍會出現一次。所以家裡人仍舊有些懼怕,感覺她還在身邊。

有人說這是狐精變幻作祟,倒也是一種說法,只是狐精會禍亂人,而她卻不會,況且狐精又沒甚麼企圖,為甚麼要數十年如一日的這麼做呢?

應該那官宦人家的妻子對一雙兒女留戀至極,所以才會靈魂不散吧!而為人子女者,也應該知道父母對自己的這種心意,父母對兒女的愛甚至不會隨著死亡而消逝,作為子女也應該有所感悟吧!

古墓詭事

族姪肇先說,中瀚叔以前在旌德為官時曾遇到過一件奇事,有人挖地時挖出一座古墓,墓中棺槨屍骸都已經腐爛成塵土,唯有屍骸中一顆心還在,顏色呈赤紅,還在微微跳動著,挖地之人因為害怕,便將其拋入水中,墓中還有一塊一尺見方的石頭,尚能看清上面所刻的字跡。

中瀚叔得知了這件事情,便想要讓人將那塊石頭取來觀看,不料鄉民們怕因此而受到牽連,將石頭砸碎丟入了水中,謊言說並沒有這件事情,乃是街頭巷尾的訛傳。

直到中瀚叔辭官以後,才得到那塊石頭上文字的抄錄,石頭上所刻的文字為:「白璧有瑕,黃泉蒙恥,魂斷水睳,骨埋山趾,我作誓詞,祝霾壙底,千百年後,有人發此,爾不貞耶,消為泥滓,爾儻銜冤,心終不死。」末題寫著「壬申三月,耕石翁為第五女作。」

原來是他的女兒蒙冤而死,他為證女兒清白,以石代碑刻墓志銘,若女兒不貞,自己的屍骨化泥,若女兒是被冤枉的,則自己的心便永遠不會死去腐爛。

現在看來,他的女兒確實是受了冤屈,但他並沒有留下自己的姓名,也不知道他女兒的夫家是誰,更不知他是哪朝哪代之人,不能替他女兒沉冤昭雪,真是太可惜了。

定數

舅父安五占說,留福莊有個木匠,向算命先生詢問自己的姻緣之事,算命先生開玩笑說你往西南走百裡,會遇到賈某,他就快要死了,他的妻子註定要嫁給你,你趕快前往,就可以娶到那個女人了。

木匠對算命先生的話深信不疑,往西南走了百裡,來到一個村子裡,在村中一處旅店旁見到一人,於是便上前詢問他認不認識賈某,那人問他找賈某有甚麼事情,木匠如實相告。

沒想到那人就是賈某,聽後勃然大怒,自腰間抽出佩刀來追砍木匠,木匠逃到旅店的後面,翻牆跑了,賈某懷疑木匠躲藏到了店裡,於是便想要入店搜尋,被店主阻攔,兩人言語間有所沖突,打鬥起來,賈某失手將店主殺死,按照律法,賈某被判償命。

後來過了一年多,有個老婦人帶著一個男人和一個女子路過留福莊,說是小叔和守寡的嫂子,老婦人忽然患病死了,沒有錢埋葬,小叔便想要將嫂子嫁出去,賺些錢財,其嫂沒有辦法,只得委屈聽從。

木匠那時還沒有娶妻,大家於是便做媒讓木匠娶了他嫂子,後來木匠問妻子前夫是誰,沒想到正是賈某。

這真是件離奇的事情,如果算命人不開那個玩笑,木匠便不會去賈某的村子裡,木匠不去,也就不會與賈某發生爭鬥,不與賈某發生爭鬥,店主也就不會死了,店主不死,則賈某也不會抵命,賈某不抵命,他的妻子也就不會嫁給木匠。

這真是無故生出的波瀾,最後卻又環環相扣,輾轉相連,應了算命人所說的話,兩人能夠結成夫妻,難道不是命數使然嗎?

又聽聞京城西四牌樓有個算命人,每天在街上擺攤算命,雍正八年六月,他忽算得自己會在當月十八日橫死,此時距離他的死期還有一兩天的時間,他很納悶,心道自己好端端的怎麼會死呢?但卦象上顯示的很明白,於是他便索性閉門不出,想要看看自己還怎麼橫死。

卻不料到了十八日,發生了地震,房屋倒塌,將他給壓死了。如果他不給自己算卦,得知自己將死,那天他一定會去街市上擺攤,還怎麼會死呢?

這也是定數,是逃不掉的,反而由於事先知道自己會死才喪了命啊!

譯 ·《閱微草堂筆記》

💰 打賞

Translate »